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巫龛将刚刚盼瑶击杀而死的源魂取出,却突然感觉到一股精神力在这源魂里波动,顿然一惊,随即嘴角流露出一丝的笑意,直接开始提炼这两个源魂,经过一炷香的时间,已经将这两个八百年土属性的源魂提到至纯的地步,同时感觉到这至纯的源魂里那少许的精神力还没有消散。

巫龛不禁想到,如果这种的源魂被巫家村的人吸食,岂不是能够强化一下精神力了?

不过他还需要试验,将这两个至纯的源魂封到中级封魂石中,又将其他的八个源魂取出,开始提炼,耗费了二个时辰的时间,才做完所有的事情。

众人取材生火烧烤食物,结束了一天的奔波。

如此又过了二个星期,意外顺利的获得了二百三十五颗源魂,各种属性的都有。

乾芯似乎跟盼瑶非常的较劲,她自己就击杀了五十只八百年的妖兽。

而秦源跟燕蓝翎各四十只。

乾诚跟苟同各自击杀了三十只,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剩下的七十五只巫龛解决了二十五只,剩下的就交给盼瑶来处理。索性盼瑶还能够完成这样的任务,虽然每击杀两只妖兽,盼瑶都因为精神力有一些凌乱而昏迷,但到后来数量不断的提升,最后一次击杀的时候,竟然能够干掉四只妖兽而还能够精神抖擞。更让乾诚等人惊讶的是,这盼瑶竟然能够在猎杀妖兽的时候晋级,从最开始的战王后期的水准,一下子跃到战皇中期的地步,让所有人都为之深深的撼动。

就连巫龛也没有想到,不过盼瑶都能够在短短两个星期内就晋了一级二期也让巫龛感觉到高兴,而且盼瑶猎杀的每一个妖兽的源魂都会留存下一些精神力的基点。不过巫龛也能够感觉到盼瑶体内聚积着的煞气已经达到了极限的地步,必须要排斥出去,就带着她找到一个清净的地方,耗费二个时辰,施展高山流水的曲调排除干净。

虽然盼瑶能够这么快的晋级,但巫龛感觉到她已经迎来了一道坎,在战皇中期的时候,如果不能够突破这样的坎,很可能会一直停留不前。

而且达到战皇后期水准的时候,盼瑶脑海里的精神力已经达到极限,想要继续晋级,非常的困难,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拥有精神力属性的源魂供她吸食,她只能够靠自身的修炼,而这种修炼却非常的缓慢。

想当年巫龛就是将自己的意识禁制起来,才能够获得现在这么磅礴的精神力,而盼瑶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巫龛一时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希望盼瑶能够将十步杀跟高山流水谱成一曲,不断的强化,或者还有一点的希望。

原本巫龛准备用一个月的时间来获取二百颗至纯的源魂,却没有想到竟然会如此的迅速,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已经顺利的完成任伤,在这半个月的时间内,巫龛也将一些多余的跟众人同属性的至纯源魂贡献出来,帮助众人提升水准。

也非常的顺利。

乾诚跟苟同都达到了战皇初期的地步,秦源跟燕蓝翎也晋级成为战皇中期的水准,乾芯丝毫总要跟盼瑶一较高低,竟然直接从战皇初期的水准跃到战皇后期的地步,这也是巫龛没有想到的事情,而众人之中,现在就属巫龛表面的实力最差,仅仅战皇初期的水准,当然没有人能够小看他的。

妖兽毕竟是妖兽嘛。

巫龛虽然在提炼至纯源魂的时候,也有一些晋级的感觉,不过却非常的缓慢,但他的精神力却又更上一层,而且隐隐感觉到青黑色的石头渐渐变得有一点泛黄,同时先天庚金罡气也再一次提升,准确的说,已经不在先天之列,而是达到另外一种境界,这种境界巫龛却暂时叫做庚金仙气了。

因为顺利的提前完成任务,巫龛也想到要为秦源跟燕蓝翎各打造一把源器,所以带着众人向最深的地界行进,希望能够捕获到一只一千三百年的火妖兽跟二只一千三百年的水妖兽,火妖兽自然是为了给秦源的,而燕蓝翎是水源力,所以还需要一只水妖兽,另外需要水妖兽锻造成的水液浸泡源器。

二天的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完得妥当。

在第三天清晨的时候,众人准备折回,自然是去巫家村,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丛林竟然传来两声娇喝,还有一声凄厉的惨叫,巫龛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感觉这几声都非常的熟悉,给众人使了一眼神,随即向事发地点赶去。

迅速的赶到事发的地点,巫龛一眼就看到一个身穿炼器师长袍的漂亮女孩昏倒在地,嘴角挂着血液,脸色发紫,这分明就是中毒的迹象。

“欧阳雪?”巫龛一惊,那女孩正是秦战城的时候,带他去炼器师公会的三焰炼器师欧阳雪。

“咦,你认识欧阳雪?”秦源等人早已经赶到,秦源问了一声,欧阳雪他秦源是认识的,曾经有过几次交灼,所以能够辩认出来。巫龛没有回答秦源的话,而是将目光转向另外一个狼狈不堪的少年身上,那少年死死的抱着一颗老木,脸色发紫,紧接着也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风尘公子!”乾诚跟苟同同声喝道。

倒下去的正是风尘公子,巫龛也自然认识,巫龛更在意的是停身在空中端坐在一只巨龙身上的中年人。那中年人非常的英俊,比风尘公子多了一份霸气,眉头深锁,再看那巨龙,赫然是成年的风骨龙,霸道十足。一眼触碰这中年人的眼神,巫龛顿然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压迫感,这种压迫感甚至让巫龛都感觉到后背一阵阵的发凉,全身都有一点微微的颤动,虽然还能够勉强接下,但心里却非常的痛苦,额头上的汗液不由自主的掉落。

秦源等人看到那骑在成年风骨龙上的中年人,都一阵的惧怕,虽然感觉到那中年人的眼神非常的犀利,但却都没有巫龛那般的激烈,他们更惧怕的是那只成年的风骨龙,那风骨龙的威压甚至让乾诚跟苟同双腿发软,如果不是扶着一棵大树,恐怕早已瘫软下去。

巫龛错开那中年人的眼神,眼见地面上还留着一具尸体,再一次抬头望向那中年人,虽然被压迫到如此的模样,心里却一阵的愤怒,可是嘴角还是发虚的说了一句:“他是战圣!”

一句话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战圣啊,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啊,又岂是他们能够比拟的?秦源等人非常确信巫龛的话,能够降服一只成年的风骨龙成为他的坐骑,这没有战圣的实力是不可能做到的,虽然他们触望那战圣的眼神时,只感觉到一种凌厉,但那是因为人家根本不屑于跟他们使力,否则的话就凭助一股气魄,就能够让秦源等人直接昏迷的。

巫龛自认还没有那个实力能够跟战圣一战的,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欧阳雪跟风尘公子受难,况且即使是战圣竟然使毒,让巫龛非常的恼火,身子硬挺起来,一纵落到昏迷中的风尘公子的身边,猛然间将自己的一丈杀调了出来,枪尖一指那中年人,“你身为战圣,竟然还对人用毒,就冲这份品德,我巫龛明知不敌,也要跟你讨还一个公道,来吧。”

那中年人凝视着巫龛,嘴角竟然泛起一丝慈祥的笑意,微微挥动着手里的长枪,缓缓说道:“在老夫如此威压的情况下,你竟然拥有这般的表现,的确让人刮目相看。我非常欣赏你的霸气,跟我来吧,让我来考验你的真实水准到底该有多强,那区区战皇初期的水准,也仅仅是一个表象罢了。”

说话间那中年人顿然消失在巫龛的眼前,耳朵只留存着他的一句话:“林深之处,我在那里等你,其他人就留在那里,不可随意觊觎,否则那风骨龙可是会暴怒的。”

巫龛咬了咬牙,迈着阔步便欲离去。

秦源等人随即跳出,秦源随即拉了一下巫龛说道:“巫龛,撤吧,没有必要白白浪费掉性命,虽然你的实力很强,可那是战圣啊,你,你没有赢的希望。”

“是啊,巫龛,别去了,带着风尘他们离开吧。”燕蓝翎也一阵的规劝。

乾诚跟苟同还有乾芯都剧烈的冲巫龛摇了摇头。

这时候那中年人的声调又再一次响起,“巫龛是吧,你如果不愿意跟老夫过招也可以,老夫也绝对不会为难你们,就此离去也算是好的。”

“巫龛,千万别意气用事!”秦源眼见巫龛那灼灼的目光,似乎有冲动要过去,一把扣住巫龛的手腕,苦苦相劝。

燕蓝翎等人也将巫龛的去路堵死,不让他冒这个风险。可是巫龛还是挣脱了秦源的束缚,凝视着众人说道:“我选择的是一条强者的路,永远都不会退缩,哪怕这一次丢掉性命,也没有任何的遗憾。战圣虽然很强,也并不是这洪荒大陆最终极的力量,倘若我这一次不冲出去,那么日后遇到更强的战圣甚至是战神也要这般的退缩吗?我的路只有勇往直前,早已经将置之度外,你们不必再劝。”

说着巫龛也猛然间消失在秦源等人的面前。

秦源等人都在犹豫,但随即便想继续将巫龛带回来,但那只停留在空中的风骨龙却突然落到众人的眼前,阻挡住了退路。乾芯幻出龙骨环,乾诚跟苟同虽然心里无比的惧怕,可也不能够让巫龛丢掉性命,也硬着头皮往前冲。秦源跟燕蓝翎也早就抱定了想法,这一次能活就活下来,不能活就随巫龛一同去了。盼瑶更是当仁不让,她的生命里只有巫龛而已,便摆开架势。

突然那风骨龙一跺自己的脚,一股浑然的气劲直接将秦源众人撞击到了,将他们击向远处,重重的落到地面上,众人不顾嘴角的鲜血重新站起,想再一次冲击过来,只是那风骨龙却眯着双眼,嘴里一道龙息喷吐出来,将秦源等人又横扫在地,这一次丝毫动弹不得半分,此时那风骨龙眯起了眼,不再观瞧秦源等人,更像是在睡觉。

秦源等人是真的没有办法,只能够静静的躺在那里替巫龛祈祷。

巫龛赶到了林深之处,一眼就看到那中年人嘴角含笑的望着他,淡然的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出现在我的面前的。”

“废话不需要那么多,开始吧。”巫龛横着一丈杀在自己的胸前,凝视着中年人的目光。

“爽快,看枪!”中年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手里的长枪向前一刺,顿然一道游龙猛然间撞击巫龛,紧接着巫龛就感觉一种强悍力量的束缚,只能够将身体里的庚金仙气运转全身,同时施展精神力触动有些泛黄的青黑色石头,将所有的力量都调动起来。这一次巫龛没有丝毫的保留,眼见那游龙就要撞到,巫龛大喝一声,一丈杀里的火焰全开。

丈杀青锋!

巫龛挥舞着一丈杀也是向前一送,烈焰顿然迎向那游龙,可是那游龙竟然猛然瞬间消失,下一秒突然出现在巫龛的头顶,巫龛紧急错步,挥舞着一丈杀舞得密不透风。轰的一声巨响响起,巫龛所有的防御被撞破,而那条游龙也消失不见,只是被剧烈的撞击了一下,巫龛也感觉到全身一阵的**,手臂在发抖。

“嗯,不错的力量。”中年人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收回了枪,静静的凝视着巫龛说道:“以你的水准应该在战尊后期的地步,只差一格就能够达到战宗的境界,呵呵。”

“我不会理会那些级别,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全力跟你一战。”一句话说完巫龛猛然间将泛黄的青黑色石头里包裹着的灵火逼出,点燃自己的枪尖,晓是一丈杀都不能够承受这灵火的摧残,渐渐有被烧融的感觉,巫龛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时间拖得越久,他的机会就渺茫,一抖灵火,顿然冲向那中年人。那中年人眼见灵火出现,枪尖又抖,九条游龙从枪里迸了出来,顿然将巫龛所有的去路阻断。巫龛挥舞着枪上的灵火,左右逢源堪堪将所有的游龙都击灭。

但已经有十秒的时间过去,虽然巫龛清楚,在这十秒钟的时间内只要那中年人出手,自己就会摔倒下去。巫龛并没有放弃,扫灭游龙,身躯向前一跃,一枪刺了过去,灵火顿然大盛起来,不过那中年人却突然消失,已经出现在巫龛的身后,巫龛横里扫枪,灵火燃烧起来。

中年人又消失而去,下一秒出现在距离巫龛非常遥远的地界,眼见一丈杀快要被灵火融化,巫龛不得不收了灵火,咬着牙静静的凝视着中年人,心里暗想,机会可能就只有一次了,猛然间将精神力释放出去,悄无声息的识流顿然涌入到中年人的眉心处。

此时中年人也是一愣,心里暗惊,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逼迫出战圣级别的源力在身体里化作一缕幽暗的风劲阻断着巫龛精神力的流入。

巫龛跟中年人都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整个场地的气氛一下子沉寂下来,只有偶尔流纵的风劲,巫龛精神力不断的释放,但却被那中年人的力量阻挡住,一直僵持。

一分钟的时间仿佛过了一千年般。

这精神力攻击的施展能够持续一分钟已经是巫龛的极限了,再继续下去他很可能会因为精神力的衰竭而变成白痴,甚至会直接送命。当然这一分钟的时候中年人过得也非常的痛苦,拼尽全力却阻挡那悄无声息的气流也快要到了极限的地步,虽然不清楚巫龛到底施展了什么样的源力,但却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只要被那源力渗透到自己的脑海中,自己会有一段时间的空白,而这空白一出那跟自己对战的少年就能够轻松的秒杀自己。

“撤下吧,再继续下去,两败俱伤!”此时中年人突然一声威喝回荡在巫龛的脑海里,紧接着巫龛便感觉到那中年人阻碍着巫龛的气劲稍稍的减弱,这样的情况只要巫龛将精神力冲撞进去,那中年人定然会死掉,在如此僵持的状态下,一般的强者是不会如此冒险的退让的,但巫龛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这中年人的诚意,随即收了自己的精神力,却非常的疲惫,身躯有一点微微打晃,索性还能够站住,心里却非常的奇怪,就冲中年人刚刚那种不顾自己的生死,而成全巫龛他的情况来看,一定不会做出下毒毒害欧阳雪跟风尘公子的事情来,可那到底因为什么,难道另有隐情。

想着巫龛凝视着中年人,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会愿意冒那样的风险?”

“因为我信任你是一个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强者是不会趁人之危的,所以我愿意最先让步。实际上你就算那个时候将我击杀也没有关系,强者追求的是力量,我能够感觉得到你未来的发展绝不会停留在这样的地步中,如果我们都不撤去力量,一定会两败俱伤,我不想损失你这样的苗子,就是这样。”

“看来我刚刚是错怪你了。”巫龛摇了摇头。

“那件事情无所谓。”中年人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换上一脸淡然的微笑,缓步来到巫龛的面前,拍了拍巫龛的肩膀说道:“不错的家伙,呵呵,能够将我逼到这样的地步,是我没有想到的。即便在僵持的时候,你也能够将我击杀的,只要将你那份神秘的力量爆破掉,就可以让我从此灰飞烟灭,虽然你一定会受到重创,甚至你这股神秘的力量也将土崩瓦解,但真正意见上的战斗输赢来说,我已经输了。呵呵,没想到啊,我竟然会败在你的手里,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看来我也该继续修炼才是。”

“败的是我巫龛!”巫龛有一些惭愧,虽然来到这个洪荒大陆里,还没有败过一次,即使是前一世都没有落败过,但这一次他的的确确的感觉到失败的痕迹。可是这样的失败他愿意接受,因为他感觉到眼前这个中年人的确有一份气魄感染着自己,不是力量上的畏惧,是一份品格上的敬佩,说道:“刚刚前辈以九龙缠绕着我的时候,是随时都可以秒杀的。”

“谁输谁赢都无所谓的事情。”中年人淡然一笑的说道:“巫龛,我感觉你没有修炼任何的枪法,只是在施展着枪法中一些点挑刺击的基础,虽然修炼到一定的程度会返璞归真,无招胜出,但在没有达到那种程度的时候,华丽的武技还是会帮助你能够提升的。”

巫龛微微点头说道:“的确,正如前辈说的一样,我的确需要一本枪谱来修炼,可一直都没有机缘获得。”

“呵呵,你我既然能够在这个地方遇到,就算是机缘的巧合了,我这里有一本九游天衣枪法,感觉应该非常适合你修炼,就将它送给你吧。”说着中年人从源空间里取出一本泛黄的古册,递给了巫龛说道:“这九游天衣枪法,共九式三枪,我刚刚施展的虽然也是这九游天衣枪法的武技,但却无法掌握最后的三枪,你修炼来后,希望能够有所突破。”

“这……”巫龛犹豫起来,缓缓说道:“这等珍贵的枪决,前辈应该独自留守的……”

“不,呵呵。”中年人一笑说道:“枪决武技并非需要独自分享,当然高深的武技也的确不能够流露到奸·**邪恶之徒的手里,也自然不能够给予那些不能够驾驶它的正派人士。实际上每一种武技都是人所创造出来的,真正的强者需要做的不是墨守成规,而是除旧换新,这枪法既然对你有益,赠送给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希望未来的几年内,你能够掌握于他,破出那三枪来,到时候我们再打一场论个输赢吧,到时候你我就不必如此留情了。”

巫龛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收了下来,也不用说什么客套的话语,静静的站在那里凝视着中年人。

中年人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苍茫山脉中曾经出现的灵火是被你采摘的吧。呵呵,只可惜你那把枪不能够承载那般的火焰,我手里的这把烈战枪,却是当年一个地焰级别的炼器师锻造出来的,也是为了那灵火而锻造的,就一起送给你吧。”

“不行。”巫龛随即拒绝的说道:“这把枪应该是您的本源源器,我怎么有够拥有。”

“无妨,你收下便是。”中年人呵呵一笑的说道:“这把枪本来就是承载灵火所造的,我一直施展它,却根本没有跟它做过任何的牵连,可以说还没有跟它滴血共鸣,我源空间里还有一把战戟那才是我真正的本源源器,你收下就是,毕竟灵火是被你采摘,你拥有那个资格获得这把枪的。”

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本书下周周一要上强制登录(也就是周一以后的最新更新章节,需要登录后才能看)这个东西好像很不方便,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如果给大家带来什么不便的话,不要埋怨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