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相

“姚小翠你个黑心肝的贱人,为了银子竟然祸害我儿子,被老娘拆穿了竟然还敢打老娘,我呸!”

“老娘可不是好惹的,活该让我大哥休了你这个贱人,竟然和外人合伙骗老娘,打断你的腿都是你该着的!”

马三娘骂骂咧咧的归了家,回到家中还不停歇,恨不得将娘家大嫂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揪出来骂一通。

在地里干活的陆早远远的听到马三娘东一句西一句碎骂的话,逐渐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刘家老爷好色,平日没少到处寻摸漂亮小姑娘,但城中姑娘多聪慧,大多都有些许关系背景,不如乡下姑娘老实易掌控,便让叶媒婆帮忙在乡下寻找漂亮姑娘入府做妾,并表示事成之后有十两酬金。

叶媒婆为了十两酬金,便尽心尽力的为刘老爷寻摸漂亮姑娘,刚一开始打听便被姚小翠知晓了,得知竟有十两高的聘礼时,便立即想到了一直想要卖女的马三娘,与叶媒婆合计着将十两聘礼改为了五两,蒙骗了马三娘。

马三娘本就贪财,在鹿山村聘礼顶天了不过一两,大多数几百文是常事,所以一听聘礼五两便心动了。

于是三方各怀心思,便定下了原主。

但没想到事到临头,马三娘竟然不干了,姚小翠眼见快到手的五两银子飞了,心有不甘,便故意威胁马三娘,哪知马三娘即便是个滚刀肉,却也是以儿子为先,马三娘与姚小翠大闹了一通,最后还将姚小翠吞没五两聘礼的事情给闹了出来。

得知真相的马三娘自然不会善罢甘休,最后闹得马三娘娘家全部知道了,马母心疼将来会做大官的外孙子,更是嚷着说要休了这个黑心肝的儿媳妇。

最后还是马家大哥给拦住了,毕竟儿子都成亲了,怎么可能休了媳妇儿呢?

马三娘呸了一声:“真是恨不得打死她们!黑心肝的东西,想害我家金宝,没门儿!一个一个的都给老娘等着!等以后我家金宝当了大官,有你们好看!”

一旁站着可热闹的陆金宝不停的拍掌,“我要考秀才,我要当大官,打死你们,打死你们一个一个的狗东西!”

“哎哟,娘的金宝真聪明。”马三娘捧场的为陆金宝叫好,“金宝以后可要做大官,让娘做老封君,让姚小翠那些个贱人跪在娘面前求饶,哼,到时候我非得让她们好看不可!”

“这个贱人竟然敢骗我,十两银子竟然骗我只有五两,真是气死我了!幸好这事儿没成,要不然老娘不是白亏了五两银子么?”马三娘哼了一声,“这个贱人!以为五两银子就像害我的儿子的前途,以为我是那么蠢的么?等金宝考了状元做了大官,我成了老封君,到时候想要多少银子没有?哼!到时候我拿银子砸死她!”

“砸死她!砸死她!”陆金宝拍着手掌叫好!

“娘的宝儿真聪明!”马三娘高兴得不行,“还知道替娘做主了!金宝真棒!”

“......”陆早看得直摇头,三岁看到老, 陆金宝这种人就算以后能做官那也是个黑心肝的坏官!亏得马三娘还以此为傲,若是以后出了事儿,也不知她会不会后悔今日的纵容!

“真是累死老娘了!”马三娘一回家便瘫坐在屋檐下放着的小板凳上,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朝着正在院子里洗野菜的五丫说道:“五丫头给我端点水,渴死我了,嗓子都快冒烟了。”

陆五丫有些害怕,乖乖巧巧的走到灶房里,踮起脚,大半个身子趴在水缸沿上,舀了一瓢冷水端给马三娘。

马三娘喝了一口,牙齿被冰了个透底,不满的她一瓢水就直接泼在了五丫的身上,“死丫头,这么冷的水是响冷掉老娘的牙?”

被泼了一身水的五丫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死丫头,还敢哭。”马三娘起身就朝陆五丫甩了一巴掌。

陆五丫捂着被打肿的脸,哭得更凶了。

陆早听到五丫的哭声,立即从地里走了回去,将陆五丫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挑回来的井水本来就是凉的,你打她做什么?”

“老娘面前有你说话的份儿?”马三娘一看到陆早就想到自己没了的十两银子,“死丫头你不吱声我还差点忘了。”

马三娘边说边朝陆早打去,“都怪你这个赔钱货,害得老娘没了十两银子,还被姚小翠那贱人坑骗,还被叶媒婆那老不死的东西指责了一通,都怪你!十两银子啊,老娘的十两银子眼睁睁的就没了!”

马三娘因为担忧陆金宝的前途,所以回绝了这门亲事,叶媒婆虽然不满,但却也不敢强拖着陆早过门去做妾,因为她是看在姚小翠许诺的二两银子才哄着刘老爷说陆早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可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而且还又瘦又黑又丑!

叶媒婆也怕无法和刘老爷交代,而且姚小翠许诺的银子没有了,所以叶媒婆也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干脆的另找了一户与陆家情况相似的人家的女儿送了过去。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人家的女儿圆脸腰细屁股大,比又黑又瘦的陆早漂亮多了。

陆早也听出这件事已经到此为止了,不会再有人逼着她嫁给糟老头子做妾,要不然马三娘肯定愁眉苦脸的,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嚣张,“你要是舍不得那十两银子,那把我送去也没关系。”

马三娘可不会让任何事情坏了自己心肝宝贝的前途,“你当刘家是后山小树林?你想去就去的?你也不看自己的长相,又黑又瘦,人家看得起你吗?”

陆早撇了撇嘴角,那你还惦记十两银子做什么?

马三娘眼尖的看见陆早的小动作,气得要打人:“死丫头你安的什么居心?你是不是想祸害我的金宝当不成大官?你个贱东西,你的心怎么这么狠毒?他可是你的亲弟弟,你竟然想害他!他要是当不了大官对你有什么好处?”

陆早躲开,不愿傻乎乎的站那儿挨打。

一旁站着可热闹的陆金宝不停的拍掌,“我要考秀才,我要当大官,打死你们,打死你们一个一个的狗东西!”

“哎哟,娘的金宝真聪明。”马三娘拍着掌,“小小年岁就知道怎么做官了,以后肯定能做一个很厉害的官的!”

陆早撇了撇嘴角。

贪官!

还会被砍头的那种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