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不难打听,垂天近日正好带兵出神界办事,路过十方虚野的桥山。凤凰乃神羽王族,田真体质虽然差,与生俱来的能力却未消失,一挥翅数千里的赶路速度仍旧是许多神仙望尘莫及的,不消两日,她便赶到了桥山。

放眼望去,桥山冷冷清清,并无天兵的踪迹。

田真心一沉,接着就听到奂天女的声音:“凤凰,你迟了。”

“是你!”田真忍住怒火,转身问,“小残呢?”

奂天女没有正面回答:“垂天此刻在千里外的扫叶山。”

战场在千里之外,她专程跑过来等,当然不会是为了迎接自己,田真坦然道:“你想怎样?杀我?”

“你若死,殿下会怎么看我?”奂天女道,“你很聪明,知道我想怎么做。”

“要我自己走?”

“你的存在对殿下没有好处。”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你的内丹,你可知道它的来历?”

田真愣了下,不答反问:“这就是你让我走的目的?”

“为殿下,也为我自己

。”奂天女道,“我与殿下自幼相识,他的安危比我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他同样也很在意我。”

田真沉默片刻,点头道:“我承认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我离开魔界,你能保证小残没事?”

“我过来时,小天王已受伤,你的时间不多。”

“好,我答应。”

“从现在起,你可以履行你的承诺了,小天王的消息不难打听,我会让你看到我的信用。”奂天女招手唤来彩蛇,乘彩蛇穿云而去。

明里要重铸小残,实际是想借机赶自己走,一个回合就分出胜负,厉害的女人,自己这条标准米虫的智商,哪里是她的对手。

确定没有人看见,田真捶地,气得眼眶鼻子直发酸。

神啊,这是哪出青春疼痛剧,比悲剧还悲剧!遇上个男人,都会蹦出个高质量女人来抢,你们两个先天大神造神去吧,老娘不稀罕!

优婆山上的怀抱,暴风雨中的大手,石山上的身影,那句“多心的凤凰”……

统统见鬼去吧!

仙界之门在十方虚野紫芝渡,水流烟动,有无数驻守的仙兵,进出的人都必须经过检查,或者出示路引。

“你,做什么的?”

“小人鬼界行商,来贵境采购灵芝,求大哥行个方便。”

仙兵粗粗地搜查了一番,挥手放行,接着拦住下一个:“你?”

没等他看清,面前忽然闪现一只大灰鸟,吓得他倒退。

眨眼间,那只灰鸟摇身变成个妙龄少女,振振有词道:“我是神羽族的乌鸦,来贵境打酱油的。”

神、仙两界交好,常有往来,那仙兵也没看清什么乌鸦凤凰,只见她身上并无妖魔邪气,原形又的确是神羽族不假,加上对打酱油这行不了解,于是眼睁睁地看她进去了。

仙界的地势很平,山多数都很矮很秀丽,河流湖泊更多,比起神界的坐骑,这里的主要交通工具寻常了点,就是船,当然此船的速度远非普通船能比

。仙界人人都擅长幻化之术,经常看到有仙人将坐船变成片叶子放进袖内,然后扬长而去,逍遥至极。

那日田真答应奂天女之后,并未立即离开,而是在桥山四周转悠,谁知几天之后仍无动静,一气之下,她终于打消心头那丝期望,回到现实——神界下了追杀令,魔界回不了,鬼界妖界据说很不安定,人间的入口又找不到,这就是田真决定来仙界的原因。

少宫府外,侍卫们听了她的来意也没有怀疑,一名侍卫进去通报,不消片刻工夫,里面便出来了一位仙官,恭敬地将她迎进去。

小厅上,屏风秀雅,田真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喝着茶,那位仙官陪坐在旁边,脸上始终挂着标准的礼貌的微笑,无论田真怎么试探,他都只回答一句“烦请姑娘稍候片刻”,反复几次之后,田真就不再开口了。

终于,外面响起不急不缓的脚步声,一道秀逸身影走进来,边走边笑道:“文少宫,人可在这里?”

那仙官连忙起身,恭敬地迎上去:“回陛下,幸不辱命。”

熟悉的面容,初见是文弱小兵,再见是温雅少宫,今日见面又是另一番装束。锦袍玉带,上面的图案昭示着他的特殊身份,顿生威严,行动间隐隐透着王者之风。

田真缓缓起身朝他作礼:“仙帝陛下。”

仙帝示意那位文少宫与左右侍从退下,然后才单手扶起田真:“怪朕骗了你?”

田真摇头道:“早知道仙帝陛下不是普通人,我曾经也想过文犀是化名,只是听说仙界少宫的确姓文,才打消了怀疑。”

“朕名关河月微,母族姓文。”

“我找来这里,文少宫他……”

“自你进仙界,就已有人报知朕了,”关河月微微笑道,“若真这么容易混进来,朕也不至于要借助神界之力才能回归了。”

原来早被认出来了,田真自嘲道:“以前有眼无珠,不知陛下身份,多有冒犯

。”

“小凤凰,”关河月微拉着她到椅子旁坐下,“我是文犀,这样好吗?”

田真忙缩回手道:“陛下贵为仙帝,以前是不知者不罪,现在知道了,再这么岂不是叫人说我无礼?我既然想在仙界求得容身之地,就更不能落人话柄,望陛下体谅。”

“但也无须客气至此。”关河月微没有勉强她,站起身道,“时候不早了,你先随我回宫。”

进宫?田真头大了:“我来找陛下,其实是有事……”

关河月微略略朝她俯身,道:“有什么事,回宫再慢慢讲给我听,少宫府不会留你,何况我平日政事繁忙,出来一趟更不容易,小凤凰不该体谅我吗?”

田真无奈,只得跟着他出门上车。

仙宫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如魔宫神殿大气,不如神界天庭庄严,却极为精致,河流很多,建筑布局看似随意,其实极有规律。田真连住了好几天,关河月微白天很忙,只抽空来看过她几次,另派了十多位宫娥伺候她。

被迫成为后宫一员,田真有点苦闷,不过她也明白,关河月微这样安置不无道理,毕竟自己目前的身份还是魔界逃兵,天天在外晃悠,万一传到魔神大人耳朵里,难保不给仙界招来麻烦。

自从进了仙界,田真就再没听到过关于魔界的任何消息,这就好比一个国家,没有新闻联播,普通百姓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的,她惦记着路小残的安危,又不好多问。

这日正百无聊赖,忽然来了位不速之客。

“里面住的是谁?本宫既路过,正好见一见。”声音不高不低,温和而显身份,可知说话者是大方之人。

田真连忙起身看去,只见一名少妇扶着侍女走进来,装束不俗,也不过分华丽,容貌不算最出色,可是举止中透出的那分端庄与贵气,足以显示她的地位。

身旁的宫娥齐齐行礼:“仙后娘娘。”

“我当陛下藏了谁,也不与我说声。”仙后含笑地打量她

“神羽族凤凰,见过娘娘。”田真跟着拜。

等她拜完,仙后连忙亲自上前来扶起她,执着她的手笑道:“原来是神羽族的妹妹,你的事陛下早已跟本宫说过,你救了陛下,就是本宫的恩人,免礼了吧。”

听她口称“妹妹”,田真更加头痛,立即道:“娘娘言重了,陛下乃天命所归,就算没有我,一样也会逢凶化吉,娘娘身份尊贵,我不过是区区羽族女,得贵界庇护已经知足,更不敢高攀。”

仙后先是意外,继而点头道:“你放心住下,别的,从长计议。”

早知道进宫不是好事,宫里哪个女人简单?先那神后就是个例子,这位仙后娘娘说是路过,可看她方才的表现,分明是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份了。田真不敢大意,恭敬地请她坐下,命宫娥上茶,再陪着说了两句话,然后才试探道:“我来贵界这些日子,外面的消息也没听到半点,不知道有没有出什么大事?”

仙后取过茶杯,不紧不慢道:“外面的事,本宫所知亦不多,陛下难道没有跟你提起?”

田真道:“陛下日理万机,不过偶尔来看看,又不多留,我哪儿有机会问这些闲事。”

仙后搁了茶杯,展颜笑道:“你来仙界,陛下连本宫都瞒着的,想他必有安排。”说到这里,她凤眸一抬,淡淡道:“这后宫的人都知道分寸,绝不会有闲言碎语传出去,你不必担忧。”

严厉的目光下,所有宫娥都低下头。

田真扶额。

敢情这些神帝仙帝选大老婆,都是照着气场选的,惹不起。

仙后略想了想道:“神界那边倒无大事,只是朝华君将与德音龙女的婚期一推再推,或许……有甚变故。”

田真再次噎住。

这就是教训,果然谈恋爱不能太高调,弄得人尽皆知,等到被甩,面子的成倍丢失会让你后悔莫及。

“我不过是听陛下提了两句,也在奇怪,”仙后原想她关心朝华君的事,所以这么说,出口便知失言,连忙移开话题道,“还有件事,前日你们羽族的垂天将军奉命出巡,遇上魔界小天王,不慎中计受伤,至今昏迷不醒

。”

听到重点,田真立即问:“小天王怕也没占到便宜吧?”

仙后道:“听说也受了重伤,被救回去了,至于后来如何,本宫就不知道了。”

悲催的大鹏鸟,田真默哀。

好吧,奂天女还是讲信用的,儿子的命保住了,可是得不到老子,儿子救回去也是白送给别人养啊!

见她一脸气苦,仙后莫名,待要再说,就听得外面有人唤“陛下”,于是连忙起身迎上去作礼。

关河月微看见她先皱眉,继而微笑:“皇后。”

“臣妾方才路过,可巧遇见妹妹,就顺便进来坐了一坐,”仙后解释过,柔声道,“陛下必定有事要与妹妹商量,臣妾就不打扰了,先告退。”

田真无言。

可巧遇见,听起来倒像自己主动请她进来的。

关河月微点头,待仙后与宫娥们退去,才解释道:“她是九弗太宫的孙女,这次复位,多得太宫之力。”

田真道:“仙后娘娘很好,正是陛下的贤内助。”

关河月微道:“你是在故意疏远我?”

如今这情形,咱能不疏远吗?你老婆那么厉害!田真含蓄道:“我来宫里才几天,陛下虽然下令对外保密,却还是有这么多人知道,可见凡事谨慎些没错。”

关河月微踱到窗边坐下,半晌道:“我却时常想念当初逃亡时,与你互相陪伴的日子。”

田真慌得移开话题:“不知道我这一走,魔宫那边可有动静?”

关河月微道:“你想问魔帝?”

田真尴尬

明明路小残已经确认安全了,还是忍不住要多问,到底在关心什么?

田真尽量若无其事道:“我从魔宫离开,就是叛徒,我担心让他知道我在这里,会迁怒于你们。”

关河月微道:“上次……”

田真截断道:“你也知道,当时那么危险,在他面前说那些话是为了保命,逢场作戏而已。”

“你想说,你只是他的部下?”

“是。”

关河月微笑了笑道:“那么事情就是,魔帝为了找一个叛逃的部下,亲临神界祈月天宫。”

田真无语。

此神迁怒他人的本事,与其破坏力一样强大,因为自己曾经被恒月姬折磨,想来这次自己失踪,让他又迁怒月族,顺便连老账一起算了,“月族将付出代价”不是句空话。

“那……”

“月族伤亡不大,只是三圣物被毁。”

田真松了口气,半是喜半是愁。

关河月微道:“想回去?”

发现失态,田真忙摇头道:“没有。”

“下次,不要在我面前说谎,”关河月微站起身道,“你当我是关河月微,我却当自己还是文犀,小凤凰,我是不希望你再关心魔帝的消息,但更不希望你有事瞒着我。”

田真沉默。

关河月微拍拍她的手,走了。

明知道自己不在月族,还要毁去人家的圣物,这是在报被恒月姬伤脸的仇,还是……用报仇来道歉?

田真不安了好几天,觉得有点自作多情。

弄不好此神是觉得魔界出了背叛者,伤害到了他的面子与威严,所以四处找她,要抓回去炮灰处置呢,何况有那个奂天女在,煽点风进点谗言很容易吧

后宫生活很无聊,事实证明,与关河月微保持距离是对的,仙后对田真关照有加,奇怪的是,田真每每要出去,都会被宫娥拦住,说是仙后的懿旨,关河月微近日也没过来看她,令人纳闷。当然这难不倒田真,她很快支开宫娥们,悄悄换了套宫娥的衣裳出了门。

小楼伫立花丛中,沿路两旁站着数名身份不寻常的侍女,田真认得其中一个,知道仙后在里面,于是改取旁边的小径,打算自楼底下绕过去。

刚刚走到楼脚,就听到上面传来仙后的声音。

“此等谣言,神帝从何处听来?”

“娘娘认为这是谣言?”另一个声音极为柔美,有点耳熟。

仙后笑了声,语气有点冷:“龙女的意思,我们窝藏神界叛逆?”

德音龙女?怪不得仙后不让自己出门,原来是她来了,田真终于记起这个曾经的情敌,心道不妙,连忙屏住气息缩在墙角。

自知失言,龙女忙道:“娘娘误会,我万万不敢有这意思,两界已缔结盟约,为一个谣言伤了交情,岂非不智?仙帝陛下是我的恩人,单凭这个,我又怎会怀疑娘娘的话,若娘娘说是谣言,我回去照样报与陛下就是了,此番我来找娘娘说话,是在为贵境着想。”

仙后“哦”了声,道:“此女虽于陛下有恩,但事关两界交谊,孰轻孰重,相信陛下是有分寸的。”

“娘娘说的固然没错,但她毕竟是个女人,”龙女道,“恕我多心,据说她与仙帝陛下是旧识,若仙帝陛下果真遇见她,难保不生维护之心,娘娘当留意才是。”

**裸的挑拨!田真气得七窍生烟。

仙后不上当,含笑道:“这也难怪,她曾是朝华君极看重的侍女,言语机灵,生得又乖巧,陛下爱怜也不奇怪,何况陛下为人极重恩义,想报恩也有可能。”她停了停,忽然关切地问:“说到朝华君,不知你二人的喜讯定在何日?本宫正打算备礼送去的。”

楼上一片沉寂

田真快笑破肚子了。

仙后娘娘威武,这还击多镇定多有风度,可怜咱无辜被你们两个拿来当武器了。

须臾,楼上传来轻轻搁置茶杯的声音,龙女开口,声音里已多了几分羞惭与谨慎:“我奉命而来,绝无他意,想请娘娘听我一言,此女先叛离神界,再叛离魔界,可知是朝三暮四之人。眼下魔帝四处寻找,要拿她问罪,她在仙界的谣言已出,能传到我们神界,难保不会传到魔界,若魔帝迁怒,后果……娘娘,让它变成真的谣言,才是上上之策。”

这番话一出,田真的笑僵在脸上。

半晌,仙后淡淡地道:“请神帝放心,倘若她来了仙界,我与陛下会留意。”

龙女忙道:“娘娘莫要误会,当初若非仙帝陛下,我也不能重归神界,之所以有这番话,全是出于报恩之心,若是别人,我断不敢说的。”

仙后笑道:“她在仙界的消息,神帝能知道,想必有龙女的功劳。”

龙女没有否认:“此事拖延不得,娘娘是后宫之主,何不先查一查,以防万一?”

仙后叹道:“偌大后宫,连我也不放心,只是陛下不在,我行事更要顾及这些姐妹,怎能令她们受惊,将来陛下面前不好交代,暂且请龙女留在宫里住几日,待陛下回来再说吧。”

停了停,她似是随口道:“闲时若无趣,不妨四下走走。”

---------公告------

由于《神啊》此名气场太强太,出版社hold不住,于是被迫改名《小凰不是仙》,让大家等了半年多时间,这里跟大家道个歉:)

此书目前已经上市,部分书店、报亭和晋江书城、淘宝网、当当网、卓越网均可购买,下面是实体书照片,书内容与目前网络版本有些区别,细节有修改,那本穿越备忘札是可能有的赠品,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