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中年人是巫龛来到洪荒大陆以来,唯一让他敬佩的人物。这绝不是因为中年人赠枪决跟赠烈战枪的关系,而是因为从这个中年人的身上巫龛看到了一份真正强者该流露出来的气魄,深深的感染着巫龛,没有任何的迟疑,接过烈战枪。

这时候那中年人从巫龛的手里取过那把一丈杀说道:“被灵火摧残到这种模样,还能够不自爆而去,这把枪的傲气跟灵气非常的特别啊。”

说着那中年人将一丈杀拉扯了一下,紧接着手心翻动,握紧一丈杀向前一滑,顿然一丈杀又恢复到最开始的形态。不过巫龛跟中年人都能够感觉到,这一丈杀已经到了最后的悲鸣阶段,中年人感叹的说道:“好的源器皆有灵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丈杀里流动着的火焰应该是守护灵火的火焰,非常的强悍,如果不是因为刚刚被灵火焚烧,或者能够一直供你使用到战宗后期的地步,不过现在的情况看来,这一丈杀也只能够使用到战尊后期的地步了。巫龛,你日后如果找到火源力的源修士,确认他是你真正的朋友,可以将其赠送,一定能够帮助他提升很强的力量,这一丈杀跟你之间的牵连已经泯灭,最后的悲鸣你也感觉到得到,下一个使用它的人能不能够再重新塑造出这种源器跟主人间的牵连,就只有看那个人能不能够获得这把一丈杀的认可了。”

“我明白。”巫龛的神色有一点灰暗,毕竟一丈杀跟随他这么长时间,心里有一点微微的刺痛,忍不住重新接过一丈杀,轻轻的抚摸起来。

“巫龛,还有一件事情你需要立即处理的,那就是你想救下的那一男一女,他们受到了一个邪恶的炼丹师的攻击,受了青紫冷晔毒,我虽然击杀了那炼丹师,但却无法解除他们所中之毒,只能够暂时阻挡那毒的渗透。而且据我所知,这青紫冷晔毒一般的炼丹师或者药师都没有办法破解,非常的厉害,我建议你去一趟无晔山,寻找一位叫做扁鹤的炼丹师,他应该能够破解。”

“多谢前辈。”巫龛微微点头。

“嗯,一切的事情就此结束,我也需要回去修炼了,他日再见吧。”说着中年人便欲离开。

巫龛将他制止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能否知道前辈的姓名?”

“名字那种东西我已经淡忘了,不过我一直深居浅出,习惯山山水水的风光,青山常在,绿水常流,自封了一个绰号名为青流!”说罢那青流战圣彻底消失在巫龛的眼前,而巫龛将这青流的字眼深刻的埋藏在心底,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巫龛将枪决跟烈战枪收回到自己的源空间之中,非常的疲惫,本来想休息一段时间,但想到欧阳雪跟风尘公子的事情立即打消了念头,迈着有一点踉跄的脚步缓缓从林深之处走出。

秦源等人被风骨龙的力量攻击,一直动弹不得,但就在刚刚的时候风骨龙突然腾空而起,瞬间消失,而他们的身体也因为那风骨龙的离去,而能够自由活动,说来很非常的奇怪,自从风骨龙离开后,他们所受到的重创也消失不见了。

秦源带着众人急匆匆的赶往林深之处,看看巫龛到底怎么样了,虽然希望非常的渺茫,但没有看到巫龛的尸体前,他们都不愿意相信巫龛会死。

可众人刚刚踏入到林深之处的不远处时,就看到巫龛有一些步履蹒跚的向前走来,众人的眼角随即被一阵欣喜取代,迅速的赶到巫龛的面前。

“巫龛,刚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你跟那战圣之间的战斗是怎么结束的?”秦源焦急的问道。

“我输了!”巫龛回答道。

“输了?”秦源摇了摇头说道:“以那个战圣竟然对欧阳雪跟风尘下毒的手法来看,你如果输了他怎么可能会放你离开?甚至又为什么会放我们走呢?”

“刚刚只是一场误会。”巫龛解释道:“那战圣实际上是帮助欧阳雪跟风尘击杀了一个邪恶的炼丹师,并且替他们阻挡了青紫冷晔毒的入侵。”

“什么,青紫冷晔毒!”一侧的燕蓝翎倒吸了一口凉气,眉目间阴晴不定。

“蓝翎你了解那种毒素?”巫龛问道。

“是的,我曾经听父亲提到过那种毒素,这青紫冷晔毒早就被洪荒大陆所禁止了,哪怕是炼丹师公会的会员都不敢用。因为无论是谁用到这种毒的话,任何人都有权将其击杀,而不会受到任何的制裁的。没想到欧阳雪跟风尘中的竟然是这种恐怖的毒素啊!要清楚,这青紫冷晔毒一经流入人体,会瞬间破坏源修士的源力形状,在十五分钟内便能够将源修士锻造成为一个杀人的疯子。”燕蓝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想来也是了,如果不是因为有那战圣的帮助,估计欧阳雪跟风尘已经彻底的成为一个疯癫的杀人工具了,到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根本不能够救下他们的生命啊。”

秦源也说道:“是啊,也只有战圣级别的水准才能够将青紫冷晔毒禁制起来,但估计也不会坚持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一个星期内不解除掉的话,欧阳雪跟风尘还是有生命危险的。”

巫龛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谁知道那无晔山在什么地方?”

“无晔山?”秦源沉吟了一声说道:“无晔山是属于坤州的地界,距离苍茫山脉西麓入口应该有二千里的路程,如果我们全力赶路的太话,恐怕都需要二天二夜的时间吧。”

“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动身吧。”巫龛干脆的说道。

“可你的伤?”乾芯在一旁犹豫的说道。

“我没事,只是有一点点的虚弱罢了。”巫龛一笑说道:“欧阳雪跟风尘就只能由你们背着了,借助赶路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应该就能够恢复过来。”

众人赶到欧阳雪跟风尘昏迷的地界,燕蓝翎背负起欧阳雪,乾诚背起风尘,在巫龛的示意下,迅速的从苍茫山脉中奔出,来到山脉的西麓入口。

一路之上,巫龛在运动中修复自己的力量。

燕蓝翎跟秦源虽然都没有说话,但目光却始终注视着巫龛,巫龛说输给了战圣,这本来就没有人会有任何的说辞,可是看到巫龛从林深之处回来的状态来看,即使巫龛输了,也不会输得轻松,虽然他们都没有听到林深之处传来激烈的战斗声,但即使是猜想也能够感觉到那场战斗的凶险。

按常理说,遇到战圣,即使是巫龛也会被一招击败的。

不过无论从巫龛的神色跟他谈然说出那输了的话语来看,巫龛输得并不算惨,这让燕蓝翎跟秦源都深深的震撼,毕竟能够在战圣手底下扛过一招那已经算是奇迹了。

乾诚兄妹也是这般的想法。

而苟同虽然对巫龛的战斗风格早已经非常的清楚,但这一次巫龛面对战圣,也给他带来深深的震撼,就从巫龛能够活着走出的情况来看,他就有必要继续强化自己的力量,一路上也显得有一些沉闷。而盼瑶抱定了一定要帮助巫龛的心情,一路上虽然疯狂赶路,但脑海里的识流却在不断的运转着,强化自己的精神力。

二天二夜的时间过后,众人总算赶到了无晔山地界。

这无晔山是洪荒八大州里的坤州地界,紧邻着玉衡山,而玉衡山便是玉衡宗的座落之处,玉衡宗属于坤州数一数二的大宗派,几个月前巫龛等人遇到的项天泽便是这玉衡宗宗主的弟子,而且对于玉衡宗巫龛还有一些恩怨在里面。

赶到无晔山的山脚下,众人才停了下来。

巫龛本来想顺利完成任务后就赶到巫家村,看看那里村民的情况,不过因为欧阳雪跟风尘公子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只能够来这到这里。

一路之上巫龛也总算恢复过来,凝视着苍茫的无晔山,倒让巫龛有一种神往的感觉,这时候才想起青流战圣提到的那个叫做扁鹤的炼丹师,随即问向燕蓝翎说道:“蓝翎,无晔山里有一个叫做扁鹤的炼丹师吧,你可清楚他的脾气秉性?”

“是的。”燕蓝翎点了点头说道:“扁鹤我也曾经听父亲提到过,本来的实力应该拥有战尊中期的水准,但这只是次要的,据传扁鹤拥有无晔真火,所以他是炼丹师公会里的王牌炼丹师,同时也是整个洪荒大陆非常著名的神医,据说无论什么疑难杂症在他的手里,都跟平常的伤痛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扁鹤前辈虽然性格温和,但却一直专攻于炼丹跟药术,二十年前隐退在这无晔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后,很可能是在锻造一些极品的丹药吧。”

“这么说想找到他也并非易事了?”巫龛摇了摇头。

“应该这么说吧。”燕蓝翎回答道。

“算了,就试一试吧。”巫龛凝视着燕蓝翎后背的欧阳雪,感觉到脸色越发的青紫,而且全身微微有一点冰霜,这种冰霜使得燕蓝翎都有一点很难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