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二丫离开

因下六小七不在了,家中没了欢笑声,气氛有些压抑。

这样过了一日。

陆二丫大抵是有些受不了家中的衙役了,便找到了陆早:“大姐,我需要去趟县衙办新的路引,你能送我去县城吗?”

陆早今日需要去趟下溪村,暂时没时间去县城,“很急吗?若是急的话让何勇赶马车送你去。”

陆二丫看了看陆早,点点头说:“那让他送我吧,掌柜说这两日便要去秦州了。”

陆早说成,“那我把户籍册子给你。”

陆二丫点头:“好。”

用过早饭,陆二丫便出发去县城了,陆早则去了下溪村。

许木匠他们这几日在下溪村帮人做新家具,她今日过去是想找许木匠帮忙做一些农具的,比如木犁、谷风车和取水的风车。

陆早之所以找许木匠做这些,是因为前些日去秦州的时候听王氏兄弟提起,说收稻子的时候很开心,但是用簸箕慢慢颠簸出空壳就很费时间。

所以陆早就想到以前在家里用的谷风车,将晒干的稻子倒进上面的漏斗里面,然后下面人工转动着里面的木质扇叶,用扇出的风将空壳全部吹了出去,剩下的便是果实丰满的稻子。

一般吹一次就很干净了,保险起见,最好吹两次。

以前奶奶在时候,家里晒稻子要晒三四天,晒到后两天的时候,每天下午收稻子的时候就吹一次,等最后一天吹完了将可以入仓了。

所以陆早这才仔细琢磨着将谷风车做出来。

另外取水的风车是方便荒地那边取水的,从水池挑水还是有些累,如果可以用倚靠风车转动取水上来,那便能节省不少功夫。

因为才将图纸画出来,涉及一些制作之法,陆早便亲自过去和许木匠说一说。

另外听说下溪村有人养了猪,陆早想去看一看,要是长得肥,她就买下来,到时候杀来做腊肉做香肠,多做一些,到时候给霍昀和娇姐她们多拿一些。

本来是想叫上五丫一起的,但是她现在正在伤心之时,所以她便独自一人去了。

去了下溪村,陆早便将图纸拿出来与许木匠交流了一番,将谷风车和风车取水的制作原理与许木匠说了一番。

许木匠表示十分有兴趣:“这我倒是没有做过,得回去试做一下才行。”

“可以,开春之前做好给我便是了。”陆早打算也给村里捐赠几个,“ 若是能成了,帮我各做二十个。”

许木匠:“每一种都要。”

陆早点头,到时候村子里留十个,秦州分十个。

陆早又道:“工钱还是按照工期来还是数量来算?”

许木匠想了想,道:“我与你打个商量可行?”

“我们不要你的工钱,能否做几个放在我们村子里使用?”

陆早道:“当然可以了,这风车可以帮人省下不少功夫,也算是一个利民的好事,你可以给大家都做。”

许木匠原本想着等做好之后试验过之后,若是能成就与陆早商量做一笔买卖,但没想到陆早会主动提出让他给大家做,“那我到时给大姐做,若是赚了工钱,我与你平分,就算买你这方子了。”

“许师傅不必如此,这风车做法挺简单的,有经验的师傅一看就知道怎么制作,藏也藏不住,也不值几个钱。”陆早道:“所以您不必给我分钱,如果可以的,别人请你帮忙制作这些的时候,价格稍稍便宜一点便可。”

这个时代木匠收费不便宜,一般人家根本舍不得花钱打新家具。所以陆早才提出这个建议的。

许木匠听罢,点点头:“好。”

与许木匠商量好之后,陆早又去养猪户家看了看家里的猪,瞧着长得还挺不错的,于是与养猪户商量道:“你们若是信得过我,可以十一月之后将猪送到我家,我按屠户买猪的价格买你们家的猪。”

“自然是信得过陆姑娘你的。”下溪村的人都听过陆早这个人,知道她拿出一种食物给大家种植,亩产有两三千斤,大家都想来年也去要一点种子回来种,哪怕是交一半的收成,他们也甘愿呐。

“我们等十一月之后便给你送过去。”

“好。”

“陆姑娘,我们听说您那儿有种子,我们来年能不能也去拿点种子回来种?”

“可以,不过你们知道我的规矩吗?”

“知道,前五年分一半的收成给你嘛,我们愿意的。”

“那行,等过了年之后便过来拿种子吧,到时候顺道签契约。”

“好。”

“陆姑娘,我们在山上摘了下板栗,你拿些回去吃吧。”

“陆姑娘,我们家有晒干的萝卜条,你拿回去煮汤吧?”

村民们家中日子并不富裕,但为了来年能种上红薯,都尽可能的讨好着陆早。

陆早不是土匪,并不愿走一路拿一路,婉拒了大家的好意,然后径直回了村子,回到村子之后便看到村民们在村子里的水塘里捞鱼。

杨村长喊陆早去拿鱼:“陆丫头,来拿条鱼回去吃。”

“不用,我们家池子里也有鱼。”陆早在荒地里的水池里种了藕、养了鱼,不过数量不多,但也够自己一家子食用了。

“那懒得回去捞了,我们这儿有现成的。”杨村长对陆早倒是挺友善的,一直让陆早过去拿鱼。

旁边站着的村民想到自家还拿着陆早的好处呢,也纷纷附和道:“拿几条回去吃吧。”

陆早看着村民们心不甘,脸上却一副热情的模样,挑了挑眉,她真喜欢看着这些人明明不爽她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笑了笑道:“那给我拿几条吧。”

村民们噎了噎。

杨村长倒是真心实意的,拿了木桶给陆早装了五条鱼,两条大鱼,三条鲫鱼。

陆早打算拿鲫鱼回去炖汤喝。

回家后,陆早便将鲫鱼处理了,然后用陶罐炖上了。

汤炖上之后没多久,陆二丫便回来了,“大姐,我回来了。”

陆早问道:“办好了?”

陆二丫点头:“不过今日掌柜那边说明日县城有趟镖去秦州,让我们明日便出发去秦州。”

陆早怔了怔,“这么快?五丫现在还难受着,你不能在家多待一些时日吗?”

陆二丫露出为难之色,“掌柜那边......”

陆早叹了口气,“算了,那你好好与五丫说去吧。”

陆五丫这几日心底难受,听到二姐又要出远门了,心底越发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为什么又要走?”

“你们都走了,就留我一个人在家,呜呜呜......”

陆早安抚着五丫,“大姐在家呢。”

“小六小七没了,二姐也要走,呜呜呜......”

“你二姐是要去学手艺。”陆早顿了顿,“等过年回来的时候,咱们一家子再好好热闹热闹,好不好?”

二丫点头,“到时候我可以在家多待一些时日。”

五丫哭着道:“二姐不走。”

陆二丫面露为难之色,“五丫......”

五丫看二姐都不愿意陪自己,转过身又偷偷的抹起了眼泪。

陆早虽然有心让二丫留下陪陪五丫,但二丫最后还是以要去做活儿为由离开了。

“那行吧。”陆早心底隐隐有几分不满,这绣坊真的比家里人更有吸引力吗?

张翠花劝道:“五丫莫哭了,你二姐是去学手艺去了,以后学成了赚了大钱就给买好多好吃的好喝的。”

陆大富也道:“再过两月就过年了,到时候二丫回来多陪陪五丫便行了。”

陆二丫点头,“我会的。”

被劝解过的陆五丫抹着眼泪,“那二姐早点回来,不要很快就走了。”

“好。”陆二丫点头,“还有两个多月,很快就过去了。”

陆五丫点头:“好。”

等陆二丫走后,陆五丫便算着日子等过年了,可是她最终没有等来热热闹闹的年,反而等来了一个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