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道人影的速度极为之快,宛如一阵清风飘扬而过,不染尘埃。

宁轩踏前一步,运转兵魂九轮眼,在他精密的视线中,就看见了这个人影的全貌,是一名年龄不超过三十岁的男子,除了头部之外,全身被一件宽大的黑白服饰给包裹着,宁轩一眼就看了出来,那黑白服饰,背后有一个黑白的太极图案,缓缓旋转着,明显是一件防御神兵,品质大约在中品地兵的层次。

地级中品的防御神兵,这可是极为之罕见。

宁轩继续观察看去,就发现在男子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同样也是黑白相间的大刀,黑白大刀散发出一阵阵亡魂的气息,这种气息,宁轩还是比较熟悉,与禁兵‘黑棺’的亡者气息倒是有七八分相似。

最令宁轩惊讶的还是那把黑白大刀居然也是中品地兵!

如果不是宁轩得到了天剑宝兵,那么他现在可是连一件中品地兵都没有!

而这个男子居然有两大神兵,还是一攻一防,相辅相成,并且在宁轩熟知的兵道秘典中,他可是知道男子身上的两件神兵,可是套装神兵!

在兵域之中,神兵体系可是发展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巅峰,各种各样的神兵层出不穷。

在兵域中极为有名的神兵种类中,套装神兵就是其中之一。

套装神兵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是什么意思,自成一套,具有相辅相成的几件性质相同,威能互补的神兵所融洽组合在一起的,便是套装神兵。

比如说赫赫有名,震撼诸天万界的就有从‘死亡九变’中所衍生出来的九大禁兵,就是套装神兵,由禁兵所组合在一起的套装,用脚趾头想想,都觉得极为之可怕。

而那禁兵套装叫做‘死亡之主’,分别是死神之镰,恶魔之心,冥王之偶,鬼泣之箭,骷髅之骨,天尸之皮,幽灵之魂,双子之血,死亡之手!

一旦集合了这九大禁兵,便能组合出‘死亡之主’套装禁兵,拥有恶魔的心,骷髅的骨,天尸的皮,幽灵的魂,双子的血,代表死亡的手,以冥王之木偶的丝线,把这些全部串联起来,便能构筑成一尊无懈可击的死亡之主,然后便是死亡之主手持镰刀,收割一切生命。

传说之中,‘死亡之主’在禁兵当中,足以排列前五,是雄霸诸天万界的恐怖禁兵,一般的仙王,都不会是‘死亡之主’的对手。

但是要想收集到这么多禁兵,比在星空中找一根头发还要困难亿万倍,一尊禁兵都恐怖无比,难以得到,就别说是九大死亡系列的禁兵了。

宁轩知道不远处那个男子的两大下品地兵,就是套装神兵,不由得好奇起来,他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套装神兵,套装神兵极为之稀有,要想锻造出套装来,比单独锻造出一件神兵要困难千万倍都不止。

宁轩曾经也想过试试金凰鼎的威力,看看能不能锻造出套装神兵出来,但最后无疑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不仅仅是宝物上的苛求,还需要大量的奇珍异宝,就是天剑宝兵都难以满足要求。

不过宁轩却是发现,镇狱魔笼居然就是套装神兵,九条魔笼原本都是单独存在的,但是集合在一起,就形成了套装神兵,只不过宁轩还远远没有把镇狱魔笼的威能全部展现出来。

那男子的套装神兵很显然是最为简单的一种,攻防一体,却也最为实用,宁轩对于神兵的造诣也是颇为深刻,看出那两大绝品地兵都是属于亡者一系的属性存在,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阴森灰暗的气息,这种气息和死亡气息决然不同,虽然有几分相似,但差别也是很大。

那个男子也是发现了宁轩这一群人,非但没有惊慌之色,还有掩饰不住的喜色,他立刻大呼道:“诸位道友,我是天魂神国的修士,我在这里遇到危险,希望得到你们的帮助。”

宁轩这一行人都是到达了道宗之境,陌生人之间,道宗和道宗的称呼,都是以道友来拉关系,夫妻之间,便是道侣了。

这个男子说话之间,身体极速闪烁,三两下就来到站在众人最前面的宁轩身旁,宁轩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他当然不是为了这个男子所遇到的危险所皱眉,而是听到他口中所说的天魂神国。

宁轩不禁和燕如雪对望一眼,两人心灵交汇,燕如雪对她缓缓点了点头,宁轩也知道她的意思,帮助面前这个男子,然后询问天魂神国的信息。

“这位道友,相逢便是有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们愿意帮助你。”宁轩不急不缓的说道,在他的九轮眼之中,也是早就发现了一头极为强大的圣兽,居然到了七地级别,比方才那六爪祖龙还要来得强大。

虽然面前这个男子有套装神兵,但到底还是中品地兵,而男子只是四地级别的裂变道宗,对上七地圣兽,而且还是一头实力超强,在同级别中堪称无比的圣兽。

这头圣兽简直就是一头怪物,无法用任何野兽的特殊来描述它,因为它遍体闪烁出森然的毒气,就连体肤表面,都冒出一颗又一颗的气泡,仿佛就是由毒气泡组合而成。那些气泡中,蕴含极强的毒素,即便是不死之身的强者,沾染到那些毒气泡,立刻身体就要溃烂掉,化为一滩脓水而死。

若不是男子有着套装神兵的护持,恐怕早就死在圣兽的手下。

“大恩不言谢,只要你们救我,我今后就跟随你们。对了,我叫宴喜。”宴喜语气有些焦急,道:“那是一头七地圣兽,常年生存在毒气沼泽之中,也可以说它是一头变异的毒兽,非常棘手,你们千万不要被它身上的毒气泡给沾染不到,不然的话,立刻身死道消,本来和我一起来这颗兽王星上的伙伴有七十多人,但没想到这颗兽王星如此危险,我的伙伴死的死,逃的逃,我就是和他们分散了,被这头毒兽追杀之下,才逃到这里来,希望你们救我一命。”

宴喜看着已经逼进过来的毒兽,全身已经渗透出冷汗,他可是亲眼见识过这头毒兽的恐怖之处,此时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群神秘的人身上。

宁轩只是笑了笑,一座巨大的宝塔,突然震破虚空,一道道黄昏般的刀芒匹练,狂暴的斩击向七地毒兽。

“啊!这是绝品地兵!”宴喜看见突然杀出来的红月之塔,脸色微微震惊道,同时露出一丝喜色,对方有绝品地兵,那么就说明击杀掉这头毒兽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红月之塔和七地级别的毒兽拼斗起来,燕如雪也攻杀上去,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于一元兽和寒冰天使这两大兽神兵的运用越发的娴熟起来,操控自如,对战起来也是极为之厉害。

看见燕如雪一人就祭出了两大绝品地兵,宴喜的神色更加的吃惊起来,饶是他在天魂神国见多识广,自身也拥有比较罕见的套装神兵,但一个人拥有两大地级绝品兽神兵还是极为之罕见。

最为主要的是,一个人要想同时操控两大下品地兵,所承受的消耗也是极为之惊人,若不是宁轩身具宝兵,每天都能够产出大量的黑晶,燕如雪也是不会随便出手。

随着燕如雪加入战局,那毒兽便溃败下来,被镇压杀死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趁着这个空隙,宁轩把目光放在了宴喜的身上,他似笑非笑的道:“听说你来自天魂神国,可否给我们讲述一下那里的情况?”

宴喜目光一闪,受人帮助,他倒也是知无不言,道:“想来各位不是天魂神国的修士,那我就大概讲一下天魂神国的情况。”

接着,宁轩就从宴喜的口中得出了大量有用的信息,天魂神国是一个大型神国,比九洲神国要强横,但又比不上冰川神国,天魂神国也是隶属于北斗神域中的神国之一。

而由于天魂神国是坐落在星空轨道之中,位置极为复杂,一般的修士,根本无法寻找到天魂神国,所以,在这里的诸多星球洞天上的修士,都认为天魂神国极为神秘,这宴喜也以为宁轩他们只是星球洞天上的修士,来到这颗兽王星上也是来冒险寻宝而已。

宁轩更是知道宴喜身上的套装神兵叫做安魂刀和还魂服,自成一套,其他的信息,这个宴喜就没有多说什么,宁轩隐隐感到,他好像是隐藏了什么,便说道:“道友刚才说我们救了你,你就跟随我们,难道你不想回天魂神国了?”

宴喜身体一顿,明显犹豫了一下,才道:“做人应该言而有信,既然说了这样的话,自然要遵守诺言,再说如果不是你们出手相救,我也早就死在毒兽的手中,现在哪里还有机会平平安安的站在这里说话。”

“你若是想回去的话,我也不会阻止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宁轩目光深沉的看着宴喜。

宴喜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问题,挣扎了一下,默不作声。

“你刚才说你们有七十多人来到这里,而他们的实力,应该不会差,最少在四地道宗上下,那么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兽王星是为了什么?”宁轩的眼神极为凌厉,一旦宴喜说话,他就能够凭借自身恐怖的感知和直觉察觉出来。

宴喜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面色坦然的与您宁轩对视,道:“我们其实是寻找传说中的因果天晶。”

饶是宁轩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秘闻,还是忍不住心神震动,但他脸色依旧不变,不信道:“因果天晶何其难得,区区一个大型洞天是不可能有因果天晶。”

“我并没有说这颗星球洞天有因果天晶,事实上,跟我一起来的同伴,是被人算计到这颗星球里来的。”宴喜说着,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很显然,在宁轩他们没有到来之前,宴喜一行人肯定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大逃亡。

这颗兽王星到处都蕴含恐怖的巨兽,宁轩他们还没有进入兽王星,就遇到了六爪祖龙和那更加恐怖的白色巨掌,那白色巨掌毫无疑问也是一尊极为强大的巨兽,其实力还要在六爪祖龙之上。

“你愿意跟随我们,是不是想要借助我们的力量,帮你报复那些算计你的人。”宁轩的心思何等慎密,瞬息之间就洞穿了宴喜最为真实的想法……

(又一个书友的龙套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