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冉皮笑肉不笑地向前走出一步,冲巫龛拱了拱手,拉长语调说道:“无名兄弟,刚刚郝香师姐应该已经对你说过了吧。”

巫龛冷笑了一声,这时郝香从小楼里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她本来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今听天冉那么一说,眉头微微皱起,快步走到巫龛的身边,犹豫了一下刚想说话,但天冉却已经再一次的开口,说道:“无名兄弟,只要你能够留在我们玉衡宗,一切要求都可以提出来的。”

“所有的要求吗?”巫龛淡然一笑。

“自然。”天冉哼道:“无名兄弟你要知道我们玉衡宗可是坤州第一大的门派,就算放眼整个洪荒大陆也都是数一数二的,只要你肯留下,金钱,美女,地位应有尽有,你要钱,玉衡宗十亿百亿都没有任何的问题,你要女人玉衡宗的女弟子里随便你挑,你要地位,项舞已死,佩剑四大弟子之二的位置,就留给你!”

“这样的条件的确很有诱惑力!”巫龛微微耸了耸肩膀,说道:“当真如此吗?”

“当然,玉衡宗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天冉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

“好,那么我就开始提我的要求。”巫龛冷笑道:“你们玉衡宗有钱是吧,那么我就要它个一千亿好了!你们玉衡宗的女弟子都供我选择吗?好,那么我就选择你们的大师姐郝香,还有你们的小师妹黎小柔便是,你们说给我项舞那佩剑四大弟子的职位,这对于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吸引力,要做就将你天冉的位置给我好了,只要这些条件你们可以答应,我就留在你们玉衡宗……”

天冉的脸已经非常的铁青,这算什么条件啊,明摆着是难为人啊。

另外的六尊七帝都流露出愤怒的目光。

六尊七帝里的唯一女弟子杏眼圆瞪,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厚颜无耻地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简直可笑。”

站在巫龛身边的郝香,却能够明白巫龛话语间的意思,他根本就没有留在玉衡宗的想法,只不过是想戏耍一下这些师弟师妹们,微微摇了摇头。眼前的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无名今天究竟能不能够离开玉衡宗郝香都不能够肯定,毕竟她有意让无名离开,可是那些师弟师妹们却并不是这样的想法。

巫龛压了压自己的草帽,向前走出几步,“看你们的意思是无法答应我的要求了,那么就请让路。”

“休要放肆!”天冉挡住了巫龛的去路。

巫龛停下脚步,冷笑道:“怎么?你还想阻止我离开吗?条件是你们让我提的,我提出来了,你们又做不到!既然如此没有诚意,我无名又何必留在这里,还是过我的逍遥生活比较靠谱吧。”

“哼。”天冉阴森地说道:“要你提条件,是给足了你面子,难道你说要做这玉衡宗的宗主之位,我们也要答应不成,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无名的小辈罢了!玉衡宗看得起你,才让你留下!你如此的不识抬举,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

“倘若我一定要走呢?”巫龛掸了掸自己的衣襟,冰冷地说道。

“那要看你有没有那样的本事,我玉衡宗的八尊七帝都在这里,你有种就从我们的手里闯出。”天冉怒道。

“是不是还要加上那隐藏着的三百死士?”巫龛丝毫没有任何的怯懦,而且非常清楚自己今天想离开玉衡宗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他自然不愿意做那种假意投靠,投机取巧的事情,缓缓握紧着拳头,傲然站在那里,喝道:“来吧,能不能够将我无名的命留在这里,就看你们的实力了,我倒真想领教一下你们所谓八尊七帝的水准,看看是不是浪得虚名。”

“小贼,你少狂妄,就让萧风结果你的小命!”天冉后面的一个中年人暴喝一声,猛然落到巫龛的面前。他一身劲装的打扮,手里握着两把战锤,双锤互磕,发出一阵浑浊的巨响,震得整个玉衡宗微微晃动。

这叫萧风的中年人,是八尊里的第四尊,脾气跟天冉有得一拼,但却远比天冉更加的残忍,第一个冲到巫龛的面前,二话不说,抡起双锤就砸向巫龛的脑袋。

那双锤中并没有参杂着任何的源力,但巫龛最已经将风回眼打了开来,一下子探查到这萧风的源力空间形态,赫然跟乾诚兄弟一样,是雷源力,这雷源力如果流经到身体上,会给人一种瞬间麻痹的感觉,但巫龛却并不在意。

他在刚进入到乾元门的时候,就曾经受到过乾元的雷电攻击,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已经想到了破解的方法,所以淡然地站在那里,眼见那萧风的双锤轰倒,抬起双臂向上格挡。

“小贼,受死吧。”萧风的嘴角顿然挂上一丝冷笑。真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竟然以血肉之躯阻挡自己的战锤,要知道这两把战锤可都是战尊初期的源器,而且都是雷属性的,攻击的时候没有任何的雷源力释放出来,但一旦砸到物体上,却会瞬间产生数万伏特的高压。

别说是人,就算是坚硬比无的源石被这双锤砸到,都会碎成残渣。

那无名竟然以双臂阻挡自己的锤劲,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萧风的双锤狠狠地砸在巫龛的手臂上,倾刻间一纵天雷电流流转到巫龛的身体上,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雷光涌动,连续不断地在巫龛的身体上流转。

萧风罡猛的锤劲怕是有二三十万斤的攻击力,震得巫龛脚底的地面都纷纷崩溃,向四处扩散,扩散出去的泥士都流转着电流,轰击到四周的建筑物上,啪啪的脆响。

这巨大的响声惊动了整个玉衡宗,大群大群的弟子纷纷从自己的住处,飘纵过来,眼见四师兄萧风跟一个戴草帽男人的对战,都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来已经快要睡去的黎小柔,也被这巨大的声响惊醒,虚弱地来到窗前,透过窗向外观看,当看到救治自己的恩人无名竟然跟四师兄激战在一起,心里咯噔一下子。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却能够感觉到,今天无名凶多吉少。

萧风的双锤震到巫龛的双臂上,一股股疯狂的雷源力从萧风的手臂上传出,共鸣了双雷战锤里的雷属性,从锤上扩散出去的雷劲从最开始的蓝色转变成紫色,强悍的雷劲流转在巫龛的身上,一下子将他四周的空间布满像是雷网的地界,根本没有人可以靠近半分。

可是巫龛就平静地站在那里,双臂依然架着萧风的战锤,隐藏着草帽底下的脸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嘴解轻轻张翕冷笑道:“力量还不够,雷源力也并不充溢,再加强一点吧,简直不痛不痒的。”

咦,萧风倒吸了一口凉气,猛然间撤回自己的双锤,倒退出去数十步,冷漠地凝视着巫龛。刚刚他虽然并没有施展战尊级别的力量,但也拥有战帝中期的水准啊,那个仅有战皇初期的无名小子竟然能够抵挡住自己的锤劲跟雷源力的双重轰击,说话的语气里竟然没有一点改变,非常的从容,难道这小子能够如此轻松地击败项舞,也难怪会这般的傲气。

心里一阵冷笑的萧风,将双锤横握在自己的胸前,“你想死得快点,那么我就成全你!”

说罢萧风腾空而起,整个身体被一纵纵的电流充溢着,空中仿佛响起了万道惊雷发出不绝于耳的巨响。萧风手里的两把雷战锤,不断地互击,每一次相撞雷战锤上都泛起一层层的电光,那电光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刺眼,最后竟然将雷战锤完完全全地包裹起来。

雷荡!

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从萧风的嘴里呼喝出来。

看得郝香跟小楼上的黎小柔都分外的吃惊,要知道这萧风全力施展出来的雷荡,就算是八尊里实力最强的郝香跟天冉都不敢硬接,那雷荡之力别说砸到人的身上,就算是砸到距离人百米之内的地界,扩散的余波都能够瞬间束缚到被攻击的人。

而且谁都清楚这萧风的雷荡式,并不仅仅只有一招的,如果没有轰击到攻击的对手,还会有其他疯狂的杀招施展出来,非常的难缠。

可是无论是郝香还是黎小柔,甚至是天冉他们都没有感觉到巫龛有动一下的痕迹,他就像一尊石像般静静地站在那里,连抬头都没有,仿佛所有的攻击都不存在一样。

“无名兄弟,小心!”郝香忍不住提醒一声。

可这一声丝毫比较晚,因为被战尊初期水准的源力包裹着的雷战锤,双锤已经像流星一般地滑落下来,彪悍的气劲使得四周冷风大起,就连天冉等人都连连后退,并且不断提运身体里的源力准备抵挡即将出现的狂暴。

就在那满是电流充溢的双锤要砸到巫龛头顶的时候,巫龛忽然双手向上拖起,轰轰!两声浑浊的巨响过后,刚刚狂暴的气劲一下子消失不见,甚至如此强悍的攻击力连一点余劲都没有扩散出去。

众人诧异地望着巫龛跟停身在空中以下压的姿态持着双锤的萧风,脸色都刹那间地变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非常惊愕的画面。

那叫无名的小子竟然祭起两根手指就将萧风如此刚猛的双锤抵挡下来,那双指竟然狠狠地插入到了雷战锤中。

抛除萧风战尊初期的源力水准不说,既然他不动作源力,不开启雷战锤里的雷属性,就单用雷战锤来轰击的谁,也没有一个人敢拿手指头尖去触碰雷战锤,那雷战锤可是战尊初期的源器啊,开山震石,坚硬无比。

可是巫龛竟然能够用手指戳破雷战锤,同时破解掉萧风所有的雷源力。

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看见,打死都不会相信的,此时整个玉衡宗一阵的沉寂,只有偶尔吹起来的风劲,跟黑夜里流转在各个街道的雾气还在自由流动。

好强!这是萧风能够感觉到的。

他停在空中的身子竟然仿佛被禁制住了一般,不能够动弹半分,拼命地挣扎却没有一点效果,而且隐隐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大气在不断地涌入到自己的体内,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不出十秒钟,他就将震飞出去。

而且更让萧风害怕的是,那股渗透到他体内的大气竟然不断地扯扯着他的源力,以最快的速度向他的源力空间涌进,源力空间如果被击中的话,那绝对不是一件好的事情,绝对会沦落到项舞那般的命运。

萧风满脸是汗,这时候哪里还能够顾得上尊严,犀利地嘶吼一声,“师兄,救我……”

天冉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一向嚣张跋扈,高傲冷漠的萧风竟然出口相求,那么一定遇到了什么危险,天冉犹豫了一下,挥了挥手。

一个手持阔刃刀的男人,跟一个手持长棍的男人同时飘纵到巫龛跟萧风的身边。

手持阔刃刀的男人是八尊七帝里的第五尊,名为木易。

本身修炼的是木源力。

他的阔刃刀实际却是由一根万年的老木,经过八焰炼器师锻造出来的,外形看似像刀,但里面隐藏着的木属性却非常的充溢,一出现在巫龛的面前,刀锋展现,削向巫龛的腰板,并且也调动起战尊初期的木源力。

巫龛甩动着空中的萧风,以他的身躯阻挡那刀锋。

但木易手里的长刀突然分化成几根长长的树藤,缠过萧风,一下子将巫龛死死地束缚起来,这时候木易暴喝一声,“六师弟,看你的了,轰杀这个小贼!”

提着长棍的男人,是八尊里的第六尊,名为木几。

他跟木易本就是兄弟,也同是修炼木源力的源修士,战斗的时候,这两兄弟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眼见自己的哥哥施展木化刀将巫龛死死地缠住。他的相貌就像是一个野人,**着上半身,浑身是毛,脸上已经被胡须跟鬓发遮盖,只留着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那些胡须跟鬓发就像是杂草一样。

天木撞!

木几双手合握着那根长棍,身体里的战尊初期的源力不断地扩散出去,紧接着在他的四周地面上突然迅速升长起许多满是枝藤的黑树,黑树纷纷将自己的枝藤缠绕到木几的长棍之中,最后黑木彻底消失不见。

木几双手合握着那根长棍,如萧风一样腾然而起,向巫龛的脑门砸去,层层的源力在巫龛的四周打转,死死地将巫龛包裹起来,此时巫龛的双手手指应该牵引着萧风的雷战锤,手臂根本不能够动弹,而且整个身体被木易的树藤缠绕,也移动不了半步,在众人的眼里此时的巫龛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死,是必然的结果。

况且三大战尊初期的源修士,施展全力向巫龛攻击,就算巫龛有天大的能耐,也根本没有办法逃脱的。

天冉等人的嘴角已经露出得意的笑容。

可是郝香却突然喝道:“住手,不要伤他性命!”

说罢她就要飞身落向巫龛跟木易等人交战的地点,可是砰的一声响起,巫龛竟然挣断了木易束缚的枝藤,紧接着他的身体一个空翻,脚向上连续踢出,正好撞击那木几的大棍上。

轰轰轰,浑然的大力震得木几有些把持不住自己手里的长棍,虎口嘶裂,瑟瑟发抖,啊的一声尖叫,手里的长棍已经脱离出去,整个的身体被一股大力撞击到,如断了线的风筝一熘烟地撞到一座古楼上,那古楼被撞得木屑横飞,差点就要坍塌。

巫龛借着这一个翻身的时间,双手带动着萧风将其狠狠地摔到地面上,同时巫龛将自己的手指从双雷战锤中拔除,然后一脚踩到了萧风的脑门上,双手轻轻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跟木屑,重新压了压草帽,冷漠地说道:“也不过如此。”

一瞬间的出手,竟然将三大战尊初期的源修士击溃。

就连郝香都没有想到,她狐疑地望着巫龛,甚至有一种错觉,这个叫做无名的炼器师真的很强,那般的实力恐怕直逼师父的地界了吧,也难道他能够如此的淡然跟潇洒啊!看来自己刚刚多虑了,不过如此一个少年竟然拥有这么强的实力,也让郝香非常的感叹,她今天三十来岁,能够达到战尊初期的地步已经算是一个奇才了。

可是即使这样,在看到巫龛刚刚表现的时候,郝香也不得不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小楼上的黎小柔也被巫龛这般恐怖的力量震慑住了,表情有一点呆滞。

木易见自己的兄弟被巫龛踢飞,不知道情况如何,怒气中烧,又因为自己本源的源器竟然被巫龛撑碎,心里更是恼怒,扔掉手里的源器,双拳缠绕着木源力,狠狠地轰向巫龛的胸口。

巫龛刚刚就调动庚金仙气震碎了木易的源器,同时将庚金仙气分散成两股,一股踢震木几的长棍,一股缠绕在手指上将手指从双雷战锤里拔除,而在将萧风摔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他的脚用力踩踏着萧风的脑袋,一股彪悍的敢劲冲破了萧风身体里所有源力的抵抗,将萧风的源力空间震出一条裂痕。

巫龛说过,击杀乾诚跟苟同的仇,他一定要报。

所以根本不会对玉衡宗的弟子客气,一击之下,萧风这辈子就完了。

死死地趴在地面上的萧风已经感觉到源力空间出现裂痕,哀嚎一声,顿然昏迷过去。

而这时候的木易却凶狠地攻击巫龛。

巫龛祭起自己的双拳,向前一迎。

四拳接触,木易顿然听到自己的手臂处传来一阵“喀喀”的脆响,紧接着一股刺痛传遍全身,他啊的一声惨叫摔倒在地,不断地翻滚,发出鬼哭狼嚎的悲嚎声。

摔进一侧楼阁中的木几,是这三个攻击巫龛的源修士里受伤最轻的,但嘴角已经满是鲜血,刚从楼阁里出来,就看到自己兄长那痛苦的模样,展动身形落到木易的身边,紧紧地将他抱住,“哥,你……你怎么样?”

疼痛让木易的脸扭曲成一团,声音非常的虚弱,“我的手……我的手……”

木易的双手无力地垂在那里,像是两根面条。

木几一眼望去就知道,自己哥哥的手臂算是废弃掉,这远比杀了他哥哥还要痛苦百分,腾然站起,怒视着巫龛,牙齿咬破嘴唇,战尊初期的源力不断地流转他的四肢跟百骇,实化成一条虚幻的游龙,游龙一现发出一阵犀利的嘶吼。

就在这时,郝香忽然出现在木几的身边,一把按到他的肩膀上,那游龙挣扎了几下随即消失在木几的眼前,而郝香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痛苦跟凝重。

郝香冲望着她的木几摇了摇头,“六师弟,不可!”

“他废掉了我哥哥的手臂,我要报仇!”木几歇斯底里地吼道:“放开我!”

刚刚木几施展出来的游龙却是一种强行提纵三倍力量的攻击法门,这般的力量施展出来,就算木几能够击杀巫龛,却也需要消耗掉大部分的源力,修复起来又何止是五年十年的事情,甚至也可能造成无法继续修炼的后果。

“不要继续战斗下去,你不是他的对手!”郝香劝着木几。

“不,就算死,我也要报仇!”木几低喝。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冉带令剩下的三尊七帝刹那间就将巫龛围在了一起。

天冉表情非常的凝重,这时候才清楚自己判断失误,这个表面上看起来仅有战皇初期水准的小子,实际上却拥有战尊中期……不,是战尊后期的力量,否则不可能将木易兄弟打伤,将萧风压倒。

一个战尊后期水准的源修士,就算他们是八尊七帝,单一的战斗谁都胜不了,而且今天的事情一出,如果让叫无名的小子就这样离开,定然会受到师父的制裁啊。

想想天冉已经有了决定,就算群战那小子,牺牲了八尊七帝的威名也要将那小子的性命留下。

天冉第一次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从来都没有亮出的剑源器紧紧地扣在手中,他虽然不是八尊七帝里最强的,但却能够排在第三的位置上。

天冉的眼神扫视了另一个女人,那是实力仅次于郝香的七师妹——瑶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