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进贼了

何勇远远的瞧见陆早的马车缓缓驶来,着急的奔了过去,声音慌乱极了:“东家出事了。”

陆早眉心紧蹙:“出什么事儿了?”

何勇道:“家里遭贼了。”

陆早脸色一变,不等她问话,何勇又道:“小六小七被人毒死了。”

“什么?小六小七被毒死了?”陆早神色大变,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怎么会被毒死?”

何勇忙将家里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今日陆早几人出门之后,何勇和王氏在去麦地里除草去了,何花和何忠去山上砍柴,家中只有小六小七看家。

但是就在半个时辰前,在山上砍柴的何花听到小六小七的叫声,但是叫了几声之后又停了。

何花她们便没有放在心上,等她们背着柴火回家的时候,发现小六小七一动不动的躺在院子里,进去后才发现小六小七被人用肉包子给毒死了!另外家里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陆早皱眉:“平日小六小七从来不让陌生人靠近的,怎么会吃生人给的肉包子?”

何勇也是不明,“小六小七只叫唤了几声便停下了,没有再有其他动静,会不会是相熟的人呢?”

有这种可能。

陆早沉着脸,“你先去报官。”

何勇:“是。”

陆早让何勇换了马车,然后自己牵着驴车跑回了家,一回到家便看到已经死的僵硬的小六小七,心底涌起一股杀意。

小六小七陪了她好几年,从她们吃不饱穿不暖到现在生活富裕,虽然陆早并不太喜欢宠物,但七八百日的相处却不是假的,早已比陌生人更加亲密。

亲密的伙伴一下子没了,任谁都无法接受。

五丫更甚。

五丫平日与小六小七甚是亲密,经常在一起玩闹,所以一回家看到两只小狗的僵硬的尸体时,顿时嚎啕大哭,“呜呜呜......我的小六小七。”

陆二丫看着躺在地上的小六小七,有些害怕的别开眼,“五丫......”

陆三丫看着地上的狗,想到今晨还围着自己的腿边一直叫唤的小六小七,眼底浮出仇恨的光芒,若让她知道是谁干的,她非打死她不可。

王氏在旁擦了擦眼泪,“东家,您快到屋里瞧瞧,看看可有东西被偷了。”

陆早进了屋里上了楼,发现楼上的几间屋子都被翻动过,但是没有什么东西被偷走,“工坊和粮仓那边呢?”

王氏道:“工坊的锁被砸开了,少了几个刚做的皮蛋。”

“东家,现在该怎么办?”

陆早皱眉,“何勇去报官了,等官府来了再说吧。”

陆早看着坐在沙发上呜呜的不停抽泣着的五丫,心底叹了口气,走过去给五丫擦了擦眼泪,“五丫,莫哭。”

陆二丫道:“是呀五丫,别哭了,以后再养两只就行了。”

五丫听到陆二丫的话,哭得更厉害了,“它们都不是小六小七了,呜呜呜......我不要别的狗,我就要小六小七......”

被吼了的陆二丫脸色僵了僵。

五丫哭着道:“大姐,你让小六小七活过来行不行?”

“大姐没有这个本事。”陆早轻轻叹了口气,“不过你放心,大姐会抓住害小六小七的人,到时候给小六小七报仇。”

站在门边的陆三丫两手对碰了一下,“对,一定要抓住那些人,砍了他们的脑袋给小六小七报仇。”

陆二丫脸色变了变,还砍脑袋?这说得也太可怕了。

不多时,衙役们便过来了。

仔细询问查探过后,发现贼人是翻墙进入院子,扔了包裹着大量砒霜的肉包子给两条狗食用,盏茶功夫便暴毙了,然后进入了屋内翻找物品。

“般这种情况要么是偷窃,要么是报仇。”衙役顿了顿,“家中可有损失?银钱这些?”

陆早想到被翻乱的屋子,“屋里到处都被翻得乱七八糟,不过家里并没有放什么银钱,所以除了偷走了几个皮蛋,其余并没有损失。”

“那应该是为了偷什么东西了。”衙役道。

衙役顿了顿又道:“不过能用下毒这么狠毒的法子,想偷的东西必定不是简单小东西。”

陆早一怔,她想到之前秦州和县城都有人曾与她询问过卖不卖皮蛋方子,如果这些人不死心,跑来偷方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刻,陆早庆幸家中重要的东西都是放在系统仓库里的,要不然可能真被偷走了。

衙役又问道:“可得罪过人?”

陆早想了想,如果真要说得罪的话,那马三娘、村子里一些村民都有可能,不过最有可能的是才出狱几个月的马三娘,只是不知道这些日她藏在何处的。

陆早将自己知道的告诉了衙役,“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还劳你们帮忙查一查。”

衙役记了下来,表示知道了。

陆早又道:“虽然没有重要东西被盗走,但是我担心他们以后还会再次上门,还请几位大人帮忙细查,抓住凶手。”

衙役们道:“路姑娘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一定会抓住那盗贼的。”

原来的县令倒台后,州府很快派来了新县令,新县令新衙役新气象,所以大家办事都很认真负责。

衙役们四处排查了一番,又仔细询问了村子里的人,然后便朝四方追查了出去。

“能抓到吗?”叶家人热心肠的过来帮忙,“今天我们都去地里了,要是在家的话还能帮你看着一点。”

陆早也不知能不能抓到,但她不想小六小七白死。

又有人揣测道:“会不会是村里人......”

“砒霜下得很重,村里人应当舍不得花一两银子去买砒霜。”陆早了解村里这些人,抠门得不行,让他们拿银子出来简直就是割他们的肉。

而且陆早还利用协议这些制约着村民们,他们也不敢有歪心思,就算有,也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所以陆早还是倾向于是外面的人偷偷摸摸的跑进村子里来的,只是陆早想不通的是,平日从不准许生人靠近的小六小七怎么就着了道?

陆早一时想不明白。

入夜后的村子安静之极,村民们早早进入了梦乡。

但陆家因小六小七没了,无人说话,气氛十分衙役。

王氏看了看燃了大半的烛台,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没想到东家这么看重两只看家护院的狗,东家真是重情重义的好人。

哎,两只狗也是造孽。

“东家,在我们老家有句老话,说家里死去的牲畜不能放在家中太久,放久了它们舍不得离去,没办法投胎。”王氏劝说道:“等明日挑个地方埋了吧,也好送它们去投胎。”

五丫心底不舍,“大姐,不要......”

陆早搂着五丫,柔声宽慰着她:“五丫,小六小七已经没了,我们好好埋葬它们,让它们尽快投胎。”

五丫哭了一下午,嗓子沙哑极了,“它们会投胎去哪里?”

“这是阎王老爷掌管的事情,我不知道呢。”

五丫又问:“那它还会变成小狗吗?到时候我们再把它们买回来行吗?”

“大姐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去投胎,会投胎成什么样,会在什么地方。”陆早看着五丫失落的眼神,心底十分难受,“不过无论它们到了哪里,只要有人善待它们,它们就能平安的过一辈子的。”

五丫已经长大了,知道陆早这些话都是安慰话,知道小六小七回不来了,知道她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越想越难过,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

“大姐......呜呜呜......”

陆早看着五丫伤心的模样,心底涌起一股酸涩,别让我抓到下毒的人,非将他碎尸万段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