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板栗炖兔肉

陆早回到家便开始做晚饭。

为了配上鲜嫩可口的兔肉,陆早将剩下的几两白米全部煮成了沥米饭。

等米饭做好了之后,陆早刷干净大铁锅,便开始准备做菜了,她只做了半只,剩下的半只留着过几天再吃。

等锅烧热了,陆早拿着锅铲从油罐里挖了一铲子奶白的猪油放入锅里,等着它慢慢熬化。

如果是村里其他人家,看见陆早用这么多油肯定会心疼得要死,这么一铲子猪油够他们吃几个月了。

等猪油熬化之后,陆早将切好的姜蒜以及花椒扔了进去,等爆香之后,直接将早就焯过水的兔肉倒了进去,等炒到金黄色之后再剥好的板栗,翻炒之后加入盐、酱醋等调味料,再加入水,煮上十五到二十分钟,兔肉和板栗软烂即可。

当然这个做法是很简单的烧菜做法,若是手边材料充足,还可以做更好吃的菜,比如麻辣兔丁、干锅兔、跳水兔等等。

陆早将一盆热气腾腾的兔子肉端上了桌,“五丫洗手吃饭了。”

“洗好了。”五丫哒哒哒的跑到灶房里,踮着脚从案桌上拿起两副碗筷,“大姐,我拿碗。”

“好,小心别摔碎了。”陆早只是叮嘱了一句,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

“我小心着的。”五丫将碗筷摆好,然后爬上板凳,盯着这散发着浓郁香味儿的板栗兔肉,夸张的哇了一声,“好香。”

陆早拿着碗一人舀了一碗米饭,又给五丫夹了几块没有骨头的兔子肉,“吃吧。”

五丫一脸陶醉的吃着兔肉,“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点。”陆早也自己夹了块兔肉吃,因为没有足够的香料和辣椒,兔肉显得十分清淡,不过也突显出了兔肉本身的细嫩质地,以及鲜美的味道。

陆早以前常吃兔肉,因为兔肉质地细嫩,味道鲜美,营养丰富,具有补中益气、凉血解毒、清热止渴等作用。

不过她倒不是看重兔子的药理作用,而是纯属嘴馋,因为她们老家那儿有很多兔子相关的特产,比如麻辣兔头、冷吃兔,所以才吃得比较多。

陆早又夹了一块板栗尝,粉嘟嘟的口感,十分香甜。

因为是纯野生的板栗,又是新鲜的板栗,果肉细腻,水份少,甜度高、糯质足、香味浓。若是再等一两月彻底成熟之后,果肉会更丰满,口感可能会更好。

板栗的营养价值很高,中医说:性味甘温,有养胃健脾、补肾壮腰、强筋活血、止血消肿等功效。

虽然营养价值高,味道也很好,不过吃多了容易消化不良,一次不能吃太多。

陆早看着五丫吃板栗也吃得很香:“板栗好吃吗?”

五丫还记得以前天天饿肚子的日子,所以很珍惜粮食,将掉落在桌子上的米饭捡起来放进嘴巴里,边嚼边说:“好吃。”

陆早想到山上那些板栗,笑着道:“那过些日大姐再去摘一些回来,到时候给你做糖炒板栗。”

虽然没炒过,但试一试,总能做出来的。

五丫埋头吃着饭,偶尔回一声好。

满桌米饭飘香,兔肉鲜美,二人吃得开心不已。

吃了片刻后,院外传来了动静。

张翠花的声音在院子外面传来:“早丫头?在家吗?”

陆早愣了愣,放下碗筷,走到院门口,“大伯娘,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我为什么过来。”张翠花推开院门走了进来,“都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怎么就不听了,抓到兔子了拿去卖了换钱也好,干嘛还拿给我们。”

陆早道:“大伯娘,咱们这儿离县城太远了,要是只需走两刻钟时辰,我肯定送去卖到了。”

张翠花道:“那你自己留着吃也好呀。”

陆早道:“这天气太热了,放不了两天就坏了,我和五丫哪里吃得完。”

“那也不能总往我们家送。”张翠花顿了顿,“你也知道你那个堂嫂是个不省心的,我怕把她的心养大了。”

陆早不可能背着李冬梅就说她的坏话:“堂嫂还是挺好的,她也是想家里好。”

张翠花嗯了一声,要不是看在李冬梅没有太过分,又给陆家生了个大胖孙子的份上,她早把李冬梅给撵出去了。

“哎,不说她。”张翠花将手里的篮子递给陆早:“最近家里的鸡下蛋勤快了一些,存了十来个鸡蛋,你拿去给五丫煮着吃。”

这些鸡蛋大伯娘她们舍不得吃,都存着换钱的,陆早怎么有脸收:“大伯娘,你给我鸡蛋干啥啊。”

“拿着,拿着,你要是不收,我回去就把那锅兔肉给倒了了。”张翠花想着李冬梅又是一阵火,每次陆早在自己不在家的时候送东西过去,李冬梅总是不客气的收下就算了,还直接给煮了一半,让她都没办法退回来。

陆早不愿意收:“大伯娘,你拿去换钱吧。”

“就十几个鸡蛋,能换什么钱?你是不是嫌我给得少?”

陆早忙道:“没有的事。”

“那你快收下,再不收下你以后就别叫我大伯娘了。” 张翠花提高了音量,吓得五丫委屈的往陆早身后躲,噘着嘴,像是要哭了似的。

“大伯娘凶,不要打大姐。”

“哎哟,乖五丫,大伯娘没有要凶你。”张翠花笑着将篮子递给陆早:“别推了,再推五丫还以为我要打你了。”

陆早看着五丫怯怯的模样,心疼不已,这孩子这些年一直生活在马三娘的阴影下,一听到张翠花高声说话就被吓到了。

陆早柔声哄道:“大伯娘没有要打我,大伯娘是给咱们送鸡蛋来了。”

“鸡蛋?”五丫舔了舔嘴巴,从小到大家里的鸡蛋都是给陆金宝吃的,她从来就没有吃过鸡蛋,唯一吃过的几回还是陆早从山里捡回来的野鸡蛋,所以五丫忍不住踮着脚朝篮子里看去。

陆早看着五丫的动作,忍不住叹了口气,之前是想养鸡的,想着以后等鸡下蛋了,每天清晨都可以煮几个鸡蛋来吃,补充一下营养,可最后却没能养成。

想了想,然后说道:“大伯娘,那这鸡蛋我就收下了。”

张翠花满意的笑了起来:“这就对了!”

陆早笑着将鸡蛋收了下来。

张翠花叹了口气:“以后可莫要再送东西了,与你说很多次了。”

“因为大伯帮我们做了桌椅,所以我才想着感谢给你们送点东西的。”陆早其实也是好心,但一片好心让人觉得是一个负担了,便不妥了,“也幸亏小六小七厉害,要不然今日也捡不到兔子吃。”

“这两只狗确实是好的,你们这两只狗算是养对了。”张翠花顿了顿,又道:“强子还说要养一只这么好的狗。”

陆早:“那大伯娘你们也养一只。”

张翠花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吧。”

养一只狗相当于再养一个人,本就艰难的家里实在负担不起。

陆早也不再劝说,每家有每家的难处。

张翠花没有久待,把鸡蛋给了陆早之后就回去了。

陆早数了数篮子里的鸡蛋,一共十五个,“五丫,大姐明天早上给你煮个鸡蛋吃,好不好?”

陆五丫眼睛一亮,但又摇了摇头:“不吃。”

“为什么不吃?”

“留着。”

“留着做什么?”

“换钱。”五丫没少听大伯娘说大姐欠钱的事情,所以耳濡目染之下,也想把鸡蛋这些东西节省下来拿去换钱还债。

“不用换钱,大姐有钱的。”陆早揉了揉五丫的脑袋,“咱们继续吃饭,吃完了饭大姐继续教你数数。”

陆早没事的时候就在教五丫数数和背三字经,至于写字她没有教,因为她也写不太会写复杂的繁体字,想等过两年等五丫长大一些,再给她请一个专门教识字的先生教她写。

“我会数好多的。”五丫牵着陆早的手,蹦蹦跳跳的往灶房走,“一、二、三……”

稚嫩软糯的童音在这处简陋的乡间小院回荡,清风徐徐,带着几许书卷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