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跟刺影一起离开了真武影空间。他们出现在一处茂密的丛林中,丛林中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一个妖字,巫龛凝视着那个字,心绪万千,他没有想到真武影空间的出口竟然会在这里,轻轻地走到那石碑前,巫龛用手指抚摸着那个妖字,这石碑是他曾经立下的,那个妖字也是他写上去的。

真武影空间的出口,正是巫龛小时候经常来玩耍的地方。

转眼前十几年过去,看到那块石碑触动了巫龛儿时的记忆,陷入到遥远的回忆当中。一旁的刺影看到巫龛愣神,犹豫了一下,走到巫龛的身边问道:“主人,您怎么了?”

“刺影,这石碑是我当年立的,那个妖字也是我写上去的,当时我处于痴痴呆呆的状态中,实际上封锁意识进行修炼,看到这石碑让我想起童年的事情。”

“啊,你就是当年的少年?”刺影忍不住一声惊呼。

“怎么?”巫龛迷茫地望着刺影。

刺影笑了起来,虽然脸上始终围着一片纱布,但巫龛觉得她笑起来一定非常的好看,而且巫龛感觉到,这个曾经冰冰冷冷的女人见到他后,好几次冰冷的面颊上都泛着笑容。

刺影说道:“主人,十几年前我曾经从真武影空间里出来过,那是一个夜晚,我看到一个孩童在这片茂密的丛林里立了一块石碑跟写上了一个妖字,没想到十几年前我竟然就跟主人在这里相遇,可却浑然不知……”

“这应该就是世人传颂的天意吧。”巫龛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想到自己已经回来了,是不是该去看看巫家村的人,他已经走了大半年了,巫家村这方面的事情他好久都没有过问过了,也不清楚盼瑶有没有带村民去乾元门,成功进入启源洞。

沉思了一会儿,巫龛方回过神来,对刺影说道:“忘圣岛的事情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借助这段时间我需要回家看看。”

刺影点了下头。

巫龛带着刺影轻车熟路地赶往巫家村,还没有进村口,巫龛就感觉到现在的巫家村比以前气派多了,村口的筑墙高了,原本都是茅草横木搭建起来的村舍已经不再能够看到,取而代之的是用厚实的青砖建造起来的房屋。

十几名健硕的巫家村民正在那里巡视,一个个虎目神威的,巫龛看了一眼便知道他们都是战帝初期的水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看来盼瑶已经带领他们进入过启源洞了,而且借助他留下来的至纯源魂,使他们迅速地成长起来,巫龛选择一个隐密的地方,刺影奇怪地问道:“主人,为什么不进去呢?”

“先看看再说。”巫龛笑了笑。

“怎么,有危险临近?”刺影随即探查了一遍,只发现有三个战王后期水准的源修士在向这里靠近,但根本对他们构不成威胁,有一些不明白,不过巫龛不想多说,她也不便追问,化作一道暗影。

巫龛感觉刺影有一点小题大做,他之所以不愿意现在出现,就是想试探一下巫家村现在的实力,正巧有几个战王后期的源修士向这里赶来,已经出现在巫家村的村口前。

看那几个源修士的打扮,巫龛可以确认,这几个家伙绝对是苍茫山脉里的截杀者,专做*源修士的勾当,现在应该是从山脉里走出来,路过巫家村。

“站住,什么人?”一个巫家村的村民已经看到了三个源修士,喝道。这个村民依然袒胸露臂,满脸胡须,不过巫龛听他的声音跟看他的相貌还是能够分辨出来,这村民是他小时候的玩伙,名叫巫水,对于这个名字,巫龛向来都不敢恭维,但他也懒得去管这种事情,他探查了一下巫水的实力,竟然也有战帝的水准,似乎已经达了中期的地步,心里微微乍舌,暗想启源洞果然对这些村民有帮助啊。

巫水将那三个截杀者挡下,冷漠地望着他们。

三个截杀者中的高个子,一脸干笑地望着巫水,从源空间里取出一大袋子金币递给巫水,恭恭敬敬地说道:“哈哈,是巫水大哥啊,兄弟刚刚做了几笔买卖,这一千金币请大哥喝酒。”

“买卖,什么买卖?”巫水瞪大了双眼喝道。

高个子截杀者被巫水吓了一跳,慌乱地说道:“那个,我们几个不是接了一个商队的活嘛,赚了一点小钱,刚刚回来,呵呵。”

“噢,既然是你们辛辛苦苦赚到的钱,我怎么可能去要,你们走吧。”说着巫水让开了道路。

“这怎么好意思!”高个子截杀者没有想到通过巫家村竟然这么顺利,他们本来就做着截杀者的生意,可越来越不好混,以前他们来这苍茫山脉,巫家村在他们的眼里,那根本不值一提的,现在不同,好家伙现在的巫家村战帝实力的源修士都有几百名,战皇更不用说了。

最让他们不能够接受的是,就连巫家村里的小屁孩,每一个都拥有战王后期的水准,说得夸张一点,他们三个连巫家村的一条狗都未必能打得过,哪里还敢造次,不过他们也实在没有办法,手头紧,就冒险风险,伪装成商队守卫的模样,跟随一个叫做蒙格的商队进入苍茫山脉。

当然蒙格商队被他们血洗一空,他们又抢了几个源修士的源晶石,赚了十来万金币,这才满意地下山。

三个人都挺为能不能顺利通过巫家村犯愁的,没想到跟他们对话的巫水竟然这么轻易放他们过去,他们心里偷笑不已,巫家村的人虽然厉害,但脑子嘛都有一点笨,眼见巫水不收他们的金币,三个截杀者心里嘻滋滋的,一千金币那可以到妓院里找几个姑娘玩玩了。

他们擦着巫水的肩膀而过。

突然间,巫龛的双手按到两个截杀者的肩膀上,紧接着暴喝一声,只听得两声骨头断裂的脆响传出,两名战王后期水准的截杀者轰然倒地,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巫水……巫水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高个截杀者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巫水会趁机出手,脑袋翁的一下子,巫龛瞪着高个截杀者冷笑道:“别以为你们做的事情,我不清楚,别拿我当傻瓜,你们分明就是截杀者,二个月前伪装成商队里的守卫,进入苍茫山脉,恐怕现在那些商队里的人都被你们给杀死了。”

“你,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的的确确就是蒙格商会的守卫啊。”高个截杀者还在为自己辩解,但巫水伸手一指远处,高个截杀者转过头,全身打了一个激灵,暗叫该死,远处跑来一个年轻人,正是他曾经击昏的那个叫做刘青的人。

“你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吗?”巫水冷笑道。

高个截杀者转过头,双眼暴露凶光,喝道:“我跟你拼了!”说话间纵身而起,手臂里隐藏着的匕首刺向巫水的喉咙,巫水大拳一挥,战帝级别的力量彻底从身躯里释放出来,撞击到那高个截杀者的身上,那高个截杀者顿时被轰得支离破散。

巫水松开拳头,望着跑过来的刘青说道:“仇,我已经替你报了。你可以安心回去了。”

刘青一脸的激动,连恩带谢。

巫水摆了摆手,流露出憨憨的笑容。

刘青拜别了巫水,独自离开了巫家村。

这一切看到巫龛眼里,让巫龛感觉分外的舒服,现在的巫家村恐怕已经一日千里了,他玩心大起,从暗处落到巫水的面前,巫水一愣,喝道:“你是谁?”

“嘿嘿。”巫龛故意流露出奸诈的笑容,说道:“截杀者!”

巫水一愣,立即双眼暴怒,喝道:“小子,你竟然敢出来送死,吃我一拳。”不容分说,巫水一拳轰出,战帝级别的力量落到巫龛的身上,巫龛错开身形,跟巫水交上了手,巫龛只施展战帝水准的力量,为了考验一下巫水的实力,巫水连攻带守,非常的沉着,倒是让巫龛刮目相看。

此时巫龛故意流露出一个破绽给巫水。

巫水瞬间就捕到了巫龛这个破绽,一拳砸落到巫龛的肩膀上,巫龛故作吃痛的模样,倒退几步,巫水丝毫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纵到巫龛的面前,扣到了他的脖子上,巫龛喊道:“饶命!”

巫水倒没有施展杀招,从怀里取出一根绳索将巫龛捆绑起来,巫龛看那绳索隐藏着禁源力的力量,心里轻笑,巫水麻利地将巫龛捆绑起来,遂道:“来人。”

几个巫家村的村民听到巫水的呼喝,顿时跑了过来。

“噫,巫水大哥,这家伙是谁?”几个村民都问道。

“先别管那么多,他自称是截杀者,把他带到村长那里去,听候村长的发落。”巫水指挥着。几个村民推推搡搡地带着巫龛向村子里走去,隐藏在暗处的刺影想笑,尤其是巫龛喊的那句“饶命”,更是让她差点破笑出来,当然她根本不需要担心巫龛的安全,在这个村子里能够对巫龛构成威胁的力量根本不存在,即使有刺影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毕竟这里是巫龛的家。

她就隐藏在暗处,静静地等候巫龛回来。

巫龛被推入到一个房子里,那里端坐着一个虎背狼腰的壮年,这壮年巫龛认识,正是巫刚,曾经带他去过乾元城的,见巫刚端坐在一张大椅子上,只围着一件兽袍,虽然住所改变,但习性没有丝毫的变化。

巫龛更是探查到巫刚这战尊初期的水准,心里说不出来的惊讶。

短短半年时光,他们成长的速度快得连巫龛都没有想到。

“跪下!”巫家村的村民呼喝着巫龛。

巫龛倔强地站在那里,满脸带笑地望着巫刚说道:“我要见你们的村长,我跟他可是故交,你们把我带到这小子的面前做什么,快,快带我去见老村长。”

“你给我老实点。”巫水从门外走进,一把拍到了巫龛的脑袋上,然后冲巫刚说道:“村长,这小子自称是截杀者,被我拿下,他拥有战帝中期的水准,实力不错,你看怎么处理?”

村长?巫龛怪异地望着巫刚,怎么,老村长将村长的位置交给了巫刚?

巫刚正视着巫龛,冷喝道:“截杀者,都将会受到制裁,巫水大哥,你不必过来问我,直接杀了便是。”

“那不行,你是一村之长,我虽然长你几岁,但也不能越权。”巫水憨憨地说道。

“你我都是兄弟,谈什么越不越权,只要为巫家村的兴盛跟繁努力就行了,我们需要搞出一个样来,免得辜负了巫龛大哥的一片苦心啊。”巫刚提到了巫龛。

说到这里,巫刚神色有一点黯淡,喃喃地说道:“不知道巫龛大哥现在在哪里,恐怕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可叹啊,老村长临死的时候,都在呼唤着巫龛大哥,连最后一面儿都没有见到。”

“什么,老村长死了?”听到巫刚的喃喃自语,巫龛腾的一下子撑破绳索,瞬间落到巫刚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神情分外的激动。

巫刚哪里能够想到巫龛竟然能够解开禁源绳,微微愣神之际,就想提纵身体里的战尊之力反抗,可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巫水跟几个村民看到巫龛制住了自家村长,疯狂地冲了上来,巫龛一股大力荡出,将他们推到远处,沉声说道:“我是巫龛!”

“我管你是谁……”

巫水刚想喝骂,可是突然愣在原地。

他愣愣地注视着巫龛的背影,说道:“你说什么?”

这一刻巫龛也不想再隐瞒下去,恢复了自己的面容,松开了抓着巫刚的手,巫刚看到是巫龛,脸上顿时流露出兴奋跟惊喜,激动地喊道:“巫龛大哥,巫龛大哥,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巫水也凑了过来,热情地拍着巫龛的后背跟肩膀。

另外的村民见是巫龛,都抑制不住兴奋的表情。

巫龛不是石头,虽然在外人面前,总是给人一种不可接近的感觉,实际上在来到洪荒大陆的这段时间,他隐藏在心底那种期盼朋友,亲人,爱人的感情已经渐渐地释放出来,他清楚要追寻自己的梦想,就要舍弃一些东西,但巫龛却不想这样,他觉得自己如果真正站到实力最强的地步,也该重新回到这些朋友的身份,过一过平淡的生活。

当他听到老村长死去的消息时,心底一阵的酸楚。

跟巫风等人打过招呼,巫龛便急迫地问道:“老……老村长怎么死的?”

巫刚叹了口气,想陈述一些事情。

巫龛却说道:“巫刚,替我准备一坛酒,我要去老村长的坟前祭拜,一边走,你一边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不待巫龛吩咐,已经有村民准备好了祭酒。

巫刚带着巫龛,在巫水跟一群村民的陪伴下,离开了巫家村,来到苍茫山脉中的一座山峰上,那座山峰上有两个巫家村的村民把守,他们都见过巫龛,纷纷称呼巫大哥,巫龛冲他们点头,一眼看到一座青冢傲立于峰顶,青冢前放着一些妖兽祭品,四周被打扫着干干净净,巫龛快步走到青冢前,凝视那石碑上的文字。

许久许久巫龛才说道:“巫刚,老村长是怎么死的?”

“巫龛大哥。”巫刚说道:“半年前你离开巫家村后,盼瑶姑娘带着咱们村里的一千多名汉子来了乾元城,并且按照你的意思,进入到了启源洞中,所有的巫家村兄弟都走到一千米的深处,终于开启了源力空间,为了保证巫家村兄弟的安全,盼瑶姑娘以琴声召唤兄弟们出来,我跟巫狼还有巫蛮让其他的兄弟都离开了,我们又向前行进了五百米,直到再无法抵挡的时候,才脱离出来。”

巫龛并没有打断巫刚的话,虽然他这些话跟老村长的死,还扯不上关系。

巫刚继续说道:“一千多名兄弟都成功开始源力空间,了解到了各自的源力属性,我便带着兄弟们谢过乾元门主跟乾诚苟同他们,回到巫家村,恰恰在这个时候,苍茫山脚下的七村八店正在围攻我们巫家村,我带领一千多兄弟将他们击退,然后开始静修,这一直静修持续了三个月的时间。”

巫龛点了下头,问道:“那么现在巫家村的战斗力如何?”

“巫龛大哥,现在咱们巫家村拥有战尊三人,战帝五百,战皇七百,还有一些十二三岁的娃子都修炼到战王的水准,而经过启源洞的修炼,苍茫山脉的七村八店又开始谋划攻击我们巫家村,他们又联合了十村的力量,浩浩荡荡地向我们巫家村进犯,当然被我们击退,为了避免再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我与巫狼还有巫蛮商议后,决定扫荡巫家村周边的村落,经过一个月的奋战,终于将攻击我们的村落降服,并且将他们并入巫家村,从那一时刻开始,巫家村已经成为苍茫山脉脚下最大的村庄。”

“黎家村呢?”巫龛追问了一句。

“这场战役,就是黎家村挑动起来的。”巫刚解释道:“后来黎家村也归降了,巫狼留守黎家村,成为那里的村长,同时他还负责其他三个村落的事情,另外巫蛮也在管理其他七个村落的事情。”

听着巫刚的诉说,巫龛已经渐渐了解了,现在的巫家村,在苍茫山脉脚下是无敌的。

巫刚叹了口气,缓缓说道:“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带人重建巫家村,老村长因为看到巫家村如此繁荣昌盛,在一次酒宴中,多喝了几杯,然后就昏死过去,我跟巫龛大哥的父亲,抬着老村长回到卧室,老村长已经口吐血沫,我要想施展源力帮助他恢复,但已经无际于事,毕竟老村长没有修炼过源力,没有源力的守护,他已经到了寿龄,老村长在死的时候,是笑着的,只是他却非常想见巫龛大哥一面儿,可是我们无法跟你取得联系,而……而老村长坚持了三天三夜,就咽了气,后来巫龛大哥的父亲推举我做了这巫家村的村长……”

巫刚总算将事情说清楚了。

巫龛从巫水的手里端过酒,轻轻洒到老村长的坟前,眼前萦绕着老村长那张总是笑得跟狗尾巴花般的笑容,还有用嘴巴嗒烟袋的动作,巫龛长叹一声,“老村长,您走好吧。”

说到这里,巫龛跪倒在地,冲老村长的坟磕了几个响头,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遗憾。

巫龛在巫家村呆了整整三天,见过了自己的父母。

并且在巫刚的陪同下,巡视了现在的巫家村。

感觉到现在的巫家村,哪怕是洪荒大陆的一些中级门派都未必敢轻易触碰,总算放心下来,他跟自己的父母以及巫刚告了别,跟刺影重新碰面,因为有没有再见到老村长的遗憾,使得巫龛特别想念秦源,乾诚苟同他们,他决定在去忘圣岛前,到乾元门看看,跟几个朋友痛痛快快地喝上一回,也许这便是最后一次。

巫龛跟刺影说了这件事情,刺影没有任何的反对。

巫龛带着刺影连续赶过,在第二天的清晨来到了乾元城,乾元城还是那个乾元城,不过巫龛明显感觉到乾元城的守卫实力提升了不止一个台阶。

城门开着,巫龛恢复了自己的相貌跟刺影畅通无阻地进入到城内,直接赶往乾元的府邸,刚一到乾元的府邸就被几个守卫拦住,当他们看清楚是巫龛的时候,立即换了一脸的笑容,“啊,是巫少爷回来了,我等这就去通报门主。”

“不必了。”巫龛摆了摆手,说道:“我独自进去就可以。”

这些乾元城的守卫大都知道巫龛,那可是门主跟少门主的死党,他们可不敢有任何的触犯,恭敬地退到一边,巫龛大踏步了走进乾元的府邸,有眼尖的乾元门徒,看到巫龛后,屁巅屁巅地跑向乾元的书房。

此时的乾元正在书房里冥想,脸上没有任何的喜气,一脸的冰冷,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事情压在他的心头一样,皱头都要拧成一个十字花了。

赤,书房的门被推了开来,一个因为激动而断断续续的声音响起,“师……师父!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