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六武圣结成的光网笼罩终于散去,金妖跟宁馨两个人率先从水潭里出来,他们现在的表情异常的呆滞,眼神里除了屈服的神情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的表情,他们恭敬地站到六武圣的面前,像死士一样,他们虔诚地跪倒在地,没有说出任何的话语。

第三个从水池里出来的是黄鸣。

他跟金妖以及宁馨相同的模样,只是侧着身子站立在六武圣的面前。

风易是第四个从水池里走出来的人,他的神态跟前面三位一模一样,也侧立在黄鸣的身边,接下来便是巫龛、幽姬跟刺影,他们的神态跟其他人没有什么两样,仿佛经过水潭的浸泡,他们失去了意识,脑海里只留下屈服跟服从。

六武圣冷漠地扫视着这些人,同时露出轻松的微笑。

不灭战圣说道:“呵呵,再强的人沾染到我们七个炼制的忘神水,也只能成为一条狗,一条任我们驱使的狗。”说完不灭战圣阴冷地一笑,然后望向不死战圣说道:“老大,是时候完成我们的计划了!”

“等一下!”化身为瑶姬的不暗不赢战圣说道:“二哥,你替我们重新锻造新的身体,已经消耗了二个多月的时间,如今还没有锻造成功,无疑跟那几个身体的缺限有关系。”

“老七,你的意思是?”不灭战圣疑惑地问道。

“我感觉这被我们控制的七个人中,有几具身体还是非常合适的,不如劳烦二哥一下,重新用这七个人的身体替我们塑造新身,那样才够完美。”不暗不赢笑道。

“你还需要重塑新身吗?”不灭战圣笑呵呵地道:“老七,我们七兄弟里就属你最强,当日在玉衡山上的时候,你就算被摧毁了源神也不会死掉的吧,相反倘若你真的被摧毁源神,那么被摧毁的源神将会以复仇的形式重新聚积起来,而那个时候你将获得超越本身三倍的力量,现在又何必借助新的身体?”

“呵呵,我自有我的用处!”不暗不赢战圣笑了笑不再继续。

一旁化身为黎小柔的总会长忽然接话道:“我倒是觉得老七的提议非常不错!这段时间我借助现在的这个女人的身体修炼,竟然比我原先的身体要强上一些,只可惜这个女人的身体无法承受我过强的力量,所以我还真想找一个比较强的女人身体来修炼,我觉得那个幽姬就不错!”

站在总会长不尘战圣身边的郝香摇了摇头,一脸的叹息说道:“倘若真的要在这七个人中选择身体的话,我很想获取那叫巫龛小子的身体,不过为了真武图腾他必须死得死!”

三个人说完,不死战圣沉声说道:“你们该知道巫龛必须得死,至于其他的六个人,只要从巫龛那里拿到真武图腾,他们便没有利用的价值了,你们想要获取他们的身体,自然可以。”

说到这里不死战圣突然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冷漠地开口说道:“巫龛,你可有一个无名的身份?”

“有!”巫龛干净利落地只说出了一个字。

“那么真武图腾是否在你的源力空间里?”不死战圣继续追问。

“在。”巫龛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地说道。

“那么自毁你的源力空间,取出真武图腾,递交给我!”不死战圣语气突然凌厉起来,巫龛受到他的掌握,缓缓地抬起头,接着右手放到自己的胸口,猛然间一把烈龙枪从巫龛手里幻化出来,巫龛的双眼顿时凌厉起来,他烈龙枪长枪一抖,三式二十一杀中的逐月杀招攻了出去,一道如圆月般的烈焰迅猛地撞击不死战圣。

不死战圣惊愕了一下,接着向后飞纵而出,他脚下踢出一道漆黑的光芒迎接到巫龛的圆月之上,两股力量触碰到一起顿然爆破起来,彪悍的力量在不圣殿中回荡,可是不圣殿似乎连一点晃动都没有,巫龛跟不死战圣对战的余劲竟然被不圣殿里氤氲出来的一股股无边的黑暗气流吞噬掉了。

巫龛只出了一招,便没有继续下去。

不死战圣倒退到出去,稳住身形,冷漠地望着巫龛,沉声说道:“想不到被忘神水浸泡了一炷香的时间后,你还有意识反抗。”

巫龛冷笑一声说道:“那种东西根本对我没有任何的影响。”

“放屁!”总会长不尘怒道:“你以为是谁,忘神水不可能没有作用的!”

巫龛死死地盯着总会长不尘,说道:“炼丹师工会的总会长是吧,我已经猜到当日在玉衡山上一战后,你们并没有死,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抢占了别人的身体,如果这就是堂堂七武圣做的事情,那么也真够讽刺的。”

总会长不尘哼了一声,没有继续下去。

不死战圣重新跳落到巫龛的面前,说道:“巫龛,你认为凭借你一己之力能够跟我们六个对战吗?另外你没有受到忘神水的控制,跟你来的另外六个战圣都受到了控制,我看得出来,那六个人中有两个是你的朋友,这样的情况下,你应该做好跟他们做战的准备,如果你想这样的话,就乖乖交出真武图腾,免得麻烦。”

巫龛扫视了一眼幽姬跟刺影,随即望向不死战圣说道:“麻烦的事情我的确不愿意做,但你们击杀我恩师青流战圣这笔帐我是一定要算的,当时我血洗了玉衡山,今日是我巫龛起誓,将这座不圣山移为平地。”

“好狂的口气!”一旁的不灭战圣窜到不死战圣的面前,冷笑道:“那么就让我不灭来会会你吧。”说着不灭就要展开攻击。

不死战圣将不灭战圣拉住,摇了摇头说道:“老二,何必亲自动手,你不觉得让巫龛跟那几个被控制的战圣一点更有乐趣吗?”

“也是!”不灭干笑了两声。

恰在这时候幽姬突然双眼泛着寒气,冰剑落在她的手里,她嘴角呼喝一声,挥舞着冰剑斩向不灭战圣,不灭战圣一愣,单拳向外一轰,一道犀利的光泽炸向幽姬,幽姬冰剑挥斩向不灭释放出来的气劲,虽然将那气劲破解掉,但幽姬整个身体也微微一颤,倒退到巫龛的身边,幽姬还想继续战斗,刺影突然闪现在幽姬的面方,低低地说道:“这名叫做不灭的战圣由我来处理。”

六武圣见幽姬跟刺影也没有被控制,惊愕的神态流于表面。

巫龛在一旁冷漠地说道:“我不会受忘神水的控制,又怎么可能让我的朋友受到控制?”

不死战圣瞪着巫龛说道:“这么说其他的五名战圣也都是清醒的状态?”

“不错!”风易恢复最开始的潇洒神态,缓缓走到巫龛身旁,凝视着不死战圣说道。

“早就知道你们会需些小计谋,却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这么的无耻,幸亏巫龛兄弟施展力量封印住了我们的心神,才使我们逃脱忘神水的操控。”黄鸣摇着自己的扇子,满脸堆笑,谁都不清楚他是真的在笑,还是笑里藏刀。

金妖跟宁馨两名战圣虽然没有说话,但脸上也流露出怒气,可是他们心里却非常的茫然,毕竟他们在七个人之中,是最渴望获得源力神格的,在听到不死战圣等人对话的时候,他们的梦想似乎破灭了,现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是帮助巫龛这一伙,还是帮助不死战圣那一帮?

金妖跟宁馨两个人摇把不定。

不死战圣仿佛看穿了金妖跟宁馨的动荡心里,沉声说道:“金妖,宁馨!我依然给你们最后的机会,倘若你们愿意站到我们武圣这边来的话,源力神格我们依然会给你们!并且我们也不在乎这不圣山多出两名武圣。”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金妖跟宁馨彼此互视。

巫龛注视着他们平静地说道:“你们可以选择去不死战圣那边,代价是被我们击杀!当然我这边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帮忙,你们还可以选择离开,过你们战圣逍遥快活的日子,何去何从你们自己选择。”

“巫龛,你什么意思?”宁馨皱了皱眉头说道。

“我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要么离开,要么加入不死战圣那一群人之中!”巫龛冷喝了一声。

“你也太小看我们了吧。”金妖忍不住插话道。

“我的确是小看你们。”巫龛说道:“你们拥有战圣中后期的修为,但却没有强者的魂魄,心性左右摇摆,战斗的时候也必然会特别在意自己的生命,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修炼到战圣水准的,但有一点却非常清楚,既然你们获得了所谓的源力神格,也没有资格成为战神,最终的命运就是被遗弃,话不多说,点到为止!”

金妖跟宁馨被巫龛说得非常尴尬,接着恼羞成怒。

两个人同时站到巫龛的身侧说道:“别太小瞧人,我们就站在你们这边,跟那六武圣斗上一斗,让你看看我们是怎么成为战圣的!”

巫龛不想再理会金妖跟宁馨两个人。

他将烈龙枪往地上顿了顿,接着用枪尖指向不死战圣说道:“在我刚来忘圣岛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会瞬间秒杀于我,现在我直接向你挑战,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出招吧。”

不死战圣冷冷地一笑,“看来的确需要费一点时间拿到第四张真武图腾了,来吧。”说话间不死战圣瞬间出现在巫龛的面前,双掌缠绕着漆黑的气劲拍向巫龛的胸口。

巫龛单手向前一递,硬接了不死战圣这一招。

两个人的手掌触碰到一起,顷刻间漆黑的气劲跟巫龛释放出来的火焰纠缠在一起,并且在两个人的正中间爆破出来,随着这阵爆破的响起,在巫龛跟不死战圣外围的众人纷纷散开,因为都感觉到极其强大的余劲在波动。

巫龛跟不死战圣乍合乍开,两个疯狂地提纵着自己的力量,并且强化自己的速度,在不圣殿的正中央拼力交战起来,两个人的身形越来越快,快得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只感觉到一阵阵的爆破声传出,然后被不圣殿里氤氲的漆黑气劲吞噬掉。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巫龛跟不死战圣竟然对战了数千次,巫龛流动的火源力,寒冷的冰源力,身体里的庚金仙气,交织起来,形成一片流光溢彩的网,而不死战圣的漆黑气劲不断地冲击着巫龛锻造出来的网。

两个人不分高下。

不灭战圣看到这种情况,微微咧了咧嘴,他不敢相信在洪荒八州中,竟然有人能够跟不死战圣战到这种地步,或许是因为巫龛跟不死战圣的交战使得不灭战圣心痒痒起来,他飘落到向幽姬等人,“来,我也陪你们玩玩。”

不灭战圣的话音一落,刺影诡异的身法已经欺近不灭战圣的身边,匕首突然激进,直刺不灭战圣的咽喉,不灭战圣祭起两根手指,一瞬间便将刺影的匕首夹到手指缝里,不灭战圣的脸颊流露出阴冷的笑意,啧啧地说道:“你还很弱!”

“是吗?”刺影哼了一声,突然抽出自己的匕首,她的身体在一秒钟的时间内幻化成十二个,但听刺影一声娇喝:十二幻刺!随着刺影的声音落下,十二个刺影从四面八方使用匕首刺向不灭战圣的咽喉,胸口,腿,脚,手,鼻,眼,耳等各处,密集的攻击波将不灭战圣笼罩起来。

不灭战圣冷笑了两声,沉声喝了一个“破”字。

此时不灭战圣的身体里汹涌出一股股彪悍的气劲,将刺影的十二道分身扫荡干净,刺影的分身均化作白烟消失而去,而恰在这个时候,刺影突然出现在不灭战圣的头顶,她的匕首直刺不灭战圣的脑袋,眼见就要接触到不灭战圣的头发。

瞬息!当刺影的匕首接触到不灭战圣头发上的时候,不灭战圣突然消息在刺影的视线中,刺影微微一愣,源力铺纵出去,想搜索不灭战圣的踪迹,可她的源力一经铺纵出去,顿时感觉到有无数只眼睛在黑暗的角落觊觎着她,眼神里萌生出一种非常邪恶的光芒,仿佛是地狱里死灵的眼眸。

刺影不再做任何的动作,因为感觉到这些眼神里蕴藏着无限的杀机,她给自己做了防御,静静地站在那里紧紧地握着匕首,她不清楚究竟不灭战圣会在那里攻击出他的力量,刺影只知道这一次的攻击会非常的凶险。

此时巫龛跟不死战圣已经转移到不圣殿的一个角落,那里的四周被一根根仿佛无法击倒击碎的源石柱包围,隔出了一个战斗的场地,巫龛在那里跟不死战圣激战,因为源石柱里氤氲而出的黑色气劲,可以将他们的余劲彻底地吞噬掉。

刺影终于开始行动,她迅速闪躲着自己的身体,落到距离巫龛跟不死战圣最近的一个空地战斗,刺影的身法非常的快,她想用快速的身法让不灭战圣失去攻击的目标。

眼见巫龛跟刺影分别对了一个武圣。

风易英俊的脸颊上浮现出一种激进的光芒,巫龛跟刺影能不能够战胜不死跟不灭他不清楚,他现在只想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能够战胜一个武圣,他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向总会长走去,低低地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总会长不尘好笑地望着风易,说道:“风易,你本是乾州风家出现的第二个战圣,拥有二层的源力空间,一方面主修火源力,一方面主修风源力,不过你的力量还是不能够跟我一战,你来挑战我,无疑是送死。”

“呵呵,战圣做得久了,也想做一做武圣!”风易淡然地笑道。

“好,我就给你这样一个机会!”总会长不尘迎向风易走出两步,倒背着手,他非常了解风易的水准,毕竟他在风易成为战圣前就曾经暗地里试探过,况且在忘圣岛争夺获得源力神格资格的战斗中,总会长不尘已经通过不死战圣的口中,对风易有了一个非常彻底的了解,他自信一炷香的时间内,便能够将风易踩到脚底。

眼见风易跟总会长不尘就要开战。

黄鸣摇着自己的扇子哈哈笑道:“都选择了自己的对手,那么我黄鸣也来玩一玩,不戒战圣,我挑战的是你!”

不戒战圣现在用着的是郝香的身体,笑起来非常美艳,根本没有任何七武圣的威严,径直走向黄鸣,说道:“七招之内,让你倒下!”

“好,我们就约定七招,倘若七招之内你不能将我击倒,那么就趴到地面上学几声狗叫如何?”黄鸣哈哈笑道:“我想呢,堂堂的七武圣之一,如果学两声狗叫,那绝对非常的震撼。”

“恐怕到时候你将成为一条死狗!”不戒脸色微怒。

“估计这里还有其他人要打,我们也选个地方吧。”黄鸣建议地说道。

“哪里都可以!”不戒阴冷地笑了笑。黄鸣用扇子指向不圣殿西南角里的一个比较空旷的地方说道:“就那里吧!”他的话音刚落,不戒战圣已经出现在西南角落空地的正中央,神色轻蔑地望着黄鸣,黄鸣抖着自己的一股肥肉,步伐有一点蹒跚地走向不戒战圣。

黄鸣跟不戒战圣离开不圣殿的正中央后,不色战圣一溜烟地飘落到幽姬的面前,脸上流露出阴邪的笑容说道:“啧啧,真漂亮啊,这么美的身体如果能被我鞭挞一下,哈哈,那才配得起我这不色的称号啊!”

幽姬皱起眉头,感觉到不色战圣磅礴的源力,她立即将冰驭凤凰小冰呼唤出来。

“哟,美人还要找帮手?”不色战圣凝视着空中盘旋着的冰驭凤凰笑了笑,“好吧,你既然弄出一条源兽来,我也不能失了阵势,黑蛛给我出来。”

不色战圣手指向空中一点,一道光芒聚积成一个小圆球,那小圆球不断地吸食着四周漆黑的气劲,最后不断地扩大,一只双眼燃烧着火焰的源兽破空而出,这源兽八只触爪,每只都异常的锋利,小小的脑袋,肥嘟嘟的身体,狰狞地望着小冰。

小冰高傲地望着黑蛛,展动着自己硕大的羽翼,丝毫没有将眼前的源兽放在眼里。

幽姬也在疯狂提纵着自己的冰源力。

不色虽然色眯眯地望着幽姬,不过力量的提纵却丝毫没有任何的松懈,幽姬看不出来他到底使用的是哪一种源力,但必须先确认一下,她抬起冰剑,向前一挥,一道冰斩轰向不色战圣!

破!不色战圣似乎根本没有施展任何的力量,只道了一个破字,便将幽姬的冰斩消化掉,幽姬轻皱眉头,冰源力大开,纵到不色战圣的面前,一剑刺出:冰封!

顷刻间不色战圣被一块厚重的冰块包裹起来。

可是幽姬却感觉到非常的奇怪,因为被冰块包裹着的不色战圣,依然满脸带笑,丝毫没有任何的痛苦而言,幽姬迅速地后退身体,也幸好她退得快,但见包裹着不色战圣的冰块突然碎裂开来,然后不色战圣轻轻挥了挥手:冰封!

不色战圣竟然施展出跟幽姬一样的招术!

幽姬异常惊愕,难道说这不色战圣修炼的也是冰源力,她不敢多想挥剑破解掉冰封,不断缠绕在不色战圣四周,寻找最好的时机出手,而天空中的小冰跟黑蛛依然对峙着,按理说小冰属于超级源兽,而黑蛛这种源兽无疑算是低级的源兽,在小冰那凤凰的羽翼下黑蛛必然要低头的,可是黑蛛却丝毫没有忌惮小冰的意思,张牙舞爪地向小冰发动凌厉的攻势。

八只翻飞的锋利触爪,如八把源器刀,以旋风的姿态对小冰发起迅猛的攻击,刀刀砍向小冰的胸口,小冰连续的躲闪,随即挥舞着翅膀施展冰源力,又冰块砸击着黑蛛,黑蛛非常的暴戾,不断地用自己的小头冲撞着小冰的冰块。

砰砰砰的爆破声不绝于耳。

此时没有参加战斗的就只剩下金妖跟宁馨以及那个名叫不暗不赢的战圣。金妖跟宁馨不断在巫龛,刺影,幽姬,风易,黄鸣等人的对战中扫视,越看越是心惊,那五个人的实力难道真的能够跟武圣相提并论吗?

这时金妖跟宁馨,都将目光落到不暗不赢战圣的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