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比巫龛小一岁的巫蛮也是巫龛在巫家村唯一一个亲自指导的人,教会了巫蛮各种拳法和十八般兵器的使用,算的上是巫龛的一个传人。

巫龛打算等自己离开后,将巫蛮培养成苍茫山脉脚下的第一人,接替自己在巫家村的位置,保护巫家村。

而巫蛮整个看起开虽然很憨厚,但是巫龛却知道巫蛮内心极其的精明,有胆量,有头脑,也有天赋,对巫龛极其的崇拜,唯命是从。

苍茫山脉一个月的雨季终于过去,天空中露出了久违的太阳,火热的阳光肆无忌弹的照射在巫家村。

在巫家村中央的广场上,架起了一口口烧着沸水的大锅,各种各样的草药被扔进了这些大锅中,巫家村顿时被一阵阵草药味笼罩着。

当所有的草药中的药力都散发到沸水中,变成了药汁以后,几百个只有三四岁的儿童被他们的父母从家中拎了出来,毫不留情的扔进了这些大锅中。

顿时,整个巫家村到处都是这些孩童的哭喊声,场面是无比的残忍,更有不少女人因为心痛自己的崽子而低声哭泣着,惹来了男人的咒骂声。

所有的村民都紧张的望着这些在大锅中痛苦挣扎的孩童,直到这些孩童在晕倒了之后才会被从药汁中捞出来。

但是先被捞出的那些孩童父母,脸色都不好看,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在这些大锅中坚持的时间越长,对身体就越好,以后修炼村中的绝技时就会事半功倍。

像这种药汁煮儿童的事情在巫家村每个月都会上演一次,而药方自然是巫龛提供给巫家村的,对这个药方巫龛却是看的很重要,在巫家村除了老村长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以外,普通的巫家村人都不知道,药方的秘密被严格控制着。

巫家村的普通村民们只知道这药汁对修炼巫家村的绝技‘三皇炮锤拳’有着绝大的好处,没有这个药汁的辅助,三皇炮锤拳很难修炼到那个所谓的先天境界。

而现在的巫家村男人们,在上山捕杀野兽的同时,也有了采集草药的任务。

整个药汁煮孩童的场面坚持了三个时辰,最后被捞出的孩童家长都发出了震耳的大笑声,为自己家有这么一个出色的崽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大地震动的声音。

“有马队向我们巫家村跑来了,大家快拿起兵器,看看来的是朋友还是敌人,女人立刻抱着崽子们回到房间里不要出来。”

随着巫莽的一阵大吼,巫家村的人立刻行动起来,女人们抱着孩子回到了房屋内,而男人们用最快的速度准备好兵器,集合在了村门口处。

这个时候,已经用肉眼能够看到大约有五十人的骑兵队伍以极快的速度向巫家村跑来。

只有五十人的骑兵队伍,让巫家村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其实以巫家村如今的实力,在苍茫山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来招惹。

但是巫家村的老人们都明白小心无大错的道理,而且生活在苍茫大山,危险无处不在,几千年来养成的时时刻刻警觉性,并没有因为实力的提升而在巫家村的人身上消失,反而因为村子里又很多秘密,巫家村比起以前来防范的更加严密,警觉性比以前还有所提高。

骑兵的队伍速度很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来到了巫家村。

站在所有村民最前方的巫龛手中拿着‘一丈杀’双眼冰冷的望着渐渐接近的骑兵队伍。

同时巫龛也发现,这些骑兵的坐骑和普通的马有些不同。这些骑兵身下的马身高全部都在两米以上,长有三米多,马的身上肌肉隆起,就像是堆放在一起的铁疙瘩,四蹄十分粗壮。

而且这些马的脸颊要比普通的马宽大一些,并且浑身长满了细小的鳞片,马毛全都是从这些鳞片中长出,在马的头部两耳旁边还长着两只犄角,除了带头的是黄铜色以外,其余的五十于匹都是铁灰色。

马背上是做工精致的马鞍子,马上骑士一身黑甲装备精良,而且所有的坐骑、铠甲、兵器显然都是制式一套,应该是某个大势力的正规军队。

而且这些骑士的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能量波动,这个时候的巫龛双眼一亮,能够确定这些骑士都是源修士,只不过和独狼峰的大首领一样,都是一些实力不高的战士级别的源修士。

如果是普通的村落,这一队骑士可以轻松的灭掉一个上万人的村落,可是些人想要在巫家村撒野的话,实力还差了一些,巫龛敢保证,就是自己不出手,巫家村的人也可以轻易灭杀这些源修士,只不过巫龛很奇怪,这么多的源修士到苍茫山脚下的巫家村来做什么?

马上带头的骑士用一种高高在上,蔑视的目光望了一眼全副武装的巫家村民,发出了一阵不屑的冷笑声,说道:“苍茫山脉脚下的所有村落听清了,如今我们乾元门和大罗门正在开战,需要大量的战士进入战场,苍茫山脉脚下的所有村落,每一个村落都必须出动一百名战士在半个月内到达乾元城,逾期不到者,将会受到乾元门的惩罚,抹杀整个村落,尔等可听清楚了?”

派一百个村民去战场?听到这个要求,巫龛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露出了不满的情绪,虽然心里十分的不满,但是巫龛也知道这苍茫山脉好像就是归源修士宗门乾元门管辖。

最重要的是,虽然如今的巫家村比以前已经强大了很多,但是和一个源修士的门派相比起来,巫家村连一只蚂蚁都不如,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听到这带头骑士的命令,老村长连忙恭敬的回答道:“这位大人请放心,我们巫家村的人一定在半个月内达到乾元城。”

本已经打算掉头离去的带头骑士,听到了老村长的话以后,愕然转身望着老村长,开口说道:“你说什么?你们这个村子叫巫家村?”

“这位大人,我这里确实就是巫家村。”望了一眼这个源修士,老村长回答道。

“哦!原来这里就是巫家村。”嘴里嘀咕一句,带头的骑士回头对五十多个手下喊道:“兄弟们,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明天再继续赶路,下马。”

从这种奇怪的战马上跳了下来,五十多个骑士牵着自己的坐骑就向巫家村里走去,带头的骑士对老村长吩咐道:“老头,我们今天就在你们巫家村过夜了,走了上百个村落,都说你们巫家村是苍茫山下第一村,我倒要看看你们巫家村有什么厉害的地方,哈哈!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先给我们准备一些吃食,赶了一天的路我们可是饿得很呢。”

脸上的表情一阵变换,老村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各位大人能够在我们巫家村落脚,这是我们巫家村的荣幸,欢迎,欢迎啊。”

巫家村的人见这五十多个源修士要在村里落脚,脸上都露出了难看的表情,在这些村民的严重,这些源修士根本就不把普通人当人看,动不动的就呼喝打骂,有的甚至还动手杀人,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些人还惹不起,只能咬牙忍受,伺候好了没有什么好处,伺候不好就很有可能会惹来灾祸,实在是不受欢迎的一伙人。

手中牵着坐骑向村里走去,带头的骑士队老村长哈哈笑道:“老头,不要在脸上摆出这么一副难看的笑脸,我们兄弟又不是什么才狼虎豹,进你们村子只是因为确实到了休息的时候,并且想要见识一下这苍茫大山第一村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而已,虽然我们是源修士,但却不会难为你们的。”

说完,这个骑士摘下了头盔,露出一副清秀俊美的面孔,原来这个其实竟然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纪。

“大人说笑了。”虽然这个年轻的骑士嘴里这么说着,但是对这些源修士异常小心的老村长可不敢把这些话当真,还是小心翼翼的说道:“吃食我们会立刻为大人们准备好,希望各位大人们能够在巫家村过的愉快些。”

摇了摇头,年轻的骑士也知道很难让这些村民用平常心看待自己这些源修士,倒也不在意老村长的态度,只是好奇的打量着巫家村里的村民们。

走进了巫家村的中央广场,年轻的骑士也没有看出这个巫家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整个村落在苍茫山脚下的所有村落里只能算是中等,人口也不是很多,唯一的特点就是小孩子多了一些,整个村落到处都是乱跑的孩子,和身后跟着追赶的女人。

因为来的人不是敌人,所以躲藏在房屋内的女人们都已经走出了房屋,只是让村里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会打算在巫家村落脚而已,不然的话定然不会让这些小孩和女人走出房屋。

来到村子的中央,看到村子中央那几十口大锅里散发着弄类草药味的药汁后,年轻的骑士感兴趣的问道:“这是什么?好浓烈的药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