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玄级分会由我管理,但卖出小五行天象棋盘这件事情我还做不了主,必须禀报大会长才行。”灵妃皱着眉头说道。

赵寒此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在来之前,父亲已经和你们大会长联系过,虽然不知道他们经历了怎样一番谈话,不过最后还是大会长决定把小五行天象棋盘出售给父亲。”

“那这么说,从一开始来这里,你就是为取小五行天象棋盘而来?”灵妃瞥了一眼赵寒,语气有些生硬。

赵寒立刻讪讪一笑,道:“哪能啊,这不是还要请示灵妃吗?”

灵妃双手环胸,冷冷道:“罢了,你们早就谈好的事情,不管过程如何,结果早已注定。你直接到大会长那里去取小五行天象棋盘吧,你没事的话,我还要招待我的客人。”

灵妃这一番,冷意十足,赵寒哪里不知道她这是下了逐客令,苦笑一声,暗道早知道就不淌这个差事。他也知道灵妃为何会如此生气,灵妃主要掌管的便是这玄级分会,而玄级分会的镇会之宝,就是那‘小五行天象棋盘’,可以说这口神奇的神兵,就是镇压玄级分会气运的象征,而且还具有推演的能力,在诸多方面,对于灵妃的重要性来说,不言而喻,少了这‘小五行天象棋盘’,玄级分会就要黯然失色不少。

“灵妃不要生气,我们会补偿一口上好的神兵给你,一定会让你满意。”赵寒保证道。

“这就不必了,好意我心领了,赵公子还是忙自己的去吧。”灵妃也不看赵寒,居然牵起宁轩的手,径自朝前走去。

赵寒双眼眯了起来,不动声色的退了出去,出去后,突然一道人影闪烁在他身旁。

“给我去查一查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历,有什么背景。”赵寒脸色平静的吩咐道。

“是。”人影遵命下来,瞬间消失不见。

……

玄级分会的一个大厅中,宁轩感受着灵妃纤手的柔滑,心中微微一紧,抛开远超同龄人之间的经历和手段,他同样也是一个十六岁青涩的少年而已,极少和女人有过亲密接触,不过他到底心志坚定,缓缓抽出手,微笑道:“那个赵公子,看来并不像表面那般温和。”

“你担心他对付你?”灵妃抚媚一笑,说道。

宁轩很实诚的点点头,实话道:“我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得罪了厉害人物,在这里恐怕不好过,况且他刚才说,北海将迎来一场巨大灾难,我看不是危言耸听。”

玉落仙家杀人夺宝,夺得三座水府宝库,已经得罪了诸多大势力,宁轩也不怀疑,北海在这段时间里,还能保持安宁,一场腥风血雨是避免不了的。

灵妃伸手理了理额前的秀发,眼波流转,道:“那这么说,是我连累你了。”

宁轩不置可否点点头,没有说话,没有丝毫的风度可言。

看见宁轩如此这般,灵妃捂着嘴巴,开心的大笑起来,大方道:“那为了补偿你,等下你中意的宝物,我免费送给你一些。”

宁轩的脸色有些古怪,摸不透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似乎是知道宁轩心中的想法,灵妃的眼神突然有些恍惚,口中轻声道:“其实,我也知道赵寒不是危言耸听,我也精通些许先天之术,能够推荐未来的蛛丝马迹,那小五行天象棋盘,是我玄级分会的镇会之宝,我经常用此来推算,我也是预见了北海将面临一场大灾难,特别是千辰岛,要遭到巨大的冲击。”

灵妃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宁轩,道:“我想离开这里,我无父无母,从小生活在这里,但我还是想离开这里,不过我的身份比较特殊,说走就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很多事情不是一走了之就可以解决的,这次北海劫难,是我离开的机会,不然的话,我永远都离不开这里,而且还会葬身于此。”

宁轩眼色一变,察觉到灵妃话中有话,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玄级分会的藏宝库,灵妃没有正面回答宁轩的问题,只见她把藏宝库里面的大量财宝,全部搜刮一空,其中居然有数十把神兵,甚至还有一把玄级上品神兵,大量的灵丹妙药,诸多天晶!

突然,灵妃说出一句另宁轩震惊的话语。

“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其实我骗了所有人,我也拥有本命神兵,和赵神算差不多神兵,名为婆罗神珠,具有强大的推算未来的能力,而且,我更把小五行天象棋盘,与我的婆罗神珠进行融合,一举晋升到了更高的层次,所以我才能算出我在这场灾难中会死掉,而只有你,才能救我!”灵妃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为什么是我?”宁轩站立不动,沉声问道。

“在昨天晚上,我耗费了十年的生命力,进行推算,都说算命不能算自己的,但我融合了小五行天象棋盘,就能打破这个限制。在推算的过程中,我就算到了你,你也是拥有本命神兵的人,而且,你的神兵,可以隔绝一切神兵的探查,我说的没错吧。”灵妃陡然抛出一个重磅炸弹,把宁轩惊骇得无以复加。

此时宁轩眼中露出强烈的杀机,他非常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算计进去,此时的情况完全被灵妃掌握了主动,他飞快运转大脑的智慧,说道:“你是在忌惮赵神算这个人吧,他拥有推算类型的神兵,很有可能把你的一举一动,都给推算出来,能够号称神算之人,肯定不简单,你是想要借住我本命神兵的能力,把他的本命神兵隔绝开,不能探查,也不能推算到你这里来。”

灵妃眼神露出惊讶之色,也不隐瞒,点了点头:“不过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千辰岛有北玄皇这尊大能,要想瞒天过海,非常困难,而且我是北玄皇的儿子多钦定的伴侣,不日后,北玄皇的儿子,北帝宸就要迎娶我,但我不可能嫁给她。我刚才已经骗了赵寒,他很快就会发现小五行天象棋盘消失不见,怀疑到我的身上,只要让他的父亲知道,那就非常麻烦了。”

“你愿意帮我么?”极具诱惑力的灵妃,此时可怜兮兮的道,让人很难狠下心来拒绝。

“你推算我到了什么程度?”宁轩突然问出了一个不相关的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灵妃眼神中迸发出一丝神采,道:“我很难推算出你未来的轨迹,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只能推算出你的一些蛛丝马迹,我整整耗费了十年的寿命,其中八年的寿命,都用在你的身上,也只是推算出这么一点信息,小冤家,你可让奴家好一阵心疼。”

见宁轩眉头紧锁,露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灵妃一咬牙,似乎下了很大决心,突然靠近宁轩,丰韵的娇躯贴着他,红润的嘴唇吻了过去。

两唇相接,两人的身体明显一僵,似乎都是菜鸟,宁轩本来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突然感受到一阵温润袭来,心中一紧,还来不及作出反应,本能的欲望就驱使开来,下意识环住灵妃如水蛇一般的腰身,入手弹性极佳,宁轩狠狠把她往自己怀里抱住,两人紧密的贴合在一起。

宁轩口齿留香,两片舌头不住的交缠在一起,灵妃脸上显现出不正常的红润,狭长的美眸一颤一颤,不敢看宁轩。

第一次被本能驱使的宁轩,并没有忘记正事,他把九凰珠的气息调转出来,从自己的口中,输送进灵妃的口里,那道神秘的气息,缓缓推进,到了灵妃的体内,把她的本命神兵包裹住,令人不可察觉。

做好了这些,灵妃若有若无的挣扎了一下,想要脱离与宁轩的纠缠,但少年此时初尝美妙,到手的美味,哪里肯放手,紧紧抱住灵妃美妇,一只手探了出来,伸进她的衣襟内,撕开里面的亵衣,一把抓住那硕大丰满的柔嫩之物,肆意揉捏起来,弄得灵妃娇.喘不已。

“唔……不…不要!”

被堵住嘴唇的灵妃呜咽着道,隐隐带着哭腔,她也探出一只手,紧紧按住宁轩放肆的大手,身体仿佛被宁轩融化的她,仅存的一点力气只能作出无力的挣扎,但也存着些许欲拒还迎的味道。

被按住手的宁轩猛然一惊,豁然回过神来,但手并没有放开,轻轻把玩着,搂着灵妃,说了句让灵妃哭笑不得的话:“你也推算到这一幕了吗?”

灵妃感受着还在自己衣内肆意妄为的手,瘫软在少年的怀中,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软糯道:“没有。”

“好了,时间紧迫,我们还是快走吧,帮你可以,你身上应该有不少对我有用的财宝,事后我要三成。”宁轩放开灵妃,狮子大开口道。

“你!”灵妃没想到宁轩居然趁火打劫,美艳精致的脸庞气得通红,胸前彼此起伏,他知道宁轩可以立刻收回她体内的那道气息,便咬咬牙,冷静下来,突然妩媚道:“好呀,反正奴家的身体都被你玩了,我的就是你的,是吧?小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