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瞬间落到大坑前,久久地凝视着。

硝烟被风吹散,地面里哪里还有风骨龙半点的踪迹,巫龛心里从来都没有这么失落过,盯着那深几十米的大坑,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风骨龙,你安心去吧,小风骨龙我会帮助你培育的,无论你跟青流前辈遇到什么样的力量攻击,哪怕是战神,巫龛在这里立誓,定要报仇。”

留下这番话,巫龛重新折回到幽姬他们的身边,注视着那颗龙蛋,龙蛋一阵的**,突然裂开,一只小风骨龙跳了出来,这只小风骨龙的身躯有一些晃动,但还是努力地站稳,全身的小骨头并不是森白的颜色,而是微微泛黄,他在站稳后,就想一翅冲天,而冲到半空中,就陨落下来。

黄沫在这个时候,窜了出去,接下了小风骨龙。

小风骨龙在黄沫的怀里挣扎了几下,然后安静下来,小爪子轻轻地抚摸着黄沫的胸口,嘴里发出呢喃的话语,一旁的叶龛说道:“它在呼唤妈妈。”

巫龛有些失神,仰视着长空,嘴角流露出一阵阵的苦笑。

他清楚风骨龙在临死的时间,将所有的力量都转移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可以说这只刚出生的小风骨龙已经拥有它妈妈大半的实力,只要成长二三年的时间,就通够达到风骨龙的地界。

这时候,黄沫抱着小风骨龙来到巫龛的面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巫龛,让我来培育这只风骨龙吧。”

“你?”巫龛终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黄沫,风骨龙临死将它的孩子托付给我,我就将它交给你,拥有风土又重源力的小风骨龙,必然能够帮助你无间断地施展杀招,但你要善待它,它如果有任何的损失……”

巫龛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目光中流露出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黄沫重重地点着头说道:“放心吧,从来都没有源兽愿意这样亲切我,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守护它的。”

巫龛拍了拍黄沫的肩膀,想到了什么说道:“我现在就为你开臂一个新的源力空间,属性为风,然后我会将小风骨龙封印在你的新源力空间里,那样你跟它便从一开始就拥有攻击的默契,记住黄沫,源力劫来的时候,你就算废弃自己的土源力空间来抵挡,也不要动用这个新的源力空间!”

“我知道!”黄沫坚决地说道。

巫龛已经下定了决心,虽然说现在解开龙骨里隐藏着的秘密才是最重要的,但巫龛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让黄沫跟小风骨龙产生紧密的联系。

毕竟幼年的风骨龙一直都是源修士梦寐以求的源力兽!

虽然说,战宗以下的源修士根本不可能捕获这只小风骨龙,但这只小风骨龙刚出生,还不懂得如何规避危险,巫龛必须让它得到黄沫的守护。

“叶龛取出一百枚风属性的至纯源魂,跟一百枚土属性的至纯源魂给我!”巫龛指示道。

还没待叶龛搭话,幽姬突然说道:“巫龛,我感觉到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休息两天再对黄沫锻造新的源力空间吧,如果现在进行,你会吃不消的。”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巫龛望了一眼幽姬,然后走到叶龛的身边,接过叶龛手里的至纯源魂,接着示意黄沫将小风骨龙放到地面上,让他跟小风骨龙对坐在一起,巫龛风回眼施展出去,扫视着黄沫跟小风骨龙的源力运转途径,竟然发现许多相似之类,这样的情况下,他在黄沫跟小风骨龙中锻造联系的枢纽,就非常的轻松。

巫龛将一颗风属性的至纯源魂跟一颗土属性的至纯源魂同时安放到黄沫的额头处,同时也将两块不同属性的至纯源魂安放于小风骨龙的额头,小风骨龙异常的安静,至纯源魂安放到它的额头,它没有丝毫的反抗,倒像是吸食甘甜的乳汁般。

巫龛源源不断地将至纯源魂安放到黄沫跟小风骨龙的额头,直到两百颗至纯源魂被他们消耗掉后,巫龛才退出数十步,双手中流转着一道氤氲的气劲,缠绕在黄沫跟小风骨龙的身上,他身体便是一个枢纽,不断连接黄沫跟小风骨龙体内的源力,为了怕黄沫在遭受源力劫的时候来不及换源力空间抵挡,巫龛特意在小风骨龙的体内也锻造出一个新的源力空间。

三个时辰过去,巫龛已经有些吃不消。

他的身躯已经微微打晃,腿有一些发软,幽姬他们虽然担心,但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打扰巫龛那会让他前功尽弃的,又过了三个时辰,巫龛吐出一口浊气,身体连连倒退,他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形,疲惫地喘着粗气,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么累过,虽然身体里拥有源神的护佑,但连续打造了两个新的源力空间,也消耗他不少的精神力,他没有丝毫的放松,凝视着黄沫跟小风骨龙身体里的状况,确认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时候,巫龛才疲惫地坐在地面上,全身已经被汗液打湿。

幽姬跟茵柔冲到巫龛的面前,将他扶起。

巫龛摆了摆手说道:“黄沫跟小风骨龙还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够彻底融合,这个星期内如果受到任何的打扰或者攻击,他们将会顷刻间毙命,幽姬,帮我个忙。”

“你说。”幽姬点头道。

“用你的源空间收纳他们,并且将他们带到冰驭宫那里去。”巫龛咳嗽了两声说道:“只有在冰驭宫中,开启了死阵,才能确保他们的安全。”

幽姬没有说话,瞬间开启自己的源空间,将黄沫跟小风骨龙吸收进去。巫龛感激地望了幽姬一眼,他很清楚一个人的源空间绝对不会轻易纳容活物的,尤其是拥有源力的活物,倘若这些活物在空间里反抗,会震伤源空间的主人,幽姬能这么做,无疑是因为她相信自己啊,不过巫龛向来不会表露什么,说道:“你们去冰驭宫吧。”

“什么,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幽姬诧异地问道。

“我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随后便会赶到,现在黄沫跟小风骨龙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巫龛虚弱地说道。

“巫少爷,我留下来陪你。”茵柔说道。

“不,你随幽姬去冰驭宫。”巫龛摇了摇头说道:“我留下叶龛就足够了,倘若连叶龛都保护不了我的话,那么你也没有办法,只能徒伤性命,放心去吧,我会在一个星期后赶到冰驭宫跟你们汇合的,还需要你们的协助,去了解某些事情的真相,不要迟疑,越快赶到冰驭宫就越安全,况且你们拥有小冰的保护,我也能够放心。”

说到这里巫龛已经挥了挥手。

茵柔有些迟疑。

幽姬虽然有些不舍,还是咬了咬牙拉起了茵柔的手说道:“茵柔妹妹,我们走!”说罢便带着茵柔踏上已经变成冰驭凤凰的小冰,幽姬跟茵柔停身在冰驭凤凰上,望着巫龛只说了一句:“保重。”

冰驭凤凰带着她们消失在巫龛的面前。

待幽姬跟茵柔离开后,巫龛这才费力地站起,手里紧紧地握着那根龙骨,缓缓向小茅草屋走去,跟在巫龛身后的叶龛快步走到巫龛的身边,低低地问道:“主人,你想独自去探查青流前辈被袭的真相。”

巫龛没有否认,说道:“有些事情,一个人做比较合适。”

“带上我!”叶龛坚持地说道。

“少不了你。”巫龛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回到茅草屋内,没有片刻的调息便将自己的烈龙枪幻了出来,将手里的龙骨抛向空中,大喝一声,枪尖刺破龙骨,龙骨骤然破碎,忽然一块羊皮般的东西从龙骨里掉落到地面上,巫龛迅速地将其抄到手中,还来不急看的时候,空中突然传来青流战圣缥缈的声音,“巫龛,这是在紧急情况下留下的留音术,因为我感觉到有五个神秘的力量正在向我靠拢,那五个神秘的力量不是我能够战胜的,恐怕我难逃一劫!当我再一次来到忘圣岛的时候,发现许多的战圣已经聚积在一起,我遇到了不圣山的不死战圣,他说这次聚积这么多战圣的目的是为了源力神格,并且邀请我参加这场圣战,我本就不想跟任何人拼争,有没有源力神格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一直觉得独善其身方是天道,所以拒绝了那场圣战。”

“当我从忘圣岛离开的时候,无意间进入到忘圣岛的漩涡群中,触动了诛神杀阵,本以为命丧于此,可哪里想到竟然进入到另一个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挣扎了许多,却发现了一张真武图腾,这也许就是天意吧……”

“这张真武图腾,记载了战神坐骑影鸟的事情,我也曾经想破解,但一直没有任何的进展,恐怕解开真武图腾的秘密就只能够凑齐其他三张图腾了。”

“我在那个奇异的空间里流转多日,终还是得以脱身,没想到一脱身便感觉到有五个神秘的力量向我靠近,而且我感觉到他们的气息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意,所以将那块真武图腾跟我的话语留在骨龙的骨头中,让它离开……”

听到这里的时候,巫龛再没有青流战圣的声音,他只是听到一阵剧烈的拼斗声,还有风骨龙怒吼的声音,甚至还有许多力量碰撞的声音回荡着。

这声音仅仅持续了数十秒钟的时间,但落下帷幕。

过了许久,沉寂的茅草屋里再一次回荡着青流战圣虚弱的话语,可这些话语却并不是对巫龛说的,而是对另外一群人说的,巫龛仔细地聆听着,从青流战圣凌乱模糊的话语中,他仅仅听到两个字:地焰……

紧接着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回荡了。

巫龛将那块手里的羊皮圈拿起,仔细地观看,上面仅仅绘制着一只形态古怪的鸟兽,仿佛有七十只翅膀般,身后有许多的残影,那大鸟怒目而视,王者之气流转全身,没有嘴巴,圆圆的头颅,身上仿佛披挂着一件薄薄的披风,这便是青流战圣嘴里说的暗鸟吗?巫龛想着,他在暗鸟的身边发现一些奇怪的字符,他认不出来,递给叶龛观瞧。

叶龛观看了半点,有点影影糊糊地说道:“好像来自于战神的神符!”

“战神的神符?”巫龛有些茫然地问道。

“嗯,在我的记忆里,曾经有过这样一种说法,在修炼到战神级别以后,便会出现一种神符,这种神符是战神之间交流的暗语,只有战神方能够懂得,其他人根本不能够辨认。”叶龛解释道。

巫龛微微点头,将真武图腾扔进自己的源空间,他现在对于搜齐其他三块真武图腾没有兴趣,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探查到青流战圣到底被谁攻击,刚刚青流战圣那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巫龛听得出来,他不止被一波神秘力量攻击,很可能是因为青流战圣将真武图腾以及留给他的话封印在风骨龙中的时候就遭遇到五个神秘力量的攻击,让他来不及关闭留音术。

而在当时,风骨龙并没有离开青流战圣,帮助他从五个神秘力量逃脱出来,要不然风骨龙不会受到如此重的伤而阵亡的,巫龛可以肯定自己的想法,后来受到重创的青流战圣跟风骨龙又遇到一波力量的攻击,他才跟风骨龙分散,而现在巫龛唯一可以获知的线索就是那两个字“地焰”。

巫龛将这两个字回荡在脑海里,突然想到了纳迦,想到了扁鹤仙师提到的地焰级别的炼丹或者炼器师,尤其是纳迦,他被炼丹师工会的会长指派到冰驭宫来抢夺紫冰玄镜,而抢紫冰玄镜的目的,巫龛现在已经清楚,那便是因为真武图腾。

而攻击青流战圣的两波人马也都是为了真武图腾的。

这么想来,巫龛已经找到了展开查调,他留在茅屋内,将自己的力量调息回来,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从源空间里取出草帽跟炼器师徽章,以及炼器师的长袍,并且将自己的相貌易容成无名炼器师的模样。

一旁静静观望着巫龛的叶龛,奇怪地问:“主人,你这是要做什么?”

“去炼器师工会!”巫龛将炼器师的徽章拍到自己的肩膀上,说道:“叶龛,你化成吊坠吧,记住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份是无名。”

叶龛化成了吊坠悬在巫龛的脖颈上,巫龛阔步走出了茅屋。

青流战圣的仇,必报。

哪怕搅得洪荒大陆天翻地覆也绝不罢手!

……

巫龛离开了小茅草屋,才有时间注意这四周的环境,他现在必须找到一座城镇,在那里触动炼器师工会的徽章,让炼器师工会的人找到他,然后要求见炼器师工会的地焰炼器师。

巫龛就是这么打算的。

他一直向东边行进,一个时辰后的确看到了一座不算太小的城镇,城镇楼牌上写着“玉带”,巫龛感觉这城镇非常的眼熟,仔细想了想确认,这玉带镇前段时间他来过,那还是因为无晔山扁鹤仙师的事情。

这玉带镇就坐落在玉衡山的山脚下。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巫龛走进玉带镇,立即用手指触碰自己肩膀上的炼器师工会的徽章,释放出火焰源力进去,做好了一切,他先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要了一些饭菜填饱了肚子,然后静静躺在**休息。

渐渐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

巫龛随即坐起,戴上了草帽,咳嗽了一声说道:“进。”

门伊呀一声被打了开来,从外面走进一个身穿炼器师长袍的男人,那男人大约在四五十岁的模样,一脸的胡须,长袍上缓制着三焰的标志,一见到巫龛,微微愣了愣神,这才拱手施礼,“小人李斯见过无名炼器师大人。”

李斯说话非常的客气。

他本来就负责跟炼器师联系的,正在休息的时候,突然肩膀徽章闪烁起来,原来赤红色的徽章一下子变成了紫蓝色,而紫蓝色光泽的出现,就代表有一个超越七焰的焰器师出现,李斯哪里敢迟疑,顿时沿着徽章中的信号寻找,这才找到巫龛的住处,看到巫龛戴着草帽又拥有七焰的联系信号,立即分辨得出巫龛的身份。

巫龛拱了拱手说道:“李斯我来问你,你可以跟咱们工会地焰炼器师联络的方法?”

“这个……”李斯低下了头,尴尬地说道:“无名大人,我只是区区三焰的资格哪里有跟地焰级别炼器师联络的方法,不过……”

“不过什么?”巫龛追问道。李斯恭敬地回答道:“不过我听说,咱炼器师工会的几位会长都在玉衡宗里,毕竟前一段时间咱们炼器师工会跟玉衡宗以及炼丹师工会有过正面的交锋,这件事情无名大人应该知道的吧。”

“我周游洪荒很少理会这些事情。”巫龛找了一个说辞推挡过去,继续问道:“你可知道为什么咱们工会会跟炼丹师工会以及玉衡宗交锋?”

“这个……”李斯古怪地望着巫龛,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无名大人当日在玉衡宗击杀雷战八尊七帝四剑中的几个弟子,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所以嘛……”

李斯不提,巫龛倒是把这件事情忘记了,的确啊,他那日为了救黎小柔跟玉衡宗的人打了一场,击杀了玉衡宗的几个弟子,雷战就是借助这个联合炼丹师工会提要说法的,想到这里巫龛说道:“我自然知道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所以来到这里解决问题,当然首先需要跟工会的首脑沟通一下,毕竟炼丹炼器两大工会的对战,也不仅仅是因为我的事情,里面可能还有其他的纠葛,李斯你可清楚?”

“小人身份低微,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李斯干笑了两声。

“既然这样,我亲自去一趟玉衡宗好了。”巫龛随即站起,冲李斯挥了挥手道:“没什么事情了,你自便。”说着巫龛擦过李斯的肩膀,径直地离开房间,李斯早就听说过这无名炼器师的性格,摇了摇头,当然巫龛最开始的级别仅仅三焰,虽然后来出了玉衡宗的事情,但是炼器师工会还是确认了七焰炼器师的资格。

巫龛出了玉带镇,借着茫茫夜色赶往距离玉带镇不远的玉衡山。

第二次来玉衡山巫龛心里有一点自嘲,看来当日救治黎小柔留下的恩怨,今天也该做个了断了,巫龛迅速地向玉横山赶去,刚来到玉衡山脚下的时候,便停下了脚步,银白色的月光打落在他的脸颊上,他的目光犀利起来,嘴角微微张龛,“既然来了,出来一见吧。”

倏,一道诡异的身影出现在巫龛的面前。

巫龛注视着那身影,微微一怔,随即说道:“是你?”

出现的是一个女人,蒙着面,一身漆黑的劲装,衬托出她完美的身躯黄线,她乌黑的丝发盘在头顶,双眼泛着死寂的光泽,手微微托起,横在胸前,神色非常的冷漠,这女人即使是白天的时候也蒙着面,而且巫龛知道这女人的实力恐怕在战圣中期的地步,她便是那日在忘圣岛七个获得源力神格中的一个,刺影。

刺影低低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易容到这个模样?不过,这并不重要。”

巫龛没想到会是刺影,又看她识破自己的身份,冷冷地说道:“你一直跟随着我做什么?”

“想看看你到底多强!”刺影很少说话,即使在圣战中也没有说过一句,让人感觉她就像一个影子般,巫龛也是第一次听她说话的,声音倒是非常好听,但总有一种冰冰冷冷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他缓缓说道:“如果你只是来找我比拼的,我没有时间,让路。”

说着巫龛向前跨出一步。

刺影没有退让,她横在胸前的手臂已经幻化出一把匕首,这是刺影的源器,在圣战中,巫龛就觉得刺影的实力绝不止战圣中期那么简单,每一场都赢得非常轻松,在圣战中,让巫龛留意的,只有四个人,风易,罗鸣,黄沫,剩下的就是这刺影。

巫龛觉得这刺影一定隐藏着某种力量,使他探查不到,见刺影没有让步,巫龛的面容也挂上一丝阴寒,冷漠地盯着刺影,许多才说道:“我有要事在身,不便在这里跟你动手,倘若你真想了解我的实力,三个月后不圣山一战。”

刺影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才说道:“那时候或许已经晚了。”

“什么意思?”巫龛反问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