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窝里反

日头渐渐偏西,浓密的林子里光线逐渐暗了下来,显得阴森可怖。

陆早将野鸡蛋藏好,背着小半背篓的蘑菇香椿芽就匆匆下了山,出了密林天光敞亮了许多,路边小径上长满了不知名的小野花,春风一吹,淡香飘溢。

陆早虽然瞧着内敛安静,但骨子里其实是一个有点小浪漫的人,她摘了一把小野花,打算拿回去插在竹筒里,放在屋子里的小破桌上,稍微点缀一下简陋的屋子。

拿着野花往家走,陆早远远的便看到一个穿着青色旧袄的妇人站在院子里,正和马三娘说话。

妇人脸色不愉,埋怨着马三娘:“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说好今儿领着那丫头去叶媒婆家的,我们等了你大半天,结果倒好,你还在家睡大觉。”

“你赶紧的,将人领着跟我去叶媒婆家,人家还等着呢!可别误了好时辰。”

马三娘面露为难:“大嫂,不能送她去。”

“啥?不送她去?马三娘你脑子被泥糊住了是不是?说好的你怎么又变卦了?你是不是又想要涨价?”马家大嫂气得不行,“我告诉你,你可别太贪心了,五两银子已经够多了,够你建几间土坯瓦房了!你赶紧的将人带上跟我走,到时候领了银子就给你家金宝把屋子起了没听到没有?”

说起那五两银子,马三娘就肉疼,可为了儿子的前途,她就不能把陆早送去给人做妾:“大嫂,真不行。”

马家大嫂气得想打死这个小姑子,“干啥不行?你今天非得给我说清楚不可,当初可是你求着我帮你找人给你家大丫头说亲的,你说至少要二两银子的聘礼,我耗了那么大的功夫给你找了个五两银子聘礼的亲事,结果你现在和我说不行了?我告诉你,你别想再多要银子了,人家刘家能给五两银子已经是顶天的价了,方圆几十里的农家姑娘哪有这么多聘礼的!”

“真不是银子的事儿。”马三娘不得不将孝期的事情说了,“以后我家金宝可是要做大官的,若是这事儿闹出去,那被查出来我家金宝就考不了状元了。”

马家大嫂翻了个白眼,陆金宝才三岁,能不能考状元做大官还没谱呢,谁知道已经能不能考上,不过这话她也不敢与小姑子说,要谁说陆金宝一句不好,这个小姑子就得和人拼命。

“谁说的?别是骗你的吧?”

“咱们村长亲口说的。”

鹿山村村长的公正十里八村都知道,马家大嫂也不怀疑了,她哼了一声:“你现在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早干什么去了?叶媒婆和刘家那边都等着呢,今儿你不把那丫头送过去,我怎么和人家交代?”

马三娘是个欺软怕硬的泼妇,有胆儿在村子里横,却没胆在县城的富人面前去横,她脸色变了变,忐忑不已:“大嫂这可咋办?你可得帮我和叶媒婆他们说说啊,可不能因为这事儿影响我家金宝的前途。”

马家大嫂:“我怎么帮你?这门亲事我可是费了多大功夫才帮你说下的,结果你倒好,你答应的好好的事情,结果临到时间却变卦,你让我还怎么好意思去和叶媒婆她们说?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这有啥办法?我总不能让这事儿坏了金宝的前途吧?”马三娘顿了顿:“大嫂你看孝期还有两年,要不让那死丫头过两年再嫁过去?”

马家大嫂被气笑了,“你当你家那黄毛丫头是天仙呀?人家刘老爷是什么人?能等你家这丫头?你家能挨上这门亲事多亏了我们说了多少好话才成的。”

“可......”马三娘现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要是那死鬼没死就好了。”

“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现在你要么将那丫头带上跟我去见叶媒婆......”马家大嫂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马三娘打断了,“不成,以后会影响金宝的前途的。”

马家大嫂冷笑:“刘家在县城里是什么人物?咱们可惹不起,你要是现在扯后腿,也不怕被刘家给记恨?得罪了刘家你家金宝照样没前途可谈!你不愿意是吧?行,那你自个儿去和叶媒婆和刘家说去吧,他们要是不同意你就等着吃官司吧! ”

一听要吃官司,马三娘害怕便更不愿去:“大嫂你帮我说说吧,反正我还没有拿到那五两聘礼。”

“我凭什么要去帮你说?是你出尔反尔的!”

“大嫂,你怎么说话的?这事儿要不是你哄着我,我能同意?我家的金宝的前途多重要,你却非要这么害我的金宝!你安的是什么心啊?”马三娘开始耍赖,想把责任推卸给旁人:“你是不是看不得我们家好呀?”

以前在马家,马家大嫂也没少和马三娘干仗,自然也不是好欺负的:“马三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我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才帮你,早知道就不管你了!”

马三娘嚷嚷道:“大嫂你害我还有理了,你明知那刘家是什么人,明知道会害得我家金宝前途不保,还怂恿我将那丫头嫁过去,你说你安的什么心?你可是他们的大舅娘,怎么能这么黑心?这事儿你必须解决了,要不然这事儿没完!”

“是你为了五两银子聘礼愿意嫁的,还求着我帮赶快定下这门亲事,凭什么要我帮你解决?”马家大嫂不甘示弱的吼了回去,“你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你现在装什么好人?真够不要脸!”

“这事儿我不管了!发生什么事儿都是你该着的!”马家大嫂哼了一声,气冲冲的就走了。

马三娘也怕吃官司,匆匆抱着陆金宝跟着往二十里地之外的马家走去了。

等马三娘走远了,陆早皱着眉才从菜地里走出来,如果刘家真如马家大舅娘所说的那般心狠,这事儿恐怕不好善了。

如果真到了刘家面前,马三娘怕了,可能还会将她给推出去,这可怎么办?

陆早摸了摸荷包里的五个铜板儿,这是她的全部家当了,如果她再被马三娘推出去,她就只能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