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兔子

酉时过半,日落时分。

陆早撑着疲惫的身子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去。

“大姐,你看我捡了好多柴。”陆五丫在小树林里兴奋的喊着。

陆早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她捡了一小堆柴火,够煮一顿饭食了,“幸好有五丫,要不然我都忘记咱们家没有柴火了。”

在林子里跑来跑去,五丫的小脸红扑扑的,“我记得的。”说着又有些羞赧的小声说道:“可是我捡得不多。”

“没事,我们再捡一些。”陆早看天色还亮,便放下背篓和陶罐,然后拿着竹耙子在林子里耙着松针落叶,平时很少有人来这片小树林砍柴,所以松针落叶很多,不到盏茶工夫,陆早便耙够了一背篓的松针落叶。

但她也没有停,又接着耙柴,打算一次性多耙一些,待会儿用系统仓库一并带回去。

随着夕阳西下,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山里吹起了冷风,衣着单薄的陆早觉得有些冷,便带着五丫准备回家去了。

两人走了没多远,隐约听到小树林另一个方向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

“什么东西?”陆早被吓了一跳,心底突然打起了鼓,不会是有什么野兽吧?

她的话音刚落,林子里突然有一道灰白的影子闪过,随即发出嘭的一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树上。

陆五丫害怕地靠拢陆早,怯懦的问着:“大姐,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陆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一眼,这里离鹿山也还有一段距离,她不会还这么倒霉碰上野兽吧?

等了片刻,陆早见林子里没有什么动静,大着胆子朝前方走去。

“大姐,别去。”陆五丫拉住陆早,不让她往前走,“大姐,我怕。”

“别怕,大姐去看一眼就回来。”陆早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等走近之后发现一颗松树下面躺着一只灰色的兔子。

“兔子?”陆早眼睛亮了,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听到自己发出的咽口水的声音,陆早有些尴尬的擦了擦嘴角,明明以前每天都吃肉,可现在就像几百年没吃过肉似的,谗得烧心呀!

陆早飞快的把兔子捡起来掂了掂,还挺肥的,“好端端的怎么死了呢?”

“系统你知道吗?”

系统:“是被宿主吓死的。”

陆早很疑惑,“吓死的?”

系统:“兔子天性胆小,突然受到外界的刺激就会被吓死!”

“这么不经吓呀。”陆早突然觉得自己还可以多吓几只,“系统你知道附近哪里还有兔子吗?”

系统:“宿主,本系统负责发布种田任务。”

“系统你看我受了伤,多吃点肉身体也能恢复快一些,等伤好了干活肯定会更卖力的。”陆早想要哄骗系统,可说了半天系统连个反应都不给了,最后她只能气馁的叹了口气,“算了,一只也挺好的。”

“五丫你看。”陆早回到陆五丫身边,“大姐捡到一只兔子。”

“兔子?”陆五丫的眼睛登时亮了,伸手抱住毛茸茸的肥兔子,“肉肉。”

“对,咱们今晚能吃肉了。”陆早暂时没有把兔子拿去卖掉还钱的打算,因为这具身子实在太虚了,亟待补一补。等伤好了,她再想法子弄个挣钱的法子,争取年尾前将银子都还上。

“嘿嘿嘿。”陆五丫忍不住舔了舔嘴巴,要不是带毛的,她肯定早抱着啃一口了。

回到家,陆早便开始收拾兔子了,等收拾好了之后她将兔子一分为二,打算送一半给大伯一家。

“大姐要给大伯一家送兔子,五丫你一个人在家怕不怕?”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四周没有灯火,只有虫鸣不断,陆早担忧的看着五丫,怕她一个人在家会害怕,但带上她肯定走得很慢。

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又没有灯火,五丫的确很害怕,“要和大姐一起。”

“那行,咱们现在就走,早些回来煮肉给你吃。”陆早牵着五丫就往外走。

正直三月下旬,一轮弯月高高的挂在天边,清皎的月光照亮着小路。

陆早牵着五丫在弯弯绕绕的小路上飞快的走着,莫约走了近二十分钟才走到村中心,村中心有星星点点的几处灯火,还有鸡鸣狗吠,孩童嬉戏,听着便觉得热闹极了。

到了村子中心,这边的路便宽敞了许多,陆早牵着五丫跑了起来,莫约几分钟之后便到了陆家大房。

大房的人还没从地里回来,只有李冬梅和陆小香、陆强几个弱的在家准备做饭,见陆早她们过来了便好奇问道:“哟,小早堂妹过来了?是出啥事儿了?”

李冬梅生怕陆早来借银子,要是被借走了,那她快要出生的孩子到时候用什么?

“没啥事儿,我来送一点东西。”陆早没想和一个孕妇计较,直接将树叶子包裹着的兔子放到了院子门口处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木板上,“嫂子,小香,东西我放这儿了,我们先回去了。”

陆早把东西放下就带着五丫走了。

“送的啥啊?”陆强蹦蹦跳跳的走去拿了起来,打开一看,眼睛都放光了:“三姐,堂姐送了半只兔子过来。”

李冬梅凑近一看,高兴的合不拢嘴,自过年之后,她已经快三个月没吃过肉了,早谗得不行了,兔子肉虽然不如肥肉,但好歹也算是肉,“虽然只有半只,有些少,但瞧着还是不错,赶紧的炖了,正好给虎子哥补一补身子。”

小香也谗,“那我这就去。”

等张翠花她们从地里归家,兔肉已经炖好了。

陆虎进院后,伸长了鼻子使劲的嗅了嗅:“怎么闻着有肉香?”

陆强嚷着道:“是堂姐送了半只兔子过来,大嫂和三姐已经炖下了。”

陆大富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啥?兔子?”

“她打哪来的兔子?”张翠花也是满脸震惊,虽说鹿山村靠近鹿山村,可山里的野鸡兔子奸猾的不行,除了会打猎的猎户能抓住以外,村民们根本抓不住,偶尔设套抓住几只,也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陆早一个小丫头咋抓住这么大一只野兔子的?

陆虎道:“咱们这处只有山里有野兔子,她应该是从山里抓到的。”

“应当是,看着贼肥。”李冬梅朝陆虎走去,“虎子哥这些天你也累坏了,待会儿多吃一点。”

“你们咋就炖了呢?咋就收下了呢?”张翠花沉下脸,“这兔子来得不易,你该让她拿去县城换钱。”

之前陆早在家吃了那么多好的,送半只兔子来补上不是正合适么?凭什么送回去?李冬梅不愿意:“我想着这几天爹娘和虎子哥也累坏了,所以才收下炖上的。”

“有你这样办事的么!”张翠花沉着脸看着已经快煮好的兔子,现在要送回去也来不及了。

陆虎见自家妻子被骂得有些难堪,出言帮着说情:“娘,小早堂妹放下就走肯定是不想我们再送回去的,而且现在兔子也炖了,咱们就收下小早堂妹这份心意吧。”

张翠花叹了口气,“她的伤还没好,咱们咋能占她的便宜。”

陆虎道:“娘,堂妹家应当还有半只兔子,要不我们送一点做兔子的菜过去,她应当会收下的。”

现在生肉已经煮成熟肉,张翠花也没有办法了,她点了点头:“那我去挑点能用得上的给早丫头送过去。”

随后,张翠花拎了两斤黄豆,两斤晒干的萝卜干,以及一大勺猪油,另外还有一些陆早可能用得上的生活用品。

李冬梅看着张翠花拎走的东西心疼的牙痒痒,虽说肉贵好吃,可这些东西加起来都超过这半只兔子的价钱了,这买卖怎么算都不划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