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究竟哪里对不起她!

子夜时分。

霍昀带着人回了客栈,一行人一身煞气的上了客栈二楼,吓得客栈里守夜的小二以及几个住宿客人们纷纷躲开了。

“送水。”

“送热食。”众人利落如风的迅速上了楼,进入了各自的客房,快马加鞭的赶了几日的路,身上都快馊了。

“这就给几位客人送去。”守夜的店小二只能硬着头皮道。

霍昀想着此时早已夜深人静,陆早已经睡下,上楼后便并为想去打扰她,径直去了小二安排的屋子。

霍昀简单清洗过后,便听到门外有敲门声,他以为是从热食的小二。

待他开了门,才发现外间站着的是陆早。

霍昀敛了冷色,目光柔和了许多:“怎么还未睡?”

陆早轻声道:“睡不着。”

霍昀想到谢家那些人,眯了眯眼,“吓坏了?”

“府衙那边已经在查了,等找到了他们作假的罪证后,很快就能将他们定案。”

陆早听完后点点头,然后又摇头,回答霍昀的问题,“想等你回来。”

霍昀闻言,嘴唇一勾,笑了起来,正欲说话时,看到小二送了热腾腾的面条上来,“可饿了?要吃吗?”

陆早轻轻摇头:“我已经吃过了。”

顿了顿,陆早又补充道:“我在旁边看着你吃。”

等小二将面条放下后,霍昀便让陆早进屋了,为了陆早清白着想,门没有关。

不过他也不想想,亲都亲过了,清白早没了,现在这么做又有什么用?

陆早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霍昀吃面。

霍昀吃饭吃得很快,但却不会发出声音,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涵养。

等他吃好了,陆早才小声说道:“谢谢你来救我。”

霍昀看着陆早:“你我不必说谢。”

“要说的。”陆早知道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让他救自己,但她的性格就就让她没办法觉得理所当然。

霍昀抬手轻轻为陆早理了理耳畔的乱发,“受了欺负怎么不与我说?”

陆早:“我不是给你写信了吗?”

霍昀道:“我说的是这些人想要强迫买你方子的事情。”

陆早听到霍昀的话,淡淡的哦了一声,“我不知道他们会贼心不死。”

霍昀又道:“你莫要将这些事想得太过简单了,做生意不要太善良了。”

陆早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我不太会算计这些。”

霍昀自然知道陆早是什么样的人,在女子当做可能算比较精明能干的,可若放到男子或是朝廷官员之中,那便不够看了。

“你那个管事没什么本事,我另外给你找个精明的。”霍昀道。

陆早觉得贺文还挺好的了,忍不住为他辩驳几句:“我觉得他还挺不错的。”

霍昀道:“那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好的管事能运筹帷幄,走一步看五步。”

“我没什么背景,也没关系,他已经尽力了。”陆早顿了顿,看着霍昀:“而且你说的那是政治家,我一个小小的生意要那么厉害的人做什么?委屈了人家。”

霍昀哼了一声,“你护着他做什么。”

陆早见霍昀有些恼,“等我以后关系多一些,就好了。”

霍昀道:“我便是你的关系。”

陆早听着霍昀的话,心底有些欢喜,“那别人觉得我喜欢你,便是冲着你的身份背景去的怎么办?”

霍昀挑眉:“不是吗?”

陆早顿时愣在了那儿,浑身冰凉。

是,她是曾经打着这个主意的,可是她现在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他。

霍昀见陆早被吓住了,其实他早就知道陆早一开始为何忌惮自己,后来又为何要和自己打好关系,当然也知道陆早对自己的心意是真的。

当然,他对她的心意也是真的,所以不管她图什么,他都不介意,是以霍昀笑了笑,“我心悦于你,所以我愿意做你的靠山,我希望你借着我的名义去做事,我也希望你不要将这些关系划得那么清楚。”

霍昀顿了顿,“要不然,我会觉得你只是贪图我的容貌,不是真心爱慕我这个人。”

陆早的心逐渐回暖,刚才把她吓坏了,她真的以为霍昀会生气,会不理睬她了。

如今听到霍昀的这番表白,陆早心底甜滋滋的,“你真的心悦我?”

“不心悦于你,我为何要千里迢迢的来找你?”霍昀抬手刮了刮陆早的秀巧的鼻梁,“你觉得我会是个被人胁迫的人?”

“当然不是。”陆早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有点开心,这是你第一次说这些话。”

霍昀看着陆早绯红的脸颊,笑了起来,“那我以后多说几次?”

“几次?”陆早摇头说不够。

霍昀挑眉:“这么贪心?”

喜欢才会变得贪心。

以后她会越来越喜欢他的。

陆早嗯了一声,“我以后还会更贪心的。”

霍昀并不生气,嗯了一声,“我也很贪心,怎么办?”

“嗯......”陆早尾音上扬,杏眼转了转,然后飞快的在霍昀的脸颊上啄了一下,然后起身就往外跑去,“你早些休息。”

等陆早跑走后,霍昀伸手摸了摸脸颊,心底有几分不舍,就这么点胆子?之前拉住他吻下去的胆子呢?

翌日。

陆早回了田庄住,府衙由霍昀他去忙。

回到田庄时,早已等在门口的张翠花等人就迎了上来。

“受苦了。”张翠花抹着眼泪,“那些杀千刀的玩意儿,会遭报应的。”

陆早惊讶的看着大伯娘他们,“大伯娘,你们怎么来了?”

张翠花的旁边还站着陆大富、张翠花、三丫、五丫、小香几人,“实在不放心你,我们就赶来看能不能帮上忙。”

他们是在陆早被抓走之后,因为太过担心就跟着赶来秦州了,昨儿到的,可是到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不知该怎么办?最后还是三丫提议先去陆早的田庄问问情况。

“幸好没事。”陆大富看着陆早全头全尾的回来了,“要不然以后下了地下,我怎么和你爹交代。”

陆大贵可不稀罕她们这些女儿呢。

陆早没说这话,看着赶来的一家子,眼眶泛着红,这就是家人,不管能不能帮上忙,他们都会一直站在身旁,担心她,支持她,护着她。

陆早抹了抹眼眶:“大伯,大伯娘,我没事。”

“大姐......”五丫跑过来拉着陆早的手,小声哭着喊着她。

“大姐没事。”陆早抱了抱五丫,“没事了,没事了,咱们进屋吧。”

进了屋,大家坐在院子里。

张翠花气得眼眶发红:“他们就为了皮蛋方子就算计你?”

“不止,还有做粉条和芡粉的方子。”陆早道:“之前他们到工坊这里的偷过,晚上守夜的人多,就没偷到。”

“另外又想收买做工的人,但因为都是贺文他们调配的,而且大家为了活儿,都遵守规则,不敢乱说话。”

“那些人从这里没有得手,然后又打听到我住在鹿山村,然后就想出了这个毒计。”

五丫仰头问陆早:“小六小七是不是也是被他们杀掉的?”

陆早点头说是。

“真是造孽!”张翠花叹气,“咱们好好的做生意,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陆大富叹道:“谁也不会嫌钱多。”

“人家钱多就抢人家的,不怕遭报应?”张翠花呸了一声:“不对,现在已经遭报应了,他们活该!”

陆小香又问道:“堂姐,那他们都被抓起来了?是不是要坐牢?”

陆早点头:“好像已经有证据了,今日便会查清,如果不出意外的,他们会被流放。”

张翠花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这种黑心肝的就该关一辈子!免得再出来祸害人。”

陆早也很赞同。

晌午时分,霍昀来了,同时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已经查清楚了,谢家、媒婆等有牵连的人都认罪了。”

张翠花等人拍手叫好:“那可真是太好了。”

“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霍昀看着陆早,犹豫要不要将谢家的供词拿给陆早看。

陆早看出了霍昀的顾虑,柔声问道:“怎么了?”

“你说,我受得住。”

“好。”霍昀将供词递给了陆早,“这里是谢家的证词,另外还有几份证据。”

陆早接过供词,从头至尾的看了一遍,待看到上方关于她的户籍和庚帖的来处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是她?”

张翠花看着陆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担忧的问道:“早丫头,怎么了?难道还未解决?”

“不是。”陆早不敢置信的看向霍昀,这些都是真的?

“是。”霍昀颔首:“亲口承认的。”

陆早闭了闭眼,她怎么敢!

她怎么能这样?

我对她还不好吗?

张翠花几人看着陆早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十分担忧,“早丫头,到底怎么了?”

陆三丫看着这一幕,飞快的从陆早手中抢过供词,然后迅速的仔细的看了一遍,看完之后,气得直接爆粗口:“她可真不要脸。”

张翠花道:“三丫,你快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陆三丫气呼呼的说道:“是二丫干的。”

“什么?二丫干的?”张翠花提高了音量,不敢置信的看着陆三丫,“你别是看错了吧,那么多字儿你全都认识。”

陆三丫笃定的说道:“我没有看错。”

张翠花想到二丫的性子,觉得是衙门弄错了,“这......二丫不是这种人......是不是弄错了......”

陆三丫被气笑了,“我看分明就是她妒忌,所以才和人勾结陷害大姐的。”

“她嫉妒啥啊?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早丫头五丫和大家都对她好,还送她去学手艺,她怎么可能妒忌呢?”张翠花还是不愿相信,老实本分的二丫会害人。

陆三丫冷笑,“那你问她去呀,大家对她这么好,她还干下这种事情。”

张翠花还是不敢相信:“早丫头......”

陆早苦笑一声:她也要去问一问她,她究竟哪里对不起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