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泡竹笋

竹笋一年四季皆有,但也只有春笋、冬笋的味道最佳。

冬日里陆早倒是挖过一两回,后来天气越来越冷,她也懒得去雪地里翻找冬笋的踪迹。

如今立春过后,天气暖和了,竹林里的笋破土而出,见光猛涨。

竹林里有不少不同种类的竹子,比如黄竹、毛竹、楠竹等,这些竹笋的味道都不错,而且做起来也简单,可荤可素,味道清淡鲜嫩,好吃极了。

而且春笋有“利九窍、通血脉、化痰涎、消食胀”的功效,吃笋有滋阴、益血、化痰、消食、利便、明目等功效,所以多吃竹笋有好处。

所以第二天一早,陆早便带着五丫去竹林里挖竹笋了。

之前一直忙着地里的活儿,陆早也没有空闲,育完了苗特意给自己放个假来挖一些春笋。

其实二月里来挖笋已经有些晚了,大多数都已经长高了,剩下一些也是村里人挖剩下的歪瓜裂枣,瞧着品相不太好。

不过村南这边的竹林挖的人少,所以剩下挺多的,所以陆早还能挖上一些。

“大姐,这里有一个。”

“大姐,这个好大。”五丫在竹林里穿梭着,指着林子里的竹笋不停的提示着陆早。

“马上就过来。”陆早将挖出来的竹笋放入背篓里,然后又扛着锄头往五丫的方向走去。

五丫指着一个莫约长出了一米高的竹笋,话里满是惊叹:“大姐,这个竹笋长得好高,我们肯定要吃好多天才能吃完。”

陆早看了看五丫指的竹笋,“这个不能吃了。”

“为什么?”五丫看着又高又大的竹笋有些心疼,这可是能吃的。

陆早道:“这些已经长老了,不容易嚼动。”

如果是村里的村民,可能会将这些开始长老的竹笋一并挖回去,晒干了做成笋干,等到了没菜没粮的时月拿出来吃。

但陆早觉得自己家里应该不会到这种地步,所以就只挖刚冒出土几日的那种小竹笋。

在村南的竹林里转悠了两圈,挖了慢慢一背篓的竹子,陆早瞧着已经够了,便带着五丫回家了。

五丫指着地上的竹笋问陆早:“大姐,还有还多,为什么不挖了?”

“我们已经挖了很多了,这些竹笋足够我们吃很久了。”陆早顿了顿,“这些都留着,就让它们慢慢的长大吧。”

五丫有些担心以后吃不上了:“长大了就不能吃了。”

陆早道:“竹子长大了我们才能砍来给你编小背篓。”

鹿山村的村民对竹子的需求量还是很大,家里用的箩筐、筲箕、簸箕、背篓、扁担、竹耙、斗笠等等,这些都是需要砍竹子来做的。

但是如果每年村民们只知道砍竹子挖竹笋,不留一些竹笋长成大竹子,那迟早有一天竹子也会砍完的。

五丫想到自己的小背篓,点了点头:“那等它长大了就给我编小背篓。”

陆早应了一声好。

春风吹拂,吹得竹林里的竹叶沙沙沙的响。

陆早背着竹笋出了竹林,拿着刀在路边上把竹笋外面的壳剥了,打算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才回家去。

立春之后的笋,笋体肥大、洁白如玉、肉质鲜嫩、美味爽口,陆早很喜欢拿鲜笋来炒菜,不过这么多一次可吃不完,放着容易放坏了,所以她也打算拿一部分来做笋干,一部分拿来泡。

做笋干是需要将春笋洗干净,然后加水煮沸,放入鲜笋,煮上半个时辰,然后捞出放入冷水之中泡一夜,等笋彻底凉透之后拿出来切成细长的笋条,摊开自然晾晒干即可。

晒干之后妥善保存,注意不要受潮,莫约可放置一年。

除了做笋干之外,陆早还要泡竹笋,其实就和泡酸菜是一样的做法,直接将洗干净之后沥干了水份的竹笋放入酸菜坛子里,等泡上一段时日就可以抓出来炒菜吃了。

陆早泡笋子并不是为了夏日下稀饭吃,而是想拿来做菜,或者拿来炖老鸭汤,汤里面放上一些酸萝卜或是酸竹笋,味道简直了!

陆早想想都忍不住咽口水,她想着下一次进城赶集的时候,一定要买只鸭子回来炖汤喝。

处理完了春笋之后,陆早又去荒地那边将之前拔出来的杂草全部切碎扔进粪坑里,然后挑水倒进去,盖上盖子开始沃肥。

等将三十多个粪坑都装上杂草和清水之后已是二月下旬,那时叶家人也将荒地全部开垦完成了。

系统:“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奖励生命值200点。”

虽然知道叶家人一定会帮自己在期限内完成任务,但是听到系统这句话的时候,陆早还是松了一口气。

“陆家丫头,地都开垦好了,每块地之间的沟渠我们也帮你理好了,不用担心不透水,会烂根。”

“谢谢叶大叔。”陆早朝叶家人道谢,“这些日辛苦各位叔叔婶婶了,还有几位叶家哥哥。”

叶家第三代几个十六七岁的听着越发漂亮的陆早叫自己哥哥,耳朵不由自主的泛红。

叶大叔你们到家里来,我给你们算一下这一次的工钱。”陆早招呼大家进院里坐,然后拿着自己记着叶家做工的日期和人数的本子,开始算这一次的工钱。

“一共做了一个月二十天,叶三叔和婶子你们十人是做了满满五十天的,但几位叶家哥哥只做了三十天,我便按这个日子给大家算钱。”陆早说着看向叶家人,“这日子可是对的?”

叶三叔与其他兄弟们对了对日子,然后说是对的。

“一人一日是十文钱,那叶三叔你们十文加起来则是五两银子,叶木哥六个人则是一两八钱银子。”陆早在心底默默算了算,“一共是六两八钱银子。”

叶家人一听全部都惊了:“这么多?”

“你们一共做了五十天,每日十文,加起来是这么多了。”陆早笑着数了六两八钱银子给叶家人,“叶三叔你们数一数。”

叶三叔他们都没过会这么多银子,以为顶多几百文,现下接过这么多银钱,顿时觉得手抖。

“瞧你这出息。”叶三婶一把抢过银子,然后和几个嫂子弟妹们一起数了数,“陆丫头,对的对的,这还是我们第一次见这么多银子呢。”

叶大婶子是老实人,瞧着这么多有些心虚,这可比当家的他们去县城做工赚得多,“就是,这也太多了......”

陆早笑着道:“这都是婶婶你们该得的。”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叶三婶与陆早打了多次交代,也知说些旁的可能闹得两家生分了,还不如干干脆脆的收下,毕竟这也是她们辛辛苦苦干了将近两个月赚得的。

叶三婶顿了顿,又道:“陆丫头,以后要是还要人干活再找我们,我们绝对给你好好做,绝对不会偷懒的。”

陆早当然知道叶家人不会偷懒,而且有时候还会让家里十岁以下的小孩过来白帮忙,要不是她拦了几次,叶三婶可能还会一直叫叶梨她们过去帮忙干活。

陆早道:“这是肯定的,之后收麦这些忙不过来我还得找婶子你们帮忙。”

叶三婶点头说好,“收麦这些活儿比开荒容易,要不了几日就做好了。”

陆早明白叶三婶的意思,她是想说到时候自己不用付这么多工钱了,叶三婶也是怕自己心疼钱,以后就不愿意让她们帮忙了,“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家里还有活儿我还会请叶三婶你们过来帮忙的。”

叶三婶道:“好,我们在家等你的消息。”

叶家人也知道陆大富他们现在去县城做了门生意,家里抽不出人过来帮陆早干活,所以就便宜了他们叶家人了,心怀感恩,所以便也更加卖力的干活。

陆早知道叶家确实是想从她这儿赚钱养家,也知道叶家的实诚和勤劳,所以她也愿意一直请叶家人。

反正各取所需,互相帮忙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