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之阵!”

宁轩突然双手结印,九轮眼中,暗夜之光不断射出,组合成更加强大的灵阵,一座座巨大的暗夜之阵,在黑暗的虚空中铺开,在暗夜的笼罩下,天空黑暗了下来。

“沉眠的钟摆!”

宁轩看着不断有攻击朝着自己轰杀过来,立刻祭出最强防御,只见一座巨大的丧钟,出现在每一座暗夜之阵中,不再像以前一样,出现无数的丧钟。

这里的每一尊丧钟,都是宁轩花费大手段所凝聚出来,具有无上神威!

就见所有的攻击,在‘沉眠的钟摆’之下,纷纷转化为梦境,成为虚幻,对宁轩构不成任何的伤害。

“这是什么灵术!?如此诡异,我们发出的攻击,居然全部无效!”一个二地道宗连连震惊,不敢置信的吼道。

“好家伙,七十道灵光组成的灵术,果然恐怖!此人体内所蕴含的灵光实在太多,而且有着许多极为罕见的灵光,所以才能发出如此神奇的灵术!”

“这个灵术必定不是无解的,超过他所承受的力量极限,就会不攻自破!”

“没错,大家把力量集中其中,以点击面。”

就在这时,一个个道宗强者,各自凝聚神光,条条道术横贯虚空,破杀满空,在暗夜之光绽放出恐怖的光辉,特别是场中那散发出不死不灭光辉的裘绝天,气息不断提升,这全部都是施展‘太岁回光法’所得到的短暂力量。

“诛神,诛仙,诛界!”

裘绝天三声连响,气势不断提高,不死不灭之光辉在他全身发散出来,似乎天地之间的光辉都聚集在他一人的身体上。

哗!

无尽的光辉,刷了出去,仿佛要扫灭整个天地,天地之间的宁轩顿时就受到了毁灭性的攻击,居然硬生生破掉了‘沉眠的钟摆’恐怖光辉席卷向了宁轩。

“死亡的丧钟!”

宁轩知道危险,暴喝一声,双手一压,一道道悠扬的钟声接连起来,一座座死亡漩涡凭空而起,到处旋转,与不死不灭之光辉碰撞到了一起。

“我来自光辉,扫灭一切的黑暗!”

裘绝天发出恢宏的声音,全身的光辉更加的璀璨耀眼,气势如虹,不死不灭的光辉,横贯整个天际,仿佛他就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神!

就见一层又一层铺天盖地的光辉扫射过去,把暗夜破开,一座又一座的暗夜之阵居然开始破碎!

道术就是道术,比起宁轩领悟的最强灵术‘暗夜神章’的威力要强大得太多,如果他到达道宗,把‘暗夜神章’提升到道术的水准,那又是另外一番光景了。

“好强的家伙,不愧是不死之身的强者,不过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宁轩越战越勇,体内的血肉结晶传递出爆破性的恐怖巨力,直接以力量推动一切杀招手段,他祭出四大下品地兵,同时操控四口神兵,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丝毫的挑战难度。

当下,四大下品地兵受到宁轩恐怖力量的推动,展现出无与伦比的狂暴力量,一波又一波的强大兵法震荡而出,即便是裘绝天所施展的‘不死不灭葬天大术’,都在四大下品地兵之下不断的崩溃掉。

“星辰乱,披星!”

宁轩突然运转星空梭,一道精妙的兵法被他创造出来,一招‘披星’直接撞击过去,在下品地兵星空梭遍体,亿万光孔喷射出密集的灵纹,交织成上千座的撞击之阵,撞击力量凶猛到了一个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星空梭仿佛一尊巨大的星辰陨石,投射大地,坠杀天下,破开重重阻拦,眼看就要撞击在裘绝天的身上,突然,裘绝天再度祭出那件中品地兵,他手中的短剑同样流转出厉害兵法,抵挡过去。

砰!

一道巨大的撞响之声响彻满空,一圈一圈的声波如涟漪一般扩散开来,两大神兵的激烈碰撞,把空间寸寸震塌掉,虽然裘绝天手中的短剑是一口中品地兵,但不过是最为低等的中品地兵,而且神兵厉害不厉害,还是要看在什么人手中发挥。

就像宁轩以恐怖的力量推动星空梭,就使得星空梭的威力,瞬间超过了裘绝天手中的中品地兵,就算中品地兵拥有裂变力量,但其中的裂变之力,也是非常薄弱。

噗!

巨大的反震力量,使得裘绝天口中不断吐血,他即使拥有不死之身,在之前的战斗中,也是元气大伤,不死之光也衰弱了许多,可以说,裘绝天现在的状态就属于回光返照的地步了。

再打下去,肯定会死在宁轩的手中。

宁轩已经看出了裘绝天的后继无力,中品地兵虽然厉害,但没有主人的全力发挥,威力要锐减不少,宁轩的气势不断增强,而裘绝天的气息却不断下降,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极端。

“到了现在,你已经无力回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宁轩发出死亡的宣言,五指张开,一座又一座的死亡之阵铺天盖地的朝着裘绝天镇压下来,务必要把他拉进死亡,即便是不死之身,他也要硬生生打死!

“可恶,此人的精力居然无穷无尽,肯定是有着天地之根的支撑,他到现在不仅同时催动了四口下品地兵,发出的灵阵也是不计其数,还有许多灵术杀招,一般的半步道宗,发出一座灵阵就极为困难,哪里像他这般恐怖,我输也是输在他有着天地至宝的情况下,可恨啊,要是我有天地之根,能够无穷无尽的进行战斗,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我连中品地兵都难以催动!”裘绝天心中有万般的不甘。

的确,宁轩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他可以无限战斗,很难有精力或者灵纹枯竭的时候,而即便是道宗,如果进行持久战的话,谁能之城更长的时间,谁的胜算就会增大许多。

裘绝天的实力虽然非常厉害,但却输在持久力上面,一鼓作气之下,后期却是不断衰竭。

看着上百座死亡之阵笼罩下来,裘绝天绝望不已,他此时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全身的精力消耗一空,罡压也是寥寥无几,发出道术在此刻对他来说都变得遥不可及,虽然他的肉身很强大,但其力量也十分有限。

眼看裘绝天就要被轰杀成渣之际,在围杀未来的太岁道一众高手在也忍不住,数百名强者同时发出道道神光拦截了过去。

依旧是一连串的激烈碰撞声,在众多强者的解救之下,裘绝天终究是保住了一名,这让宁轩可惜不已。

他眼神微微闪烁,凌立在虚空之上,经过刚才的战斗,他感觉自身的实力又有了不小的提升,战争意志也在不断升华蜕变着。

宁轩的‘暗夜神章’已经被破去,他此时也难以对抗这么多的高手,虽然他可以长时间的进行剧烈的战斗,但对方出动了上百名的道宗强者,虽然没有四地道宗的人物,但其中三地道宗都有十名,他自忖以一人之力对抗十名不死之身的强者是万万做不到的,况且旁边还有大量的二地道宗,一地道宗却是一个都没有,因为他们都知道,一地道宗在宁轩的面前,和蚂蚁没有任何的差别,即便是最为顶尖的一地道宗,也远远不能和宁轩比较除非,除非这个一地道宗,能够如昔日的太岁道掌教那般的妖孽出众。

宁轩突然身体一遁,不与这些人硬拼下去,他朝着远处飞遁而去,把他们引入战场中央。

“要不要追过去?此子已成气候,现在想要杀他,必须要出动四地道宗的强者,不然的话,根本就杀不死他,而且他的实力目前还在持续上升,一旦他突破到十地道宗境,实力只会更加的恐怖,到时候肯定会被龙庭保护得极为严密。”一名太岁道长老皱着眉头,担忧说道。

“可是现在三地以上的道宗,都被对方给死死缠住,难以脱身,我想此子只要一遭遇到危险,肯定有高手过来救援,就像我们救援裘绝天一样,因为这样的人物,是任何势力都舍不得损失的。”

“那该怎么办?难道继续放任他成长下去,此子拥有天地之根,可以不断的炼化灵根和融合星核,这战争之中,简直就是他提升实力的最佳机会!”

“不用担心,其他的势力不会就这样让他得逞下去,我想君王所的人,这次一定会出手。”

“没错,君王所的裁决者,已经认为他是异端,坚决要把他抓回去接受残酷的制裁,而且传闻此人杀死了狂刀六道众培养出来的年轻杀手,恐怕会找上门来。”

“如果是这样,那就大好不过了,狂刀六道众是九洲神国中,最为顶尖的暗杀组织,那被宁轩斩杀掉的不过是狂刀六道众培养出来的杀手而已,真正的狂刀六道众,已经不出世很多年,这次极有可能会被君王所给请动出来,而且,狂刀六道众其中修为最低的都是四地道宗的裂变强者,前来刺杀宁轩是最好不过的了。”

“希望如此,我们暂且不要出手,等待时机,给予此子致命一击!”

许许多多的神念暗中交流着,目标全部都是围绕着宁轩。

宁轩此时遁进战场之中,看见太岁道的那些高手并没有追杀过来,不由得暗暗觉得奇怪,不过此时也不是多想的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当下便把注意力放在了战场之中。

战斗已经持续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双方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伤亡,大部分都是三地道宗以下的强者,四地道宗以上的强者,已经很难杀死,能够晋升到四地道宗都是绝世人物,拥有的底牌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不过四地以上的强者在战场之中并不多,凤毛麟角,五地道宗更是极为少见。

由此可见,九洲神国的战争,远远比不上冰川神国当日的恐怖战争,宁轩可是清楚的记得那时双方出动的高手何其之多,整整十大圣地,且圣地中的四地道宗,都是一抓一大把,五地道宗也并不稀有,可见冰川神国的资源是多么的丰富,远超九洲神国。

在很大程度,一个神国的发展,靠的就是大量资源,没有资源,就算是绝世天才,也只能望洋兴叹,不能有丝毫的作为。

就在宁轩冲入战场中之际,突然之间,一道巨大的刀芒,撕裂天地,点爆虚空,快若闪电的斩杀向宁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