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买田庄

翌日。

小雨朦胧。

本就计划今日回南宁县,陆早也不想耽搁下去,便还是按计划直接去车马行租车回家。

刚到客栈柜台和掌柜结账时,便听到一旁的客人说道:“雨越下越大了。”

一住宿客人道:“开春时节雨纷纷,想必今年是个好年景。”

“你又不种地,管他下不下雨?”

“我是为种地的百姓高兴。”

陆早闻言回头看了眼说话的客人,瞧他留着胡须,莫约三十来岁,一副书生打扮。

也不知是秀才还是举人或是什么,但听他说的那番话,陆早对这人印象挺好,若是他能做一方父母官,应当是为百姓办实事的好官。

客栈掌柜问陆早:“姑娘,你是不住了吗?”

陆早回过神,暗笑自己发什么愣了?还不赶紧的出城回家,家里的地还等着她回去耕种呢,正要与客栈掌柜回答之时,便听到系统说道:“随机任务:请宿主在秦州府购置一处二千亩以上的田庄,奖励生命值100点。”

陆早皱了皱眉,怀疑自己听错了:“在秦州购置农庄?”

系统道:“是的宿主,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

陆早道:“怎么突然让我在秦州种地了?”

系统道:“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

掌柜见陆早一直不出声,担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了,着急喊道:“姑娘?姑娘?”

陆早回过神,朝掌柜笑了笑:“掌柜,我再续几日房。”

掌柜啊了一声:“姑娘不走了?”

“不走了。”陆早重新续住了几日,然后便匆匆朝秦州城的牙行跑去了。

大州府的牙行分为私人牙行和官家牙行,陆早相对比较信任官家银行,所以直接去了管家的牙行里,一进牙行便看到有衙役将一群衣着褴褛的人往屋里推,动作粗鲁,像是对待一件货品一般。

陆早被吓了一跳。

一个牙人走了过来:“姑娘这是要买人还是自卖?”

自卖?陆早吓得打了个哆嗦。

牙人见陆早似乎被吓到了,道:“这些人是犯了错被主家发卖的罪人,所以才这般待遇,若是手脚干净听话懂事,待遇便不一样。”

陆早:“......”

这话说得好像卖身为仆也是一件好事儿一般。

陆早吸了口气,转过头避开看向那些被责骂的仆从:“我是来问一问你们这儿可有田庄转卖的?”

牙人见陆早要买田庄,顿时笑得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有有有,姑娘想要看多大的?”

陆早道:“大一些的。”

“大一些的?五百亩可够?”

“再大一些的可有?”

“一千亩?”牙人看着陆早的神情,似乎还想要更大一些的,“现在牙行这边有十来个一千亩以上的大田庄,要不我都一一带姑娘去看一看?看好了再决定选哪一处?”

“有时候买田庄不是要大就行的,还得看土地肥沃和水源,还有庄子的大小以及粮食的产出,姑娘你年纪小可莫要被骗了。”

陆早嗯了一声,“那且先看看吧。”

“好,我这就带姑娘去。”牙人直接从牙行里赶了一辆马车出来,然后赶着去了城外。

第一处田庄离秦州城十里地,庄子不大,只有五百亩,是一位夫人的陪嫁庄子,但因丈夫官途不顺,便将这铺子转卖了,打算拿去帮丈夫打点官途。

牙人耐心的介绍着庄子的情况:“这庄子虽然有些小,但胜在田地肥沃,产出不错,若能买下,秋收收成应该不错。”

“而且庄子内部也是去年翻修过的,姑娘夏日里可以过来避暑,也算是个不错的庄子,而且也才一千五百两,价格也不算贵。”

买田庄和单独按亩买地的价格是不一样的,像这种在秦州城算相对比较肥沃的徒土地,按亩算是四两银子一亩,但是按庄子打包卖这便宜了许多。

陆早觉得五百亩太小了,而且价格还是较贵,想他们村子里的田地才一二两银子一亩,所以转头就去看了第二处田庄。

第二处田庄在离秦州以西三十里的郊外,有一千五百亩,面积还算挺大的,不过陆早听说其主人家是个赌徒,将庄子赌输了拿出来抵账的,而且要价三千五百两,所以陆早便有些犹豫。

第三处田庄再离秦州以南六十里的郊外,有二千亩地宽,土地比较肥沃,屋舍也青砖瓦房,布置极为雅致精美,屋后还有一处瀑布,亭台楼阁,很适合常住。

陆早这里瞧瞧,那里看看,瞧着处处都和她心意。

牙人见陆早喜欢,总算是看着喜欢的了,立即使命的吹着这田庄的好:“这庄子是咱们秦州城秦老爷家的,这是他们盛夏避暑之地,所以翻修得频繁,布置得也很仔细,所以价格不低,要五千两。”

陆早听了听报价,五千两,顿时觉得心口疼,“这么好的庄子,秦老爷为何不要了?”

牙人笑了笑,大宅邸的阴私岂是他们这等小人物所知道的?“反正秦家是不要这处庄子了,你若是想要便快速定下,迟了别人便定了。”

“昨日便有人来看过这个庄子,不过还在犹豫,如果姑娘想要定下,我们回去就立即签订契约。”

五千两呀,陆早也要好好犹豫一番。

“还有吗?”

牙人见陆早还不满意,心底有些不高兴了,“还有倒是还有,只是土地贫瘠了许多,而且不像这些全是良田,那些庄子里一半都是劣等的旱地。”

旱地好啊,旱地好种红薯,陆早道:“那麻烦带我去看看。”

牙人心底冷哼,没钱还狮子大开口的要买田庄?亏他还以为是个大主顾呢,结果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

不过面上没有显露出不妥,“那几个庄子真的不好,我带姑娘去看看,看不中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陆早道:“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

牙人说着又赶着马车带着陆早去了离州府以北,也就是朝南宁县方向的行了近五十里地的一个田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