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静修三天,实际上巫龛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已经二个星期了,在这二个星期内,巫龛简化了自己繁杂的武技,并且投身于试验,每日穿梭于茫茫冰驭宫的内外,让叶龛跟茵柔都很好奇,不清楚巫龛都在忙些什么。

而幽姬仿佛也没有三天后就出来,也一直在静修中,似乎也感悟到了什么!

第三个星期过后,巫龛终于一步步地将自己模拟出来的武技系统完善起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竟然如此的顺利,源神的确出现,冰火庚金遁的防御效果,远远超出了巫龛的想象。为了避免这些遁不能够承受战圣后期水准的轰击,巫龛又将三重遁揉和在一起打造了源神遁,不过他经过数十次的试验后,发现源神遁虽然能够抵挡很强的攻击,却非常的消耗身体里的源神,同时虚弱其他三种力量,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用。

破神诀的效果也不错,巫龛能够施展出前二式十四杀,不过在施展破神终式的时候,遇到了一些瓶颈,他预想出破神一式七杀,但勉强只能够施展第一杀,再强行施展,身体里的力量竟然不支,倒是让巫龛感觉匪夷所思,想了几天,没有任何结果,最后只能留在以后再实验了。

攻击力有了,防御力有了,支撑力也有了,现在巫龛自己的武技系统只差最后一个,那就是敏锐的洞察力,不过经过三个星期的摸索跟实践,让巫龛将自己的精神力跟风回眼彻底地融合到了一起,创造出了一种新技——落神眼!

巫龛的风回眼瞬间看到对手的源力空间在什么位置,而通过风回眼中观看到的源力空间运转,就能够判断出对手究竟想施展什么样的攻击方法跟手段,再借助强横的精神力支持,可以在方圆之内建立起一张没有盲点的天网,只要落神眼一开,巫龛就能够精准清晰地判断出下一次究竟要做什么,是攻击还是防守。

不过落神眼非常消耗精神力,巫龛最大的时限只能开启三分钟的时间,超过了,他自己就会因为精神力枯竭而陷入到萎靡混乱的状态,所以巫龛将自己的落神眼分成三格,一格风回,二格落神,三格天耀!

值得一提的是,落神眼的第二格,还能够转过成一种攻击,虽然能够一击毙命,但稍有差驰,巫龛也要自食其果。巫龛将三格落神眼分别写下了洪荒大陆源修士的级别名称,风回对战宗后期者施展,落神对付战圣后期,至于天耀,是巫龛为了对付未来的战神而留下的杀手锏。

又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巫龛将自己的武技系统整理成书册,在自己的书册上,写下了龛神两个字,才满意将书册扔进源空间里,返回到了冰驭宫。

刚踏入到冰驭宫的大门,又看到叶龛跟阿菊在打嘴战,巫龛装作没有看到,独自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这段时间经常听到叶龛跟幽姬的八个女弟子吵嘴,很烦。

“主人,你来给我评评理!”还没等巫龛走两步,叶龛就将巫龛叫住,说道:“这几个小丫头片子说我是妖兽!这我哪里能够忍受啊……”

“妖兽?”巫龛皱了皱眉头,凝视着叶龛说道:“在我们巫家村,妖兽是对一个男人的尊称,你应该感激那几个姑娘的。”

“可是,他们说我是一个脑袋被妖兽踢了的妖兽!”

叶龛的一句话差点让巫龛喷笑出来,连连叹气,这群冰驭宫的小姑娘,没事总拿叶龛取笑,而叶龛对她们实在是没有招,又受到自己的吩咐不能打,想吵想辩?别说是叶龛,就算是巫龛面对八个女人叽叽喳喳的一阵歪理邪说,都会一个头两个大的,想了想说道:“她们又出什么问题,难住你了?”

“就是这东西。”叶龛从阿菊的手里抢过一个大冰晶果,递向巫龛说道:“主人,她们说不让我施展任何源力,拿把刀切三下,切出八块来,我想了一个星期都没有想出来该怎么切,然后她们就说我是脑袋被妖兽踢了的妖兽,你说可气不可气!不施展任何力量,三刀顶多切出六块啊,还八块啊,这绝对不可能啊!”

巫龛乐了,拍了拍叶龛的肩膀说道:“叶龛,你还是做晔麒麟比较好!”

“主人,您的意思是说,我真的很笨?”

“这一回你倒很聪明。”巫龛笑了笑,将叶龛手里的冰晶果拿来,祭起一点冰力化成冰刀,在冰晶果上横里一刀,竖里一切,紧接着在冰晶果的腰间又是一刀,苦笑连连,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用源力来切果子,做好了一切,巫龛看着瞪大双眼的叶龛,再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擦着他的身边而过,走向梅兰竹菊等冰驭宫弟子面前,说道:“你们不要再取笑叶龛,毕竟他是神兽幻化出来的……”

“我们没有取笑他啊,只是他太笨了嘛。”

几个冰驭宫弟子叽叽喳喳地说道。

巫龛轻松一笑随即说道:“那么就是刚刚一样的问题,不施展任何源力,三刀你们能切出十六块来,日后叶龛随你们取笑,倘若不能的话,你们就该清楚,并不比他聪明许多。”

说完,巫龛就走了。

叶龛跟八大冰驭宫女弟子的趣事,倒让巫龛想起自己前一世小时候玩过的游戏,又因为成功锻造出属于自己的武技,心里非常的舒爽。可这份舒爽还没有持续一分钟,突然间,整座冰驭宫剧烈地晃动起来,仿佛就要坍塌一样,这种晃动越来越是激烈,巫龛一格落神眼施展出来,立即观察到,有数十名战宗中期的源修士跟五名战圣初期的源修士正在冰驭宫的某处,呼唤着自己的坐骑,撞击着冰驭宫诛神大阵的阵眼。

那阵眼是诸神大阵最薄弱的地方,隐藏在诛神大阵很难被发现的地界中,就算是战圣后期的源修士都未必能够找得到,可这些人竟然找到了,而且看他们冲撞的方位,正好是破阵的关键,巫龛顿时感觉到,这些人是有备而来,正在疑惑的时候,阿菊带着七个冰驭宫女弟子瞬间消失在冰驭宫正殿中,她们率先赶到了诛神大阵的阵眼前。

巫龛沉吟了片刻,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正愁着没有地方实战一下自己的新技,竟然就有人找上门来,先问清楚他们的目的,再一个个清除就是,想到这里,他传音给正在静修的幽姬说道:“一切有我,你安心修炼!”

留下这番话,巫龛也消失在冰驭宫中。

而叶龛跟茵柔同时施展力量,跟随在巫龛的身后。

诛神大阵的阵眼就隐藏在包裹着冰驭地域的西海中的,一个海底的漩涡里,在这个漩涡的四周都设置了九九八十一重幻镜,进入幻镜便会面临生死玄门,只要有一点贪念跟邪念,幻镜里的生门立即关闭,转化成死门,并且产生狂暴的攻击冰箭,但此时,那深海中的漩涡已经被开启到地面上,也就是说,漩涡四周设置的重重幻镜都已经被来的这些人所破解,现在他们只要破撞漩涡,就能够闪进冰驭地界中,肆意横行!

梅兰竹菊等八个冰驭宫女弟子已经出现在西海海面。

阿菊怒视着那些人,喝道:“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入诛神大阵,自寻死路。”

数十个战宗中期的源修士悬浮在空中,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面战旗,那些战旗无一例外写着“生”字,他们目光呆滞,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石像一样,而五个战圣初期的源修士分别停身在空中,都身穿一件蓝紫色的大趟,大趟随风飘动,他们形态各异。

为首之人,端坐在一只漆黑的巨蟒身上,白发苍苍,但却油光满面,眼里闪烁着阴邪的神情,正似笑非笑地望着阿菊等人,其他四人都在指挥着自己的坐骑撞击着出现在海面上的漩涡,整个海域一阵的大浪翻滚,源力不断地扩散。

听阿菊说话,那端坐在黑蟒身上的源修士,挥了挥手。

其他四人同时召回自己的坐骑,端坐其上。

这时候那白发苍苍的源修士才说话道:“去叫你们的宫主出来,你们贱女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放肆!”阿菊沉喝一声,长剑一引,化作一道剑光刺向那白发源修士,剑身上隐藏着的冰源力层层冰冻,瞬间形成一道道犀利的冰箭贯向那源修士。

那源修士冷笑一声,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坐骑。

那只黑蟒大嘴一张,排山倒海的水浪顿时将所有的冰箭都包裹其中,紧接着化作一道长枪刺向阿菊的咽喉。阿菊收回自己的佩剑格挡,但刚刚接触那长枪的时候,瞬间感觉体内的源力开始震荡,战宗中期的水准竟然被封印起来,眼见长枪就要刺到面前,阿菊额头的冷汗已经掉落。

千钧一发之际。

叶龛瞬间变成晔麒麟的模样,用自己的麒麟角硬接了那一枪,麒麟角竟然顶碎了长枪,让端坐在黑蟒上的源修士惊愕非常,眼望着那晔麒麟的时候,心里咯噔一下,是晔麒麟!主人不是说过,冰驭宫,只有一只冰驭凤凰能够对他们的行动造成威胁吗?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只晔麒麟神兽,这下子倒是麻烦,他只带来四面斩冰旗,可没有斩火旗,虽然感觉有些麻烦,但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毕竟他还有一件源器隐藏在身上,冷漠地注视着晔麒麟。

“谢谢你……救了我……”阿菊终于解释了自己的源力震荡,松了口气,她没有想到竟然是叶龛救了自己一命。

“我只是想证明,虽然我的智力不知你,但是我的力量要比你强得多……”叶龛高傲地说道。

“哼。”阿菊跺了跺脚。

“退到阿梅阿兰她们身边吧,这里有我,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区区五个战圣初期的源修士而已,上不了台面!”叶龛不再看阿菊,扭头望向端坐在黑蟒上的源修士。

“噫,神兽竟然说话?”那源修士非常震惊,传说中的战神坐骑,才会得到跟人类自由沟通的本领啊,难道说眼前的晔麒麟已经进化到了战神坐骑的地步?或者说,在这冰驭宫中,有一个战神存在……倘若有战神存在的话,这一趟很可能有来无回啊。

虽然这样想,但那源修士没有丝毫的退意,战神那种级别的存在,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洪荒的,他们早已经踏破虚空而去,又岂会降身于这里?

如果眼前的晔麒麟不是战神的坐骑,那么就是有人装神弄鬼!

那源修士沉吟片刻,冷喝道:“什么人躲在晔麒麟的身体里!”

“我。”巫龛已经闪落到梅兰竹菊的身前,听那源修士喝话,回了一声。

“你?”那源修士古怪地打量着巫龛,随即源力施展出来,探查着巫龛的实力。巫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探查,不动声色,那源修士探查过去,嘴里流露出嘲讽的冷笑道:“一个区区战帝后期水准的蝼蚁竟然敢在这里撒野,你难道没有长眼睛吗?你四下观瞧一翻,看看这里都是什么级别的存在。”

“自以为是的垃圾!”巫龛冰冷地说道:“本来想拿你练练后,不过听你一番言辞,感觉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你根本就不配。”

“放屁!”源修士大骂一声,“小杂种,看我不拿你狗命喂我的蟒神兽!”说罢间那源修士腾空而起,它脚下的黑蟒如箭一般地穿出,撞向巫龛。还没有到巫龛的近前,叶龛已经将它的去路挡住,金灿灿的鳞甲闪烁在海面上缓缓升起的朝阳下,威风八面,煞气腾腾,那只黑蟒仿佛怕极了叶龛,急停下来,不敢再近一步,嘴里发出呜呜的鸣叫。

源修士见自己的坐骑极其忌惮眼前的晔麒麟,左手一抖,幻出一颗漆黑的药丸,紧接着一掷,那药丸在空中打了一个旋转滑入到黑蟒的嘴里。

黑蟒随即狂暴起来,双眼泛着血红,突然,两颗闪动着白森森光芒的巨大獠牙从它的嘴里迅速生长起来,它漆黑的身体里仿佛有某种气流在滑动,顺着它的头颅滑到了尾巴上,黑蟒的尾巴开始变色,从漆黑转化成赤红,变成如此模样的黑蟒不再忌惮叶龛,向前飘游着,尾巴在空中摆动。

“哟,竟然还敢上前,该死的小蛇,就让你知道知道本麒麟的厉害。”叶龛嘶吼一声,迎着黑蟒而去,四爪向前飞扑,照准黑蟒头颅上最脆弱的地方砸去。

黑蟒抖然间甩起自己的尾巴,刺向叶龛的腹部。

“来得好!”叶龛大喝一声,“麒麟战甲!”他的嘶吼声刚落,全身的鳞片瞬间组成战甲将叶龛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黑蟒的尾刺正刺到叶龛的腹部,当听咔嚓一声脆响传出,黑蟒的尾刺竟然迸断,疼得它滋哇乱叫,瞬间扭过头,嘴里喷吐出一道漆黑的水柱,那水柱像是战枪一样,刺向叶龛的双眼。

水域暗刺!

叶龛也大嘴一张,喷吐出一道气劲,紧接着在黑蟒的四周浑然出现数十道蓝色的暗刺,刺破黑蟒的肉身,让黑蟒一阵剧烈的嘶嚎,想挣脱的时候,叶龛已经用自己的麒麟角破掉黑蟒刚刚暴击出来的战枪,他整个身躯又向高空飞跃起来,跃到一定的高度里,叶龛的四蹄向下一跺。

空气像涟漪般地扩散出去,接着,一道道发黄的暗箭在一瞬间将黑蟒刺得遍体鳞伤,似乎再没有任何反击的力量,源修士大吃一惊,他刚刚给予黑蟒狂暴药丸的力量加持,原本以为能够让黑蟒跟晔麒麟交斗一阵子,哪里想到即使狂暴的黑蟒也根本不是那晔麒麟的对手,心头震惊,眼见晔麒麟就要对自己的坐骑施展致使的一击,源修士不敢怠慢,手指里激射出一道暗红色的气劲落到黑蟒的身上,黑蟒刺痛的嘶吼声愈来愈烈。

忽然,从黑蟒的身体涌现出一道若隐若现的透明气体,眼见就要脱离黑蟒的肉身而去,叶龛冷笑了两声,“想源魂脱壳,找死!”声音刚落,叶龛深深一吸气,一股强劲的吸引牵引着那黑蟒的源魂,一瞬间就将它的魂魄纳入腹中,叶龛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落到巫龛的面前,重新幻化成人形。

而那只刚刚跟叶龛交战的黑蟒源兽,身体燃烧起来,顷刻间化成了灰烬!

“你,你还我坐骑!”看到如此的情况停身在空中的源修士大怒起来,手中的一幻,一面迎风招展的大旗已然出现在他的手里,那面旗上镌刻着一个硕大的源字,源修士将战旗一抖,顿时在巫龛叶龛,还有梅兰竹菊等八冰驭宫弟子的四周冉冉升起一片片浑浊的气墙,气墙上喷射出一根根细长的丝线,瞬间将巫龛等人缠绕起来。

那源修士再次抖动战旗,这些缠绕在巫龛等人身上的丝线上顿时收紧起来,而在收紧的过程中,巫龛等人都感觉到身体里的源力在渐渐的流失。

巫龛刚想动手,却听到叶龛的话语,“主人,这等小贼,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你行?”巫龛望了一眼叶龛。

“嘿嘿,或者主人你不清楚那家伙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源器,但我叶龛却非常的了解,我的上一任主人夜凌曾经碰到过一个专用将源力囚禁在旗中的源修士,那时候我跟夜凌一起攻击那源修士,都无攻而返,若不是我带着夜凌逃得快,或者已经被那源修士斩杀了,当时那源修士正是施展了这面战旗。”叶龛解释说。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源修士就是那个?”

“不。”叶龛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源修士的力量太差劲了,估计连那个源修士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那个源修士的水准恐怕有战圣后期的地步吧,当时他蒙着面,看不清面容,但我熟悉他的味道,而眼前的这个家伙仅仅战圣中期的水准,而且你瞧他那副自以为是的德行,真让人不爽,虽然拥有那蒙面源修士的战旗,却触动不了五分之一的力量,而且经过主人您的至纯源魂修炼的我,自信还是能够破解的,您瞧好吧。”

说到这里叶龛再次化成晔麒麟的模样,瞬间绷断了丝线。

巫龛冲叶龛点了点头说道:“就交给你处理吧,记住,我要活的!”

“明白!”叶龛浑身源力涌动,头上的麒麟角迅速的生长,瞬间撞向四周的气墙,那气墙根本没有办法阻挡叶龛的冲撞,被冲得四散而飞。

气墙破碎,巫龛等人受到的禁制不解自破。

叶龛对准那源修士,大嘴一张,一道烈焰喷纵出去。

手持战旗的源修士做梦都想不到自家主人的源战旗触动的吸源大阵竟然被晔麒麟轻松地破解,迅速地倒退出去数十丈的距离,手一挥,跟在他身边的四个战圣中期的源修士,抵挡在那源修士的面前,同时施展出四种不同的源力,风火水土,四种源力形成繁杂的攻击,从四个不同的方向贯向叶龛。

黑金麒麟甲!

叶龛给自己的战甲加了一层防御,不管那些强横力量的攻击,顶着自己的鳞角冲向挡着他的四个战圣。四战圣施展出来的力量实实地落到叶龛的身上,却仅仅将叶龛的冲势阻挡了几分,丝毫没有给予他任何的伤害。

“幻出源兽,死缠那晔麒麟!”躲在四战圣身后的源修士呼喝起来。

一刹那间,四战圣各自伸手向空中一点。

两只狼源兽,一只电曼源兽,还有一只布空鸟踏破虚空而起,不过它们在看到叶龛的时候,明显感觉到有一些忌讳,不敢向前,这时后面又传来那源修士的催促声,“给予他们地焰狂化丸!”

可他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就知道来不及了。

叶龛已经迅速地冲撞到四个源兽之中,大嘴一张咬到一只狼源兽的脖劲上,就势一甩横扫了其他三个源兽,将四只源兽撞得头晕眼花,来不及站起的时候,叶龛后蹄向四大源兽落处,连续点动,麒麟火溢出,伴随着加速的风源力,瞬间闪现在四大源兽的眼前,紧接着土源力将麒麟火淬炼成战戟,狠狠地插入到四源兽的脑门中,顿时可以看到那四源兽全身又被冰块包裹起来。

“破碎!”叶龛长啸一声,包裹着四源兽的冰块忽然炸裂,四源兽同时摔落到海面上,染红了海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