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找茬

南市。

依旧热闹。

陆早熟门熟路的将马车拉到了菜市场一个空位上,刚一将一背篓豆芽搬下来,便有人过来询问了,“姑娘,你这个就是豆芽?”

“是。”陆早又将一筐豆腐和香干从马车车棚里搬了出来,“还有豆腐和香干。”

“怎么卖的?”

陆早一边理菜,一边回答:“豆芽五文一斤,豆腐二十文一斤,香干三十文一斤。”

来南市买菜的人基本上都有几分家底,所以听着这价觉得不算离谱,便想要一样买两斤回去试一试。

这时突然又听到一个中年男人挤到摊位旁:“姑娘,豆腐香干一样给我来二百斤,豆芽来五百斤。”

旁人纷纷惊讶了:“你买这么多?”

“我家是做吃食生意的,上次用了买回去的豆芽做菜,大家都说好,这不一早就过来看看有没有卖的。”中年男人朝着陆早问道:“姑娘你怎么时隔几日才来一次?我每天早上过来都没有找到人。”

陆早也认出这个中年男人了,上次就是他第一个买了自己家一百斤豆芽的人,“发豆芽做豆腐也要几天功夫,所以只能隔几天来几次。”

中年男人道:“姑娘先给我称了。”

“好,你等我一下。”陆早弯腰钻进马车里,然后从里面搬出一筐一筐的豆芽和豆腐香干。

中年男人笑道:“嘿,你这马车装的东西可够多了。”

陆早当初就是看这个马车够大,能遮掩一番,所以才租的它,这样自己从仓库里拿菜出来才不会有人注意到。

陆早笑了笑,没有回应,“你看看这数量,都称够了。”

中年男人看了看称,点点头:“对的。”

中年男人付了钱,便让人给搬走了,“姑娘,要不我与谈个长期买卖,以后做出来就往我的铺子里送,怎么样?你就不必跑到菜市场里来叫卖了。”

一旁等着买菜的客人不干了:“你这人怎么回事?你买完了就忽悠人家不卖了?全部送你铺子里去了,我们这些人买什么啊?”

“就是,做人可不能这么自私。”

中年男人哈哈大笑几声,掩饰着自己的尴尬:“大家去我的食铺里去吃也是一样的嘛。”

“那怎么能一样呢?”

“去你那儿吃难到不花银子?”

一旁的看客们见二人似乎说起火了,打着圆场:“你们买了豆腐就不要堵在这儿挡着老板做生意了。”

“就是,我们还没买上呢。”妇人朝着陆早道:“上次按姑娘你说的买了豆腐回去塞肉馅做来吃,的确很好吃,今日我再买五斤回去做来吃。”

“另外还有豆芽也要十斤。”

陆早感激的一笑:“好,婶子你今儿的篮子够大了吧?我这次可没有多余的竹篓子给你装了。”

妇人举了举手上的菜篮子,“我带了菜篮子,就是专门来买你的菜的。”

陆早道:“那,我这就给你称。”

除了散客以外,陆早又接待了几个大主顾,都是客栈食铺之类的,几百斤几百斤的买,莫约晌午之后,陆早的菜又卖了三分之二了。

这次陆早做了一万斤豆芽, 三千斤豆腐,二千斤香干,数量较多,所以每一样都还剩下三分之一的样子。

陆早也不着急收摊,坐在逐渐冷清下来的菜市场等着,等着客人们的到来。

陆早等了会儿,便有几个小厮打扮的人朝陆早气势汹汹的跑了过来。

“林子哥,就是她在卖豆腐。”

陆早一看来者不善,顿时后脊一凉,“你们要干什么?”

林子口气极为霸道:“这豆腐乃是我们客盈门的招牌,你竟敢偷了我们的方子跑出来菜市场卖豆腐,真是好大的胆子,信不信我们抓你去见官。”

陆早一听是客盈门的人,顿时冷笑一声:“客盈门的人?你们还好意思跳出来说我是贼,走,去见官,让知府大人给评评理,看看到底谁才是贼。”

林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我本念在你小姑娘不懂事,想与你好好说理,你竟然敢反口诬赖?来人啊,给我砸了她的摊子,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来卖豆腐了。”

正当小厮们要砸陆早的摊子的时候,另外又出现了一个管事打扮的中年男人,“你们干什么的?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打人?”

林子道:“关你屁事。”

中年男人喝道:“人家在菜市场卖菜做生意,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你们砸人摊子,还有没有王法了?”

“大家说对不对?”

一旁过路的百姓也附和道:“就是,人家开门做生意,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为啥要砸人摊子?”

林子等小厮喝道:“你们知道个屁,她卖的豆腐是我们客盈门的招牌菜,是我们客盈门的独门秘方!”

“她是偷了我们的方子做出来卖的,你们说我该不该砸了她的铺子?”

陆早冷笑:“我没有偷!”

“人家姑娘说没有偷。”围观群众道。

“她说没有就没有?她卖的是什么?这就是证据!”小厮林子一把将木板剩下的两斤豆腐一下子掀翻在地,软嫩的豆腐一下子摔成了碎渣。

看得大家心疼不已:“哎哟喂,全部都没了。”

“这应该有两斤吧。”

“怎么下得去狠手哟!”

中年男人喝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无凭无据的你就诬赖人,你信不信我抓你去见官!”

林子满脸嚣张:“去就去,谁怕谁?”

“既然客盈门仗势欺人,那我就请知府大人好好查一查客盈门,看一看客盈门到底有什么肮脏之事。”中年男人朝一侧的小厮道:“你赶紧去报官,让衙役来将这几个作恶的人抓去好好说审问!”

林子嚣张的气焰一下子灭了一些:“你敢!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中年男人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客盈门的人。”

自客盈门的东家前年得了豆腐献给了贵人,其东家所在的周家便鸡犬升天了,连小厮跟仆都嚣张了起来。

中年男人笑道:“忘了与你们说,我是福源酒楼的掌柜,届时我会与知府大人如实禀报你们客盈门仗势欺人的事情!”

林子等人吓得气焰顿时没了,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们走。”

等林子等人走后,中年男人转头看向陆早:“姑娘可被吓到了?”

陆早点了点头,表示被吓到了。

“姑娘,在下乃是福源酒楼秦州的掌柜,在下姓马。”马掌柜顿了顿,道:“不知姑娘可有空暇移步,在下有要事与姑娘相商。”

客盈门和福源酒楼不对盘,陆早不觉得这个马掌柜怀有好意思,婉拒道:“我还要卖菜。”

马掌柜道:“姑娘的菜我都买了。”

陆早抬眼看了下马掌柜:“真的?”

“自然是真的。”马掌柜道:“不知现下可否移步,与在下一道去回客栈,在下有一笔生意想与姑娘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