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却将青莲宗的二十七位长老安排在了这九渡城,毕竟,这九渡城是把守青莲宗腹地的最重要的关卡。

在青城跟莲城被秦源占领后,这二十七位长老便摆开了九渡青莲大阵。

同时也派遣弟子赶往秦战城送信,可是却被秦源派出去的伏兵全部绞杀,只是他们却并不清楚罢了,虽然二十七位长老也想过攻入到秦源的大营将他击杀,但他们如果分散开来,就没有办法组建大阵,而分散开来他们非常清楚要面对的是什么,是九翎断翼团的死士攻击,是那些妖兽的疯狂,没有大阵的护僻,他们也没有胜算,所以只能够死守九渡城,等青莲宗主回来再做打算。

秦源已经攻击了好几次九渡城,均无攻而返,无气大伤。

二十七个长老日夜轮班,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此刻竟然感觉到有一股怕是战宗后期的力量在攻击,那九个风源力属性的战尊,被一次的攻击搞得气血翻腾,幸好风易大阵还能够抵挡,但他们心里都不好受,立即将全部的源力释放进风易大阵中,将攻击跟防守的力量提到极限。

另外的十八个长老本来准备休息的,但突然感觉固守着九渡城外的大阵受到如此的摧残,立即清神起来,他们同时跃到城楼上向下观望,却只发现一个持枪的少年,在疯狂地攻击着大阵,心里说不出的惊讶。

他们只能够从表面看到巫龛战皇中期的水准,可是巫龛的攻击力绝对没有错,那是战宗级别的,这乾州竟然出现一个战宗级别的源修士,可却从来没有听说啊。

为首的一个长老名叫青锋,呼喝道:“组阵,不要给那少年任何的机会,迅速斩杀。”

这青锋的一声令下,其他长老纷纷盘坐在地,准备动用三重的九渡青莲大阵,只要将三重的九渡青莲大阵聚积起来,别说是战宗后期的源修士,哪怕是战圣中期也破解不了。

可是,他们刚刚盘坐在地,巫龛蓄积最强力量的一击,已经出现。

他的九游步法向前推纵,立即锻造一道法门出来,那道法门出现,巫龛整个身体已经彻底消失,紧接着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九渡城后面的道路上,挚枪而起,将身体里的力量提纵到极限的地步,再一次锻造出了一个法门。

这期间仅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

巫龛停身在最后锻造出来的法门前,合握着双枪,长哮一声:双重枪门!

随着巫龛的长啸,他整个人融入到了那法门中,待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两道法门随即消失,紧接着风易九渡青莲大阵,爆破起来,九个支撑着这大阵的长老口喷血沫,被炸飞而起,四散而飞,那九渡青莲大阵巨大的爆破力向天冲起。

其他的十八个长老哪敢有任何的迟疑啊,立即施展出两个大阵,将九渡城包裹其中,风易大阵的爆破轰击到他们的大阵上,狂大的力量震得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有一口鲜血堆积到喉咙处,一张嘴,就会被喷吐出来。

“这,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量啊。”青锋颤抖地说,“即使战宗后期的水准,也不可能,也不可能一枪破解掉风易大阵的吧……”哇的一口,青锋喷出血沫。

其他的长老不敢说话,费力地施展着大阵抵抗。

青锋长老拥有的便是冰属性,他的实力在二十七个长老中,也是最强的,如果不是因为说出了一句惊讶,也能够压制住嗓子眼里的鲜血,顾不得去擦那鲜血,长啸一声,“攻击!”

青锋长老一声喝令,随即将全部的冰源力释放进冰易九渡青莲大阵中,但见九渡城上空中,一朵朵冰莲争先开放,开发的瞬间一片片的冰莲叶片纷纷掉落,掉落在地面上又重新聚积在一起,一声震彻云宵的兽啸声响起。

顿见,一只全身泛着蓝汪汪颜色的冰莲虎腾然出现,发出低低的嘶吼,撞向巫龛。巫龛挚着烈龙枪,刚刚施展双重枪门已经消耗巨大,幸好他刚刚仅仅依靠庚金仙气攻击的,身体里还隐藏着灵火的强大力量,眼见那只冰虎冲了过来。

巫龛剑眉一竖,一枪刺向那冰虎。

冰虎用自己的头硬生生地接下巫龛的那一枪,两股彪悍的力量撞击到一起,冰与火的源力四处游荡,空气是被撕扯的“嗒嗒”声,九渡城因为有火易九渡青莲大阵的守护,仅仅微微震荡,但秦源率领的妖兽军团,却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嘶吼,它们全部聚积在一起,拼力施展着身体里的妖力。

妖兽的嘶吼声越来越烈。

巫龛跟那冰虎僵持下来,他的身体被冰虎强横的冲击力冲得向后退出数十步,才堪堪站稳,只感觉身体里传来一阵阵的震荡,使得正在修复的庚金仙气滞带下来。

巫龛咬着牙,左脚向后用力地一踏,整个身子向前倾斜,手里握着的烈龙枪抵在冰虎的额头上,但却丝毫没有挺进一分,那冰虎身上的莲叶一片片地掉落,但支撑冰虎的九个战尊源修士,不断地释放自己的力量跟冰虎以补充。

双方僵持在那里,此刻竟然谁都无法撼动谁一步。

秦源一直都在注视着巫龛跟冰虎的争斗,越看越是心寒,他们这边实力最强的巫龛都被由冰易九渡青莲大阵演化的冰虎逼迫到如此的模样,万一巫龛败下阵来,那么他们就根本没有任何力量来攻杀这九渡城了。

这一战,对于秦源来说至关重要,赢,则平定整个乾州,输,只能东山再起,却不知道要等待到什么时候了,一向冷静的秦源额头都已经掉落下汗液。

乾诚跟苟同也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巫龛竟然如此费力的模样,心里均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秦源率领这么多人马半个多月都没有拿下这九渡城啊。

他们心里只能够祈祷:巫龛,千成不要败。

乾芯跟欧阳雪的神色也非常的紧张,因为她们都感觉到巫龛已经在拼了,可是即使释放出这么强的力量,依然没有办法轰杀那冰虎,她们的心底沉沉的,仿佛压上了一块千斤巨石。

而茵柔跟盼瑶却在第一时间冲向巫龛跟那冰虎,只是他们身体里的战帝后期的力量竟然连逼近巫龛和那冰莲虎三十米外都非常的困难,巫龛跟那冰莲虎四周流转着的力量,不断地反抗着四周的一切,余劲激荡,拥有着十足的轰杀之势。

倏倏倏!

九道身影飘落到距离巫龛跟冰莲虎三十五米外的地方,他们便是刚刚被巫龛一枪破掉风易九渡青莲大阵的九个长老,虽然身受重伤,但都能够感觉现在这个时候击杀眼前的少年是最佳的时机,他们以九宫的方位落座,源力向空中铺张,渐渐的,一朵朵若隐若现的风莲绽放起来。

这些风莲跟冰莲一般,随着一片片风莲叶的掉落,一只长满绒毛的夜狼缓缓呈现,眼见就要实化起来。

“不好!”秦源大惊,冰莲虎已经将巫龛逼退到如此的地界,如果再加上这一只夜狼,那巫龛是必败无疑,他不想象,刚准备腾身而起,而此时风尘公子已经抢先一步,风源力缠绕在他的源器上,他嘶吼一声:风卷残阳。

一道滚滚涌荡出来的气劲狠狠地撞击在那快要实化的夜狼身上,那夜狼发出悲惨的低嚎,被风尘公子这股强绝的力量击退数十步,摇摇欲坠,身上的风莲叶片片掉落,那九个长老都已经身受重伤,能够聚积出夜狼已经很容易,眼见自己的夜狼就要被一个突然杀出来的小子破解掉,心中有苦难言。

他们的嘴角里已经哇哇地喷吐出血液,准备拼掉性命也要再支撑一会,只要夜狼实化起来,以夜狼跟冰莲虎的威猛,这一战就能够拿下来。

可是他们刚想聚积力量,给那快要实化的夜狼源源不断的力量供给,就见风尘公子长啸一声,他的身体在空中旋转,紧接着脚下升起火源力,那火源力在不断地缠绕,渐渐地膨胀起来,竟然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火球。

火焰踢!

风尘一脚将那火球踢向九大长老的九宫正中,火球落地,砰的一声爆破起来,分出九道凌厉的火枪,每一道火枪都刺向那九个长老的胸口。

九个火源力的长老哪里敢有任何的迟疑,纷纷飘向运处,但那九把火枪却如影随行,每一枪均刺入到一个长老的胸膛中,破解掉他们的源力,九个长老啊啊的惨叫声回荡在夜空中,同时从高空中跌落到地面上,再次喷吐着血液,全部惨死下来,那还没有实化的夜狼,发出一阵阵的悲鸣,最后爆破开来,炸出来的风劲涟漪狠狠地排向四方,使得九渡城剧烈晃荡。

那些聚积在一起的妖兽,也被一股彪悍的力量震得纷纷后退,嘴角都流出血沫。

空中的风尘公子也被这股力量卷中,跌落到秦源的脚下,呕吐出几口鲜血,刚刚风尘公子释放出来的力量,是他能够攻击出来的最强力量,如此已经力竭了。

“风尘,你怎么样?”秦源焦急地问道。

“无妨。”风尘冲着秦源苦笑一声,然后将视线落到巫龛跟那只冰莲虎的战斗中,嘴角喃喃自语,巫龛,我能够帮助你的,就只有这些了,能不能够取胜,就只能够看你的了。

说到这里,心里却有一点黯然。

现在的巫龛只能够跟那冰莲虎僵持,倘若这个时候那固守着九渡城的九个火源力长老施展火易大阵,聚积出一个火兽来,放弃守城,加入到冰莲虎的战斗里,那么巫龛必败无疑,摇了摇头的风尘公子虚弱地对秦源说道:“秦源,如果那守护九渡城的九个火源力长老聚积火妖兽的话,你必须借助这个机会率领妖兽大军,杀入到九渡城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力量将九渡城拿下。”

“不。”秦源剧烈地摇了摇头,“巫龛如果败了,即使我能够拿下九渡城,又有什么用处?”

“听我说。”风尘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道:“巫龛那么努力替你阻挡冰莲虎的袭击,就是希望你能够拿下九渡城,倘若你什么都不做,只观望巫龛自己的成败,那么他的付出还有什么作用,秦源,你必须拿下九渡城。拿下九渡城后,再坚守在那里,那时候,既然那些长老将巫龛击败,也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到时候我风尘愿意为你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过来助手。”

“助手?”秦源皱了皱眉。

“不错,在这九渡城不远的地方,有三个战宗中期水准的散修士在修炼,我跟他们是生死之交,只要他们能来,这九渡城就不会失去。”风尘又剧烈地咳嗽几声。

可是秦源却始终在犹豫。

就在这时,秦源的耳边传来巫龛的传音,“秦源,按照风尘公子说的做,我自信还能够接下另外九大长老的攻击,在我跟他们的战斗中,你率领众人一定要在瞬间拿下九渡城。另外我如果战胜不了那些长老,也会将他们从九渡城引开,给风尘一些时间替你们寻找助手,快!”

秦源咬着牙,全身微微颤抖。

他缓缓地睁上了双眼,猛然间睁开的时候,将视线落到茵柔姑娘的身上,“茵柔姑娘,你随时听候我的吩咐,一旦九渡城所有的力量都落到巫龛的身上,你立即指挥剩下的妖兽,杀入到九渡城中……屠城!”

秦源冰冷的话语打落在茵柔的心底,让她一阵的惊讶,茵柔最为善良,说什么都不会愿意利用妖兽大军去屠城的,她在拿下青城的时候,也都将伤亡减到最低的地步,如今听秦源说要屠城,茵柔有一些不忍。

可是茵柔也清楚秦源意思。

如果不屠城的话,那九渡城里一旦有任何反抗的力量,想拿下城池再固守城池,那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着茵柔冲秦源点了点头,她的嘴角里颂唱着一些咒语,伸手向高空中一指,一道犀利的光芒透射进空中。

紧接着又用手一指那些剩下来的,仅仅只有七百多只的妖兽,那些妖兽虽然非常忌惮巫龛跟冰莲虎战斗时候散波出来的力量,但还是向前踏出一步,准备一接受到茵柔的命令,就殊死地向九渡城攻杀,释放出妖兽的凶残。

乾诚兄弟跟苟同各自亮出巫龛曾经给他们打造的源器。

盼瑶盘坐在地面上,准备弹奏巫调。

欧阳雪虽然力量不济,但还是调到自己的火源力,也准备做一番攻击。秦源目视着前方,抖然将巫龛送给他的一丈杀取了出来,此时的一丈杀跟最开始的时候,有一些细微的改变,秦源知道,这一战关系到能否一统整个乾州,关系到这些跟他同生共死的兄弟姐妹的生命,他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双手合握着一丈杀,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紧迫。

这时,欧阳雪却注意到了秦源手里的一丈杀,感觉如此的熟悉,仔细一想,啊,那日遇到无名的时候,不就是看到他拿着这样一件源器吗?

她越看那一丈杀越感觉像是无名手里的,有心想问秦源,这一丈杀是不是无名送给他的,但因为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搭话,就只能够静静地站在那里,心里充满了迷惑。

恰恰这时,跟冰莲虎僵持在一起的巫龛长啸阵阵,施展劲力向前顶去,他烈龙枪的枪尖向冰莲虎的额头挺进一分,那冰莲虎阵阵咆哮被逼退了几步。

“快……快将火烯鸟放出来。”二十七个战尊长老之首青锋,费力地说。

固守城池的九个火源力属性的源修士立即将火易大阵演化出一只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大鸟,那大鸟鹫鸣几声,瞬间就出现在巫龛的上空,燃烧着火焰的双翼呼啸着,一道道的烈火向巫龛的身体上排散下去。

“少爷!”“主人”“巫龛”

盼瑶他们看到这样的情况,立即惊呼出声。

只有秦源的耳边回荡着巫龛的声音,“秦源,我已必胜,率领大军攻城,相信我!”

秦源听到巫龛的声音,身体微微地颤抖了两分,巫龛那一句“相信我”触动他心底的情绪,他收敛去望巫龛的目光,凝视着九渡城,一声嘶吼:“攻城。”

虽然盼瑶茵柔,乾诚他们都担心巫龛的安全,可是他们现在根本帮助不了巫龛,只能够咬着牙,将满腔的怒火撒到九渡城上,随着秦源的一声喝令。

茵柔手指一荡,七百妖兽疯狂地涌现了九渡城。

而恰恰这个时候,远处一团黑漆漆的乌云迅速遮掩过来,待到近处,那哪是什么乌云,却是由许许多多的鸟妖兽组建成的空中军团,它们以苍茫大山压顶之势将整个九渡城包裹起来。

九渡城里的驻军哪里见过种情况,吓得脸色大变,反击的人,都是一个下场,被那空中的鸟妖兽斩杀,七百多只妖兽疯狂地奔向城楼,它们依靠强悍的身体力量撞击着城墙,那些城墙哪里能够抵挡住这些妖兽的轰击,又没有火易大阵保护,一阵阵的坍塌,空空的声不绝于耳。

秦源挥舞着一丈杀,嘴里嘶吼一声“杀!”

他第一个冲向九渡城。

乾诚他们紧紧跟随,杀那间,秦源这边所有的力量,以排山倒海之势攻击着九渡城,那些施展冰莲虎跟火烯鸟的长老都有一些心惊,但他们都确认,只要将这些人里最强的巫龛干掉,即使九渡城丢了,也能够拿得回来。

他们全力施展着身体里的力量。

火烯鸟不断抛出熊熊的烈焰焚烧着巫龛,冰莲虎声声低吼,向前逼进,使得全身满是火焰蒸腾的巫龛连连后退,可是此时巫龛嘴角却流露出一丝笑容。

他知道自己赢了。

他从一开始跟那冰莲虎对战就没有使用灵火的终极力量,只是在等一个时机,这个时机便是秦源他们能够攻杀进城的时机,也就是剩下九个火源力长老施展火妖兽攻击自己的那一杀,虽然火烯鸟攻向他巫龛的烈焰非常厉害,但对于巫龛来说,只要没有达到战圣或者战神的火焰,对他都没有任何的伤害,而且在这两个级别以下的火焰却还能够给予巫龛一种力量上的加持。

巫龛被冰莲虎逼退几步,猛然间将身体里灵火幻到脚底。

那灵火顺着巫龛的脚燃烧起来,巫龛借着这个时候,瞬间收了自己的烈龙枪跟力量,那冰莲虎感觉被阻挡的力量弱上来,立即向前冲击,撞入到一片火海之中。

巫龛随即施展出九游步,踏遍九个方位,而他每踏一个方位,都会燃烧起熊熊的烈焰,九道烈焰包围着那由火烯鸟跟巫龛留下的灵火支撑着的火海,一下子就将冰莲虎困在其中。

灵火终极的力量燃烧在能冰莲虎的身上,让它的身躯渐渐的融化,一滴滴的水液掉落下来,被蒸发干净,这每一滴的水液都是那些支撑着冰莲虎的长老们的冰源力,那些长老们感觉到有异,想收回自己的力量,可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他们在施展冰莲虎的时候,为了获取力量的最强,跟冰莲虎设下了不断的源力供给契约,冰莲虎就等同于他们的全部力量,冰莲虎受到灵火的摧残,他们也一样,此时就连力量最强的青锋,都感觉到全身被烈焰焚烧,身体里的冰源力在不断地消耗,哪怕再过五分钟,他就将被烧杀。

完了,完了!

青锋的脸色骤变,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跟他们对战的少年竟然如此的厉害,刚刚所表现出来的落败痕迹,不过就是一种隐藏罢了,他跟其他八个长老支撑的冰莲虎根本闯不出那烈焰的包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火烯鸟。

施展火烯鸟的九个长老也看出了端倪,将赌注全部压在这火烯鸟的身上,火烯鸟发出凌厉的鹫喝,火焰愈来愈强,从红通通的颜色转化成白芒芒的一片。

可,就在这个时候,灵火突然向上跳跃一下,喷吐出一道火焰,如线般地将那火烯鸟缠绕起来,狠狠地拉了下来,将其隐藏在熊熊的烈焰中。

火烯鸟跟冰莲虎在滚滚的烈焰中,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嚎叫。

可是它们根本冲破不出。

巫龛剧烈地喘着粗气,凝视着那燃烧着的火焰,他知道赢了,只需要再过三分钟,就能够将火烯鸟跟冰莲虎焚烧干净,现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可是巫龛却并没有任何的轻松,因为他的精神力突然感觉到两股非常强横的力量正在向这里的靠拢,那两股力量竟然都是战圣级别的实力啊。

不好,巫龛心中一动。

“哈哈哈,没想到这亿万年淬炼而成的灵火,竟然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哈哈哈,这灵火属于老子了。”这声震云宵的狂笑声回荡在九渡城的夜空中。

巫龛立即警惕起来,他长啸一声,腾身而起,恰恰一道虚影落到他的面前,巫龛甚至没有看清楚那虚影究竟是什么模样,就被一股怪奇的大力轰击到胸口,将他震飞到处,落到地面上,嘴角喷出一道血柱。

“挡我采摘灵火者死!”那声音再一次雄壮的响起,紧接着一个虚影高高地悬在灵火熊熊燃烧的上空,他一脸的狰狞,膀大腰圆,**着上半身,**出厚实的肌肉,墨绿色的双眼贪婪地望着脚下那快要将火烯鸟跟冰莲虎燃烧干净的灵火。

倏,一道身影融合进那虚影中,实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这人长相异常的丑陋,跟虚影一般的模样,手里端着一把长棍,同时挥向灵火中被包裹着的火烯鸟跟冰莲虎,那一棍正好落到两只实化的妖兽身上,两个妖兽再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被一击轰杀,而随着它们的死亡,那些支撑它们的长老们,均身形一仰猝死。

“晔麒麟,把灵火给我取来!”停身高空中的男人断喝一声,一只全身闪动着刺眼光芒的麒麟虚空出现,咆哮着向灵火燃烧的地界奔腾而来。

那晔麒麟嘴里喷吐出一道火焰,竟然轻松地破解掉灵火的攻击,缠绕在灵火之上,巫龛看到这样的情况哪敢迟疑,撤去灵火四周的九道火焰,精神力顿然铺压进灵火,灵火受到巫龛精神力的注入,立即拥了灵性。

它膨胀起来,顿然将那道缠绕的火焰撑碎,并且瞬间化作一条烈焰龙盘居在空中,凝视着那满身是火的晔麒麟,大嘴一张,一道灵火之焰喷吐出去。

晔麒麟也同时喷吐出一道火焰,非要跟这灵火化作的蛟龙一决高下,两道烈焰缠绕在一起,不断地碰撞,不断地发出空空的争斗声,竟然不分胜负。

停身在高空中男人,眼前越来越亮,狞笑着:“啧啧,这灵火真不错啊,竟然能够抵挡住我晔麒麟的火焰,采摘下来,淬炼成晔麒麟的火甲,哈哈哈,到时候看幽姬那贱人,还敢继续追我嘛。”

说到这里,他的笑容瞬间转成了凌厉的杀气,注视到巫龛的身上,“无知小辈,胆敢阻止我采摘灵火,我就废掉你一身的修为,天舞!”随着这男一声长啸,他手里的长棍轰杀向巫龛,巫龛提纵起自己的烈龙枪向上一迎。

空,巫龛脚上三百米的地界,同时向下深陷进三米的距离。

巫龛只感觉全身气血翻腾,一接触那男人的战棍,就感觉有一些吃不消,一刹那就确认眼前出样的男人,竟然拥有战圣中期的水准,恐怕今天灵火是一定会失去了。

即使这样巫龛也不想放弃,管你是战圣还是战神,抢我灵火,我就以命相搏。抱定如此的想法,巫龛知道不再施展一次双重枪门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跟这男人一战,但再施展一次双重枪门的他,如果没有成功击杀这战圣,那么他就再也没有反抗之力。

硬接下了这战圣的一棍,巫龛的虎口已经流流涓涓的血液,但随即锻造出一个法门。

“咦,竟然是青流那老匹夫的烈龙枪!”此时那男人不再攻击,而是收了自己的战棍,冷漠地盯着巫龛,“说,你跟那青流是什么关系?”

巫龛哪里会想理会这男人,一切注意着那飘游在空中的战圣,准备进行下一道法门的攻击,可就在这个时候,西方一声脆鸣响起,那战圣的脸顿然变了颜色,该死的幽姬,竟然又追到这里。他不再理会巫龛,而是将目光落到晔麒麟跟灵火的战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