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斩!黄沫施展出来的杀招,并不华丽,但站在远处的战圣们都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强决土源力。黄沫本来便是战圣中期的水准,这一次的暴斩仿佛动用了所有的力量般,大斧十三斩,每一斩都像是能够撕裂空间一向,将风易所有的去路堵死,而且这十三斧每砍一下,地面便暴出许多狂暴的暗刺。

黄沫凶悍的暴斩落向风易,无论是速度力量攻击力,都非常的强悍,就连巫龛跟幽姬都感觉到一种压迫,隐隐替风易捏了一把汗。巫龛自认为如果没有经过冰驭宫的修炼,在承受这一击的时候,恐怕也力不从心。

他能够感觉到,这黄沫的暴斩的确已经将土源力逼迫到极限的地步,虽然说战圣的对决场地,仅仅是方圆千米的地界,根本不够他们施展的,但他们便是有那种实力能够将绝对的攻击转化成小方面的击杀,而这种转化出来的力量非常的强悍。

风神护佑!

这时风易怒喝一声,疯狂地舞动着自己的双臂,空中传出“空空”的巨响,风易竟然用自己的手臂硬接了黄沫的十三斧斩击,同时脚下竟然分散出数道刚猛的风劲,破解掉所有的暗刺袭击。晓是这样,风易依然被黄沫轰出数十丈远的距离,身形剧烈地晃动,方能站稳脚步,他的手在颤抖,洁白的衣衫已经被黄沫的战斧撕裂,**出一双漆黑的护手。

刚刚风易便是将风源力投入到这穿戴着的护手中,抵挡下黄沫迅猛的攻击。

“嗯,还挺扛打的啊!”黄沫咧着嘴,稳稳地站在那里,好奇地望着风易说道:“你是第一个能够接下我暴斩的人,很强!”

风易嘴里吐了一口浊气,冷漠地望着黄沫。

孤傲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战竟然被逼迫成这个样子,心里动了争强好胜的念头,他脚下生风,瞬间出现在黄沫的身后,拳头化指,点向黄沫的后背,这般的速度,战宗后期的水准都未必能够看得清楚,可是黄沫的大斧竟然比风易还要迅速,将自己的后背防御起来。

风易手指点到大斧的斧背上,传出喀喀的脆响。

风易收回手指,借助风源力的速度缠绕在黄沫的四周,连续迸发出数百指,可每一指都能够被黄沫的大斧抵挡过去,让风易渐渐收敛了小瞧黄沫的意识,他停在空中凝视着地面上的高大身影,心里一阵的奇怪跟不解。

他刚刚施展的风神指,可是一向隐藏着的三大秘技之一,竟然没有对黄沫构成任何的威胁,而且黄沫的修为要比他差上一级,正在沉思的时候,感觉头顶有异,抬头望去,见一座巍峨的山峰猛地向他的头颅。

风易大吃一惊,脚下一滑,堪堪躲过山峰的威压。

巍峨的山峰砸到地面上,震得整个小岛轰轰作响,一股股排山倒海的气劲扩散向四周,千米外的战圣们纷纷施展源力抵挡才感觉好受一些。

山崩!黄沫猛然间跳到山峰之顶,单拳向下轰去,他的拳头砸到山峰上,山峰顿时爆破起来,飞散的石块扩散到整个赛场中,攻击达到了全格的地步。刚刚躲过山峰压顶的风易,苦笑一声,他能够感觉到每一块崩裂的石头中所隐藏的力量,均是战圣中期水准的力量,而且迅速非常的快,无论他躲到哪里都无法逃脱被轰到的危险,风易怎么都没有想到,会被逼迫到这份上,咬了咬牙,咬破右手手指,在左掌上书写着什么,紧接着向地面上一按,顿时,一只风妖兽被他呼唤出来。

那风妖兽全身几近透明,一出现便张开大嘴,将正向攻击风易的石块吞噬掉,风易得到喘息,甩出一道鲜血投射到那风妖兽的身躯上,嘶吼一声:风妖冲撞!

风妖兽如离弦的箭,撞向空中停稳的黄沫,可黄沫双手推动着大斧向前一迎,风妖兽撞到他的斧背上,带着他的躯体连续向后面暴退,风易借助黄沫跟风妖兽对峙的时候,再次欺身到黄沫的身后,沉声喝道:风神三十六!

连续三十六指,夹带着三十六道劲光,眼见要如数落到黄沫的身上,黄沫魁梧的身躯向下一沉,紧接着一个旋转,堪堪躲过风易的攻击,而风易的三十六指全部击到风妖兽的身上,但却透过风妖兽激射到远方,正好落向五个战圣。

那五个战圣慌乱中腾空而起,才算躲过。

心里非常的不爽,可都清楚,在激烈的战斗中,对战的人哪里会想那么多,还是避得远一点为妙,这五大战圣同时又后退数十丈,停在空中观望。

风易连番攻击都被黄沫破解,心里有一些焦急。

他本就孤傲,本想一击干掉这个傻大个,却没有想到这傻大个如此的难缠,他也不想施展出其他的秘藏技能,只能依靠风妖兽跟自己的速度跟黄沫缠斗。

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

风易连续数千次的攻击都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即使他跟风妖兽联手都没有找到黄沫任何破绽,源力消耗非常的多,再继续下去,恐怕会被黄沫拖死,风易让风妖兽独战黄沫,站在一旁思考着破解黄沫防御的办法。

这时,黄沫横里一斧逼迫风妖兽,退出去数十丈,凝视着一旁观战的风易,气愤地说道:“卑鄙的家伙,居然在一旁调息源力,还召唤出一只源力兽双重攻击我,哼,你恢复源力,我也要!咱们就死靠吧。”

说到这里,黄沫竟然将自己手里的大斧扔到地面上。

他目无旁人盘坐在地面上,双手向上拖举,紧接着两面弧形的土墙将他包裹起来,远远看去,黄沫仿佛自己弄了一个圆形的坟冢般,躲在里面不出来了。

众人的耳朵都能够听到黄沫粗野的声音:终级防御!

看到这种情况风易立即指挥道:“风妖,化成风芒,一击贯穿那土堡!”

唔嗷一声,风妖兽瞬间变化成一道劲芒撞向黄沫开成的土堡,轰,排山倒海的劲力在土堡的四周打转,风妖兽重新恢复真身,但却有一点摇晃,最后啪嗒一声掉落到地面上,剧烈地喘息起来,好半天才爬起,飞舞到空中,但身形已经没有最开始的迅捷,就算停留在空中,也像是喝醉酒的大汉,左摇西晃的。

哗!全场一阵的哗然。

都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刚刚风妖兽化成的风芒,所夹带着的劲力怕是已经达到战圣中期的最巅峰状态了,可竟然丝毫没有撞动那黄沫施展出来的终极防御,甚至风妖兽自己都被撞得有一些头晕眼花,让这些战圣们非常的不解,都不仅在想,如果自己遇到这黄沫,该如何对战的事情。

幽姬也很惊讶,她拥有源力神格,算得上这些战圣里数一数二的强者了,可刚刚黄沫施展出来的终极防御,她竟然看不出破解的端倪,微微摇头,看来,能够成为战圣的源修士都有自己隐藏的本领啊。

一格落神眼——风回!

巫龛也想探查一下那黄沫究竟是怎么样施展出来这么强的防御的,可他的一格落神眼竟然无法穿过那层防御的土堡探查里面黄沫的情况。

巫龛都不由得惊讶起来。

他本来以为除了幽姬外,这些战圣里最强的便是风易,可没有想到风易竟然被黄沫逼迫到无丛出手的地步,他心里跟自己憋足了劲,手指擦过眼眸二格落神眼——落神。

落神眼一出现,巫龛总算清楚土堡里的情况,一愣。

因为土堡里的黄沫根本没有做什么特殊的力量加持,而是……而是躺在土堡里仿佛在睡觉一般,让巫龛苦笑连连,哪有这样的战圣,战斗时候借助终极的防御躺在里面休息?这傻大个人还真非同一般啊。

巫龛不敢纠结这样的事情,落神眼周游在黄沫的身体里,顿时发现,黄沫并不是在轻松地睡觉,可是借助躺卧的姿势疯狂运转着自己的土源力,而且巫龛探查到黄沫的源力空间隐藏在后背上,他将后背贴紧地面,似乎在吸取大地的浑浊力量。

原来是这么回事!

巫龛豁然开朗,他了解到黄沫之所以拥有这么强的防御,跟他懂得吸取大地之力有紧密的关系,通过源力跟大地之力间的亲密联系,获得不二的防御力,他锻造出来的土堡,就像是大地之力聚积起来的坚石,别说风易,就算是战神出现,也未必能够瞬间击毁。

想破解这种终极防御,必须先切断黄沫源力跟大地之力的联系。

而且巫龛感觉到,黄沫在做终极防御的时候,身体里正在蓄积着一股最横的攻击力,倘若风易不能够在黄沫完成聚积前,破解他的防御,那么风易必败!

巫龛还探查到,黄沫做秒杀的一击,所要聚积力量的时间,恐怕要超过半个时辰,所以他才必须隐藏在终极防御里,给自己最强的保护。

就在巫龛探查的时候,风易连续做了数千次的撞击,但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他也感觉到气喘,调息着自己的源力。

整个地界一阵的沉寂。

所有人都将目光注视着那土堡,心里暗暗思讨,这算是怎么回事,这场比赛到底要坚持多少时间,难道黄沫在里面躺上一百年,一千年,他们也要等?

风易那家伙实力也真的很强啊,攻击出来的力量隐隐有突破战圣中期水准的迹象,莫非这家伙已经修炼到了战圣后期的地步,在刻意地隐藏。

战圣后期啊,他就不怕获得源力劫吗?

种种的疑问隐藏在众战圣的心头,他们都咧着嘴,将目光落到不死战圣的身上,希望不死战圣能够出来做点什么,可是不死战圣却眯着双眼,静静地盘坐在祭炼台上的高位处,一切的战斗仿佛都看不见一般。

一分钟……十分钟……五十分钟……

整个小岛安静的出奇,那些战圣都心急火燎地等待着,希望黄沫能够破防而出,跟风易做正面的冲杀,要不然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他们心急,风易更是心急。

如果他不能尽快的解除困境,岂不会遭人耻笑,况且他可不想在这第一场争战中,就落败下来,咬了咬牙将风妖兽收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想,看来不用那一招,是解决不掉眼前的麻烦了,该死,竟然被逼到如此的地步。

风易凝神聚气,脚下的风劲缠绕在他的身躯上。

破空杀!随着风易一声嘶吼,他整个人竟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砰,一声爆破传出,黄沫的终极防御竟然破碎开来,紧接着就看到两个人影分两个方向暴退。

一个是风易,风易的嘴角挂着鲜血,他胸口洁白的衣襟已经被血液染红了大片,身板有一些打晃。

另一个是黄沫,黄沫的嘴角同样挂着鲜血,威武的身躯远比风易晃得更加厉害,他顾不得擦嘴角的鲜血,沉声说道:“你,你竟然能够破解我的终极防御?”

“我跟你,必须要分出胜负,继续!”风易脸现狰狞,刚刚已经将第二个隐藏的秘技施展出来,可没想到闪进土堡里的时候,又遭遇到黄沫顽强的反击,受了伤,他如果不能够尽快结束战斗的话,损失的源力就不可能尽快地恢复过来,下一轮的战斗赢的希望会很渺茫。

正当风易准备施展最后一个秘技瞬间轰杀黄沫的时候。

黄沫突然剧烈地晃动着脑袋说道:“你太强了,我不跟你打了,我认输!源力神格让给你了,我还是潜心修炼去的好。”

“……”风易做梦都没有想到黄沫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愣。

不但是他,所有的战圣都愣住了。

眼见黄沫扛着自己的大斧缓缓退出了比赛场地,静静地站在一旁凝视着风易,众人都不清楚这个傻大个子到底在想什么,连源力神格都不想要,他到底想要什么啊。

巫龛望着黄沫,心底生出一丝的好感。

他觉得这个傻大个不像其他的战圣那般狡诈,心性非常的爽直,他刚刚借助落神眼清楚地看到风易是怎么破解黄沫的终极防御的,确切地说,风易是利用风的迅速,穿梭了空间的界限,才进入到黄沫的土堡里,而进入到黄沫土堡的时候,黄沫快要完成那秒杀的一击,但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黄沫在秒杀没有达到最大程度的时候施展出来,大大降格,要不然风易必死。

风易跟黄沫间的战斗结束,不死战圣以黄沫自动放弃比赛为由,判定风易赢,并且宣布了下一场比赛的对战名单,下一场是幽姬对战西门战圣。

幽姬刚想下场的时候,站在她身边的冰驭凤凰就低低地说道:“主人,你拥有源力神格,在猝发最强攻击力的时候,你的神格会被那不死战圣探查到,所以一进入比赛场,还是借助我的力量来打吧,你只要在一旁观看就好,小冰相信,还能够帮助主人战到最后!”

想想冰驭凤凰的话,幽姬觉得很有道理,万一让不死战圣或者其他的战圣了解到自己拥了源力神格,说不定惹出什么样的乱子,这当然不是她想要的结果,遂笑了笑说道:“那么一切就交给你了。”

“放心!”冰驭凤凰说道:“浴火重生的凤凰,是不屈的!”

幽姬点了下头,缓步走进了比赛场。

西门战圣早已经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大刀,大刀上挂着金环,长相倒有几分潇洒,嘴角泛着邪邪的笑容,尤其是那眼神简直可以用色眯眯来形容,见幽姬走来,西门战圣呵呵笑道:“哟,原来是冰驭宫的宫主啊,当年我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小女孩的模样,如今竟然脱落得如此美艳,嘿嘿,不错嘛,真是人间的极品,天造的尤物啊。”

幽姬皱了皱眉,她的确跟这西门见过,那还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当年她跟自己的恩师出冰驭宫游历,遇到了这西门战圣,这西门战圣无疑是个无耻之徒,贪恋自己恩师的美色,竟然偷袭自己的恩师,幸好冰驭凤凰殊死反抗,她跟恩师才幸免遇难,后来她的恩师想报仇,却一直没有找到这西门的准确位置,如今得以相见,幽姬冷笑了两声,二话不说,手指一点。

早已经幻化成冰驭凤凰模样的小冰,踏空而来。

小冰也认识这西门,胸中满腔的怒火,挥舞着翅膀,一道寒冰箭射向西门战圣。西门战圣腾空一跃,心里暗骂一句,又是这该死的冰驭凤凰,当年若不是因为这只该死的源力兽,自己就可以在那美艳的冰驭宫主身上寻找到快乐,他躲了这么多年就是寻找能够克制冰驭凤凰的力量,总算没有白费工夫,大刀向空中一砍,一脚踢纵出去,这西门修炼的是雪源力,雪雾乍起,将整个比赛场包裹起来,让人根本看不清楚到底里面是怎么样的情况。

弑凤蚁!西门低低呼喝,顿时他的脚底出现仿佛数千只的蚂蚁,这些蚂蚁每一个都暴露着阴森森的獠牙,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组成一只硕大的蚁王,撞向空中的小冰。

小冰凤尾一扫狠狠地落到那蚁王的身上。

砰的一声,蚁王被击得粉碎,但数千只蚂蚁却在瞬间遍布了小冰的全身,隐藏在雪雾中的西门阴森森地笑了起来,该死的凤凰,让你了解一下,被数千蚂蚁源兽嘶咬的滋味!

这些弑凤蚁可是他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专用克制凤凰的,弑神蚁拥有顽强的生命力,战圣中期水准的力量对它们来说构不成任何的伤害,只要它们爬满凤凰的身躯,会在一瞬间阻止凤凰的力量施展,西门不再观望弑神蚁跟凤凰的战斗,可是凝视着静静而立的幽姬,叹了口气。

这么漂亮的女人,被自己击杀了,真的很可惜啊。

不过,能够获得源力神格,成为战神,要多少女人没有呢?

想到这里西门借助雪雾的遮盖悄无声息地凑到幽姬的面前,手里的大刀猛然间斩向幽姬身躯……

眼见幽姬就要被西门的大刀斩杀,这时候小冰突然嘶吼一声,身形顿然消失而去,那些爬满它身躯的弑凤蚁不见了凤凰,盘居在高空,紧接着被一道紫冰包裹起来,随着紫冰砰的一声爆破,所有的弑凤蚁都被消灭干净。

而原以来自己就要得手的西门,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磅礴的压迫力,瞬间收自己了自己的攻势,错愕地回过头,顿时看到冰驭凤凰傲然地站在自己的后面,它的翅膀已经悄无声息地按到自己的肩膀上。

西门大惊失色,迅速调动自己身体里的战圣源力,可是突然发现自己的源力停滞下来,西门额头冷汗真冒,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冰驭凤凰能够逃脱自己的弑凤蚁啊!

“无耻之徒,就要受到制裁!”小冰低低的声音滑入到西门的脑海里,西门更是惊讶,这只源力神兽竟然说话了,在他愣神之际,小冰翅膀上传出浑浊的大力,一声脆鸣响起,她用力地一撕,竟然将西门战圣撕成了两半,紧接着翅膀挥舞,所有的雪雾被驱散,西门战圣连雪源都没有出体,便被小冰秒杀了。

他哪里能够想,现在的小冰已经浴火重生,其实力早已经不是他能够对付得的了,临死的时候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雪雾消散,地面只留存西门战圣的尸体。

幽姬飞身跃到小冰的身上,凝视着不死战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