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婚书

半月之后的鹿山村飘着细小的雪花,寒冷刺骨,但村民们都不怕寒冷,全都挤在了村南的这边,守着陆早家杀猪呢。

下溪村一共养了五头猪,陆早把猪全都买了回来,今日全部杀掉,到时候全部做成腊肉香肠。

村民们过来守着一是看热闹,二是想买一点肉或是猪下水回去油油嘴巴。

杨村长一早就和陆早说好了村民们的想法,五头猪,五大副猪下水,陆早一家子也吃不完,所以卖一些出去也无所谓。

几个杀猪匠将五头猪全部都整理好了,按照陆早的要求分割成块。

陆早将要留起来的肉、骨头、小肠,一笼肥肠、几块猪肝、一个猪肚、几块猪血留了起来,其余的猪头、猪舌、猪心、猪肺、猪肚、猪腰、猪肝、肥肠、猪血这些全部拿出来卖了。

最受欢迎的便是这些价格便宜的猪下水了,没一会儿便被抢光了,另外还有些人家买了猪肉回去,吃一点,剩余的留着过年吃。

就在村民们买了肉准备离开时,一队吹着奏着喜庆音乐的人抬着花轿,晃晃悠悠的朝村南的方向走来。

“谁家成亲啊?”

“没听说村子里有人成亲办喜事啊?”

“还有大花轿呢,这不是一般人家能租借得起的。”

有大胆的问穿着一身鲜艳衣裳的媒婆,“你们这是给谁家送新娘子去?”

媒婆笑呵呵的道:“送什么新娘子哦,我们这是来接娘子的。”

村民问:“接新娘子?哪家的姑娘啊?”

媒婆说道:“你们村是不是有一个叫陆早的?”

村民回答:“是啊。”

媒婆笑得脸都开花了:“我们就是来接她的。”

“啥?”

“她就要成亲了?”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去买猪下水的时候可没瞧出陆家要办喜事的样子呀?难道杀那么多猪肉就是要办喜事?“嫁给哪家啊?”

媒婆道:“要嫁的是我们秦州城里的谢老爷。”

一听是秦州城里的老爷,村民们纷纷觉得一定是有钱有本事的人,纷纷露出羡慕的眼神,“喏,沿着这条青石小路一直走,走到尽头的有高大围墙的院子便是陆家了。”

媒婆笑呵呵的给大家分了喜糖,道了谢,然后就朝村民们所指的方向走去了。

“这出手可真大方。”

“就是,不像那陆家的,抠门得很。”

“我们去看看?”

“走。”

一行人吹拉弹唱的走到了陆早院子外面,院子外面的一摊子刚好撤下,大家都准备离开。

但见媒婆等人的架势,便纷纷留下来了,好奇的问着谁知道是哪家成亲吗?

媒婆看着陆早等人,扬了扬手中的帕子,身后的吹拉弹唱的人就停下了:“这里可是陆家?”

张翠花皱眉,“你们是什么人?”

媒婆笑道:“我们是来接亲的。”

“接谁?”

“接陆早陆姑娘。”

站在后方的陆早脸色一变,什么情况?

一侧的陆小香眼睛亮了亮,小声问道:“堂姐,是不是军爷来娶你了?”

霍昀?

不可能。

先不说他们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就霍昀的品位,不可能选这么一个满脸白粉的媒婆的,所以陆早十分笃定的说不是。

陆小香的脸色一变:“那是谁?”

陆早道:“等等就知道了。”

前面的张翠花听到媒婆的话脸色也变了变,她一直想让陆早成亲,可也不是这个半路冒出来的亲事,而且她越看越觉得这个媒婆不安好心,所以当下否认道:“什么?我们这里没有你说的这个姑娘。”

媒婆变了脸色:“你刚才不是说这里是陆家吗?”

张翠花道:“是啊,可姓陆的人家那么多,我们家没有你找的姑娘,你定是找错地方了。”

媒婆好歹也是从秦州来的,吃过的盐可比张翠花这个村姑走过的路多,不是那么好骗的。

而且看着几个姑娘眼露出恐惧担忧的神色,所以她猜测,陆早就是这其中一个。

听谢家的人说,这陆早十七岁,长得十分貌美,这几人中间最好看的便是各子最高的穿着浅蓝色裙儒的女子,而且瞧着年纪也最大。

所以媒婆径直就朝陆早走过去:“这位就是陆早姑娘吧?”

陆早脸色微沉,“我不认识你。”

媒婆笑道:“姑娘不认识我没关系,我认识姑娘你就行了。还请姑娘上花轿吧,可被耽误了吉时。”

“你这人怎么这样?是听不懂话是不是?”张翠花将陆早护在身后,“我家闺女没有许什么人家,你们还不快滚。”

媒婆沉下脸:“哟,你们这是不认账?”

张翠花怒道:“什么认不认账的?我们压根就没有说过亲!”

“没说过亲?”媒婆冷笑着拿出一张订婚书,“这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你们还不承认?”

“婚书?”张翠花的脸色变了变。

这个时代,如果两家想结两姓之好,便会拿两家儿女的庚帖去合婚,然后由媒婆或是官府写婚书,有了婚书才是明媒正娶的妻子。

所以当张翠花听对方说那是婚书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谁知道是不是你随便写的?”

“我随便写?这上面可是盖着秦州衙门的官印的。”媒婆将婚书打开,让张翠花仔细看清楚,好让她死心。

“还真的有官印?”张翠花看着上面鲜红的印章,脸色顿时大变,“这可怎么办?”

陆早走上前,伸手:“我想仔细看一看。”

媒婆没有吧婚书给陆早,怕她撕了,“你看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陆早见她不给,也没有强求,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印章,和秦州的地契上盖的红印章是一模一样的。

陆早问媒婆,“官府写的婚书?”

“自然是。”

“可是我记得婚书是要庚帖的,我可不记得我有庚帖在外面。”陆早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庚帖被马三娘保存不当给毁了的,后来她也没有想过去官府重新申办。

张翠花明白了,指着媒婆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们作假!”

“我就说哪来的不要脸的人,原来是拿着假的婚书来骗我们,是不是看着我们家富裕,就想来讹钱?”张翠花泼辣的骂道:“不要脸的东西!当家的,赶紧去报官,让官府抓去坐牢!”

媒婆冷下脸,“陆姑娘,不管你信不信,这份婚书都是秦州府衙办的,现在亲事已定,我劝你老实配合,要不然悔婚可是要遭大罪的!”

“我并不承认这门亲事,算什么悔婚?”陆早一把夺过媒婆手中的婚书,“你们作假婚书是欺骗无辜百姓,真是恶毒!”

“何勇,去报官!这些人拿出莫须有的婚书就像将未婚女子带走,实在是丧心病狂,我看他们这么熟练,没少做恶事,一定让官府好好查查他们!”

何勇说是,然后立即跑去报官了。

“就是,送官!”

“谁不知道陆丫头没说亲,这突然冒出来安的什么坏心思啊?”

“我看分明就是眼红陆家的钱,这才故意拿一个假婚书来吓唬人的。”

“估计是。”

听到众人说话的媒婆脸色变了变:“你们......”

陆早又道:“村民们,这些人今日赶对我下手,明日就敢对你们家的女儿下手,大家把这些人给我绑起来!送官!“

村民们有些害怕:“这......”

陆早又道:“谁今日帮我绑人,我送大家一人两斤油膘肥厚的肥肉!”

村民们都舍不得花钱买太多猪肉,一听陆早这么说,觉得帮一下忙就把捡两斤肉,这也太划算了!

于是纷纷行动了起来,三五两下的就将媒婆等人给绑了起来。

叶家人吼道:“将他们送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