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对质

锵锵锵——

敲锣的声音响彻整个鹿山村的上空。

“是村长在敲锣?”

“出啥事儿了?”

“上次敲锣还是上次缴秋税的时候,这个时候......?”众人的脸颊上纷纷露出担忧之色,“别是要征兵服劳役吧?”

大周已经安稳了二十多年,突然打起仗她们这些老百姓可杂活啊?

“快去吧。”

“等一等我,我这就来。”

此时正是下响,村民都下地干活了,晒谷场上还没有什么人。

杨村长气急败坏的敲完了大锣之后,便被王氏给拦住了:“当家的你这是干啥?你要是当着全村人的面将马三娘赶出村子,那她还能活?你要是处罚了四丫那丫头,她以后还能有名声?她还能找个好婆家?”

杨村长气得胡须直抖:“年纪轻轻便偷东西,长大了可怎么了得?还有那马三娘,心术不正,教出这种祸害,如今只偷陆早,以后便要偷我们全村人了。”

王氏给杨村长顺着气:“好好教就好了,也不至于变成那样。”

“你看马三娘有好好教的吗?”杨村长气得直喘气,“今日若非我撞见了,那丫头还抵死不认账呢!”

王氏纳闷的看了眼陆早,不是出去量地么?怎么就这么巧的给碰上了?

陆早知道王氏猜疑了,面上没什么表情,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王氏收回视线,然后叹了口气,“当家的,你可想好了,你这么做以后传出去,咱们村子的名声就坏了。”

杨村长作为村长最在意的便是村子的名声了,马三娘要是在村子里也没人会说什么,可若是传到别村或是官府去了,那所有人便知道他们鹿山村出了一个没有教养的马三娘,教出的儿女也是贼。

陆四丫也呜呜呜的哭个不停:“村长我再也不敢了,你不要把我送官,我不想被砍手......”

提早得到陆小香传信的马三娘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王氏看到了:“当家的,马三娘来了。”

杨村长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

王氏道:“看她怎么说。”

马三娘跑近了抬手就给了陆四丫一个巴掌,“老娘让你偷东西,让你偷东西,老娘就是这么教你的?信不信老娘砍了你的手?”

“呜呜呜.......”被打了一巴掌的陆四丫哭得更凶了,“是你让我去偷的,是你说陆早那个赔钱货家里有肉的......”

马三娘一听陆四丫接自己的老底了,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死东西:“老娘什么让你去偷过?你个死丫头嘴巴里没有一句真话,老娘今天要抽死你这个短命娃儿!”

“马三娘够了!”杨村长喝了一声,“你再打就要打死她了。”

马三娘道:“她嘴巴不干净,偷东西还诬赖我,我不教训她可怎么能行?”

杨村长:“我不管是她跑去偷的,不是你指使她去偷东西的,偷东西都是不对的!”

“我知道我知道。”马三娘本来听到陆小香来报传信是不怕的,可听到杨村长敲锣之后就怕了,一般村子里没大事是不会敲锣的。

再加之杨村长之前说要以村子的名义休掉自己,马三娘便想到肯定是杨村长想借这陆四丫偷东西的名头把自己给休了,所以越想越害怕,这会儿到了杨村长面前才这么老实。

杨村长道:“她犯了错还不知悔改,还怪陆早不该和你们断绝关系,不给肉吃,她心术不正,按道理是应该送去官府的,官府对待偷东西的人都是砍掉双手的。”

陆四丫吓得又哭了起来:“不要砍我的手......”

马三娘一向重男轻女,压根儿不顾陆四丫的死活:“她偷东西被砍掉手也是活该......”

陆四丫听着这话,怨恨的瞪着马三娘,可一直推卸责任的马三娘没有注意到,反而是不停的说着是陆四丫活该之类的话。

杨村长不赞同的皱眉:“你是她的娘,她偷东西,心术不正,也都是你这个做娘的错。”

马三娘不愿承认是自己的错:“和我有什么关系,不是有一句话是说没教好儿女是爹的错么,她学坏了还不是怪她死鬼爹死太早了。”

“你......”杨村长气得直哆嗦,他从不知道子不教父之过这句话原来是这么用的。

王氏忙替杨村长顺气:“当家的......”

杨村长咳嗽了好几下:“我告诉你马氏,陆四丫偷东西这事儿你也跑不了,我要把你们两个都送去官府,让官府砍掉你们的手,还要以村子的名义休了你,把你们赶出村子.......”

“不要啊村长......”马三娘嚷了起来:“又不是我偷的怎么能怪我呢?”

“律法有说:幼子幼女犯错,年级年幼,令父母受过。”陆早道:“陆四丫才七岁,还未满十五,她偷东西自然是要你这个做娘的替她砍掉手。”

大周规定是十五岁成年。

文盲马三娘一脸害怕:“什么?村长,真是这样?”

杨村长眯了眯眼,他不通律法,但却不介意附和一声:“的确如此。”

“村长......”马三娘吓得腿都软了,“村长不能砍我的手啊,我还要种田干活养金宝,不能没有手啊。”

“可四丫犯错在先......”杨村长的话还未说完,突然发现自己的双腿被马三娘给抱住了,“马氏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成何体统!”

王氏沉下脸:“马三娘你赶紧起来,你这样让人看见了会说闲话的。”

“我不起来。”马三娘哭得眼泪鼻涕糊成了一团:“村长求你了,我的金宝还小,不能没有娘啊......”

“村长你不要将我们送官,不要把我们赶出村子,你要是把我们赶出村子,我可怎么活啊?”

马三娘见杨村长没有吭声,哭得更凶了:“村长,你不能这么狠心,你不能逼我们孤儿寡母去死啊......”

“当家的,你死得好惨啊,你要不是和村里人进山也不会死,呜呜呜.......”

杨村长沉默了,想到当初个自家老三关系不错的陆大贵,那人倒是勤快能干的,只可惜摊上这么一个不讲理的婆娘,要不是这婆娘,哪回英年早逝?想到这儿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陆早的心微微沉了沉,杨村长犹豫了,那今日估计也是轻拿轻放了。

虽说她也不至于狠心到将一个七岁小孩儿的手砍掉,可谁知道马三娘和陆四丫会不会依旧死性不改,过几天又再来她家偷东西?

虽说她的东西都可以藏在系统里,可随着五丫越来越大,藏东西的次数多了,难保五丫不会怀疑。

所以今日必须给陆四丫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马三娘继续求着杨村长:“村长,求你了,四丫还小,金宝也还小,不能背上这个不好的名声。”

杨村长冷哼:“你还知道不能背上不好的名声?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你家陆金宝以后别想念书考科举。”

原本还有几分蒙混过关的心思,可现在提到陆金宝的前途,马三娘立即哑火了,哭得也更真心实意了:“村长,我们知道错了,我们以后再也不惦记那丫头的东西了,你千万不能将我们赶出去,我的金宝以后还要念书,还要考状元的。”

一向心善的王氏见马三娘真知道错了,便也于心不忍,“马三娘你知道就好,你若是再胡搅蛮缠,再使唤四丫偷东西,以后真被村子赶出去了,你带着金宝去哪里都会被指指点点的,念书考状元这事儿一辈子都不可能轮到金宝的,你自个儿好好想想。”

马三娘忙不迭的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村长你就放过我们吧......”

都求到这个份儿上了,杨村长再咄咄逼人便不妥了,他轻轻点了点头:“今日便算了,若是下次再犯,我绝不留情。”

马三娘松了一口气:“是是是,我保证不会了!”

陆早嗤了一声,马三娘的保证谁信谁是傻子,要不了多久又会故态复发。而且就算马三娘被顾忌金宝会忍着,可陆四丫可不会!

陆早看着满脸愤恨、心有不甘的陆四丫,脸上浮出冷意,然后趁着杨村长几人不注意的时候,举着菜刀直接冲到了四丫身侧,一把扯过她的手,然后狠狠的砍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