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当

“她柳翠娥的心怎么狠?不就是一个糖么,至于逼得我家金宝以后连书都念不成么?”让她马三娘占别人便宜还行,让别人占她便宜就等于割她的肉喝她的血!

“我现在就去找她好好掰扯掰扯,她凭什么欺负人?”

陆早也不拦着她:“这个时候村长家正在吃饭,你过去正好让村长帮你做主。”

马三娘虽然是个泼妇,但还是长了脑子的,要不然这些年也没办法叱咤半个鹿山村,这事儿若是闹到村长跟前去了,村长对金宝的印象不好了,以后耽误了金宝的前途可就糟了。

陆早再次开口提醒道:“所以你还是干脆的给十文钱了结吧,要不然闹得人尽皆知,以后金宝做不了大官可就会怪你的。”

陆金宝没少听人说自己以后要做大官,他站起身举着小脏手摇摇晃晃的朝陆早扑来:“要做大官,打死你们,打死你们......”

陆早闪开身,躲开陆金宝的脏手,厌恶的皱着眉说道:“既然想做大官,那就不能有污点,要不然他恐怕......”

“那不行,我的金宝可是要做大官的人,可不能被那些贱人给耽误了。”马三娘咬了咬牙,最后忍痛摸出了五文钱,“你拿去给柳翠娥那个贱人,让她给老娘把嘴巴闭严实了,要是让老娘听到一点儿闲言碎语,老娘拼了这条命也要找她算账。”

“五文钱?”陆早没有接银子,“她说的十文。”

陆二丫疑惑的看了看大姐,想到进门前大姐让她们不许说话,便只能将疑惑压了下去。

马三娘嗓门猛地抬高:“她要十文还不如要了我这条命,你去告诉柳翠娥那个贱人,老娘可没有十文钱,只有五文钱,她爱要不要!”

“那行吧,我待会儿试一试。”陆早接过五文钱放进荷包里,然后慢腾腾的走进屋里,“今儿干了一天的活儿了,饿得不行了,咱们先做饭吧。”

“做什么饭,你现在就赶紧去,耽搁了金宝以后的前程老娘非得收拾你不可!”马三娘把陆早往外推,“这事儿不解决了我可不放心。”

陆早心底好笑,“可饭......”

“四丫头滚去做饭。”马三娘吼着陆四丫,“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懒,还给老娘惹出这么一堆祸事,让老娘折了五文钱进去,明天就给老娘下地去耕地,再敢偷懒老娘扒了你的皮!”

陆四丫委屈巴巴的哭着去灶房做饭去了,老实的陆二丫怕四丫做不好,顾不得累就跟着去帮忙了,陆早则往村中心的方向走去,身后还跟着个越发黏人的小跟班,陆五丫小朋友。

等走出了陆家的视线,陆早便找了块石头坐下,今儿累了一天了,她已经实在没力气了。

陆早抱着陆五丫坐在自己的腿上,“五丫累了吧?”

陆五丫用手背揉了揉疲倦的眼睛,然后从陆早的腿上滑下去,拉着陆早的手:“大姐走,去村长家还钱。”

陆早压根没想过把这五文钱拿给杨家,那一块糖压根不值五文,一文钱顶天了,柳翠娥坐地起价故意刁难也不是个好人,所以她还不如把这五文钱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咱们把钱留着买肉吃,好不好?”

陆五丫眼睛亮了亮,可旋即又暗了下去,怯怯的说道:“会被挨骂的。”

陆早小声道:“咱们谁都不说,偷偷的藏起来,没有人知道就不会骂我们了。”

陆五丫想了想,然后嘴谗的舔了舔嘴唇,伸出小手比出五根手指头:“那我要吃五块肉。”

陆早笑着点头:“不止五块,到时候有多少你就可以吃多少。”

陆五丫眼睛亮晶晶的,“那我谁都不说。”

“好,拉钩。”陆早伸出小指头和陆五丫拉了勾,“这是咱们的秘密,咱们谁都不说。”

陆五丫乖乖的点头:“不说。”

陆早满意的点点头,她觉得五丫比陆家其他女孩子聪明懂事多了。

又坐了一会儿,两人慢吞吞的回到家,二丫和四丫已经把晚饭煮好了,依旧是清淡无味的野菜汤。

马三娘问道:“柳翠娥那贱人怎么说?”

陆早道:“她说这事儿就算了,如果以后四丫再敢去抢小雅的糖,那她就直接告诉村长,让村长永远不会给金宝写推荐文书。”

“柳翠娥这贱人竟敢威胁我,老娘非得去找她说道说道不可。”马三娘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

陆早提醒道:“你非要闹得人尽皆知就去吧。”

陆早其实还是怕马三娘去找柳翠娥对峙,到时候五文钱的事情就藏不住了,她虽然想脱离这个家,但暂时还没有想到好法子,所以还不能闹得太过分!

马三娘的软肋是陆金宝,所以也不敢去闹,气氛的坐了回去,但嘴上却怪着陆早:“死丫头要不是你没出息,让快要到手的五两银子飞了,家里的日子能这么紧巴巴的么?我可告诉你,地里的活儿你赶紧给老娘侍弄好,要是耽误了收成看我怎么收拾你!”

陆早知道马三娘是不会去找柳翠娥了,只要两人不敢声张,不提这一茬,那这件事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心底也暗暗松了口气。

等吃过了晚饭,陆早觉得浑身汗黏黏的,头发丝上也沾满了泥水,整个人都脏兮兮的,爱干净的她没办法忍受这么脏就躺到**去睡觉,于是打算烧一锅水洗个澡。

洗了碗就准备回屋睡觉的陆二丫问到:“大姐,你又烧水干啥?”

“打算烧点水洗个澡。”昨儿整个人恍恍惚惚的,陆早还不觉得身上臭,今儿脑袋清醒了不少,便能闻到身上的汗臭味儿了,“你要洗么?”

陆二丫摇了摇头,“天这么冷洗澡做什么?”

农家的人不讲究,怕浪费柴火和水,很少烧水洗澡,有些人可能从秋末到来年入夏之前都不会洗澡,大家都习惯了,觉得不洗澡也没什么,反而认为隔三差五洗澡的人不正经。

陆早没办法忍受出了汗不洗澡,“出了一身汗,不洗澡会臭哄哄的,而且头发上全是泥水,不洗干净怎么能行?你也洗一下吧。”

陆二丫也是姑娘家,听大姐这么说忍不住闻了闻身上的衣服,的确有一股味道了,“可大姐你现在烧水娘会说你的。”

陆早觉得自己脏得浑身痒,可管不了那么多了,“管她的。”

等她烧好了水拎着去了茅厕洗,洗到一半的时候就听到马三娘在外面大骂:“你个败家玩意儿,把自己当县城里的娇小姐了是不是?还学人大晚上洗澡?也不看看有没有那个精贵命?”

“死丫头竟然洗的热水,想气死老娘是不是?刚给老娘弄丢了五两银子,还敢用老娘的柴火,柴火不用砍啊?水不用挑啊?娘怎么生出你这种败家的东西!”

洗澡的陆早闭了闭眼,我一定要脱离这个压抑得窒息的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