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章 小六小七

家里有了两只小狗之后就变得热闹了很多,吃饱了就汪汪汪的叫个不停,还在院子里跑来跑去。

五丫因多了两个玩伴而变得好动了许多,追着小狗跑来跑去,也不觉得累。

而且别看两只小狗还小,但很警醒的,一听到有动静就汪汪汪的叫个不停。从此陆早觉得夜里睡觉也安稳了许多。

进入五月后,天气也越来越热,为了避开晌午最热的时候,陆早起得越来越早了。

这一日,天刚蒙蒙亮。

陆早便早早的起床了,带着背篓镰刀就准备下地去拔草了。

小六小七两小只扭着小屁股跟了上来,扒着陆早的腿不愿意让她走。

“小六小七你们快回去,姐姐要出去干活了。”陆早将两小只推回屋里,“清晨露水大,你们可不能出去,待会儿把毛给你们弄湿了。”

“嗷呜。”小六小七哼哼唧唧着,不愿意回屋。

陆早压低了声音,怕吵醒了屋里熟睡的五丫:“听话,待会儿你们五丫姐姐醒来找不到你俩会哭的。”

前面有一天五丫醒来后没有找到两只狗,以为它们被人偷了,伤心得哭了半天。结果等陆早回家才发现两只小狗从竹篱笆的缝隙里钻了出去,跑树林子里去撒野去了。

这时,两小只朝着院子外边汪汪汪的叫了起来,龇牙咧嘴,奶凶奶凶的。

陆早朝院子外面看去,看到一个穿着灰白衣裳的人走了过来,瘦瘦小小的一个人,瞧着像是小香?

小香怎么这么早就来了?陆早不太确定的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小香?”

“大姐,是我。”陆二丫朝院子小跑过来。

“二丫?”陆早讶异的看着喘着粗气的陆二丫,“你怎么过来了?”

“我听三丫说大姐买了很多地要开荒,所以过来帮你干活。”陆二丫眼里带着点讨好的意味,之前因为四丫的事情惹大姐不高兴了,她想和大姐和好,所以专门过来帮忙的。

陆早微微皱眉:“三丫和你说的?家里人都知道了?”

“三丫和小花她们说的时候我听见了。”陆二丫想了想又摇头:“娘不知道。”

如果陆三丫在这里,肯定想掐死这个卖了她的陆二丫。

陆二丫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大姐,如果娘知道你买地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她肯定会让你回家去的。”

陆早看着老实无比的陆二丫,怎么有这么木的榆木疙瘩?那个家就是个火坑,给她银子跪求她,她都不愿意回去。

“我不想回去。”陆早冷冰冰的说道。

陆二丫愣了愣,不明白为什么大姐就这么固执?她们一家人在一起不好吗?

但老实性子的她不敢多问,害怕大姐又生气了,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陆早。

陆早看着一脸委屈的陆二丫,像一朵,可怜的小白莲似的,要不是她知道陆二丫本来就是一个老实本分的人,定会以为她是演戏的。

“好了,你别这样委屈巴巴的看着我。”陆早呼出一口浊气,“我这边不用你帮忙,你快回去吧,要不然待会儿又要挨骂了。”

陆二丫忙道:“这几天没事,娘也不会说什么的。”

农家里根本没有农闲这一说,只要想去做,什么活儿都能找出来,陆早不想连累陆二丫被责打,“你快回去吧。”

“大姐,真的没事的,我帮大姐干活开荒,大姐也能快点耕种。”陆二丫一脸真诚的看着陆早,大有一副不同意她就不离开的架势。

陆二丫是真心想帮忙,没有掺杂任何坏心思,这一点陆早还是看得出来的,她想了想,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那走吧。”

陆二丫见陆早同意了,心底也松了一口气,大姐应该是不再生气了。

陆早又不是三岁小孩,不至于和陆二丫生气,她只是觉得,多一个人多份力,荒地里的杂草也能尽快清理干净。

陆早领着陆二丫穿过黝黑的小树林,林子里传来猫头鹰尖厉的叫声,阴森又可怖。

“怕不怕?”陆早侧身问陆二丫。

“不怕。”经常早起干活的陆二丫没少听过见猫头鹰的叫声,早已见怪不怪了。

陆早第一次听到猫头鹰的声音的时候被吓坏了,当时还以为不小心闯进黑山老妖的地盘了,后来才知道是一种猫头鹰在叫。

两人穿过树林,视野逐渐开阔了,接连几十亩清理出来的荒地出现在了陆二丫的眼前,她惊讶的看着这片荒地,“大姐,这么宽……”

她以为大姐顶多置办了两三亩荒地,可现在看起来至少有二三十亩宽。

“全是大姐你的?”

“是。”陆早也没有隐瞒,指着前方长满杂草的大片荒地,“现在已经拔了一半了,还剩下一半。”

“大姐你咋买这么多?得废多少银钱啊。。”陆二丫和张翠花是一样的思想,都觉得一下子置办这么多荒地不值得。

“没事儿,反正是借的银子。”陆早怕陆二丫回去瞎说,便又把糊弄陆三丫的那一套说给了陆二丫听。

陆二丫听完满脸的担忧:“大姐你咋借这么多银子啊,这以后可咋还啊。”

“所以我才要赶紧的把地全部开荒,要不然就还不上银子了。”陆早不想与陆二丫多说下去,拿着木棍敲了敲杂草林子,把可能藏在里面的蛇虫鼠蚁都驱赶走,然后才蹲下开始慢慢的拔草,“开始吧。”

“好。”陆二丫见状也跟着开始拔草,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默默干着活儿,一直到天光大亮,陆小香她们赶来之时。

陆小香来时看到陆二丫正在帮忙,纳闷的看着陆二丫:“她怎么来了?别是来干坏事的吧?”

“胡说什么呢?”跟着过来帮忙的张翠花敲了陆小香一下,“信不信我把你嘴巴缝起来!”

陆小香扁了扁嘴,“本来就是,她们一家子都没安好心。”

“别胡说,那是二丫,也是你堂姐!”张翠花敲打了两句,然后朝着干活的陆早和陆二丫喊了一声:“都拔了这么多了,很早就过来了?”

陆早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大伯娘,你怎么过来了?”

“这两天地里没啥活儿,我就过来帮帮你。”张翠花这两天将豆子地里的杂草都拔了拔,新开荒的那两亩地也浇了水,稻田里的苗还没长多长,活儿暂时可以先缓一缓,所以她便过来帮几天忙了。

“这怎么好呢?”陆早很不好意思,大伯娘一家除了怀孕的李冬梅和为了养白要嫁人的陆小月没过来帮忙,其他人都丢下自己的活儿都过来了。

“有啥不好的,反正地里的活儿还得过些天才出来,过来帮帮你也能快一点弄完。”张翠花朗声说完又看着皮肤黝黑的陆二丫,“二丫也过来帮你大姐了?”

陆二丫点点头,小声喊了一声大伯娘。

“姐们家没有隔夜仇,就是要互相帮衬着。”张翠花笑了笑,“二丫你咋没带遮阳的帽子,现在不热还好,等到晌午就会晒得脸火辣辣的疼。”

陆二丫说道:“家里的坏了。”

农家的男人们都会编一点箩筐或是竹编帽子,但陆大贵死了之后,家里就没有人会了,马三娘也不疼惜几个女儿,压根没有想到去请人编几个竹编帽子。

张翠花心底骂了马三娘几句,然后把自己的帽子拿给了陆二丫,“来,用大伯娘的。”

陆二丫道了声谢。

陆小香不满的瞪了一眼不知道拒绝的陆二丫,“娘你用啥?”

“等热了的是再回去拿就是了。”张翠花已经开始埋头拔草了,“赶紧的趁着天凉快多干一点活儿。”

因为多了张翠花这个干活的好手,拔草的进度加快了很多,五个人一天总共能拔七亩的杂草。

陆早看着之剩下一半的荒草地,心底松了一口气,按照这个进度,剩下的几十亩要不了几天就能全部清理干净了。

只是陆早的这口气还没彻底的松下,就又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