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天魔笼施展出来的‘魔笼千割’,构成的一副棋盘,浩大瑰丽,其中步步蕴含杀机,在这样覆盖性的轰杀下,红萱和华勾玉两人,根本避无可避,除非她们有着比宁轩还要变态的身法和对危险的本能反应,不过这明显就是不可能的。

华勾玉和红萱看着这无比恐怖的攻击,连连后退,直到无路可退,红萱一咬牙,把手一抓,无穷无尽由万化泣血蛛所繁殖出来的细小泣血蛛,绞成一股,朝着那数以十万计的灵光射线阻挡过去。

扑哧!

无数的泣血蛛进入‘魔笼千割’内,瞬息之间,就被切成粉末,根本就无法抵挡住那一恐怖的兵法。

宁轩当日对战那么多的西域青年强者,都没有把镇狱魔笼展现,如今,他面对实力到达八品先天灵宗的千蛛红萱,还是极为的忌惮,毕竟对方也是一尊罕见的高手,拥有本命兽神兵,不可小觑。

想要越过四个品级,斩杀对方,对他来说,是一种极限挑战!

“千蛛毒魄!”红萱陡然施展出当日击杀卡鹏的那一招恐怖兵法,这一招,是直接对人的灵魂进行攻击,把敌人的魂魄,生生毒死。

“究极罗生门!”

宁轩以前就见识过这一杀招,知道厉害,不敢大意,立刻祭出‘究极罗生门’,这‘究极罗生门’自从融合了大地铠甲,还有那颗神秘的星核,不仅对于物理攻击有效,对于灵魂攻击,也是能够取得极为强大的效果。

并且,随着宁轩的实力强大起来,这‘究极罗生门’也随之水涨船高,其中每一道灵光,足足蕴含了一万道五行灵压,其防御程度,要比以前不知要强大多少。

几乎所有灵术,其威力,都是根据其中蕴含的灵压息息相关,以前,宁轩最多只能容纳三千道五行灵压,修炼了神罡灵体,还有天地之根的效果,再加上晋升炼气大灵宗,每道灵光最高极限可以容纳整整一万道五行灵压,也就是说,他现在施展的灵术,比以前强大了三倍不止!

三倍!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当初钟离艳全力对宁轩攻击,都无法破开这‘究极罗生门’,更何况是如今的‘究极罗生门’。

‘究极罗生门’一显现出来,立刻就阻挡了‘千蛛毒魄’那强大的杀招,所有能够毒死灵魂的剧毒,都被‘究极罗生门’隔绝在外,同时,那中央的一颗星核,散发出来的气息,使得空气的密度浓缩起来,无数的泣血蛛都无法前进一步。

“师傅,你且退后。”突然之间,华勾玉发出凝重的声音,抢身上前,十指张开,一条条火光冲天的焰尾,从她指尖射出。

“离凰火狱杀!”

华勾玉直接凝聚兵体,高贵无双,背后一条条焰尾施展开来,如孔雀开屏,女皇归来,她突然施展出极为厉害的灵术,这‘离凰火狱杀’是她所修炼的‘真火离凰经’这部灵书中的一种灵术,厉害无比,只见虚空中,一条条由火灵压所凝聚的焰尾显现出来,贯穿出去,通往时空的尽头,似乎把‘两界分割’所分割出来的这一方空间,都缠绕住。

华勾玉双手用力,居然硬生生把这个空间都挪移起来,想要和原本的空间弥合住,然后召集人马过来。

宁轩的眼光何其深沉,一眼就看穿了华勾玉的动机,一道巨大无匹的切割之光,从他全身每一寸的血肉颗粒爆发出去,锋利无匹的切割之光一个横扫,拉成一条匹练撕的光华,一闪即逝,把所有的焰尾,全部切割掉,然后他再度打出‘两界分割’,把这一方空间彻底切断分离。

“此人好生厉害,勾玉,放手一搏,准备拼命吧。”千蛛红萱似乎大约已经看出宁轩隐藏之下的恐怖实力,实力全开,彻底暴走,她身体猛烈一阵,一副巨大的蜘蛛虚空,从她背后显现出来,散发出一股如威如狱的气息。

红萱全力运转体内所有的灵光,每道灵光之中,足足容纳了一万三千道灵压,比起宁轩的还要多出三千灵压,不过这也正常,怎么说红萱也是八品炼神级别的先天灵宗,若是连这点实力都没有,怎么可能火成为霸绝一方的兵侯人物。

“千蛛万毒掌!”

红萱双手连连击出,每一掌都蕴含巨大力量,一尊尊巨大的黑色掌印,其中剧毒澎湃,即使是一座巨大的山峰,都要被她这一掌给崩碎融化掉。

宁轩丝毫不为所动,控制着虚空中十万之数的光孔,不断喷射出大量密集的灵光射线,把所有的掌印,笼罩进去,一下绞成齑粉,而后,芒天魔笼当空一震,前十层的空间险境中,所有的光孔,全部移植进虚空中,虚空中的光洞,顿时暴涨了三倍之多。

本来,宁轩刚才只是运转出了芒天魔笼内前七层所蕴含的光孔,现在,他把自己所能运转所有的十节空间中的光孔,全部挪移出来,隐蔽的镶嵌进空间深处,足足三十万道灵光射线,汹涌澎湃的扫射出来,一下把华勾玉和红萱笼罩在其中,顿时,两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不好!”

华勾玉惊叫一声,双手连连交织出火盾,阻挡灵光射线的贯穿击杀,但是,如此之多的灵光射线,她怎么可能阻挡得住,全身瞬间被贯穿,甚至连心脏都被贯穿成齑粉。

“浴火重生,永生不死!”

就在这时,华勾玉尖利的声音,突然响彻起来,只见一团火种在虚空闪烁不定,突然嘭的一下,窜出滔天的火焰,从火焰之中,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华勾玉。

这就是她的本命兽神兵的强横之处,只要火种不灭,便能*重生,而且,她自从修炼到了灵宗境界,就把本命火种,寄托在遥远的时空深处,很难被发现。

华勾玉重生过来,气息更加的凝练,实力都增强了几分,真是令人吃惊不已。

“宁轩,你的潜力虽然惊人,但我华勾玉的潜力,比你还要巨大,你每杀我一次,我就会*重生,实力再度提升。”华勾玉沐浴在灵光射线的海洋之中,任由灵光射线把她击杀,然后她以又一次重生,实力不断提升,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她居然快要突破到六品练气大灵宗!

“是么?”宁轩不为所动,冷笑一声:“看我如何把你彻底杀死。”

宁轩直接运转赤凰珠,其中的赤凰眼一下睁开,散发出锁定之光,居然瞬间锁定住了遥远时空深处的一枚璀璨的火种,正是华勾玉的本命火种,只要把枚火种彻底粉碎熄灭,那华勾玉就断绝了后路,被击杀的话,就永远无法活过来,那就是真正的死亡。

“这怎么可能!”华勾玉立刻就察觉到,自己寄托在时空深处的本命火种,被宁轩给锁定住,立刻发生一声惊恐到极点的惊叫:“不!”

“永别了!”

宁轩遥控一拳,恐怖的拳意,深入时空深处,直接把那锁定住的火种,一拳碾碎,彻底湮灭在尘埃之中,与此同时,华勾玉的身体,也被灵光射线淹没,死得不能再死,永远不可能复活。

“勾玉!”

一旁的红萱,看见爱徒死亡,发出一声愤怒到极点的尖叫,全身的气势爆棚到了最高点。

“宁轩,我要你不得好死!”红萱口中发出怨毒的诅咒,三十万道灵光射线,对着她疯狂贯穿过去,但她燃烧精血,施展出惊天手段,居然硬生生抗衡了下来,这等实力,简直令人惊叹。

要知道,这三十万道灵光射线组成的‘魔笼千割’,即便是一个小城,都要瞬间被切割成粉末!

“我的灵魂,永堕黑暗。我的身体,献祭恶魔。上苍啊,给予我最强的力量,给予敌人恐怖的毁灭!上苍之手!”

红萱的嘴中,念起恐怖的真言,这是她燃烧精血的最强绝招,‘上苍之手’!比起羽翔龙骑的‘血龙之爪’,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简直不能比较,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看见,空间的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漩涡之中,伸出一个晶光璀璨的晶莹大手,这尊晶莹大手中,乌云滚滚,雷电咆哮,风声大作,山河崩塌,似乎把天地都容纳了进去,不愧能够称之为‘上苍之手’!

‘上苍之手’猛烈抓摄下来,散发出一股震撼天地的气息,居然直接把大量的灵光射线直接抓爆,就连那些光孔,都给打灭掉,实在凶悍无比。

“五子连环玉麒麟!”

宁轩陡然心灵一闪,‘魔笼千割’这个形似棋盘的杀招,居然复制出当日欧璇玑和丁瑜对弈的凶悍绝招。

就看见,一条条灵光射线,如灵蛇一般游动,瞬息之间,形成一尊琉璃一般的玉麒麟,散发出王者威严,福瑞之气,玉麒麟如猛龙过江一般,朝着‘上苍之手’碰撞过去!

轰隆一声巨响,‘上苍之手’硬憾玉麒麟,凶猛得不像话,余威不减,生猛的把玉麒麟抓得粉碎。

宁轩这一手‘五子连环玉麒麟’还难以发挥出其中的精髓,如果是欧璇玑施展,那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步步蕴含强烈的杀招,麒麟一出,谁与争锋!

宁轩暗叹一口气,本来这一手,他也是突发奇想,想要这这一招,融合进‘魔笼千割’,但以他的境界,难以发挥出其中一成的精髓!

很快,那‘上苍之手’把深入‘魔笼千割’,左冲右撞,居然硬憾三十万道灵光射线,把红萱安全的护在其中。

“红萱,你的实力确实非常强大,但也到此为止!”

宁轩口中冷喝道,他说的并不是什么大话,镇狱魔笼这口绝品玄级神兵,从本质上来说,就相当于一尊顶尖的绝顶先天灵宗,即使宁轩发挥不出它真正的威力,但也要比八品先天灵宗的红萱要强大几分,神兵的可怕程度,有的时候,比人类还要可怕,不然的话,上古之时,也不会爆发出震撼天地的人兵大战,两次人兵大战,可谓是血染九洲,龙战于野。

“可恶的臭小子,若不是你有这口神兵,根本就不是我对手!”红萱此时面色苍白,燃烧了大量的精血,对她的伤害,无比巨大。

“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今天我们的恩怨,就在今天彻底泯灭在天地间。”宁轩身体一震,凝聚兵体,一双雷凰臂上面展现出两尊气息无比恐怖的雷凰炮,漆黑深沉的炮口,对准了红萱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