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价高者得方子

翌日,天朗气清。

陆早刚用过早饭没多久,客盈门的东家便上门了。

客盈门的东家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身穿暗纹褂子,一副精明威严的模样。

陆早将人请如大厅里,道了一声:“请坐。”

周东家没有客气,径直坐下了。

陆早坐在他的对面,绷直了后背,虽然心底突突直跳,但不能输了气势,所以也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干练精明有气势一些。

“久仰姑娘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如朱掌柜所说的一般,是个妙人。”周东家端起张氏送来的茶闻了一下,然后嫌弃的放了回去。

陆早看着周东家的动作,还嫌弃?要不是看着你礼貌上门,她连烂茶都不会倒一杯出来。

陆早淡淡的笑了笑,“周老爷过誉了,我只是个乡下小丫头罢了。”

周东家用他一双精明算计的眼睛盯着陆早,呵!乡下小丫头,好一个乡下小丫头!一个小丫头竟然让他差点栽了!

“听闻陆姑娘的妹妹在玉香楼做绣娘?我府上有几个从京城请回来的绣娘,手艺比玉香楼的大师傅还好,若是陆姑娘有意,可将妹妹送到我府上的绣娘那儿去学手艺。”

陆早冷笑,她脑袋又没有长包,把二丫送他手上去当人质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妹妹已经拜了玉香楼的绣娘为师,不敢再拜入其他师傅门下。”陆早顿了顿,补充道:“若是被她现在的师傅知道了,恐怕会说我妹妹品行不端了。”

品行不端一句就把周东家给噎住了,可看陆早傻傻愣愣的模样,不像是故意为之,是以,只能淡笑道:“陆姑娘说的是。”

陆早点点头:“多谢周老爷体谅。”

周东家又坐了片刻,似乎不想再与陆早纠缠一下,直接说道:“陆姑娘,我这次前来是为了豆腐一事。”

陆早见他终于步入正题了,顺势道:“周老爷,豆腐方子我已经卖给你们了,你们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必来询问我的意见的。”

周东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早,道:“陆姑娘,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往外售卖豆腐。”

陆早道:“可是当初说好了,若是泄露了,我便不必遵守约定了。”

周东家道:“陆姑娘,话虽如此没错,可我们的意思是在平民之中流通,而不是勋贵世家。”

陆早心底冷笑,脸上装模作样的啊了一声:“周老爷的意思是那些勋贵世家不算人吗?”

周东家的脸僵了一下:“陆姑娘我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早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周东家深吸了口气,“陆姑娘,不管如何,我都不希望你再次制作豆腐卖给别人。”

陆早眨了眨眼:“你是要违背我们的契约吗?”

周东家老谋深算的笑了笑,幽幽道:“陆姑娘,你要知道,这里不是南宁县。”

陆早自然听得出周东家的威胁之意,“周老爷,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南宁县,这里喜欢吃豆腐买得起豆腐的人比南宁县多得了。”

周东家眯了眯眼,是的,秦州喜欢吃豆腐的人多多了,当初因为贡献给了贵人,贵人称赞后,他们周家大房一跃挤入了朝堂之中。

权利、风光。

这两年周家都有了。

可同时还有别家的妒忌和眼红,比如福源酒楼背后的马家。

只要陆早喊一声,绝对有多家可以与自家匹敌的酒楼过来买下豆腐的。

周东家气得牙痒痒,但他不能在大哥仕途上升期出现问题,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陆姑娘,我知道你买了田庄手头紧,只要你同意不售卖豆腐,我便给你一笔银子,如何?”

“一千两。”

陆早没吱声。

周东家又往上加了银钱:“二千两。”

“什么二千两?”

“周老爷,你这是要买什么?怎么不等我们到便开始喊价了?”

周东家看着来人,一阵头大,恼恨的看向陆早。

陆早看着进来的几个身穿华服的老爷,也是一脸懵逼,这都是谁啊?怎么她一个都不认识?

为首的一个华服老爷:“陆姑娘,鄙人是福源酒楼的东家,鄙人姓马。”

“在下是秦州商行会长。”

“在下是庆云楼的掌柜。”

陆早懵懵的:“你们好。”

“你们请坐。”

周东家气得脸都绿了:“你们来做什么?”

“这不是听说陆姑娘与周东家的协议做废了吗?我们来看看能不能将方子讨要过来。”

“是是是,客盈门因为豆腐生意日赚斗金,我们这些老伙计也羡慕得紧呢。”

周东家气得不行:“这是我们客盈门的方子。”

“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就是,谁让你们不守契约在先,泄露了出去。”

“周老爷,之前我们大家手上也不是没有拿到过方子,可大家都遵守契约,没有做出来,可如今是你违背在先,我们还亲自过来与陆姑娘商议,这也算是看在你的面上了。”

周东家气的要猝死,我谢谢你们了呢!

有人问到:“陆姑娘,你打算如何卖你的豆腐方子?”

陆早感觉这一瞬间,所有人的朝自己看了过来,有打量、探寻、也有怨恨的。

陆早侧目看向周东家,看到了周东家满眼的杀意,后背微微一凉,这些人看似是要帮她,看似是要和周家作对,可到底什么情况她不知道。

但她唯一清楚知道的是,但凡她说一句卖,那这周家必定会追杀她至死的。

陆早惜命,也不喜欢做人的刀子。

是以,她笑了笑,说道:“大家说笑了,豆腐我是不打算再卖的,只是平日做来吃,偶尔缺钱了做个百十来斤去市场上卖几次,赚个买肉钱。”

这话一落,陆早顿时觉得那股杀意没了。

陆早看着其余人失落的目光,笑了笑,说道:“虽然我不卖豆腐了,不过我还有一个豆子做的东西,大家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商议着来拍卖一下,价高者得方子。”

众人纷纷问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