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枪整个枪身一丈长,枪杆和枪头为一体成青黑色,青黑色的枪杆上布满了细小的血红色花纹,仔细观看一下发现这些细小的血红色花纹更像是一个个细小的神秘符文连在一起。

最为奇特的是这杆长枪的枪头要比普通的长枪长上一些,整个枪头长一尺半,成锐三角形,最宽出有三寸,有一道不算深的血槽,脊粗刃薄,枪头尖锐,枪刃锋利和枪身上的细纹一样为血红色,在枪头的后部两边处还有两排锯齿状的豁口,大约占了枪头的三分之一。

这杆枪给的人感觉就像是凶兽的獠牙,充满了暴虐和凶杀之气,这绝对是一件杀人的利器。

拿起长枪抖出几个枪花,巫龛欢快的大笑起来,无论是形状还是重量,还有枪身的韧性都让巫龛十分的满意,全身的先天罡气顺着手臂涌进了枪身之中,在枪头形成了一个透明的,肉眼看不见的先天罡茫,而整个枪身却不受丝毫的影响。

要知道巫龛体内的先天罡气,特性就是无坚不摧,拥有强大的破坏力,一般的兵器在巫龛的手中,巫龛连十分之一的先天罡气都不敢输进兵器中,不然兵器定然会被先天罡气搅成碎末,而这杆长枪在巫龛全部的先天罡气涌进之后,就像一个绝佳的传导体,将先天罡气集中到了枪尖处。

一直都为没有一件合适的兵器而发愁的巫龛,终于得到了一件让他十分满意的趁手兵器了,这是巫龛剿灭独狼峰强盗的最大的收获,至于其他的例如金银货物一类的东西,巫龛根本就不在意,苍茫大山的规矩,这些东西都是属于家族部落,而只有这杆长枪是属于巫龛自己。

几个月后,独狼峰强盗被剿灭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方圆千里的所有村落,在庆幸独狼峰这群贪婪残暴的强盗被剿灭的同时,附近所有的村落也在震惊巫家村的强大。

显而易见,只要有巫龛在,苍茫大山脚下方圆千里之内的数十个村落中,巫家村已经成为了最有实力的村落,没有哪一个村落敢质疑巫家村的实力。

而在巫家村附近的一些小村落更是带着大量的货物和金银来到巫家村,以求得巫家村的庇护。乐的老村长每天都合不上嘴。

发了大财,有了大量物质储备,老村长开始逼迫巫家村所有的村民,凡是有婆娘的每天晚上都要在婆娘身上开垦两个时辰,一年之内每一户人家都要生出两个娃娃出来。

恩!在苍茫大山脚下,男女比例是严重不均的,每一个成年男人最少都有两个以上的婆娘,多的甚至有十几个,而巫龛的父亲巫莽则有五个婆娘。

由于巫龛的原因,巫龛家的财物获得的是全村最多的一家,而巫莽更是每天晚上都在各个婆娘身上努力着,打算在今天给巫龛多生几个弟妹。

而在巫家村西边的一片小树林,已经被巫家村的人开辟出一个小广场,广场上有二百多个七八岁到二十几岁不等的巫家村人在练习一套拳法。

巫家村人练习的拳法是在剿灭独狼峰强盗后,巫龛传授给巫家村人一套叫做“三皇炮锤拳”的内家拳法,三皇炮锤拳和魔王练体术不同,简单易练,并且进度快,唯一的缺点就是很难达到内家拳的最高境界。

但是巫龛传授给巫家村这套拳法,目的是为了让巫家村的人修炼出内家先天罡气,整体实力能够有所提升,并没有指望这些人修炼到内家拳的最高境界,虽然三皇炮锤拳修炼出的先天罡气和魔王练体术修炼出的先天罡气无法先比,就像是豆腐和钢铁,有着质的不同,但是对巫家村的村民来说已经足够。

至少修炼了这套内家拳法以后,这些村民单独对付几十个普通人绝对不是问题,如果修炼出先天罡气,除了那些巫龛还没有见过的妖兽以外,单独猎杀巨型猛兽也是轻而易举。

一旦这些人修炼出了内家先天罡气,即便是巫龛不在,巫家村也会成为苍茫大山脚下名副其实的第一村落。

至于魔王练体术,巫龛在巫家村还没有发现那一个人拥有这种天赋能够修炼这种拳法,魔王练体术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

对于三皇炮锤拳会不会被外传这个问题,巫龛完全不担心,就算是这种拳法被别人学去巫龛也不在意。

和魔王练体术相比起来,三皇炮锤拳就像是普通军队练习的‘地趟刀’,而魔王练体术就是武林高手练习的‘辟邪剑谱’。

而且巫龛绝对相信三皇炮锤拳不会被外传,在这个世界,这里的人只忠于家族,忠于自己,还没有听说有背叛家族的事情发生,在这个以家族为单位的世界里,就算是背叛家族,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难以生存下去,所以对这一点巫龛绝对不担心。

在巫家村的人努力修炼三皇炮锤拳的时候,巫龛自己也在练习他的枪法。

青黑色的长枪被巫龛取名为‘一丈杀’而巫龛练习的枪法则叫做‘九字枪决’这套枪法并没有什么固定的套路,修炼的是枪法中的刺,挑,线,转,回,震,缠,颤,抖九个字的诀要,看是简单却易练难精。

是巫龛的前世师傅融合了古代各路枪法,然后结合力量学,动力学,精简演化出来的一套绝世枪法,辅助以内劲后,威力极其强大。

虽然对这套枪法的各种要诀熟背于心,但是对这套枪法,现在的巫龛只是入门级别而已,想要精通这套枪法不仅需要刻苦的修炼,极高的天赋,更需要丰富的实战经验。

而现在巫龛练习的只是这套枪法的基本要诀而已,离精通还有不少的距离,更不要说什么炉火纯青了。

瓢泼般的大雨降落在四年后的巫家村,经过四年的发展,巫家村成为了苍茫山脚下名副其实的第一村落,巫家村的村落面积扩大了一倍由于。

在老村长疯子一般的监督下,村落里的所有男人每天晚上都在辛勤的努力着,得到的成果就是整个村落人口也比四年前增加了一千多人。

这让老村长经常会在半夜间笑醒,对在自己的监督下,巫家村男人们取得的成绩感到自豪。

在巫家村的西面,一个身高足有两米,虎背熊腰,身上肌肉扎实如同一块块铁疙瘩的巫蛮慢慢的向小树林里走去。

先天罡气透体而出,瓢泼的大雨虽然从头顶降落,但却没有一滴落在巫蛮的身上,全部被先天罡气阻挡在身体之外。

走近小树林中,巫莽望着那个挥舞着一柄长枪的身影,双目之中充满了狂热的崇拜,对巫蛮来说洪荒大陆上或许会有很多人树林这个人强大,但是就算是面对传说中的源力战神,只要这个人一声令下,自己也敢将手中的大刀劈向战神级别的源修士,绝对不会有一丝的犹豫。

大雨之中,青黑色的‘一丈杀’犹如一条游龙将面前的雨滴震的飞溅四色,刺,挑,线,转,回,震,缠,颤,抖九字枪决轮回的演练几遍,经过四年的刻苦修炼,巫龛的九字枪决已经小有所成。

收好枪,已经十八岁,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巫龛从树林里走了出来,望了一眼站在大雨中,却没有一滴雨水落在身上的巫蛮,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巫龛大哥。”被巫龛一个满意的眼神弄得有些兴奋和激动的巫蛮恭敬道:“老村长和巫莽大叔叫你过去一下。”

眉头大皱,巫龛那张和前世一摸一样的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不用猜测也知道这父亲和老村长想要叫自己去做什么。

自从两年前黎家村的那个所谓未婚妻被一个叫玉衡宗的源修士宗门带走以后,老村长和巫龛的父亲很清楚,那黎家的小丫头嫁到巫家村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在心里大骂那个什么玉衡宗的人拐走了巫家村一个源力战士的同时,老村长和巫莽便开始四处给巫龛张罗着找几个婆娘。

如今的巫龛,已经再也没有一个人敢说他是傻子,而且以巫家村的富裕和巫龛的本事,有很多外村和本村的姑娘愿意嫁给巫龛这个苍茫山脉脚下的第一人。

如果不是巫龛用各种理由推辞着,早就已经娶了不下于十个婆娘在家里为自己生娃娃。这让巫龛极其的烦恼。

但是对着那两位对自己异常关心爱护,而且对巫龛娶亲这件事情极其热心的父亲和长辈,巫龛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十八岁,在洪荒大陆已经算是成年,有的在这个年纪更是已经有几个娃娃满地跑。

可是巫龛心里很清楚,如今九字枪决已经小有所成,自己终究还是会离开巫家村,去见识一下真正的洪荒大陆。

不可能永远的呆在巫家村,过着每天打猎,睡觉,为生娃娃而努力的普通人。巫龛心里清楚自己是一个喜欢热血,喜欢挑战,喜欢杀戮的人,巫家村的生活太平静了,不适合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