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高高在上,脚边一只灰鸟。

“中毒的灰鸟,痛苦吗?”

田真泪流成河,咱现在相当痛苦,**痛苦,精神更痛苦……

“当今六界,唯有吾能救你。”

听到“救”字,田真止泪。

好吧,灰鸟就灰鸟,这形容还算合适,只要能修复**的创伤,精神方面,魔神大人神威无敌,藐视咱小小鸟也是可以理解的。

“嗯——”魔神略作衡量,评价道,“忠诚护主,勇气可嘉。”

可嘉可嘉!田真期待。

“吾救你一次。”魔神下决定向来不需太多时间,说做就做,掌风自袖底掀起,漂亮的右手若隐若现。

这是……打算用掌力逼毒?意识到不对劲,田真开始担心了。

此神乃上古杀神转世,眨眼间就能制造几千炮灰,这等彪悍力量万一控制不好,咱很可能就要跟玉陈少宫一样变骨灰……

念头刚起,浑身剧痛。

“哇——”闷叫声里,田真飞出两丈,跌落于地,口鼻耳一起出血。

掌风息,袖垂落,魔神负手道:“毒已尽除。”

黑血流尽流鲜血,久久不止,五脏六腑似被轧碎了般,奇痛无比,呼吸越来越困难,田真躺在地上奄奄一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剩脑中的一点意识

毒是逼出来了,咱也要挂掉了。

最小的力道造就了这样严重的后果,魔神并未觉得不妥:“小小灰鸟,死于吾之手,强过你中毒而亡。”

田真荣幸得口吐血沫,差点当场气绝。

早该料到杀神不擅长救人的,像这样治疗失败,还不如中毒算了,至少可以多活一会儿。

一道金光无声飞来,落地化作人形,原来朝华君在山上,也听到了方才那声凤鸣,所以匆匆赶了回来,果然出事了。

看清状况,朝华君连忙过去抱起田真,略一检查,心便凉了,此刻她分明是五脏俱裂,已无生还的可能,只因凤凰血本有疗伤作用,这才迟迟未断气。

“这是什么意思,表弟?”

魔神并不辩解,侧身道:“与吾作对的后果,如它一般。”

朝华君到底冷静,以这位表弟的力量来说,他要杀谁,就绝不会有重伤的状况出现:“神羽族不可能叛离神界。”

“念在昔日交情,吾已容忍神羽族多年,”魔神挥袖道,“但因你屡次插手战事,今后吾对神羽族将不再留情。”

朝华君叹了口气,道:“表弟身为先天之神,令我等望尘莫及,更应尽心守护神界才是,何苦执意作反?倘若归来,陛下定然重用,将来功成名就,流芳万古。”

“尔虞我诈,争权夺利,此等神界不配吾守护。”魔神长长地“嗯”了声,略抬下巴道,“吾一人,即能创一方神界。”

朝华君摇头。

魔神道:“据说,神羽族将有败吾之人?”

朝华君苦笑:“那是圣无名妄言。”

“羽族凤王,纵然再修十万年,你也未必能接吾一招,何人能败吾!”沉沉的笑声透着十分狂妄,“吾很期待,证实圣无名的预言。”

强风卷起,黑袖拂过,魔神消失

旁边火凤早已醒来,对发生的一切表示不解,莫名地望着主人。

朝华君留意到地上的黑血,大略猜出怎么回事:“有人下毒?”

田真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了,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

谁会针对一只毫无修为的小凤凰,这场暗算分明是冲着自己来的,误伤到了它。朝华君目光闪烁,抬手,一件小小的物什自地上灰土中升起,凌空飞至他掌上。

那是一方仙印。

朝华君意外地皱起眉,半晌又低头看着垂死的田真,凤目中神色复杂。

此毒本无药可解,就算是自己,也要立即运功至少一两个时辰,稍有耽搁便返魂无术,小凤凰更不可能活命。侥幸的是,六界功体最强的魔神在场,毒竟被他用掌力半点不剩地硬逼了出来。

可惜,魔神乃九天杀神转世,就算他只用一分神力,寻常躯体都是不能承受的,眼下毒清除了,五脏也破裂了,还是难逃一死。

毕竟是凤族子民,相伴这些日子,朝华君喜它通灵性,多少有感情,眼睁睁地看它丧命,到底不忍,若干脆死了也罢,偏偏这副将死不死的模样,让他越发迟疑起来。

要救,不是没有办法,凤王心头之血,起死回生。

然而凤王心血何其重要,乃羽族王气凝结而成,关系羽族气数,数十万年始得一滴,历代神王即位,就承袭了这道王气,四方子民修炼也要借它牵引,王气弱,羽族修行必受限制。生死有命,历代神王皆受过训示,就算要破例,也绝不该是为救一只小小凤凰

朝华君黯然,也颇无奈。

想它毫无修为便肯舍己救人,而今自己身为族王,却要见死不救。

一滴血,流失的不仅是王气,还有千年修为,若真得了这滴血,她便能凭空获得千年修为,只需再修一粒内丹……

朝华君心中猛然大震,愣愣地看着怀中的田真。

醒来后,田真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大凤凰!

当然,还是一只大灰凤凰。

或者,叫大灰鸟更合适。

从头到尾巴足足三丈多长!如果有完整的尾羽,恐怕她比旁边火凤的体型还要大上一倍!田真满头冷汗,全身的羽毛根根倒竖,对这等成长速度表示难以接受,实在太吓人了,那感觉,就像一只猪做梦醒来,发现自己突然变成了一头大象。

依稀记起昨夜之事,她立即看向朝华君。

朝华君依旧温和地笑,摸摸她的脑袋表示安慰:“别怕,小凰儿很快就可以变成人了。”

身负千年修为,只欠一粒内丹。

原来是领导救了咱,田真感激不已,同时也对自己莫名长大很不解,只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精神大好。

不过,此等变化直接影响到她的福利,小灰凤凰虽难看,好歹还能装可爱让美男抱抱,如今这等彪悍体型,怎么看都与可爱二字搭不上边,这么大只鸟,估计没有哪个美男会抱着到处跑,如果有,那场面一定很壮观,也很惊悚。

朝华君望了眼优婆山,轻声道:“走吧。”

俊脸神情依旧感伤,却又依稀多了一丝决绝,不知怎的,田真反而有些心喜,仍没找到恋人踪迹,他是打算放下了?

转眼之间,她忽然发现旁边的火凤的眼光有些奇怪,愤愤的,带着敌意。

田真很快明白过来,用翅膀拍拍它的背

大哥,虽然咱变大了,但你放心,咱绝不会抢你的饭碗。

不妙啊,回去得想办法减肥,万一啥时候领导看咱长得壮,要骑……

田真轻咳两声,扑扇着翅膀往前冲,这一扇,足足飞出了八千里。

大名鼎鼎的羽漠天宫,简直是个虚无缥缈的所在,不沾地,不着天,宫外云雾茫茫,整座天宫悬在半空一般。

宫墙内亦有大片殿宇,比起天庭,雄伟壮观不足,清幽雅致有余,后园里花木繁茂,更有大片的梧桐树,还有竹林,时而桐叶翩翩映朝阳,时而梧桐细雨滴黄昏,时而翠竹迎风摇曳,时而碎影对月筛金。

正殿一带是大理石铺就的地面,通常朝华君都在后殿办事。

如同小足球场的大殿,田真转个身什么的还是不难,对于一只吃饭的凤凰,朝华君格外开恩,容她与自己一起用膳。

当然,田真现在的个头是不能上桌了,她默默地蹲在墙角,看着面前地上的食物,有种深深的耻辱感。

朝华君安慰道:“有了内丹,就能化作人形了。”

田真还是低着头,浑身充斥着颓废的人文气质。

领导提拔,度与千年修为,修颗内丹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不知怎的,她修了足足两个月都没修出来,真是辜负领导的厚望。唯一能引以为豪的是,羽漠天宫里所有的凤凰都不敢欺负她,她一翅膀能扇翻几个。

“小凰儿莫泄气,”朝华君摸摸她的脑袋,“你定然可以的。”

领导的信任带来更大的压力,田真有点想哭。

朝华君取过一块肉芝糕,喂到她嘴边:“修行原不该操之过急,慢慢来。”

望着那俊脸,想到自己一脸灰毛,田真摇头踱出殿去了。

朝华君坐回椅子上,沉默。

不日太子将出使仙界,使队庞大,带个人混进去不是太难,此计固然好,事成后太子立功,地位将更加稳固,但倘若事情败露,太子也很可能成为人质,神后与自己这次是下了大赌注

眼下小凰儿的状态更令人不安,难道果真如猜测中那样……

“沙沙”,内劲过猛,园子里梧桐叶落满地,几名扫地的小童咬牙切齿,眼睛简直要喷火,无奈王对这只丑凤凰格外容忍,因此全都敢怒不敢言。

千年修为无内丹控制,才造成这等后果。田真默默跳下梧桐树,垂头丧气地顺着宫墙走了两圈,最终还是决定回殿找朝华君,再听两遍修炼方法。

殿内静悄悄的,朝华君不在。

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田真在地上翻滚,做人的愿望从未有过的强烈,神啊,赐我一粒内丹吧!

“啪嗒”,有东西跌落。

那是个精致的小盒子,不知怎的从案上掉下,盒盖在与地面碰撞的过程中被打开,一粒火红色明珠自里面滚了出来。

霞光灿灿,大殿被映得亮堂堂的。

会发光,是类似于灯泡的夜明珠吧?田真伸着脖子确认,翻身站起来,抖抖羽毛,走过去用嘴衔起明珠,准备将它放回盒内。

就这瞬间,明珠开始动了!

仿佛有了生命,小小明珠不受控制地顺着她的喉咙往里钻,没等她反应过来,已经骨碌碌地滑进了食道。

田真震惊。

没错,它自己能动!难道……难道是个孙悟空之类的玩意儿变的?

还没来得及采取对策,浑身的骨头开始疼痛。

东西真不能乱吃,没被魔神拍死,吃东西吃死了,未免冤枉。田真意识到不对,转身就跑,要出去求救。

门口不知何时已站了个人,凤目中神色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