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切也都交给时间了

寒夜漫漫。

本该窝在温暖被窝里的陆早还在昏黄的烛火下切肉,就她今晚上先将一千斤肉全部切好,码好味儿,明日早上起来李冬梅过来帮忙灌一下香肠,晚上吃饭的时候就说好了。

李冬梅看在两条大鱼的份上,答应得很是痛快。

陆早又将之前处理好的肠衣拿出来吸洗了洗,然后放在屋里把水滴干,明儿一早就可以用了。

也得亏陆早将做香肠的东西都放在系统仓库里的,要不然还得回村子里才能做。

陆早计划的是等剩下的肉送过来之后便回村子去,因为她还需要用柏枝熏一熏肉,熏过的香肠会更好吃一些。

第二日起来吃过早饭,陆早便开始和李冬梅做香肠了。

李冬梅虽然说话不好听,但干活儿还是挺利索的,要不然当初大伯娘也不会相中她。

一千斤两人做了将近一天才做完。

又一天的时候,李屠户将剩下的四千斤肉送了过来,同时顾峰也送了二千个鸭蛋过来。

陆早收了肉和鸭蛋之后便直接回了村子。

陆早一回家,五丫便扑过来抱着陆早,眼泪汪汪的说道:“大姐,你可回来了。”

“怎么还哭了?想大姐了?”陆早给五丫擦了擦眼泪,“七岁的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爱哭?”

五丫吸了吸鼻子,顶着红彤彤的双眼,嘴硬的说道:“我才没有哭。”

“哦,五丫没哭,是大姐看错了。”陆早捏了捏五丫的脸蛋儿,“想大姐了吗?”

五丫声音软软的说道:“想。”

“大姐去了四天。”五丫比划着四根手指头,“以前大姐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么久。”

“下次大姐带你去县城。”陆早想的是带五丫县城里赶个热闹集,顺道接了二丫就回家准备过年了。

五丫乖巧的点头:“好。”

陆早抱起五丫往里屋走了两步,但五丫冬日穿得臃肿厚实,她抱着走了两米就抱不动了,“哎呀,五丫长高了长大了,大姐都抱不起来了。”

五丫从站在地上,“不要大姐抱,我自己走。”

“好,自己走。”陆早牵着五丫往偏厅走去,“在家有没有听大伯娘的话?”

五丫说:“我听话的。”

“有认真听话就好。”陆早揉了揉五丫的脑袋,走进了偏厅里。

偏厅里的陆小香正着急急忙忙的穿鞋,似乎着急离开。

陆早道:“小香,你下来干什么,就在沙发上,暖和一点。”

陆小香道:“我要回家去了。”

陆早道:“回家去做什么?留下来吃鱼,我买了鱼。”

陆小香倒是想留下来,可爹娘还在家里了,她摇了摇头:“不了,我娘让我早点回家。”

“我回来的时候就和大伯娘说了,他们跟着就过来。”陆早让陆小香坐着等着,自己换上干活的衣裳就开始干活。

等到大伯和大伯娘过来的时候,陆早的饭差不多做好了,鱼也片好,准备下锅了。

陆早做的是麻辣水鱼片。

做法十分简单,热锅烧油。

等油热之后,加入姜片、大蒜、葱段、干花椒爆炒一分钟,再加入干辣椒,炒三分钟,再加入自制的豆瓣酱。

炒出香味后加入清水,放入鱼头,鱼骨头,大火煮。等煮开之后再煮三分钟,然后加入鱼片,鱼片变色后立即可起锅,保持鱼肉的鲜嫩。

然后装入准备的大盆碗里倒入碗里,在面上撒上辣椒粉,干花椒,然后再烧热油淋上。

热油淋上之后发出滋滋滋的声响,香味顿时扑鼻而来。

“好香呀。”

“怎么红,会不会太辣了?”

“没事的大伯娘,我再做了两个清淡的菜。”陆早将菜端上了桌,然后又炒了个土豆丝儿,一个白菜汤。

菜上齐之后,几人便围了过来,吃起了又麻又辣的水煮鱼了,“真好吃。”

“好嫩。”

陆小香嘶了一声:“嘶......好辣。”

陆早道:“辣就拿水涮一涮。”

“涮了就不好吃了,还是这样好吃。”陆小香一边喊着辣,一边不停的吃着鱼,“真好吃。”

一家子就着一盆鱼,直接将蒸的米饭全部吃光了。

陆小香擦了擦油乎乎的嘴巴:“堂姐你做菜的手艺真好,我觉得你可以去开酒楼,肯定很多人来吃饭的。”

“我去开酒楼?还是算了吧,我也就只会这么几个菜。”陆早自觉自己做菜的手艺一般,只是舍得放油放调料而已,但凡那些酒楼的厨子像她这般大手大脚的,也能做出极为下饭的菜。

陆小香:“反正我觉得堂姐你做得好。”

“喜欢那明儿我再做给你们吃,还有一条鱼呢。”陆早道。

张翠花第一个不同意:“咋能天天都来吃你。”

陆早道:“大伯娘你们明日没事儿吧?要是没事再来帮我灌一点香肠吧,我要赶在二十那日送到县城里去。”

张翠花道:“你不是说不做了吗?怎么又要做?”

陆早道:“有个客人定了几千斤,年前就给这个客人做完就不做了。”

“好家伙,一下子买几千斤?”张翠花啧啧两声,“这县城里的人咋这么有钱?我们乡下的人几个铜板儿还得抠抠搜搜的攒几个月呢,人家的银子像不是银子似的。”

“那些人在外地做生意,所以有钱,要是一直在咱们南宁县本地做生意,也赚不了几个钱。”陆早顿了顿,“大伯娘,明儿可说定了哈。”

张翠花道:“成,到时候我们一大家子都过来蹭你的饭。”

陆早道:“行,巴不得你们来蹭饭呢。”

“那还做淀粉和粉条么?”

“不做了。”前些日大伯娘帮自己做淀粉和粉条,脚都冻起冻疮了,现在刚好了一些,若是再做肯定又得再长,所以陆早就觉得不做了。

第二天,大伯一家的人都过来了,陆早和张翠花负责掌控灌肉的动作,大伯和陆小香则负责在下面捋肉,让肉往下滑。

就这样两面开工,花了近一天加半夜的时间就全部做好了。

陆早将香肠熏上晒上,然后又将三千二百个鸭蛋和八百个鸡蛋全部做成了皮蛋。

一切都准备好了。

一切也都交给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