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我找她们理论去

张翠花住在村子里,八卦消息灵通,这几日听到了村里人说有几个女人也学陆早捡了栗子去县城卖,生意还不错。

所以一听陆早说不打算再去县城了,张翠花便认为是那几个女人祸害的关系,“这是你赚钱的法子,她们怎么能学了去?我找她们理论去。”

“大伯娘,山上的栗子谁都可以捡,找她们理论也没用。而且她们现在把价格压得很低,我辛辛苦苦背去县城,连路费都攒不起来。”虽然栗子价格被压低了是一方面,最主要还是因为后面天气太冷,进城也不太方便,所以陆早才不去的:“而且最主要的原因是要下雪了,天气太冷我也不想去县城了。”

“这几个没脑子的,那么便宜也往外面卖,现在害得你都没办法再卖了。”张翠花看了看阴云密布的天,“这几日总是时不时的下雨,下雪估摸着也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

陆早嗯了一声,“大伯娘你家的柴火都准备好了吗?雪下太大了就没办法再上山砍柴了了。”

“都准备好了。”张翠花看了看敲得叮叮咚咚的院子,“家具什么时候能做好?等下雪了,你这草棚子怕是没办法住人了。”

“许师傅说再有十几日应该就能全部做好。”陆早道。

张翠花撩起袖子就来帮陆早洗猪下水,边洗边说道:“早丫头,我让人帮你看了日子,下月十五和二十六,都是搬家的好日子,你待会儿问问许师傅什么时候把家具做好,争取尽早搬进去。”

陆早道:“好,我晚点就问。”

张翠花道:“那你可得记住了,错过了十一月,腊月就没有什么好日子了。”

“嗯。”陆早应了一声好。

两人继续洗着猪下水,张翠花洗着洗着发现里面夹杂着比较细长的猪小肠,“早丫头,你以后买猪下水别买这么细的,一点儿都不好清洗。。”

张翠花说着就要拿刀去割破。

陆早忙把张翠花拦住,“大伯娘,别割开。”

张翠花皱眉:“这么细不割开怎么洗啊?”

“这是我拿来做香肠的。”陆早道。

张翠花不懂:“什么香肠?”

“就是将肉码味灌入小肠里,可以烟熏一下,等晾干水分之后就可以煮来吃。烟熏过后可以保存久一些,省着吃可以吃到来年夏日。”以前奶奶还在世的时候,每年冬月里便会制作香肠腊肉,然后用柏树枝丫小火烟熏一两个小时,然后晾晒起来,让冬日的寒风慢慢吹干水分。

等陆早她放假回家,奶奶就会切下三四节香肠,煮在蒸饭桶下面,或是直接蒸在米饭上面,等米饭蒸好了,香肠也熟了。

刚煮好的香肠又热又香,每次陆早都馋得不行,奶奶虽然不说什么,但却会直接先拿出一截先切成小段,然后直接让陆早拿着吃。

刚出锅的香肠又香又麻又辣,闻着就让人止不住的流口水,每一次她都是迫不及待的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哪怕刚出锅还很烫,可也挡不住她对美食的热情。

后来奶奶不在了,陆早也延续了这个习惯,每年冬天会去菜市场灌十来斤香肠,如今到了这儿,陆早自然也要继续延续这个习惯。

“这不就是和腊肉差不多吗?”张翠花看了看肠子,“就是这个做法麻烦一些。”

陆早想想也觉得对,“的确差不多。”

“那这个怎么弄?”张翠花也没有再追问了,最近这一个月她也看明白了,陆早这丫头是有本事的,能赚不少钱,要不然也建不起这个房子,请不起木匠做那么多家具。所以原来她还让陆早省着点花,但现在就不说那话了。

“要把里面的肥肉这些先撕掉。”陆早拿起一根小肠小心翼翼的撕了起来,“撕的时候要小心一点,撕破了就不能用了。”

张翠花听陆早这么说,手上的动作立即轻了许多。

要专门洗出肠衣可比洗大肠之类的麻烦多了,先将里面白色的肥肉、粘膜撕掉,然后翻过来冲水清洗,然后加盐反复搓洗三四次,洗去粘液,去除异味即可。

接下来就是要刮掉肠子里面的粉红色的肉,全部刮完之后剩下的就是灌香肠的肠衣了,然后再清洗几遍,直到变成透明状即可。然后再翻回来,检查是否有破损漏洞,漏洞的就千万不能要。

等将猪下水和肠衣处理好,已经是下响了,陆早搓了搓红彤彤的双手,又捶了捶酸痛的腰,好累。

“太麻烦了,以后还是别吃你说那什么香肠的玩意儿了。”张翠花揉了揉腰,“哎哟,我的腰!”

“大伯娘快坐。”陆早扶着张翠花坐在板凳上,“歇一会儿。”

张翠花也没有虚伪的拒绝,靠着桌子坐了下来,“你明日就做了?”

“嗯,明天就做。”陆早道。

“那我明儿上午过来帮你。”张翠花也看出来了,做香肠这活儿一个人肯定做不好,所以主动说好明日来帮忙。

陆早感激的朝张翠花笑了笑,“那可太好了。”

张翠花看着陆早因少晒太阳之后越发白皙的脸颊,“你呀,就是不爱开口,今儿要不是我过来,你是不是就一个人洗一两天?”

陆早抿唇笑了笑,“我不是怕大伯娘你在忙吗?”

说实话,这大抵和她的性格有关。

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长大,许多事情都习惯了一个人做,一个人扛,很少主动向人求助,来到了这里这个习惯依旧没有改过来。

“家里也没啥事儿。”其实家里一堆破事儿,但张翠花并不想说出来让陆早知道,“那我明儿上午过来帮你,是明天上午做吧?”

“是。”陆早见张翠花起身要走了,“大伯娘,要不在我这儿吃晚饭吧。”

“中午才在你这儿蹭了吃的,不能再吃了。”张翠花摆了摆手,跟着就要走。

“那大伯娘你拿点猪下水和骨头回去吃。”陆早飞快的找出一个竹篮子,抓了一串儿猪大肠和几根骨头和猪蹄塞里面。

“我不要,你留着招待许师傅他们。”这些日自家没少在陆早这儿蹭饭吃,虽说关系好,但张翠花心底总觉得不自在,所以说什么都不愿意收下。

张翠花说着就往外跑,地面又有些湿滑,陆早看得心惊胆战的:“大伯娘你小心一点,莫摔着了。”

“你别追我我就不会摔了。”张翠花摆了摆手,“你莫出来送了,我反正是不要的,吃了你家的还要拿,说出去我都没脸了。”

张翠花不是一个爱占便宜的人,所以才会拒绝,如果换做马三娘等人,不等陆早主动,她们估计就上门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