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就是这么奇怪,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魔神的回归,六界的风波并未因此平息,失去共同的威胁,他们开始关心各自的利益,短短五年,局势反而变得更加混乱

失去互相利用的价值,神、仙两界联盟开始出现裂痕,关河月微治理有方,仙界的兵力日渐强大,不再甘于依附神界,屡次拒绝神帝出兵魔界的要求。道理很简单——老大要求老二一起去灭掉老三和老四,聪明的老二意识到此举对自己有害无益,表示不干了,关河月微近两年逐渐露出与妖界魔界和平共处的意思。

共同的敌人反而可以促进团结。

极地冰海,阴风寒如刀,无数浮冰顺水流漂移,大大小小如山丘,两界大军列阵冰上,杀气冲天。冰上一女子立于阵前,额间金饰闪闪,黑袍被风鼓起,衬得肌肤白皙,称不上绝世美貌,却极英气,有几分战将的味道。

“一别五年,朝华君风采依旧。”

朝华君看着她半晌,微笑:“你倒是更胜当年。”

失去最强大的庇护者,魔界子民的危机意识提高,抓紧修炼,随时备战,大事都由路冰河兄弟二人做主,魔业护法与九死沧等人负责练兵。身怀凤神内丹,承载魔神之力,田真在危急关头几番击退神界大军,从此人人都知道,魔界有个强悍的三护法。

“客气,”田真表示不解,“巧得很,朝华君怎么会来这里?”

朝华君道:“我要问同样的问题吗?”

田真笑起来:“我当然是听说朝华君领兵来极地,觉得奇怪,所以匆匆过来想要凑个热闹。”她停了停道:“极地荒凉,朝华君此来必有目的,能让神界这么重视的事肯定不小,魔界自然也怕你们捞到太多好处,想要分一点。”

朝华君道:“如此,何必大动干戈,有无好处尚且未知,同行探个究竟即可。”

田真制止想要劝说的魔业护法:“朝华君不介意就好。”

一旦魔莲开,引发地力断天脉,他就能借此机会破太上镜。然而五年过去,极地冰岛至今仍无半点动静,魔莲盛开的日子难以确定,若是令神界生疑,引来两界大军,事情就不妙了,眼下当以拖延时间为上。

当下双方下令,两军并头朝冰海深处行进

日暮云散,冰海平静且并无任何异常,朝华君不动声色令就地扎营,田真亦令魔军在一里外安营

。夜幕很快降临,层云散去,露出数点星光,冰海之上一片沉寂,唯见大大小小的冰山飘过,折射着星光,闪烁着美丽的银色光辉,偶尔会发出碰撞声或碎裂声。

因为魔神归去,魔界旧部深恨神界,两军表面合作,其实各自都在暗中戒备。

田真坐在高高的冰山顶看星星。

回想当年,两人共看虚天灯火,“吾看这熟悉的天空,竟生出不舍之感,似要离开它了”,那些眷恋,促使他造就了这个归来的机会。整整五年了,为什么还是没有动静?朝华君忽然带兵来此地查探,有何目的?神界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思绪虽远,人却依旧警惕着周围的动静,田真忽然站起身:“朝华君。”

朝华君立于冰上:“凰儿,你还好吗?”

“好不好都是这样,”田真道,“你和我都早已经做出了选择,重拾过往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商议眼下的事。”

双眸更暗淡,朝华君点点头道:“本无大事,我只是偶然发现,神界的灵脉走向发生了变化,当然六界灵脉原本就流向不定,无甚稀奇,但此番改变委实太过奇异,令人费解。”

田真面不改色地“哦”了声。

朝华君看着她道:“据我探察,仙界、鬼界、妖界与人界的灵脉走向也都发生了改变,它们竟都流向了这极地冰海,不像天然,倒似有意而为。”

果然是为灵脉而来,田真没有发表意见,道:“能将六界动向打探得这么清楚,你们的本事不小。”

朝华君道:“不知魔界的灵脉有无异常?”

田真道:“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朝华君道:“你也是为此事而来?”

“不错,灵脉异常,恐怕会生出什么变数,所以也想要探个究竟,”田真并不回避他的视线,微微扬眉道,“神、魔两界第一次合作,希望不会结束得太快

。”

朝华君道:“时局混乱,合作下去也不是没有可能。”

神界已经察觉,这是他归来的唯一机会,唯有尽力拖延时间,实在万不得已的话……田真当即转身道:“明明站在一起,还要时刻防备暗算,这样的合作太累,不如各自回去休息吧。”

“凰儿。”

田真站住。

朝华君沉默许久,轻声道:“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归来,只是没想到,你已经……能很好地保护自己。”

田真道:“我身上的力量在提醒我,我不是什么凰儿,是魔界三护法。”

“你还是不肯忘记。”

“朝华君能二十年不忘记龙女,我想,我会更久一点。”

话音刚落,田真猛然回身与他对了一掌,掌风里,两人各自退开数丈,落在冰上站定

空气中,奇怪的黑暗气息在弥散,气氛异常压抑,令人心神激动,不知何时,头顶的天幕已被厚重的云层遮得严严实实,星光消失,整个冰海变得漆黑一片。

没有多余的责备,也没有人再说话。

两人都全神关注着这突如其来的异变。

黑沉沉的海面不再平静,仿佛被什么东西搅拌着,开始动荡,逐渐变得剧烈,水浪飞溅,冰山相互碰撞,发出巨大的、刺耳的声响。

几年征战,魔兵们早已临危不乱,见状都惊起,魔业护法迅速整顿好队伍赶过来,几乎是与此同时,神界的队伍也已整齐待命。

朝华君与田真都不动。

那是……

视线尽头,海天相接处亮起蓝色魔光,越来越清晰,蓝光映照下,海面美丽非常,诡异非常,四面海水都流向一个方向。

朝华君当即变色:“众军听令,速速前进

!”

话音未落,前方的景物忽变,冰海与魔兵全部消失,众神兵竟已身处一座死气沉沉的山谷之中,不见路径,不知边际。

很明显,这是被结界困住而产生的幻境。

冰海之上,一道红色透明的巨大结界将对面众神兵罩住,田真对魔业护法的指挥很满意,训练这么久,总算抢得先机,对方唯有朝华君一名强敌,这大阵应该能暂时阻止他们,多拖延些时间。

发生了什么?强烈的预感已经告知了答案。

太上镜乃上古众神合力所设,威力非同一般,他会成功吧?

田真立于阵心,袖中的双手紧握,再也掩饰不住心头的激动。

朝华君道:“你早已知情。”

“知道什么?”田真笑道,“我只知道,真有什么好处,与人分一杯羹,哪有自己独吞来得好。”

心头的隐忧竟变成现实,形势紧急,朝华君断然道:“凰儿,你再不让开,我不会留情。”

田真没有说什么,提掌当胸,结界更加牢固。

继续耽搁后果严重,朝华君当下不再迟疑,高举右手,掌心凝结红光,旋转而出,直击结界。

红光炸开,结界坚固无破绽。

朝华君倒退两步,意识到不对:“你……”

田真道:“隐藏实力,谁都会。”

朝华君沉声道:“大军很快就要到了,仙帝与妖皇也必定会来,你以为这种时候,妖界还会站在你们那边吗……”

“你是说回去报信的人?”田真打断他,“我忘记说了,来的时候我特地让小残在后面留意着,只怕他们都已经被小残截住了。”

说话间,远处又有了动静,蓝色海平线上,竟冒出一道巨大的黑色阴影

。初看是个刚破土的嫩芽形状,小芽迅速生长,不多时就长出了直直的茎干,卷出几片嫩叶,尖尖有角,正在逐渐舒展成形!

“魔莲!果然是魔莲,六界灵脉,果然如此!”朝华君微微闭目,语气冷了,“凰儿,你不要逼我。”

田真道:“是你在逼我。”

“若在别处,或许此阵能困住我,”朝华君平抬双臂,凤翼张开,金灿灿的耀眼夺目,“但你忘记了,我们沿路寻来,脚底这一条正是神界灵脉。”

田真心头猛然一震,意识到出了问题。

神族之王,必能借助神界灵脉之力!

没有时间思索对策,羽族神王凝聚十万年修为,发出最强招式,神力绚烂如焰火,铺天盖地而来!

田真也无所畏惧,双掌推出。

然而就在此时,她体内骤然产生异变!

凤神内丹躁动,功力竟控制不住地逐渐流失,仿佛被什么牵引而去。

田真明白过来。

是了,他要借机破太上镜,所以回收神力,欲求一举击破,路冰河和自己都失算了,恐怕连他也没想到外面会是这种情况。

躲避不及,美丽火焰已至面前。

涅槃之火,凤族子民谁能承受?强招碰撞,田真只觉浑身剧痛,五脏六腑如受焚烧,再也忍受不住,当即张口喷出鲜血,跌出两丈。

“你……”朝华君收招看她,最终还是朝魔莲处掠去。

心知不能让他抢先,田真翻身爬起,吩咐魔业护法阻拦神兵,紧接着也化作蓝光遁走

极地的海面上,浮现出一座从未见过的巨型冰岛,上面长着株黑色巨莲,高耸入云,莲叶片片展开,顶上已有了花苞。

朝华君毫不迟疑地出招,横斩莲茎

危急关头,一团蓝色光球凭空飞来阻拦,光球破,火光灭,紧接着一道黑影滚落于地。

朝华君忍怒道:“凰儿,你!”

“再来。”田真迅速爬起来,拭去唇角的血迹。

说话的工夫,魔莲已有几片花瓣不知不觉地张开了。

朝华君冷声道:“你并非魔族,不可能借到魔莲之力,让开。”

再接强招,田真后退数步,摇晃着站稳。

眼见莲花就要完全绽放,朝华君终于闭目,金色凤翼张开,涅槃之火再现,直摧魔莲。

没有避让,炎炎火光越来越近,似欲焚尽一切,让反抗的人灰飞烟灭。

仅余的神力,筑成最后的、薄弱的结界。

不知道会不会后悔,心头就是有点惋惜,田真立于原地,正要闭目——

忽然,头顶的天幕闪现几道长而耀眼的银光,仿佛是巨大的裂缝,刹那间层云齐散,天光泻下,冰海恍如白昼,魔莲完全绽开,莲中数道黑气冲出,直入半空裂缝之中!

长空风起,隐隐传来一道响声,很遥远,有如山崩。

火焰灭,冰海寂,朝华君收招。

田真倒在地上艰难地喘息,不知是悲是喜。

许久,四周的光线重新暗下去,天幕恢复平静,星光再现。庞大的魔莲仿佛失去了生命力,迅速枯萎,无声倒落在地,化作尘土,只留下一粒碧绿晶莹的莲子。

朝华君默默地在原地站了许久,最终叹息一声,俯身从地上拾起那粒莲子,缓步朝田真走过去。

田真勉强爬起来,踉跄后退:“朝华君这次手下留情,我会记住。”

见她这样防备,朝华君没说什么,将莲子重新放在了地上

魔兵神兵匆匆赶到。

“天脉已断,”朝华君转身,声音略显疲惫,“回去吧。”

田真被搀扶着站稳,望着那背影,也有点黯然,先前的那些芥蒂都随之消失——无论是担心报复,还是为将来的求情留下退路,至少他真的放过了自己

出冰海,远极地,归去途中,十方虚野处处都有受创的痕迹,山头被削,木石滚倒,仿佛遭受了巨大的地震。

亲眼目睹魔莲成功开放,却不知结果究竟如何,田真焦急又不安,与魔业护法一起带着众魔兵日夜兼程赶回虚天魔界。

莲子吃下,受损真元逐渐恢复。

离魔界越近,心跳越厉害,田真既害怕又期待,对于她拼命维护魔莲的事,魔业护法并不知底细,忍不住责问。

“灵脉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番魔莲开,也不见有什么好处。”

“你差点连命都没了,不该鲁莽。”

……

他兀自责备,田真忽然停住行进,直直地望着前方。

感觉到气氛不对,魔业护法开始莫名,跟着抬头一看,顿时也傻住了

天地间,强烈的魔光将层云映得蓝莹莹的,云中立有一高大黑影,宽袍广袖,发饰闪着炫目金光,浑身气势迫人。

太上镜破,杀神再临六界。

“凤凰,你辛苦了。”熟悉的鼻音,浑厚威严,依旧高高在上如同赐予,他站在那里,没有主动迎上来。

分别不过千日,中间却好像隔了千万年。

田真嘴角**。

见她无任何表示,魔神明显不满了:“嗯?”

好面子的魔神大人,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部属的面主动,田真仍是故意站在原地,甚至将脸别过去看风景,只悄悄用眼角余光瞟他

“陛下!陛下回来了!”魔业护法先回神,又惊又喜又怕,声音都吓得颤抖了。

众魔兵纷纷跟着跪倒参拜。

魔神终于抬起一只手:“凤凰!”

听出不容抗拒的语气,田真终于失笑,扑过去。

久违的怀抱是这么的近,迫不及待要奔入其中,一颗心在胸中跳得厉害,明明要笑,偏偏又想哭,欣慰、委屈,各种感觉夹杂在一起。

魔神单手接住她。

低低的眉,狭长的眼,没有半点变化,深黑眸底沉淀着一丝温柔。

“凤凰,让吾思念。”

此神的表达向来直接,田真想要做出点娇羞的模样,无奈嘴角已不听使唤地弯上去了,她拉住他额前那缕长发:“几年不见,陛下还是这么貌美。”

魔神抬眼评价:“你,丑陋了。”

“说谎的陛下。”

“是吗?”

“陛下长了一双太诚实的眼睛,它会出卖你。”

魔神低头道:“识破吾之谎言,这就得意了吗?”

“当然,”田真仰脸笑,眼圈却有点红,“谁知道你也会说谎,那时候我以为你真的……”

魔神抚摸她的眼:“令你悲伤,是吾之过。”

此神经常是把别人气死、拍死了,然后来一句“是吾之过”,田真愤愤道:“陛下,道歉要有诚意!”

魔神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