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要忘记好哥哥了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

陆早收拾着碗筷,五丫则拿着帕子擦桌子,擦完了桌子又跑去喂狗,像个大人似的忙上忙下。

青年看着勤劳的像只小蜜蜂的五丫,又看了看刷锅洗碗的陆早,他已经知道这个家里只有这对姐妹,没有长辈和其他人,虽说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应该是可怜之人。

不过陆早能种出那么宽的玉米,青年也刮目相看。

五丫喂完了狗,然后就想起埋在灶膛柴火灰里的玉米了,“大姐,玉米可以吃了吗?”

陆早算了算时间,已经又半个多小时了,应该可以了。

“等一下,我把碗筷放好就来拿。”

不等陆早回来,青年就直接蹲到了灶台旁,他问五丫:“怎么拿?”

五丫指了指放在灶膛旁的火钳:“就是拿着火钳去夹出来。”

这怎么用?

君子远庖厨,青年从未进过厨房,不会做饭,也不会用这些功夫,他尝试着拿起了火钳,但紧紧的握着,却不懂分开。

五丫见青年许久都没有弄好,皱起了眉头,小声嘟囔着:“好笨呀。”

青年没想到自己会被一四岁小孩儿嫌弃,自己堂堂英明莫不是就要毁在一把火钳上了?

不认输的青年经过几次尝试,总算是会用火钳了,将三个烧玉米从灰里扒拉了出来。

包裹的叶子已经被烧成了炭黑,撕开外面的叶子,露出了里面金黄色的玉米,玉米已经被烤熟了,散发着浓郁的香味儿。

青年道:“闻着倒是香。”

五丫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没有剥掉壳壳的香。”

陆早之前烧玉米的时候都是直接剥掉外壳放进灰里埋起来,等吃的时候,玉米粒会烤得有点糊,但是却多一股酥香。

但今日陆早却没有剥掉外壳,而是直接放进火里埋起来了,所以现在虽然玉米烤熟了,但却没有焦糊的外表,少了一股香味儿。

五丫有丝不满意:“大姐,要剥掉壳壳来烧。”

“好,下次。”陆早今日也不知道为什么,鬼神使差的就没有剥掉。

青年倒是不在意,他以前没有吃过玉米,此刻的味道便是最初的记忆,又香又糯还有嚼劲,他很喜欢这个玉米。

“这个玉米不错。”

陆早点了点头,这可是系统提供的优良种子,自然不错了。

青年又问:“我从未在其余地方见过玉米这种东西,你是在哪儿找来种子种下的?”

“山里找到的。”陆早还是拿说给大伯娘她们听的借口糊弄青年。

青年并不信这个说辞:“山里?”

陆早皱了皱眉,不太喜欢这种被讯问的感觉:“我也是运气好,碰见了几株,尝了尝觉得味道不错,便全部拿回来了。”

“其他地方估计也有,就看有没有人发现,有没有人愿意去尝试了。”陆早顿了顿:“大山就是一座宝藏,需要我们去发掘。”

陆早越编越顺口:“像这个土豆,我发现它们的时候它们还长在山里的一处坡地上呢,还有这个灰孢,大家都以为它有毒,但我尝过之后发现味道嫩滑爽口,是道极为不错的小菜。”

青年凤眼微勾,动作优雅的吃着玉米,“不愧是小黑妹,果真是幸运。”

陆早咬了咬牙,不叫小黑妹,我们还是好主顾!

青年又问:“我看你种了不少,待到秋收之后能产出多少?”

陆早虽不解,但还是答道:“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种。”

青年有些失望,“那你何时秋收。”

“再过些日。”陆早说完后觉得不对,警惕的盯着清俊青年:“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再敢偷我家的玉米,我就......”

青年凤眼微勾,含笑晏晏,语气透着一丝轻浮:“就怎么样?莫不是又要叫人来看我们钻玉米地?”

陆早捏了捏拳头,刚才她怎么没有直接煮魔芋毒死这个流氓?

“小心我放狗咬死你!”

青年微微往椅子上一靠,吊儿郎当的说道:“真可怕。”

陆早无语:你可没有一点怕的样子!

“饭你也吃了,你是不是该走了?”

青年打了个呵欠,“我困了。”

陆早立即道:“我家没你住的地方。”

青年看着多余的一间屋,笑笑没说话,然后起身道:“这里离南宁县有五六个时辰的路程,你再给我装几个烙饼。”

陆早道:“没有了。”

陆早做了十个烙饼,但因为菜太多,烙饼还剩下六个。

青年看着睁眼说瞎话的陆早:“天色这么晚了,我觉得还是应该住一晚,毕竟我可是给了一两银子,只吃一顿饭未免太不划算。”

陆早木着脸转身走去灶房,将剩下的六个烙饼装好给了青年,好心提醒道:“村口在村北边,不过这个时候归家的村民很多,如果你不想被打死的话,建议你从玉米地那边绕出去。”

陆早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过不许再去摘我的玉米!”

“行。”青年走到院子外面,然后又回过头看着陆早,俊秀的脸上浮出一丝玩味的笑:“小黑妹,那哥哥我就继续赶路了,可不要忘记好哥哥了。”

陆早走路的脚一崴,流氓!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