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田鸡

入夏后的第一场暴雨来袭,厚重的雨幕笼罩着整个鹿山村。

山风呜咽地吹过,树枝摇曳,雨水咕咚咕咚的顺着沟渠流进了农田里。

鹿山村的夜晚本来就有点冷,再加上雨下得很大,陆早便觉得有点受不住,翻出了破旧夹袄穿上了,“下个雨便这般冷,若是冬日可怎么活?”

陆早早已过了二十岁爱美露腿的年纪,特别的怕冷,害怕冬日大雪封山后背冻死在这个破旧的茅草屋里。

“大姐不怕。”五丫穿着小夹袄缩在灶台前,“烧火就不冷了。”

“你倒是占了个好地儿。”陆早低头看着菜板上血淋淋的青蛙,想着幸好昨儿买了花椒和香料,要不然做出来好味道。

村民们穷,有时候嘴馋了就会想法设法的找肉吃,田里的青蛙,地里的蚂蚱,山上的麻雀儿,都是他们解馋的食物。

陆早虽然知晓青蛙对庄稼好,但耐不住她喜欢吃仔姜田鸡呀,所以便留了十五只青蛙下来吃,其余的都放掉了。

至于还会不会被人抓到,那便不关她的事情了,她只能让自己少不吃,但不能去管别人。

陆早麻溜的将青蛙砍了,然后简单的清洗了一下。

然后热锅放猪油,等油化发烫之后倒入早就准备好的花椒、姜、蒜,简单炒出香味之后便倒入准备好的蛙肉,翻炒一会儿后加入以前剥好的一碗蒜瓣儿,炒一炒再加水加香料煮,煮上十几分钟便出锅。

煮太久不太肉容易老,但陆早怕里面有寄生虫,多煮一会儿更保险一些。

如果是现代有驱虫药的话,陆早便会更在意口感,但现在没有条件,所以尽可能的把菜煮熟煮好,减少染病的风险。

因为没有辣椒,最后出锅的田鸡颜色看着有些寡淡,不过味道还行,就是不辣,也不够麻。

因为做了下饭菜,那边自然少不了米饭了。

自来到鹿山村的这将近两个月,陆早每一天都不在渴望着吃上白米饭,今日终于实现了!

这里的白米长得比较小,从模样和口感上肯定都比不上后世的米,但胜在是用柴火灶蒸的沥米饭,蒸出来的米饭粒粒散苏,香浓可口,吃起来也特别好吃。

还有沥过米饭剩下的香浓又粘稠的米汤,在饭后来一碗更是巴适得板!

陆早先给自己和五丫一人舀了一碗米饭,又给她夹了蛙肉,“快吃吧。”

五丫是第一次吃白米饭,觉得白米饭甜甜的,特别的好吃:“好好吃。”

“有多好吃?”

五丫想了想,十分认真的说道:“和肉一样的好吃。”

“今天有肉也有菜,多吃一点。”陆早笑着也给自己夹了一块蛙肉,慢慢的吃了起来。

她放了很多蒜,蒜味完整的浸入了蛙肉里面,让蛙肉透着蒜香,同时黄豆酱与花椒的香味儿也包裹在其中,这让陆早吃得特别满足。

陆早很喜欢吃麻,不是只吃菜里的麻味,而是喜欢夹着花椒吃进嘴里,让麻刺激着舌尖神经,觉得那味儿又香又好吃。

但这里的花椒价格有点儿贵,好几百文一斤,陆早有些舍不得,所以只买了二两,但今儿被她这么一放,基本上就去了一大半。

“好好吃。”五丫觉得好吃得舌头都不是自己的了,但是就是有些小黑球儿吃起来麻麻的,麻得她特难受,使劲儿喝水都止不住。

“你莫要吃这个花椒。”陆早将蛙肉上面沾到的花椒拨弄了下来,“这个就好了。”

五丫试了试,发现真的没有碰到小黑点的话就一点的不麻嘴巴了,“大姐,这样好吃。”

陆早嗯了一声。

“大姐你好厉害。”五丫崇拜的看着陆早,“你都敢吃它。”

“大姐喜欢吃。”陆早又给五丫夹了点蒜瓣儿,“别只吃肉,也吃一点蒜。”

五丫不挑食:“好。”

“多吃一点,锅里还有米饭。”陆早蒸了半斤米饭,足够两个人吃了。

“大姐也吃。”五丫满脸的幸福满足,“我们以后还能吃大米饭吗?”

陆早笑了笑:“只要你想,以后咱们就天天吃大米饭。”

五丫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省着慢慢吃,不能一下吃完,会饿肚肚的。”

在五丫的心里,和大姐住在这里的日子是最幸福的日子了,她们每天都可以吃饭,都不用担心饿肚子,也不用担心挨打。

所以她还怕再像以前一样天天饿肚子,所以她说道:“我以后吃少少的,留着以后吃。”

“不用省着,以后咱们再也不会饿肚子了。”陆早伸手揉了揉五丫的脑袋,“以后咱们想吃大米饭就吃大米饭,想吃肉就吃肉,不用再等过年了。”

五丫眨着星星眼,“大姐好厉害。”

“五丫也厉害,会帮大家干很多活。”陆早笑着给五丫夹了一块蛙肉,“快吃吧。”

雨越下越大,雨水顺着风吹进了吃饭的草棚底下,把地都打湿了。

“好大的雨。”

“好大的风。”

五丫童言童语,天真又可爱:“哎呀,会不会把我们都刮走。”

“别怕,到时候大姐抓住你便好了。”陆早望着茅草制作的屋顶,她倒是不担心把人刮走,就怕大风把屋顶给刮坏了,到时候屋里漏雨可咋办?

正当她为自家屋顶发愁时,院子外间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带着哭腔的女声在院外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