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秦放跟秦源都在凝视自己,巫龛的嘴角流露出一沫轻笑,忽然想到了什么,手指一点,源空间随即打开,一丈杀幻在他的心中,他缓步走到秦源的面前,将一丈杀递给秦源,说道:“这把一丈杀里隐藏着的火焰虽然不如我采摘的灵火,但却也非常的强横,你修炼的是火源力,虽然还没有达到能够施展这一丈杀的战尊中期的水准,但你拥有双层源力空间,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应该就能够达到了,所以,这把一丈杀我就赠送给你。”

“这……”秦源犹豫的没有去接,他非常喜欢这把枪,但毕竟是巫龛一直使用着的啊,虽然巫龛现在已经拥有了裂龙枪,但跟巫龛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也非常清楚这一丈杀对巫龛意味着什么。

“接枪,这一丈杀从此以后就归你秦源所有。”巫龛向前一递,双眼泛着灼灼的光芒,说道:“只一句话,希望你不要辱没了此枪。”

秦源望着巫龛那坚定的目光,随即将一丈杀接了过来,冲巫龛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巫龛,你放心!枪在人在,枪毁人亡。我秦源定然用这把枪扫荡洪荒大陆,绝不会辱没此枪。”

说着秦源将一丈杀紧紧地握在手里。

一丈杀里流转出一道妖异的火焰顿然缠绕在秦源的手掌。

那火焰让秦源很难抵挡,感觉身体里传来阵阵的刺痛,看得一侧的秦放都有一些担心,但秦放却并没有去阻止,因为他清楚,一把拥有灵性的源器,如果没有让它认可的力量,就算能够驱使它,也是一件废铁。

秦源咬着牙挺在那里,不动用任何的火源力抵挡,任由那一丈杀里的妖异火焰从他的手掌渐渐吞噬到他的全身上,那些火焰在焚烧着秦源的意识。

那种刺痛远比身体被点燃还要激烈。

可秦战始终不动半分,静静地忍受着,倾刻间,秦源身体上的火焰迅速收敛到一丈杀中,一丈杀**了两下,发出一丝轻鸣,紧接着就安静地躺在秦源的手心中,而刚刚被焚烧意识的秦源也从痛苦中挣脱出来。

就感觉从来都没有被焚烧一样。

秦源爱惜地抚摸着枪杆,将它收到自己的源空间里。

拥有一丈杀的秦源整个人的神态一扫刚刚的悲痛,豪气冲天地望着巫龛跟自己的爷爷,那股傲然天下的霸气顿然出现,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独登山巅的王者,挥手之间,百万雄师摇旗呐喊一样,他跟巫龛选择的路不同,他要做一个王者。

秦源从颓废中解脱了来,巫龛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秦源在脑海里梳理里一下巫龛刚刚说的话,想着该如何收整乾州的事情,秦放跟巫龛都静静地站在那里,毕竟秦源已经被秦放委任为下一任的秦家家主,秦源必须要拥有能够统领整个秦家的气魄。

想了一会儿,秦源望向秦放说道:“爷爷,我虽然会继任秦家的家主,但资质尚浅以我的名义去号召其他二大宗派的强者,估计会有一些不妥,所以我希望号召他们来秦战城议事的事情,还要烦劳爷爷出面。”

“这一点我自然会去做,你大可以放心。”秦放淡然地一笑说道:“另外风家那面我也会派人随时留意,源儿,你只要去思考该如何用兵的事情。”

秦源微微点头,继续说道:“金罡宗的宗主被击杀,长老死伤无数,现在最为动乱,而我们秦家跟金罡宗的领地相离最近,而且金罡宗的星城跟云城无疑是他们最险要跟最后的壁垒,只要秘密抢占那两座城池,然后进行扩散的吞拼我想就能够控制整个金罡宗。青莲宗距离秦家有一点远,又因为宗主并没有死亡,受到的攻击较弱,而且青莲宗的宗地外,拥有三大城池的围护,想要占领恐怕有一点困难。”

听着秦源的分析秦放也说道:“的确,抢占青莲宗的青城,莲城,还有九渡城的确有一点困难,而我们所要做的事情是必须在将那些二大宗派的强者号召到秦战城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万全的把握,而且秦家能够分派出去的兵力跟弟子,也就只有秦家铁骑军团一万,军士十万,以及门人弟子三千左右,其他的军士弟子都必须留守秦家的几处险要,防止受到攻击,而且我也需要派出三十位长老中的十五个去分别守护那些险要。”

“是啊,秦家的兵力有限。”秦源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我们要同时攻击二大宗派,这如此大的拉据战,真有一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十五个长老镇守秦家的险要之地,另外十五个长老也必须留守秦战城,在爷爷的带领下跟那些聚积到秦战城的二大宗派强者周旋!这样的情况下,分兵两路做迅速的攻击,我真的没有多少的把握。”

说着秦源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

巫龛知道他想听听自己的想法,想了想说道:“秦源,你率领秦家所有的精锐攻击青莲宗,有没有把握在半个月内,抢占青城莲城还有九渡城?”

“只有五成的把握,我并不清楚守护那几座险要城池中的守将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怕是很难对付吧。”秦源缓缓说道:“毕竟青莲宗的宗主项林也会安插一些强者来镇守的。”

“那么如果能够请动蓝翎的九翎断翼团呢?”

“翎妹?”秦源眼前一亮说道:“如果翎妹能够帮助我,调动那九翎断翼团的话,我想我能够拥有八成的把握在半个月内拿下青莲宗的三座城池。只是虽然拥有八成的把握,但我也没有力量同时对金罡宗下手了。”

“这一点你倒不用担心。”巫龛淡然地说道:“金罡宗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你?”秦源一愣,“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扫荡得了那金罡宗的星城跟云城呢?”

巫龛呵呵一笑说道:“秦源,你不要忘记了,还有另外一股力量是可以动用的,而且金罡宗已经群龙无首,动荡不堪,我只需要带另一股力量前去,我想不出半个月是可以将星城跟云城拿下的。”

“另外一股力量?”秦源疑惑地问。

“对,便是乾元门。”巫龛说道:“乾元门吞噬了大罗门,在你们秦家的地界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门派了,就算没有乾诚他们跟你的关系,我想乾元门主也愿意在这样的时刻替你做事情的,毕竟如果能够帮助你平定乾州的话,乾元门也会壮大起来,所以我只需要带领乾诚他们,统领乾元门五旗军就能够攻破星城跟云城。”

秦源没有说话,秦放却突然问道:“巫龛,你有多少的把握?”

巫龛笑了笑说道:“有多少把握我不想说,但如果秦源能够在半个月内拿下青莲宗的三城,我巫龛可以保证绝对不会落下半分,到于拿下二大宗派最至关紧要的五城后,该怎么以这五城为基点不断地吞噬跟收纳那二大宗派中遗留的小门派,小城池,就需要你秦源来思考了。”

“如果你真的能够帮助源儿拿下星城跟云城,秦放将感激不尽。”秦放冲巫龛施了一礼。

巫龛摆了摆手说道:“秦爷爷,你不必客气!秦源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缘故,像这样动兵兴武的事情,我巫龛是不会去做的。”

“老夫明白。”秦放爽朗地一笑。

巫龛扭过头望着秦源说道:“秦源,你刚刚说只有八成的把握,是吧!好,我就给你加上二成的筹码,让你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将二大宗派召集到秦战城的时候,就是我们兴兵的日期,以半个月为限,我们看谁先成事吧。”

“你给我加上二成的筹码?”秦源不解地望向巫龛,问道:“那二成的筹码是什么?”

“一个人!”巫龛淡然地一笑。

“谁?”秦源跟秦放几乎同时问了一句。

“茵柔!”巫龛含笑地说道。秦源怎么也没有想到巫龛说的二成筹码竟然就是扁鹤先师的女弟子,跟随巫龛修炼的茵柔,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即双眼闪动着异常兴奋的目光,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如果有茵柔姑娘的相助,即使不动用秦家一万的铁骑军,我也有十成的把握能够在半个月内踏破青莲三城。”

巫龛含笑不语。

秦放倒是被他们搞得非常的迷糊,问道:“那茵柔就是扁鹤先师的女弟子吧,白天的时候我听她介绍过,虽然茵柔也拥有战帝后期的水准,但又如何能够抵得过秦家的一万铁骑军?”

秦源没有说话。

巫龛抱了抱拳说道:“秦爷爷,你秦家的一万铁骑军,如果遇到一千只千年的妖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秦放浑身一震,脑海里幻想着一千只千年妖兽跟一万铁骑军疯狂对战的场景,剧烈地摇了摇头,神情有一些激动地说道:“你们的意思是说,那……那茵柔姑娘……能够调动一千只……一千只妖兽帮助攻击?”

虽然没有听到巫龛跟秦源的确认,但从他们两个人的目光中,却已经得到了答案,秦放非常的兴奋,那张脸因为激动的缘故而渐渐地扭曲,爽朗地笑了起来,说道:“巫龛,源儿!动兵的事情你们一起商量吧,我去准备契约的文书,并且派人迅速地递给二大宗派现在执掌者,你们放心去做,我会拼尽全力替你们守好后门的。”

说着秦放原本有一点老态的身躯,竟然直挺挺地擦着秦源跟巫龛而过。

待老秦放走后,秦源将目光落到巫龛的身上,说道:“巫龛,你准备带领乾诚跟苟同他们去做那件事情吗?在他们之中,我有一个人并不能够放心。”

“你指的应该是风尘吧。”巫龛猜到了秦源的想法。

“是的。”秦源点了点头说道:“虽然风尘一直都不承认自己是风家的人,但那日我们在诏中城内酒馆的时候,提到三大宗派被袭击的时候,风尘紧张地询问风家的事情来判断,我觉得他一定就是风家的人。”

“你想得没错。”巫龛确认地说道:“我也一直观察着风尘,的确可以断定他就是风家的人,所以这一次我可以不带乾诚他们,但必须带上风尘。”

“他会愿意去吗?”这是秦源比较担心的事情。

“这一点你应该放心。”巫龛淡然地说道:“风尘虽然放。荡不羁,虽然神神秘秘,但他的性格里并不阴险,相反对于义气方面的东西却非常在乎,我如果要求他跟随我一起去金罡宗的话,我想他不会推脱的。”

“那就好。”秦源的嘴解泛起了一丝笑意。

“今晚我带领乾诚他们立即赶回乾元门,按照时间的推算,我想五日后,那二大宗派的强者就会得到号召来到秦战城,而五日后,我想我能够带领人马达到星城的城墙下。”

“五日后的凌晨开战!”秦源重重地说。

“好,我去准备一下,你也不必送我。”巫龛说着就缓缓地退出了灵堂。

秦源再一次转向自己父亲跟二爷的灵位方向,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凛然地站起,从怀里取出调兵遣将的虎符,着手攻击青莲宗的事情。

巫龛离开了灵堂,回到自己的住处。

他的住处已经坐满了人,乾诚兄妹,苟同,燕蓝翎,盼瑶,茵柔,欧阳雪还有风尘公子,见大家都在,巫龛微微点头,将目光落到风尘的身上,略一思索,坐在一张椅子上。

巫龛简单地将自己跟秦源商议的事情说了一遍,并没有避讳风尘在没在场,当然在说的时候,也没有避及到风家,巫龛觉得应该先试一试风尘的态度。

他将事情说得清楚,第一个望向燕蓝翎,说道:“蓝翎,你能不能调动出九翎鸟商会的九翎断翼团,帮助秦源?我想这件事情最主要的还是看你父亲的态度。”

燕蓝翎缓缓站起,竦爽的一笑说道:“这件事情不必多虑,我父亲跟我的意思都非常的明确,秦家有事,当仁不让!而且前段时间金罡宗以源器要挟,对他们宗派父亲非常痛恨,只是因为找不到理由攻击罢了,另外青莲宗,青莲宗本来就跟暗月商会同仇敌忾,一直藐视我们九翎鸟商会,如今这个机会出现,只要帮助秦家一统乾州,那么对于我们商会来说,有百益而无一害的。”

巫龛微微点头。

他将目光转到乾诚的身上,乾诚随即站起,“巫龛,你不用问我!一句话,咱们乾元门的力量就是你的战戟,你指向哪里,这战戟就刺向哪里。”

说罢乾诚又重新坐下。

巫龛望向茵柔说道:“茵柔,你能不能够调动得了千年的妖兽,脱离无晔山的地界赶到青莲宗那儿帮助秦源?”

“能倒是能。”茵柔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大规模调动妖兽的话,时间上可能要跟不上趟,在五天的时间内,我只能够调动五百只千年的飞禽妖兽。”

“够了。”巫龛说道:“你就留在秦战城中,跟随着秦源,按照他的意思行事就好。”

“嗯,好。”茵柔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燕蓝翎、乾诚跟茵柔的态度,巫龛早就了然于心,他在听他们回答的时候目光都是在风尘公子的身上游离的,不过他倒是没有去问风尘公子,听到茵柔说完,就挥了挥手说道:“大家回到自己的住处准备一下吧。”

这时,欧阳雪突然跳起,说道:“巫龛,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吗?感觉很玩的样子,当然,你要保护我哦。”

“好……”巫龛心里一阵的苦笑。

欧阳雪最先欢蹦乱跳地跑出了巫龛的住处,其他人也都纷纷退去,只有风尘公子静静地坐在那里,待所有人都走出房间,巫龛才将目光落到风尘公子的身上。

这时候的风尘才缓缓站起,冲巫龛抱了抱拳,嘴角流露出一丝潇洒的笑容说道:“我虽然愿意做一只闲游的野鹤,不过攻城掠地的事情也很有兴趣,所以我希望能够跟随你去往金罡宗的星城。”

巫龛也站了起来,问道:“风尘,你觉得最后统一乾州的该是秦家,还是风家?”

“秦家!”想都没想风尘就一笑地说道。

“为什么?”巫龛倒是很想听一听这风尘的看法。风尘倒背着手,徐徐地说道:“巫龛,我知道你的性格,其实很不愿意参与这种宗派跟宗派间的争斗,你宁愿独自闯荡洪荒大陆,开劈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强者之路,但你今天做的这些事情,其实并不是为了什么统一乾州,或者统一洪荒,你只是为了帮助秦源罢了。”

巫龛微微点头,继续聆听。

风尘像是陷入到思索当中,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想你比谁都了解,所谓的宗派不过就是一种表面的虚荣罢了,就冲乾州三大宗派遭遇到的攻击,就可以看得出来,没有绝对的实力护佑,所谓的宗派不过是摇曳在风中的烛火,看起来有一种穿透黑暗的光芒,实际上大风一起,烛火必然熄灭。”

“很有道理。”巫龛一笑。

风尘则继续说道:“其实秦源也明白这个道理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实际上却并不是为了秦家的,而为了实现他自己抱负跟理想。至于风家,我也曾经跟那里的人接触过,从他们的谈吐中我可以确认,他们没有跟秦家或者金罡宗或者青莲宗争夺乾州的意思,他们要做的事情只是一种对力量上的提升罢了,就像风家曾经出现的两个战圣一样。”

“所以,你断定一统乾州的是秦家,而在秦家动武兴兵的时候,风家不会有任何动作是吗?”

“不错,我可以确定。”风尘一笑地说道。

“那么准备去吧,跟我一同去往星城。”巫龛从风尘的字里行间能够听到得出他的态度,而且巫龛觉得这风尘放。荡不羁的外表下,隐藏着一种对力量的渴望,况且只有巫龛清楚这风尘公子的真正实力,他是风火双重源力的源修士,而在苍茫山脉的时候,巫龛也帮助过风尘锻造出了一个新的源力空间。

这时候的巫龛是能够感觉到风尘拥有直逼战宗初期水准的力量的。

“巫龛,你还需不需要力量帮助?”这时风尘突然说道:“我想我还能够给你拉几位朋友,参与这场战斗的。”

“呵呵。”巫龛淡然地一笑说道:“不是我自负,星城跟云城,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带领乾元门的五旗军,只不过是想将他们留在两座城池里驻守,给乾元门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借助这一场战事,而渐渐强大起来罢了。”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朋友?”风尘问道。

“就是这样。”巫龛没有丝毫的隐瞒。

风尘耸了耸肩膀,笑了笑道:“假使我风尘有一天被强悍的实力击伤,你会不会为我报仇呢?”

“只要你是我巫龛的朋友,巫龛义不容辞!”

“明白了。”说着风尘潇洒地退出了巫龛的房间,巫龛凝视着他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微笑,秦家的后方不会出现什么乱子,一统乾州的格局已经形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