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卖方子

陆早拿了笔墨,直接写下了魔芋的制作之法,“张掌柜,这是制作之法。”

张掌柜和陆早交换了方子,陆早笑眯眯的收下银子,接下来的家具、砖瓦有着落了!

等张掌柜看到方子上的步骤和原材料之后,顿时皱起了眉,他以为和豆腐一样,都是豆子做的,这魔芋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压根不认识!

“陆姑娘,这魔芋到底是何东西?不是豆子做的?”

陆早明白这个掌柜似乎误会了什么,“不是豆子,豆腐是用豆子做的,魔芋确是用魔芋果实做的。”

张掌柜气得脸都要抽筋了,将魔芋方子扔到桌子上:“陆姑娘,你耍我?”

陆早一脸无辜:“我何时耍张掌柜你了?这就是魔芋制作之法,只要掌柜按照这个步骤制作,便可获得鲜美可口的魔芋了。”

“那你说这个魔芋是什么东西?”张掌柜咬牙切齿的问道。

“这是长在土里的一种植物,名字叫魔芋,用它的果实就可以做成魔芋了。”陆早指了指魔芋方子上的步骤,“我把步骤都写得明明白白的,张掌柜看了制作之法就想反悔了?你这样我是可以去报官的。”

张掌柜被噎了一下,“不是,分明是你在耍我!”

“天地良心,我怎么敢耍掌柜您?我也和客栈做过买卖,也懂诚信礼仪。”陆早沉下脸,“掌柜若是想反悔大可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说我耍人?”

张掌柜脸上火辣辣的,做生意讲的就是诚信,他如何会为了区区五十两就反悔?“陆姑娘真是巧舌如簧,分明是你倒打一耙,反倒是怪罪在我们身上。这个魔芋是何物,我们从未听闻过,你一笔带过就想赚得五十两银子,真当我们客盈门是这么好骗的?”

“所有未曾听过的东西都是我在骗你吗?豆腐与魔芋都是我做出来的,我若是骗人,那我卖的又是什么?”陆早冷哼了一声,“我卖的是方子,不是魔芋果实,张掌柜既是讲诚信之人,就应该遵守协议,不能看了魔芋的制作之法之后就不认账了。”

陆早望着酒楼外面行走的百姓,抹了把眼泪,“谁是谁非,请老百姓们评评理,看谁觉得我卖个鸡蛋还要提供下蛋母鸡的?”

话糙理不糙,张掌柜被噎了一下,“真是粗俗!”

陆早心底对客盈门的感观更差了,其实她很想把银子甩张掌柜脸上不干了,可骨气不能当饭吃,她缺银子,需要银子来建房,再加上张掌柜已经看过方子了,只要想法子找到魔芋就能做出来,所以她不拿银子就血亏了!

“张掌柜,乡下老百姓自然比不过你们城里人。”陆早冷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张掌柜,他被发配到这个偏远小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真是活该!

“不过我虽是乡下人,却也懂契约精神,张掌柜你可是签了文书的,就不能赖账,毕竟你代表的可是客盈门酒楼。”

张掌柜沉下脸,“一个普通魔芋而已,真当是什么稀罕物?你信不信只要我们客盈门一句话,你从此就卖不出去!”

陆早被张掌柜以权压人的态度给恶心坏了,看了眼进门来的客人,“张掌柜确定想闹大吗?”

张掌柜警惕的看了眼进门的客人,他自然不想闹大,他只是觉得自己花了五十两买了方子之后发现不曾听闻过魔芋,觉得上当受骗了。

几个客人进门便问张掌柜,“掌柜的,我听人说前几日刘员外府上办宴就吃了一道魔芋鸭,味道极好,你们这儿可有那一道菜?”

张掌柜脸色一僵。

“没有吗?”客人叹了口气,“那我再去别家问一问。”

“有。”将上门的客人赶走,可不是客盈门的风格,张掌柜立即换了笑脸,“客人先里面请,我这就让人安排。”

“我就说,客盈门都没有哪儿还有?”客人叫着同伴往里走,“走走走,今儿我请客,哥儿几个好好的尝一尝这个魔芋是个啥味道。”

等伙计将客人引着走进了大堂里边,张掌柜压低了声音对陆早说道:“我将你剩下的魔芋都买了。”

陆早心中冷笑,“张掌柜不是说不稀罕魔芋么?”

张掌柜被噎住了,可客人就在里面,他不可能将人赶走,“陆姑娘,据我所知你此次带进县城的魔芋还剩下几百斤,路途遥远,再运回去岂不是白功夫?”

看着张掌柜变换的嘴脸,陆早嫌恶的在心中冷笑,但还没本事和钱权作对的她,只能说道:“张掌柜所言极是,五文钱一斤,一共四百斤,张掌柜可全都要?”

张掌柜看了看稀稀拉拉的几个客人,犹豫了片刻后说道:“只要你将何处可寻到魔芋果实告诉我,你所有的魔芋我都要了!”

陆早无语了,说真的,谈到这儿了,该着急的不是她陆早,而是张掌柜!

可偏偏这个张掌柜如此愚蠢,还想以权压她,真觉得她好欺负不成?

陆早冷笑,她反感张贪便宜的张掌柜,也反感自己没有能力,但凡自己有足够的银钱,就不至于这么被动,就可以财大气粗的拍着桌子说她不卖了!

生活如此艰难。

为了生活,陆早也没有那么多傲骨,“张掌柜,咱们就一口价,二十两银子,这四百斤魔芋以及魔芋果实以及生长环境,我都告诉你。”

这个张掌柜的心性不是之前那个掌柜所能比拟的,所以与其一直吊着他的胃口,还不如直接一笔买卖,以后再也不往来!

赚个二十两银子,总比被张掌柜跟踪压迫偷走比较好。

张掌柜皱起眉,又要再花二十两银子,这买卖实在不划算,毕竟之前豆腐一百两银子就直接买断了几年。

正在张掌柜不满之时,大堂内的客人又问道:“掌柜,那个魔芋什么时候上啊?听说煮鸭子味道不错,给我们来一份魔芋鸭子。”

陆早心底对这几位神助攻表示感激,“张掌柜,你不要觉得这件事你吃亏,魔芋并不像豆子一样所有人都认得,只要你们保密,魔芋肯定比豆腐还不容易被人学了去。”

张掌柜想想觉得也是这么个道理,然后又在客人的催促下,脑热的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