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成亲

秦州城里的一座宅院。

屋子里到处都摆满了喜庆的红色物件,窗棂上也贴满了红色的剪纸,还有前院不绝于耳的喜庆乐声,人来人往,听着十分吵闹。

陆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袍坐在同样红艳艳的**,如果不是双手被反手捆绑着,如果不是脸上满是不情愿之色,她或许还是一个美娇娘。

自从七日前陆早被后,一路颠簸来了秦州,昨日抵达之后,便将她关进了屋里严加看守,今日便被要求成亲了。

陆早这一路没套到什么话,媒婆等人嘴巴严得跟上了一把锁似的,打手们也是媒婆路上请的,人家压根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哎,也不知道送去贺文和霍昀那边的信有没有收到,也不知他们会不会来救自己。

陆早看着进进出出布置屋子的两个小丫鬟,轻轻咳了一声,“咳咳。”

小丫鬟侧过看着陆早。

陆早看了眼外面守着的两个粗壮婆子,然后对小丫鬟说道:“我渴了,给我倒杯热水过来。”

小丫鬟有些犹豫,管家说了不许她们和这个即将过门的新继夫人说话的。

陆早道:“我就想喝口水而已。”

外间粗壮的婆子听到动静,喝道:“你们干什么?不许靠近她。”

“我想喝口水而已,怎么?喝水都不行?想渴死我?”陆早一副妖艳贱货的绿茶样,“信不信我明天就把你们两个发卖了?”

婆子脸色变了变。

“两个丑八怪,看着都碍眼,还不滚开。”陆早哼了一声,“看你们两眼,我眼睛都要瞎了。”

婆子:“你......”

另一个婆子劝道:“好了,喝口水而已。待会儿渴死了,老爷娶什么?”

陆早使唤丫鬟:“快去。”

丫鬟立即倒了水过来,想要喂给陆早喝。

陆早躲开了,“你这样会呛死我的,帮我把绳子解开。”

丫鬟不敢。

陆早诱哄道:“我喝完了再重新绑上呗。”

丫鬟胆儿小,哪敢做这事啊。

“算了,不为难你了,就这样喝吧。”陆早的确口渴了,就着丫鬟的手喝了两口水,“你们老爷多少岁?”

丫鬟小声道:“六十。”

陆早心底直恶心:“这么老?他怎么好意思抢我这么年轻貌美的姑娘,他妻子儿子这些不反对?”

丫鬟摇头:“夫人去年去了。”

陆早心底更恶心了,“你们老爷姓谢?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

丫鬟疑惑的看着陆早,不知她为什么问这些。

陆早笑了笑:“我不是要嫁给你们老爷了吗?关心关心自家产业。”

丫鬟松了口气,“老爷是开商行的。”

“哦,商行叫什么名字?”

“庆祥商行。”

陆早眯了眯眼,果然,当初想要买方子的其中一家就是这家商行。

“你们家有做官的人吗?”

丫鬟道:“大少夫人的父亲在州府做事,还有老爷的兄弟在京城做事。”

难怪这么嚣张。

陆早冷哼了一声,正欲还想问几句,这时一个管事打扮的婆子走了进来,警惕的看着陆早,“你们做什么?”

女管事听媒婆说,从南宁县一路来秦州,陆早没少套媒婆话,幸亏媒婆嘴巴严实,后来又往她的水里加了点让人晕沉沉的迷药,要不然早被这个表面看起来乖巧的实际十分狡猾的乡下丫头给骗了。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老爷怎么就看上了一个乡下小丫头,还非得大老远的把人给带回来,什么毛病?

“喝口水都不成?”陆早冷着脸,“渴死了我,你去和那个谁成亲?”

“哼,伶牙俐齿。”女管事知道顾全大局,没有与陆早多掰扯,“你给我老实待着,别给我闹什么花样,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陆早冷笑,“我能耍什么花招,你把我绑着,还派四个人盯着我,我就是三头六臂也耍不出花招来。”

女管事哼了一声,“知道就好!”

陆早道:“我听着前面客人挺多的,这是全秦州的人都来了吗?”

“你以为你是天仙,还全秦州的人来看你?”女管事嗤了一声,“来的都是老爷的生意伙伴和亲戚,不过我奉劝你,老实一些,没人救得了你,婚书已定,你这辈子都是谢家的人呢!”

女管事说罢又训斥了小丫鬟一番,交代守门的婆子不准再让陆早靠近任何人,然后才匆匆离去了。

等女管事走后,陆早再怎么与小丫鬟说话都不理睬她了,看来这个女管事的地位在谢家很高呀。

陆早看着屋子里的红绸,厌恶的皱了皱眉,这位谢老爷,你给我等着!

待到下响吉时前一刻,一日不见的媒婆又上门来了,依旧穿得花枝招展,满脸扑粉,“吉时快到了,给她盖上盖头,走吧。”

小丫鬟拿起盖头就朝陆早脑袋上盖。

“等一下。”媒婆看了眼陆早,“把她的嘴巴堵上!”

陆早道:“我不会乱说话的。”

媒婆可不信,“委屈陆姑娘了,等拜完堂,我们再给你取下。”

说完,就不有分说的将陆早的嘴巴堵上了。

当嘴巴被堵上,当红色盖头盖上的刹那,陆早眼前一片绯红,刺目至极。

被小丫鬟和媒婆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往前院正堂走去,说是搀扶,不如说是挟持,以防她不老实。

等到了前院正堂,刺耳嘈杂的喜悦声震动着耳鼓膜,让人觉得耳朵很疼。

媒婆道:“谢老爷,新娘子来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好好好,可算是来了。”

“赶紧的,吉时到了,搞快成亲。”谢老爷迫不及待的说道。

旁边响起几个苍老的声音:“谢老爷真是英勇,如此迫不及待。嘿嘿嘿......”

陆早听着畜生般的奸笑,后背微微发凉,捏了捏满是汗的手心。

“来来来,新娘子,赶紧的站到这儿来......”媒婆拽着陆早朝正堂中央走去,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陆姑娘你麻溜点儿,想想你家的妹妹们。”

陆早果然动了,跟着往前走去。

这时媒婆在旁唱礼,“吉时已到,一拜天地.......”

媒婆的话还没喊完,门口便传来嘭地一声巨响。

众人转过头,朝院子外看去,发现谢家大院的朱红色的大门都被人给踹飞了,弹落在地上,砸起了一片灰尘。

谢家的家丁们立即上前指着来人,“你们是谁?干什么的?”

“干什么的?”霍昀修长的腿一脚将冲上来的家丁踹飞了,语气吊儿郎当:“抢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