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遇上拐子

每到逢年过节,肉铺的生意总是最好的。

所以进入腊月之后,肉铺便备足了肉,以备大家任何时候到来都要足够肉可买。

陆早牵着五丫走到肉摊儿前,与屠户老板打了声招呼,指着五花肉问老板:“老板,这肉多少钱一斤?”

屠户老板:“十五文。”

陆早以为临近过年猪肉会涨价了,但没想到却没有。

屠户老板猜到了陆早的想法,小声道:“小姑娘你早点买,等到了腊月二十之后,这价就不一样了。”

陆早感激的看了屠户老板一眼,“那给来五斤这个五花肉,瘦肉也要十斤,另外棒子骨猪蹄猪肝猪肚猪血也要一点。”

“我这儿刚好还有两副猪下水,你要不都拿上?”屠户老板顿了顿,“今儿买了后面猪下水就难买了,后面的猪下水都被其他老匹夫给抢了。”

陆早看了看张翠花:“大伯娘,你要不要来一副?”

张翠花想了想,“行,那咱们一人一副。”

如今靠着卖魔芋,手里也宽裕了一些,所以买东西也阔绰了一些。

“好。”陆早最后花了将近一百五十文。

张翠花则花了一百文,因为她还是觉得肥肉好吃,所以就没有买瘦肉了,其他加上几根骨头和几斤肥肉,刚好花了一百文。

另外她也是觉得后面还有几个赶集日,到时候如果还有需要就再来买就是了,没必要一下子买那么多。

从肉摊离开后,陆早又去杂货铺买了盐、醋等调味料,又花了几十文,然后又到布店,买了棉花和布。

等再从布店出来,陆早身上就只剩下五十文了。

“我的老天爷,你这孩子花钱也太快了,一转眼功夫,就把卖豆腐乳的钱全部花光了。”张翠花看陆早花钱,觉得比摔下悬崖还可怕。

“二丫不是没衣服穿吗?所以我才想着买布和棉花给她做两身衣服。”陆早不会做衣服,其实是想请布店老板娘做的,但陆二丫说她会做,拿回去自己做能省一些钱,所以她才只买了布料和棉花。

“不过现在没什么钱,布料也买不起好的。”陆早看了看陆二丫这张可怜巴巴的小脸,“等以后大姐赚大钱了,再给你买好布料来做衣服。”

陆二丫抱着略有点瑕疵的棉布,虽然比不上大姐身上的棉布软和,但已经很好了,她很知足了:“大姐,这个够好了。”

“我也觉得这布很好了。”张翠花也买了布回家给家里人做新衣,家里人多,一人一套也要花不少布料和棉花。

可就算再舍不得,张翠花也得咬牙买,这么多年了,她们家每年过年的时候就没有穿过一回像样的衣服,今年日子好过一些了,怎么着也得置办一声新衣服才行!

东西买得差不多了,一行人往回走。

五丫已经没有了刚到县城时的兴奋和好奇,举得也只是人多一点,没有比村子里好玩,所以一直趴在陆早怀里不出声。

张翠花摸了摸五丫的额头,有些担忧:“是不是被冷风吹着受凉了?”

五丫看了看周围,兴致缺缺的小声说道:“大姐,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是无聊了?”陆早看了看不远处卖糖葫芦的人,“想不想吃糖葫芦?”

“糖葫芦?”陆强一听眼睛亮了,“我看村长家的栓子吃过,他说可好吃了。”

陆小香翻了个白眼,“你看别人吃屎也觉得好吃!”

陆强不高兴的哼了一声:“你才吃屎!”

陆小香转身就和张翠花告状:“娘你看陆强骂我!”

“好了!不许闹腾!安静的待着!”张翠花正给人切魔芋,“等卖完了我们就回家去了。”

陆强啊了一声,有点不高兴:“我还没有去看杂耍的呢!”

“看什么看,那么多人万一把你挤跑了,我上哪里去找你?”张翠花不让陆强一个人出去瞎晃。

陆早买了几只糖葫芦回来,给二丫五丫和陆强几个小孩儿分了分,“吃吧。”

陆五丫拿着糖葫芦舔了舔,眼睛亮了亮:“甜甜的。”

陆强咬了一大口,咬到里面的山楂,酸得鼻子眉毛都皱成了一团:“有点酸。”

陆小香幸灾乐祸的笑道:“活该。”

陆二丫看大姐只买了四串分给她们四个人,将舔了几下的糖葫芦递给陆早:“大姐,我们分着吃。”

陆早摆手说不要,“你们慢慢吃,待会儿等大伯娘卖完了魔芋人少一些的时候我们再去看杂耍。现在人多,的确不太安全。”

陆强扁了扁嘴,小声嘀咕着:“哪有那么容易被抓走的。”

虽然他很想出去看杂耍,但还是听话,没有往外跑。

莫约等了半个时辰,陆早他们便听到热闹的主街上传来了一个妇人哭天抢地的声音,“我的儿子......我的儿子不见了......”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儿了?”

摆摊的人纷纷朝主街方向涌过去。

“那边敲锣打鼓的在玩杂耍,有个女人带着儿子去看杂耍了,一时没有注意到,孩子被人抱走了。”

“遇到拐子了?”

“肯定是呀!咱们普通人家的家里孩子都养不过来,哪里还会去偷别人家的孩子回家养?这些拍花子的人也太黑心肝儿了!”

张翠花听到大家的议论声,后怕的看着还在身后吃糖葫芦的陆强几人,“你看,幸好没让你们去,要不然......”

陆强也是一脸惊怕之色,他没想到这种事情离自己这么近。

大家都面色戚戚,同时心中也庆幸大家都老实的待在这里卖菜,没有出去乱逛乱跑,要不然真的可能会被人抓走了。

后来陆强也没有再闹着去看杂耍了,安静老实的瞪着魔芋卖完,然后一起去了主街上一间面铺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