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龛决定先试一试这九游步的效果,当然他也不用将庚金仙气分散成两股,因为他身体里还流转着另外一股力量,那就是火源力,这火源力是因为吸食了灵火,跟经常施展一丈杀的时候慢慢积累起来的。

虽然比庚金仙气要弱上许多,但如果巫龛调动一丈杀里的火焰做加持的外,也差不到哪儿去,他调动身体里的火源力按照九游步法飘动着身形,那一套步法虽然总共才九步,可巫龛踏遍了九步,就感觉到这九步是可以分化成八十一步的,而且在分化成八十一步的时候,还有一种继续分化的驱势。

虽然说按照这种特定规律的步法飘动,总有一种被束缚的感觉,但巫龛却能够感觉到,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够,仅仅能够分化到八十一步这样的阶层,堂若拥有足够的力量支持,那么八十一便会转化成六千五百六十一步,如此演化下去,所有被束缚的盲点都可以被照顾得到。

当然从九步分化成八十一步,需要的力里非常的多,就算是现在的巫龛也仅仅能够分到八十一这个节点上,再继续根本没有效果。

九游步巫龛学得非常轻松。

而且巫龛拥有火源力跟庚金仙气的双重力量,可是随意地转化究竟用哪种力量施展九游步,哪种力量用来攻击,巫龛也不会拘泥于枪诀的形势,借助自己独特的两种源力施展,在攻击跟游动的时候,能够瞬间转化。

而且虽然只能够踏出八十一步,但巫龛也知道就算在这八十一步里游弋,那种近距离的速度也会让对手措手不及的,倘若他在去玉衡宗的时候,用这种步法跟那八尊七帝战斗,绝对不会赢得那么费劲儿。

巫龛从了解九游步到施展到娴熟,也仅仅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完成了一阶段的修炼,巫龛便翻阅着枪诀下面的内容,下面的内容是九游天衣枪法的九式三枪。

这九式完全是按照九游步法创意,之所以称为九游天衣,实际就是因为九游步演化到八十一步的时候,修炼者可以施展力量在时间差接近零的时候同时攻击敌人,只要不超过八十一个都可以同时对战,当然面对一个或者二个,甚至是三个敌人的时候,也可以应用这种步法将敌人封锁在八十一步的方圆之内,进行非常迅速的攻击。

而修炼者也可以应用这八十一步做非常完美的防守。

所谓天衣无缝,应该就是指这个。

巫龛翻阅过所有的九式枪法,却并不以为有多么神奇,招式过于华丽,都是九龙咆哮啊九龙游离啊什么的,使巫龛没有多大的兴趣,借且九游步达到最迅速的攻击,那么就应该施展出最简单最有效的招式,一挑一刺足够了。

或许是因为创建这本枪诀的源修士过于追求华丽的武技才刻意留下这九式的吧。

巫龛只将这些招式记在心间,没有再继续钻研,而是将书册翻到三枪的部分。

三枪分为双重门枪、三重门枪以及九重门枪。三枪的部分不再有任何的图案,而是一些文字的注解。

巫龛仔细观看着那些文字,有一些迷惑。

双重门枪是说修炼者可以借助磅礴的源力在虚空中瞬间开劈出二道只有修炼者能够看到法门,借助这两道法门,修炼者可以自由穿梭,而借助法门跟法门之间穿梭的力量,可是瞬间秒杀一个后期的战圣。

不过这两道法门留存的时间却非常的短暂,最初的时候仅仅能够维持一秒,随着修炼者自身水准的提升,能够越来越缩短这样的时间差,只是消耗的源力却非常的剧烈,不到万不得矣的情况下,不要轻易施展,因为这一枪仅仅是保命才用到的。

一击不中,便会让自己陷入到虚脱的地步。

两道法门可以由修炼者随意地变换位置,但变换位置却需要时间,一般来说修炼者在瞬间留下的两道法门攻击敌人未果的情况下,也没有能力再移动法门的位置了。

……

巫龛的眉头紧紧地皱起,因为这两道法门,在巫龛的意识里,却更像是在虚空中开劈出了一条隧道,如果敌人陷入到隧道中,就会出现一秒钟的停滞,借着这一秒钟的停滞,施展法门的人自然可以击杀敌人。

这好像跟自己施展精神力攻击敌人很相似,不过巫龛倒觉得这比用精神力直接攻击要强,毕竟精神力攻击即使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挡,也会让巫龛的精神力稍有减退的,是需要非常多的时间才能够恢复,所以不到万不得矣的时候巫龛从来都不会施展精神力攻击,顶多用精神力去探查,而修炼成了风回眼的巫龛已经不在需要精神力的探查了。

巫龛继续观看下面的内容,下面的内容是关于如何瞬间锻造法门的解释,只是太过简单,让巫龛有一种不清不楚的感觉。

只是提到借助身体里全部的源力施展九游步,将九游步的九个落点串联起来,达到一种极限的速度,这极限的速度一出会保留十秒钟只能施展都能够看到的九个步法的基点,然后修炼者需要在这一秒钟内将基点以最为强悍的操纵力摆出一个竖立的九宫门,九宫门一出刚第一道法门出现。

这一道法门被锻造出来,会在虚空中停留九秒钟的时间,而在这九秒钟的时内,施展者便能够以它作为圆点,以五十米半径内轻松锻造出一个新的法门,至于在九秒钟内能不能够将敌人锁定在圆点跟新法门之间,那就完全取决于修炼者的战斗经验了和所面临的情况了。

另外,因为修炼者已经动用全部的力量达到极限的速度,所以在锻造出第一个法门时,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攻击的力量,只能够借助最开始施展九游步的速度围绕着法门逃窜,超过九秒法门不但会消失,修炼者也会因为消耗太大不战自败,所以这双重门枪,又名为九死枪!

巫龛已经有一些头大。

不再刻意去看,向后翻看。

三重门枪,九重门枪跟双重门枪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以第一个法门为基础然后再锻造两个法门跟再锻造八个法门的事情。说白了,就是力量达到战圣后期水准的时候才能够勉强施展出三重门枪,力量达到战神中期的时候才能够施展出九重门枪。

而在最后的论述中,书里给予了一个衡量力量的标准。

战尊后期以上的源修士只要锻造出法门用来攻击,攻击力是会比同等阶段强过十倍甚至二十倍!

巫龛虽然看得头大,但也决定试一试。

不过却有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单一地依靠身体里的某一种力量根本没有办法将九游步推到极限的地步,而他身体里的火源力跟庚金仙融合在一起用来施展九游步,根本就跟单一施展没有任何的驱别,虽然火源力跟庚金仙气混合在一起的攻击力非常强大,可是用来提升速度却没有丝毫的帮助,相反倒减弱了步法的速度。

研究了半天,原来是一个鸡肋。

巫龛郁闷地想着,看来也只有将自己的单一力量修炼到能够推动出九游步法最极限的速度,才能够施展这双重枪门吧。

等等……

巫龛眼前突然一亮,随即嘴角挂上了一丝笑容,也就是如果单一的力量能够达到施展出九游步法极限速度的地步,锻造出一个法门来,他就不必拘泥于因为源力用尽,而没有力量攻击的尴尬地步了吧,毕竟他能够将单一的力量修炼到那种程度,另外一股力量也能够,另外一股力量是可以用来攻击跟保命的,同时另外一股力量也可以用来锻造法门的啊。

也就是说,他只要将两种力量都修炼到能够施展九游步极限速度的时候,可以获得两次十倍的攻击力。

这总算让巫龛有一点欣然。

收了枪诀,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时分,巫龛迅速地赶回到无晔深居中,一到无晔深居的洞门口,就看到乾诚苟同他们坐在那里,似乎等着自己。

“巫龛,你去哪儿了?一大清早就看不到你的人。”苟同拎着一潭酒,狂灌了几口。

乾诚抢过苟同的酒坛子也灌了两口,擦了擦嘴扔给了巫龛,巫龛也喝了两口,淡然地说道:“我去修炼了,你们收拾一下吧,我们也时候要离开了。”

“收拾啥啊,说走咱们就走。”曾经获得了双层源力空间,苟同整个人的状态都处于一种亢奋之中,一大清早起来就找乾芯比武,被乾芯狠狠地敲了几个响指。

乾芯看到巫龛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巫龛,我们是回乾元城,还是去苍茫山脉呢?我觉得呢,还是去苍茫山脉吧,你救治我哥跟苟同师兄可是浪费了不少至纯的源石,怎么的也得补给一下不是,去苍茫山脉吧。”

“你这小妮子,不是想获得至纯源石吧,是想让巫龛帮助你提炼一些雷源魂,然后帮助你获得双层源力空间是吧。”乾诚白了白自己的妹妹说道。

“用你管!”乾芯狠狠地瞪了一眼哥哥乾诚。

“咳咳!”一旁的秦源咳嗽了两声说道:“我觉得乾芯妹妹的提议非常合理。”

“当然合理。”燕蓝翎嘴角带笑地说道:“毕竟乾城跟苟同都浪费了巫龛那么多的至纯源魂,怎么的也要再收集一些,要不然这一次不是白出来了嘛。”

“唉!”风尘公子叹了口气说道:“巫龛啊巫龛,你那么容易就能够提炼到至纯的源魂,如果都拿出去卖,风家估计就不再是乾州的首富了噢。”

“我说你们怎么那么残忍。”苟同气冲冲地说道:“你们可知道那些修炼多年的妖兽多么的可怜啊,已经被你们宰杀了一大批,还要继续宰杀啊,你们总得给那些可怜的妖兽留点繁殖生息的时间吧,难道你们就没有听到那些妖兽痛苦的悲鸣声吗?”

“就是就是,那些妖兽真的非常的可怜啊!”乾诚随声附和。

这两个人刚说完,秦源、燕蓝翎、乾芯、风尘,甚至欧阳雪都纷纷来到他们的面前,以那种非常愤怒的目光注视着他们。

“怎么的,还想动武啊,来来来,苟同少爷陪你们玩玩。”说着苟同就摆开架势。

“提醒你们一句,不想皮肉受苦的话,嘿嘿,就不要做出一副教训人的模样。”乾诚晃了晃自己的大拳头。

除了风尘公子外,秦源等人都纷纷摇了摇头,他们加起来的实力还真不够跟现在的苟同以及乾诚对战的,倒是风尘满脸地不屑,“别以为战帝中期就非常强悍,我风尘倒想跟你们打一打,玩一玩,来,我就一挑二!”

“小子,你找死!”苟同暴喝。

“不把你打成猪头,我就不叫乾诚。”乾诚跃跃欲试。

巫龛看着他们的模样淡然地一笑说道:“乾诚苟同,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一句,如果真的跟风尘公子打的话,到头来很可能你们都会变成猪头。”

闻听巫龛的话,风尘眼神闪烁了一下。

乾诚跟苟同不以为然地说道:“他有那么厉害?”

巫龛没有回答,只是望了一眼风尘公子嘴角里流露出一丝笑意,随即说道:“都别争了,去苍茫山脉吧。”

“不去!”乾诚跟苟同同声。

巫龛凝视着他们,拉长了语调说道:“给你们两种选择,一是跟随我们去苍茫山脉,二嘛,还钱!为了救治你们我可是消耗了许多的至纯源魂,折合成金币是多少你们自己算吧。”

“靠,就知道拿这个把柄威胁我们!”

乾诚跟苟同没了脾气。

秦源等人哈哈地笑了起来。

一旁的茵柔神色稍稍有一点黯淡,问道:“巫公子,我们现在就要启程吗?”

巫龛微微点头,说道:“想来扁鹤前辈还有修复当中吧,我们跟你也无须道别了。茵柔姑娘,你放心好了,扁鹤前辈不会有任何的危险,我向你保证,另外你跟随在我身边,总有回来的一天,不会太久远的。”

“茵柔明白了。”茵柔点了点头,来到扁鹤的石室前跪倒在地,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回到自己的石室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重新出来,见巫龛等人都在等着自己,有一点不好意思,温柔地笑了笑。

巫龛想到了什么,这才说道:“茵柔姑娘,为了安全起见,我想你还是将那些妖兽唤来,把守在这无晔深居外吧,万一有人闯进能给扁鹤前辈提一个醒。”

茵柔应了一声,来到洞外唤来千只妖兽给予了它们一个守护无晔深居的命令。巫龛也不想再这里继续耽误时间,带着众人纷纷走出无晔深居,赶往苍茫山脉。

在苍茫山脉中又停留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巫龛替秦源等人提炼出许多本源的至纯源魂,并且借助这些源魂替秦源等人锻造出了新的一层源力空间,一个月巫龛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时间,但却没有任何的疲惫感觉,因为不断地提炼至纯源魂,不断地炼造新的源力空间,不但使巫龛表面上看起来的源力水准达到了战皇后期的地步,同时他的精神力又有了一层飞跃。

而此时的巫龛,刨除精神力跟灵火不说,所能够达到的最强力量已经超越战尊后期的地步,达到战宗初期的水准,对于这样的进步,巫龛还算满意。

巫龛有了提升,秦源等人也有了提升。

跟随巫龛的这些朋友都已经拥有了双层源力空间,不过实力最强的是茵柔跟风尘公子。

茵柔本来就是战帝后期的水准,拥有双层源力空间后,虽然只达到了战尊中期的地步,但毕竟她的实力不容小瞧的。

风尘公子原本就隐藏着战尊初期的水准,而且拥有风火双重的源力属性,这是巫龛曾经以无名的身份看到过的,再替风尘锻造了一层新的源力空间,使风尘的水准虽然仅仅提升到战尊中期的地步,但,风尘的实力还是要强于茵柔的。

毕竟火借风势,风助风芒。

风尘公子同时施展风火双重源力的情况下,在这些人之中,也只有巫龛能够战胜得了。

乾芯本来就是战皇后期的水准,因为双层源力空间的关系此刻已经达到了战帝后期的地步,而且隐隐感觉到就快要达到战尊的地步。

盼瑶同样达到了战帝后期的水准,但巫龛给予盼瑶的却并非双层源力空间,而是三层!

最开始的二层是属于盼瑶自己的,而第三层则是巫龛借助自己的精神力锻造出来的,巫龛将自己的一小部分精神力跟盼瑶的意识慢慢同化,巫龛能够感觉到,只要自己留在盼瑶脑海里的精神力跟她的意识完完全全地同化掉,那么盼瑶的三层源力空间就会变成二层,虽然变成二层,但却能够借助自己的力量再继续提升精神力。

秦源也从战皇中期提纵到了战帝中期的地步。

燕蓝翎跟秦源一样。

欧阳雪在这里面的水准最低,虽然也拥有了双层源力空间,却仅仅达到战皇后期的水准,毕竟她最开始的力量也仅仅是战王后期的水准而已。

一个月的时间内,又让众人有了迅速的成长。

大家心里都非常的高兴。

众人为了弥补巫龛消耗掉的至纯源魂,又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搜集了三百颗至纯源魂,这才在巫龛的带领下赶到了巫家村。

来到巫家村后,巫龛叫秦源他们休息,而他带着盼瑶立即着手替巫家村的村民进行中级至纯源魂的吸食。

盼瑶因为在这一段时间内,已经成功地将《十步杀》跟《高山流水》合为一曲,并且起名为《巫调》。

按照巫龛最开始的设想,在巫家村民们吸食至纯源魂的时候,盼瑶动用精神力弹秦《巫调》,帮助他们锤炼精神力。

结果异常的顺利。

又经过一个半月的时间,巫家村的三百名村民都已经达到了非常强的地步,身体的强度跟身体里隐藏着的源力水准基本上已经相当于战王中期的地步,而精神力也呈现出一种慢慢聚积的地步。

虽然现在就可以带到乾元门进入启源洞,但为了稳妥起见,巫龛还是决定再给巫家村民半年的时间。而且巫龛也感觉到盼瑶虽然帮助巫家村民凝聚精神力有非常大的消耗,可是只要休息几个时辰就能够很快的恢复,并且他留在盼瑶脑海里的精神力跟盼瑶的意识同化的速度却快了许多,按照这样的情况来判断,盼瑶也只需要半年的时间就能够完完全全地独自修炼精神力。

这样的事情是巫龛希望看到的。

他将盼瑶叫来,说道:“盼瑶,我留你在这巫家村半年的时间,你是否愿意?”

盼瑶犹豫了一下,虽然希望跟随在巫龛的身边,但既然少爷吩咐下来,她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少爷,盼瑶愿意。”

巫龛点了点头说道:“你已经达到了战帝后期的地步,我隐隐感觉到,你将遇到源力劫的束缚,不过倒不用太过担心,因为你修炼的精神力是能够将这种源力劫的损伤减到最低的标准,会很轻松地度过,倒是秦源他们有一些困难,我需要帮助他们一下。另外盼瑶,半年后麻烦你带着三百巫家村民返回乾元门。”

“少爷请放心。”盼瑶点了点头。

“一切保重。”巫龛也不想多说,跟巫家村的人打过招呼,又回到自己的家里拜了拜自己的父母,这才带着秦源等人离开了苍茫山脉,赶往乾元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