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亲了下去

没人来救她。

没人来寻她。

没人在意她。

没人发现她不见了。

陆早心中涌起一股悲恸,她以来来了这里,她有了妹妹,有了亲人,有了喜欢的人,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

不会悄无声息地死去,不会没人发现她不见了,不会没有人关心她在意她。

可是她竟然还是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她为何还要多活这一遭?

听着几人的**笑声,陆早怕得瑟瑟发抖,可她动不了,也没有力气了。

与其受辱,她还不如咬舌自尽,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走。

反正她也累了。

厌恶了无休止的种田任务。

厌恶了被系统支配的生活。

死了。

便是真的解脱了。

就在几个奸人逐渐靠近,就在陆早决定自我了断之时,她突然听到一声利器刺入身体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陆早还听到了其中一个奸人惨痛的叫声,“救命啊......”

有人冷声喝道:“抓起来。”

“是。”

下一瞬,陆早被人扶起,就在她想要推开这人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冷香味儿,是霍昀。

陆早睁开眼,看着半跪在自己面前的霍昀,眼泪顿时如泉涌般的流了出来。

“你终于来了。”陆早也顾不得矜持,顾不得有旁人在,顾不得他的身份,顾不得自己自卑,顾不得其他所有的一切,她遵从着自己内心,朝着她觉得最安全的人的怀里扑了进去。

霍昀看着趴在自己怀里抽泣着的陆早,知道她是吓坏了,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没事了,别怕。”

陆早趴在霍昀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像是要将所有的委屈与害怕都哭出来似的,“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没事了。”霍昀听着陆早的颤抖的哭音,心也被揪了起来。

霍昀真的是怕极了,从知道她消失不见的那一刻起,他就懊恼,后悔,担忧。

都是他的错,若是他没有让陈娇带陆早出去,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若是他多派几个人陪着她一起,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都是他的错。

跟霍昀来的人都是他的亲信,看见霍昀与这个姑娘抱在一起,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将军,我们先把人带回去审问。”

陆早太害怕了,还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有对系统的怨怼,所以一直在哭,无论霍昀怎么哄都没效。

以前陆早从未这么大哭过,从未在外人面前哭过。

奶奶去世时,她没有。

打工赚学费的时候没有,工作不顺天天熬夜她没哭,来到这个世界没哭,被马三娘虐待没有,受了委屈没有,累了也没有......

可是现在,她却忍不住,眼泪就像开了闸的长江,一直不停的流淌着。

为什么她这么可怜。

为什么亲爹妈不要她。

为什么猝死的是她。

为什么没人在意的是她。

好难受。

陆早的听不进霍昀的话,就觉得这世间什么都与她作对,觉得好难受......

“莫哭。”霍昀抬手为陆早拭去眼泪,他不知陆早为何哭得这么伤心,只觉得心底也十分难受,只是不知该如何安抚她。

“不要你管。”陆早别开脸,自己哭得这么难看,看起来一定很丢脸。

霍昀看着还发脾气了的陆早,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给转了回来,看着她那张哭得泛红嘴唇,抿了抿唇。

然后俯首,亲了下去。

陆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给吓得失声了,她瞪大了眼看着放大了霍昀的脸,锐利却不失精致的眉眼,挺直的鼻梁,还有温润的,柔软的,唇。

是不小心的吗?

她要装作没有这回事吗?

霍昀看着傻愣住的陆早,终于不哭了,嘴角勾了勾,“还哭吗?”

陆早愣了愣,随即恢复了几分理智,“你亲我就是为了不让我哭?”

“我哭还惹着你了是不是?我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我连哭都不能哭了?”

看着恢复了理智,且又能怼自己了的陆早,霍昀松开了捏着陆早的下巴,“不是。”

陆早一怔,那是为何?

霍昀看着陆早傻楞的模样,轻轻叹了口气,从很久之前开始,从他喜欢逗弄陆早开始,从他喜欢吃她做的饭食开始,从他宁愿高价从她手里买东西缓解她手紧开始,从他宁愿绕道也要去偷几根玉米开始,陆早于他而言,便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只是他一直不愿承认,一直不愿正视。

无数次出现的旖旎片段,无数次想要亲近的念头,都被霍昀压了下去。

直到今日。

直到他知道陆早被掳走,直到他看到她差点被侮辱的是,他才知道他有多喜欢,有多愤怒,又有多害怕。

他从来不是傻子。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待想清楚了之后,他便不会再顾忌了,喜欢便是喜欢了,哪怕他身边危险,他护着便是了。

将人推开做什么?

有一个陪着他,不好吗?

更何况这个人,很简单,很赤忱,也正好喜欢着自己。

陆早听着霍昀说不是,心跳猛地加快了,“那是为何?”

霍昀又低头浅啄了一下她绯红的唇,“你说呢?”

陆早的脸刷得一下变红了,她现在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你怎么.....突然......”

之前霍昀从未有过表示,所以陆早都不敢奢想了,都打算回家去了。

霍昀知道陆早要问什么,“没有突然。”

陆早愣了一下。

霍昀道:“只是想明白了罢了。”

陆早愣了愣。

霍昀不想多说自己那些心思,抬手为陆早将头发上的草屑拿掉,“我带你回去。”

陆早嗯了一声,想跟着站起来,结果刚一挪动脚,就疼得她嘶了一声。

“怎么了?”

“我的脚......”

霍昀摸了摸陆早的右脚裸的位置,“肿了,应该是扭伤了。”

“来,我背你回去。”

陆早想到霍昀的伤还没好,“不用,我自己走。”

霍昀背对着陆早,微微屈膝,“快上来。”

陆早没动,“你的伤......”

“已经好了。”霍昀道。

霍昀已经修养了十几余日,伤口表面已经愈合,但内里却不知道了,陆早不想害他伤口裂开。

“那你想走下去吗?”霍昀皱了皱眉,“或者你想让其他人来背你?”

陆早抿了抿唇,这么凶?

霍昀再次道:“上来。”

那好吧。陆早趴上霍昀的后背,“你背不动了就和我说,我下来。”

陆早很轻,霍昀轻而易举的就背起了她:“不会。”

陆早趴在霍昀并不算宽厚的肩膀上,觉得自己被安全感包围了,好像一点都不害怕了。

她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望着他的俊美的侧脸,这么好看的男人,是她的了?

想到这儿,陆早心底美滋滋的,真好,是她的了。

霍昀背着陆早慢慢下山,“看什么?”

许是戳破了一层纸,陆早的胆子也大了些,“你真好看。”

霍昀闻言笑了,“高兴?”

陆早嗯了一声,把头与霍昀的头靠近了一些,小声道:“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