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嫁

等到翌日卯时左右,陆早便带着兴奋不已的五丫来了陆家,陆家灯火通明,陆家人已经起床,为今日出嫁的陆小月进行梳妆打扮。

陆早没有急着去炤房里帮忙,而是带着五丫进了新娘子陆小月的屋子,因为在新郎官来接新娘子之前,家里的亲戚们都要进屋对陆小月一番叮嘱或是送一些东西,陆早也准备了一点东西给陆小月。

陆早和五丫站在屋里,看着已经梳妆过并且换上了红色嫁人的陆小月,“大姐,小月堂姐真漂亮。”

陆小月站在昏黄的火光之下,脸颊因害羞变得绯红,红色的新衣更是衬得她面若桃花,漂亮极了。

“嗯,小月姐你今日真好看。”陆早看着面若桃花的陆小月,难怪人说女子穿上嫁衣,画上妆容的那一日是一辈子最美的时刻。

五丫天真的吹着彩虹屁,“大姐以后也要天天穿这么好看的红裙子,以后肯定和小月堂姐一样漂亮。”

陆早捏了捏五丫软乎乎的脸蛋儿,“这是嫁衣,只能成亲的时候穿。”

五丫眼睛亮亮的:“那大姐什么时候成亲?”

陆早暂时没有成亲嫁人的打算,“大姐不嫁人,大姐要守着五丫长大呢。”

五丫偏了偏脑袋,太小的她还不懂成亲嫁人之事,只觉得大姐要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一定是件好事,“大姐真好。”

陆小月捂住温柔浅笑,“五丫这可不行,你大姐若是不成亲就一直没办法穿这么好看的裙子。”

“啊?”五丫想了想,觉得不能让大姐一直穿不了这么漂亮的红裙子,“大姐,你要嫁人,要穿这么漂亮的裙子。”

陆早道:“小月堂姐骗你的,不嫁人也可以穿漂亮的裙子。”只要不绣鸳鸯戏水的图案就行了。

五丫一脸茫然,不知道该听谁的了?

“好了,你不是说要去看小侄子吗?快去吧。”陆早将五丫打发走了,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只装着二两银子的小荷包递给陆小月。

大伯娘想从席面、嫁妆说给陆小月撑场面,让陆小月不被婆家看轻。

但陆早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女子在婆家的艰难,所以特意准备了二两银子给陆小月,因为自己有钱才能有底气,才能硬气的说话。

“小月堂姐,嫁人了肯定没有在家里自在,这里银子你拿在手上也有一些底气。”

“这......我不能要,我娘已经给了我了。”陆小月知道银子能让她在婆家更有底气,可她不能要陆早的,陆早的家被烧了,还需要许多银子修房子。

“拿着。”陆早将银子塞到陆小月的手里,“大伯娘给的是大伯娘给的,我给的是我给的,拿着吧,压箱底的东西不要嫌多。”

陆小月眼眶开始泛红,虽然她话不多,却是个聪明懂事的女子,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生活,也知道大家对自己的担忧,“谢谢。”

“不必客气的,以后好好过日子,小家的日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好。”陆早看着陆小月眼眶里打滚的泪光,“小月堂姐莫哭,莫弄花了妆容,花了可不好看了。”

“不哭。”陆小月小声抽泣着,“谢谢。”

陆早看了看屋外渐渐放亮的天色,“那小月堂姐你在屋里歇会儿,我去灶房做菜了。”

出了屋子,陆早看到张翠花几个的眼眶也是红红的,哎,嫁女嫁女,嫁的哪里是一个女儿,分明嫁的是自己的心头肉啊!

随着日头高升,迎接的队伍也来了,陆早的菜也做好了。

此刻已临近晌午,陆大富便招呼着迎亲的队伍和媒婆以及亲朋好友们入席。

大家入席后,周婶子便让人开始上菜。

先上的自然是陆早做的凉菜,凉拌折耳根、凉拌猪肚丝儿,红油拌过的菜变得鲜艳可口,辣滋滋的味道让人欲罢不能。

紧跟着,盐菜蒸肉、炒猪肝、红烧肥肠、土豆排骨、酸菜猪血、红烧魔芋、炒青菜也开始端上桌。

最后大海碗装着萝卜猪蹄骨头汤也被端上了桌,主食麦粉馒头也被送上了桌,全是馒头还没有拳头大,但有这么丰盛的菜,让人更是挑不出错。

大家都纷纷说这陆家莫不是发财了,做了十个菜,而且都是油水十足的肉菜,以前村长家也仅有八个菜呀,还有四个素菜。

村民们的赞叹也落入了迎亲的人的耳朵里,大家的心里都有一杆秤,看到桌上还多了螃蟹、炒鸡蛋、酸菜鱼,便知道陆家对这个女儿和女婿的重视,也意识到这个陆家并没有之前听说的那么穷。

陆大富看到迎亲的人和媒婆都露出满意的神情,心底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

大家吃好喝好之后便到了吉时,媒婆扶着盖着盖头的陆小月出了屋,与新郎官一道拜别了陆家父母。

坐在上首的张翠花哭得伤心,跪在下方的陆小月也哭得令人心疼,哭嫁哭嫁,伤离别,念亲恩。

媒婆扶着陆小月起身,“吉时到了,走吧。”

陆虎和陆强作为娘家兄弟自然要送嫁,另外还有李冬梅以及张家兄嫂们也一道帮忙送嫁,算起来莫约也和迎亲的人数差不多,都是二十来人。

伴随着乐师吹着喜庆的音乐,新娘子一行人越走越远,张翠花和陆大富二人不舍的站在院门口,一直望着陆小月离开的方向,不停的抹着眼泪。

“大伯娘,今日是小月姐的好日子,你们别哭坏了身子。”陆早扶着张翠花,“我看堂姐夫是个挺仔细体贴的的,临出门时瞧见地上有石子,还特意踢开了,怕小月堂姐踩到了。”

陆大富听完心中复杂的情绪稍缓,“四郎是个好的,做事也是妥帖的。”

张翠花道:“只盼他与小月要互相体贴,相守至白首。”

“会的。”陆早心中感慨,大伯娘应该是个极好的母亲了。

为了小月底气足一些,不在婆家面前低人一等,大伯娘想法设法将嫁妆做好,将宴席做好。

同时她也觉得大伯娘应当是鹿山村最好的丈母娘了吧,没有狮子大开口要聘礼,也没有让女婿买房买地买牛车,只想着女婿尽力对闺女好便是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