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卖菜

到了州城后,陆早便径直到了南市。

南市是最热闹的,来这里买菜的人也多是小富人家,出得起钱。一到菜市场,陆早将自己做的豆腐、香干、豆芽一一摆了出来。

“卖豆腐了,卖香干了,卖豆芽了......”

清晨的菜市场是最热闹的时候,来来往往的行人一听陆早叫卖豆腐,便纷纷看了过来,“豆腐?”

“是呀,豆腐。”陆早道:“细滑爽口,好吃又不贵,婶子来一点?”

有个小厮模样的人凑了过来:“真是豆腐?这不是客盈门的招牌吗?”

“是呀,客盈门的豆腐就长这个样子。”

“姑娘你怎么会做豆腐的?你别是偷的人家的豆腐吧?”

“姑娘你这样可不行,客盈门可厉害着呢,要是知道你偷人家豆腐来卖,肯定会找你麻烦的。”

陆早扬声道:“大家放心,这豆腐不是偷的,是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你怎么会做豆腐?这不是客盈门才会做的东西吗?”

陆早道:“因为客盈门的豆腐是我教给他们的。”

众人纷纷不信:“你教的?”

“人家一个大酒楼还需要你一个小姑娘来教?”

“就是啊,要是你教的,怎么人家开酒楼,你还在路边卖菜?”

陆早也不生气,淡淡笑了一声:“这还不是前两年人小不懂事,以为卖个方子就赚大钱了,结果现在想来是吃大亏了。”

众人一听,纷纷听出了一曲大酒楼欺压无知小姑娘的戏码来,纷纷表示同情,要知道客盈门靠着这个豆腐,一跃成为了秦州城最大的酒楼。

而且之后客盈门还卖魔芋、香肠、皮蛋之类的,也是生意爆火。

陆早看出众人眼底的同情之色,轻轻叹了口气:“哎,要不是家中遇上些难事儿,我也不会再出来做这个豆腐生意,还请大家捧捧场。”

“那你这个豆腐怎么卖?”

陆早想着南宁县和秦州城的物价不一样,然后听说客盈门的豆腐卖得很贵,于是把自己原来的价格直接翻了一倍:“豆腐二十文一斤。”

“比肉还贵两文。”

“这价格可比去客盈门吃一盘素豆腐便宜多了。”一个提着鸟笼的老头挤到陆早的摊位前,“我要五斤。”

“好勒,这就给你称。”陆早麻利的切了五斤豆腐,“大爷,这里还有香干和豆芽,香干拿回去素炒或是炒肉,都是极好的下酒菜,三十文一斤。”

“另外这个豆芽便宜,五文钱一斤,是现在最新鲜的蔬菜了,清炒或是炒肉或者煮汤都行。”陆早刚才在菜市场里瞄了一圈,发现基本上还没有看到新鲜的野菜或是蔬菜,“冬日里吃多了腌肉咸菜,吃腻了萝卜白菜,换一个口味吧,清脆甘甜爽口,吃着味道很好。”

提着鸟笼的老头摸了摸胡须:“看在小姑娘你这么会说的份上,那给我一样再来五斤。”

“好勒,马上给你装。”陆早拿了随手带来的一个竹篓子给老头将香干、豆芽和豆腐都装了起来,“大爷,我看你没有篮子,就送个竹篓子给你。”

老头点头:“好好好。”

“一共二百七十五文。”

“好。”老头付了钱,然后提着一篓子菜就回家去了。

“我也要五斤豆腐。”

“我要五斤香干。”

“我要一百斤豆芽,拿回食铺去做给客人们吃。”

“我也要......”

其余人也不缺这几十百来文钱,你五斤我十斤的,不到一上午的时间,陆早带来的菜竟然全部卖光了。

豆芽五千斤。

豆腐二千斤。

香干一千斤。

一共便是九十五两银子。

成本的豆子是田庄里,没花钱。

人力是自己,没花钱。

净赚九十五两。

再来六七次,那欠下的债就能还上了。

陆早收拾好了豆腐框架,然后便匆匆赶去了粮铺,买了二千斤豆子,豆子五文钱一斤,花了十两银子。

买了豆子之后,陆早又去车马行续租了马车,另外再去驿站送了加急信,快马加鞭两三日便能送回南宁县去。

随后,陆早便径直出城回了田庄,此时的她还不知道今日在南市的一番叫卖,惹来了无数人的打听。

其中有客盈门的人。

还有客盈门的对家酒楼的人。

不过因为她没有留姓留地址,出入城门也没有实名制,所以大家想找她也一时没有办法。

陆早回到了田庄,然后直接将豆子全部给泡了,打算一半用来发豆芽,另外一半全部拿来做豆腐和香干。

早知道州府的购买能力这么强,陆早早就跑来州府做生意了,还呆在南宁县可怜巴巴的种什么地呀?

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今日能卖出好价卖出那么多银子,全靠客盈门的衬托。

要是客盈门将豆腐往外售卖,或者卖的廉价一点,那陆早今日的豆腐就卖不出去,哪怕是十文一斤,大家也觉得不稀罕。

所以陆早得赶紧得趁着大家还稀罕豆腐和香干的时候,赶紧的将做多一点出来卖,能赚一点是一点。

陆早将豆子泡上后,陈三便来禀报,“东家,浅石滩养鸭的人带着鸭蛋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