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再进城

四月三十。

这日初始之时,陆早便带着九十斤豆腐出发去了南宁县城,巳时初抵达县城,进了城之后就直接去了客盈门酒楼。

清晨的酒楼此时只开了一扇木门供人进出,大堂中还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小二在擦桌打扫卫生。

小二见陆早眼生,便道:“我们这儿还未开门做生意,客人晚些再来。”

陆早瞧着这小二不是上次赶她走的那个人,语气并放柔了一些:“上次赶集时我送了一些菜过来,掌柜让我今日再过来。”

小二想了想,很快猜到了陆早是谁:“你是送那个白豆腐的?”

陆早点头。

“你先等着,我这就去请掌柜下来。”小二撒腿往酒楼后院的方向跑去了。

陆早放下背篓,趁着无人发现便将做好的豆腐全都放进背篓里,然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一张板凳上,等着掌柜出来。

片刻后,掌柜便出来了,脸上还带着几分欢迎热情:“小姑娘,可算是把你等来了。”

陆早愣了一下,莫非这豆腐卖得很好。

不过卖得好也是正常,毕竟没见过的东西都稀罕,陆早顺势将背篓往前推了推:“掌柜,我又带来了豆腐,你看一看。”

掌柜看着豆腐笑了笑,然后跟着在桌子旁坐下,“小姑娘可用过早饭?”

陆早突然觉得掌柜笑得有点阴险,微微敛了敛心绪,淡声说道:“还没。”

掌柜道:“那让厨房给姑娘煮一碗肉汤面。”

走了一晚上的路,陆早早已饥肠辘辘,不管这顿早饭是鸿门宴还是什么断头饭,先吃饱了再说,于是便不客气的应道:“多谢掌柜了。”

厨房应该一直烧着水,片刻功夫后就端出来了一碗面条。

这一碗面条是用肉汤打底,切得细细的白面铺在上方,还有十几块切得薄薄的肉片放在面上,撒着一小撮葱花儿,香味浓郁。

只是一碗清汤白面,但饿了的陆早还是吃得很香,如果再放一点辣椒油花椒油就好了,又辣又麻,吃起来才爽。

陆早吃饱了之后放下了碗筷,擦了擦嘴,等小二收拾干净桌子后,她便道:“掌柜想和我说什么?”

掌柜笑着摸了摸唇上的胡须;“能做出豆腐这种神仙食物,小姑娘果真是聪明。”

“多谢掌柜夸奖。”陆早不自觉的绷直了背,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准备要谈判的心情。

“如此我便不拐弯抹角。”掌柜直接便道:“我们酒楼客人都很喜欢姑娘所做的豆腐这种吃食,只是姑娘每次送来的数量极少,并不够多日使用。”

陆早猜到掌柜想要买她的做豆腐的法子了,如果刨除成本,卖豆腐真的赚不了几个钱,如果能将做豆腐的法子卖个高价,对她说也有好处。

只不过谈判的技巧便在于迂回取胜,争取最大的利益:“掌柜,如果你每日都需要大量的豆腐的话,我们可以每日都给你送来县城。”

“小姑娘,依照你的行路脚程,此时才到县城,恐怕住得极远,需要半夜时分便出门。”掌柜淡淡一笑,“若是顺利还好,若是不顺利岂不是耽误时间?我们酒楼的客人可都是得罪不起的贵人,你觉得区区一份豆腐值得他们耐心等待?所以不若将豆腐制作之法卖给我,价格上我必定不会亏待姑娘。”

陆早微微沉下脸,这是拿贵人来压她了?

虽然本来陆早是打算想卖掉的,可现在却不想了!

“掌柜这话说得。”陆早抿了抿唇,“若是送不来便不送了罢,我们庄户人家眼皮子浅,还是喜欢种地为生。”

掌柜微微蹙眉,他以为陆早一个不懂事的乡下野丫头,随便压一压就能恭恭敬敬的拿出豆腐制作之法,可没想到陆早竟然直接不做豆腐了。

陆早不做豆腐没人能逼迫,可他这里却是不好与东家交代的,掌柜想到前日收到东家从秦州急送的传信,让他务必买下豆腐制作之法,等夏日京城那位圣人大寿之时献上。

这事儿他可不能办砸了,他还想靠着这个功劳去往富庶之地做掌柜呢。

掌柜抿了口茶,“女子身娇,理应在家清闲过日,小姑娘你若是同意将制作之法卖与我们客栈,以后便不必下地干活,辛苦度日。”

陆早微微挑眉:“掌柜打算出多钱买我的豆腐制作之法?”

石膏太贵,陆早继续做必定会亏本,所以如果能高价卖掉也是一个好法子,而且瞧着这掌柜的口气,应当后背的东家是不缺钱的。

掌柜想了想东家给自己的命令,说了一个低价:“二十两。”

二十两,只要不生病办喜事,普通农家省着点能花二十年,农户人家一听二十两便会感恩戴德的道谢了。

但对于陆早而言,便有些不够看了。一两折算一百块,二十两换算成人民币也就二千块,还不够她买个包呢。

“掌柜,您说这个价格可没有一点诚意。”

掌柜本以为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听到二十两已经感恩戴德的应下了,没想到她却不将这二十两看在眼里,也不知是真有眼光,还是坐地起价。

对于乡下农人的偏见,最后掌柜将陆早定为了坐地起价,想要讹诈一笔,顿时心底升起一些不屑:“姑娘你不懂做生意,这豆腐利薄,卖一年恐怕也难赚二十两。”

如果不算石膏,豆腐本身的利润很高的,而且酒楼里的一斤豆腐切一切至少能做三碗菜,这是当她陆早是白痴么,“掌柜,我会做豆腐,我知道它能赚多少钱。”

意思就是你少拿那一套骗人的话糊弄我。

“掌柜,您要是真心想买,便出个真心实意的价,我也不是坐地起价的人,只要我不吃亏您也不吃亏,大家刚刚好便可。”

陆早并不想和掌柜继续争执下去,现在掌柜想和她谈也是不想弄僵,如果她一直拿腔作势,掌柜恐怕会强取豪夺,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在这些有钱人眼中的蚂蚁,想捏死就可以捏死。

不是陆早胆小怕事,而是这里真的和以前生活的社会不一样,她如今已经深刻体会,所以夹紧屁股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