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那要不以身相许吧?

陆早一听就知道李冬梅打什么主意了,她没有打算做泡鸡爪卖,主要是麻烦,费时费力,而且和猪下水一样卖不起高价,“不做。”

李冬梅道:“那你能不能教教我们,我想拿去铺子里卖,到时候赚了钱还给你分成。”

陆虎一直在给陆早卤味铺的分成,陆早本来说不要了的,但他非要给,所以就一直给到了现在。

所以看在陆虎诚实守信的份上,陆早愿意帮交给陆虎他们的,“做饭很简单的。”

“先将鸡爪剪掉指甲和掌心的脏污,然后洗干净放入锅中,锅中加水没过鸡爪,大火煮开后关火,将浮沫清洗干净,然后再在锅中加水、鸡爪、八角、酒,大火煮开后小火煮两刻钟,将鸡爪煮好,起锅放凉。”

“另外准备一个大盆里面倒入泡菜酸水、盐、葱、姜、蒜等,另外还可加入一些萝卜条、青菜杆、木耳等菜。”

“将放凉的鸡爪放到准备好的水里,然后盖好盖子,两三日便可以吃了。”

“如果是要制作我这种脱骨的鸡爪的话,就需要将鸡爪煮烂,然后放在冰水中浸泡半个时辰,拿刀切开一道口给其去骨,放在腌料中浸泡一日即可。”

陆早道:“不过脱骨很麻烦,如果堂哥你们想大量制作的话,直接泡就比较简单。”

陆虎有些担忧:“听着倒是简单,不过就是不知道就能不能做得像你做得这么好。”

“肯定没问题的。”陆早顿了顿,“另外除了鸡脚以外、还有鸭脚、鸡翅膀、猪肉、猪耳朵这些都可以拿去泡的,只要刨入味就可以吃了。”

“不过这法子就比较容易被学了去,被人看到了稍微摸索一下就会了。”

“学会了也没啥,还得看谁的手艺好呢。”张翠花道。

李冬梅道:“可不是,菜市场里也有不少人自己做卤味,可卤出的味道也就自己吃一吃,根本没有我们家做的好吃。”

陆虎道:“豆芽也有人学着做了,也没有咱家做的好,同样的价钱,大家还是更喜欢到我们家来买。”

“本来就是这个道理,谁家的好就买谁家的,只有缺心眼才会买更差的。”张翠花看了看陆虎和李冬梅:“你们两个做生意可不能缺斤少两,得称足了,要不然以后没人愿意来买。”

陆虎道:“放心吧娘,我么每次都把称称得旺旺的,大家都说菜市场里没有谁家比我们家更实在了。”

张翠花点了点头:“那就最好了。”

陆早笑了笑,拿起手边的小杯子,“来,咱们干一杯,祝咱们明年都顺顺利利的,生意兴隆!”

陆大富也举起酒杯:“好。”

五丫看了看自己面前没有酒杯,“大姐,我没有......”

“只有十岁以上的才能喝。”陆早给五丫舀了一碗汤,“你以汤代酒,祝大姐生意兴隆,好不好?”

“好。”五丫捧着自己的汤碗,像个小大人模样的和陆早碰了碰杯,“大姐,生意兴隆。”

陆早刚准备道谢,又听到五丫说道:“还要平安喜乐。”

听到五丫的这句话,陆早的整颗心被一股暖流缠绕包裹住了,眼眶微微泛红,这大概是她今日听到的最动听的贺词。

人一辈子,图什么?

图钱?

图人?

无论图什么,走到最后的时候,可能都会想着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健康,平安快乐。

陆早很喜欢五丫的贺词,轻轻的回碰了一下五丫的酒杯,“五丫也要平安喜乐。”

一番觥筹交错之后,陆早早已脸红微醺,她呆呆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片片重影,重影飞快闪过,有大伯娘的身影,有大伯的身影,有五丫的身影,还有陆天赐跑来跑去的身影。

恍惚间,陆早似乎还看见了奶奶的身影。

奶奶站在云深处,脸上的神情淡淡的,一如当年每日相处时的表情,可她的双眼柔和的光却告诉陆早,奶奶还是那个嘴硬心软的奶奶,还是那个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奶奶。

奶奶仔细端详着陆早,似乎要将她深深的映入脑海中,一如当年奶奶去世之前,抓着她的手,一眼不眨的盯着她。

陆早心底涌起一股难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嘴巴嗫嚅着,无声的喊着奶奶。

奶奶似乎听到了她的喊声,朝她笑了笑,然后微微抬起手,挥了挥,随后消失不见了。

陆早急了:“奶奶。”

一旁的张翠花担忧的看着脸颊通红的陆早,这莫非是喝醉了耍酒疯了?“早丫头怎么了是?你在叫什么?”

张翠花瞪了眼陆虎,嗔怪道:“叫你不要灌早丫头的酒,你还非灌,现在好了。”

陆虎也没想到陆早的酒量这么差,几杯酒醉了,“娘,你把堂妹弄回屋里去睡会儿,睡会儿应当就好了。”

张翠花哼了一声,“还用你说。”

就这,晕乎乎的陆早被张翠花送到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睡梦中的她又梦到了自己初来鹿山村时候被马三娘绑着嫁给糟老头的事儿,她不愿意,就拼命的往外跑。

结果半道上被消失了一年多的陆四丫拿棒子给打断了腿,还要把她抓回去卖给糟老头子。

陆四丫说不她不嫁就打死她。

陆早宁愿死也不愿意妥协。

就在陆四丫要下狠手的时候,霍昀如同时神邸一般的从天而降,将她从陆四丫的手下救了下来。

“小黑妹,你说你怎么这么笨?每次都要哥哥我来救你,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想法子报答报答我?”

陆早道:“那要不以身相许吧?”

本是逗趣的霍昀吓得就要跑,“小黑妹你做什么美梦呢?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又黑又土,这种姿色怎么配得上我这么俊美无双的公子哥儿?”

陆早哭着问道:“可你不是要我报答你吗?”

“你这是害我......”霍昀呕吐了一声,“一想到要亲你这么黑的小黑妹,想想我都觉得恶心......”

陆早被无情冷漠过分的霍昀给气醒了,她恨得直咬牙:“谁要以身相许了?我这么多地这么多粮食,找个上门女婿不好吗?你想娶我还不嫁呢?给我去死吧!”

远在边城的霍昀打了个喷嚏,看了眼窗外飞落的鹅毛大雪,莫非是染了风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