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之,这星空梭的效果还是非常强大的,正好宁轩现在唯独没有飞行神兵,只要这星空梭成长起来,恐怕穿梭在域外星空中,都没有什么问题。

特别是宁轩一想到星凰珠内那浩瀚的星图,心中就蠢蠢欲动起来,想要去探索一番域外星空的奥妙。

他已经知道,这个宇宙中,不止有九洲神国,还有诸多庞大的神国耸立在星空之中,正如欧璇玑曾经所说的那般,九洲神国只是一个小村庄,那些巨型神国,才是真正的舞台!

他想了想,把星空梭祭入金凰鼎中,虽然这星空梭是最新型的神兵,即使是大师级的炼兵者,都无法再对星空梭进行完善,但是金凰鼎就不同,它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这星空梭在金凰眼的眼中,那就是漏洞百出,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完善和修复。

如果宁轩能够找到许多珍贵的材料,金凰鼎更能不断提升星空梭的品质和威力。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熔炼大量的天晶进去,不过宁轩现在最缺的就是天晶,他所修炼的神罡灵体,需要天晶的数量,当真是海量,似乎永远都无法满足,特别是他的肉身,融合因果天晶中的因果之气,让他的神罡灵体,才根本上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改变,汲取天晶之气的需求,就愈发的惊人!

那一根蕴含一千亿紫晶的紫晶棍,都被他不费什么力气的就给汲取掉,现在宁轩的家当,也只剩下一千多亿紫晶和一颗牛头大小的黑晶而已,这时他以备不时之需所储存的。

在九凰殿内静坐了一夜之后,第二天清晨,宁轩精神饱满的走出大殿,准备去龙庭中的龙骑总部报道,像他这样的新任龙骑,都需要在龙庭内的龙骑总部,确认一些事情。

宁轩和折郁不期而遇的走在一起,钟离艳并没有出来,她只是副官,并没有资格进入龙骑总部。

两人到达了龙骑总部,也看见了在新人榜中晋升的龙骑,他们都在这里,正式被授予龙骑的官职,并且可以掌握一个龙卫队,一个龙卫队中,有二十名龙卫,基本上都是大灵宗的修为。

只有龙侯身边的龙卫,才有先天灵宗的高手。

宁钻在龙骑,看见了不少的老熟人,其中有天京城的那个队伍,其中百里秀一,顾彦秋,季月菲,异瞳少年,还有那最为神秘的裴帝落,此人和那施狱一样,晋升到先天灵宗,实力无比的深沉,似乎在这些天,又精进了不少。

裴帝落见宁轩走了进来,眼神之中,终于有一丝的光彩,他虽然性格淡然,他还是心存了比较之心,想要看看这个被龙庭公认的最强新人有多么强大。

“什么最强新人,只是没有和裴帝落遇上而已,真是替他不值。”顾彦秋依旧是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口中肆无忌惮的说道。

“是啊,要知道,裴帝落早在进入死亡深渊的时候,就已经踏入了先天之境,如今实力更加的勇猛精进,最强新人王应该是给裴帝落才是。”百里秀一也煽风点火道。

“两人打一场不就一目了然,看看谁更强大。”季月菲笑了笑,说道。

“算了吧,我看你们还是不要自取其辱,宁轩的实力,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那赤岚儿陡然就跳了出去,大大咧咧的说道。

裴帝落这个队伍,正是神希千岁救下的那个队伍,并没有被沙耶给抓住,也没有看见宁轩勇闯曼荼罗,打杀四方的凶悍场面,不然的话,他们肯定会有所收敛,不敢如此犹自说道。

不过那些被宁轩出手救下来的队伍,看见宁轩,大多都是露出感激之色,他们也都是见识到宁轩的强悍实力,不过实力神秘的裴帝落和宁轩,他们也不知谁强谁弱,并没有插嘴进入。

“你这小姑娘知道什么,难道你见识过裴帝落的真正实力?”异瞳少年睁开眼睛,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瞳,对着赤岚儿冷笑道。

“我懒得和你们争辩,反正现在宁轩成为龙庭的最强新人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都被赐下了一口新型神兵,哈哈,你们是嫉妒不来的。”赤岚儿吐了吐舌头,很不淑女的笑道。

以前跟宁轩同属一队的苏蓉被赤岚儿的俏皮模样逗笑了,她开口说道:“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我们现在都成为了龙骑,以后就要互相照应,不再是对手,大家都少说一句吧。”

“她说的不错,你们都是龙骑,就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突然之间,一个头发苍白的老者,走进了龙骑总部,开口说道。

“是首席大人!”折郁眼神一闪,他以前经常进出龙庭,对于龙庭的一些制度,也是很清楚,面前这个老者,是龙骑中的首席,掌管诸多龙骑的存在,每一个首席龙骑,龙骑中,最为强大的人物,实力只比龙侯差那么一点点而已。

这尊首席龙骑一走进来,刚刚晋升的二十名龙骑,都站了起来,对这个老者行了一礼。

“好了,我就是授予你们正式龙骑官职的首席。”首席龙骑轻声说道,脸色淡然,他作为首席龙骑已经很多年,见过不少刚刚晋升的龙骑新人,此时脸上半冷不热的。

很快,二十名龙骑新人,在这个首席龙骑的手中被授予了龙骑官职,很多龙骑就离开了此地,包括折郁。

宁轩却留了下来,他走到首席龙骑的面前,稍微行了一礼,道:“首席大人,我听说成为龙骑之后,都有自己的副官,我想现在把副官这个位置空缺一切,等找到合适的人再说。”

首席龙骑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这个随你的意愿。”

宁轩心中一喜,他也很难说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他心中忽然想起了那个单纯简单的师姐唐扶,不禁担心她现在过得怎么样?现在玉皇门被龙庭灭掉的事情,闹得天下皆知,宁轩都无法想象,如有一天,当自己以龙骑的身份,和唐扶见面,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景象,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头疼,迫使自己不再想下去,又对首席龙骑提了另外一个问题,道:“我听说成为龙骑之后,可以接取任务,赚取战绩和天晶,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是有的。”首席龙骑诧异的看了一眼宁轩,没想到这个龙骑新人,一上任就要接任务,若不是他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是这次新人榜中的新人王,肯定会嗤之以鼻,要知道,龙骑中的任务,是非常难的,需要几个龙骑联合,才有可能完成。

“你是要接任务?”首席龙骑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宁轩点了点头,他现在急缺天晶,现在也只要靠这种方式去赚取天晶,不然的话,神罡灵体就无法修炼。而且他的神兵,也需要天晶来锻造。

“那好,既然你要接任务,我这里也有不少,其中有许多具有难度且奖励丰厚的任务,这样,我给你一份任务清单,你自己去考究一下,量力而行,完成任务后,凭借证物,可以到我这里直接来领取奖励。”首席龙骑说话之间,手掌一番,出现一份任务清单,宁轩接过手,眼睛一扫,就发现这个任务清单中,有着不下于上千种任务,有的追捕通缉犯,有的是打探情报,有的需要进入各种各样的险境,猎杀灵兽等等任务,五花八门,看得人眼花缭乱。

宁轩在这里并没有多看下去,朝首席龙骑告辞,一闪身,离开龙骑总部,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细细的看着一个又一个的任务……

宁轩所不知道的是,折郁和离开龙骑总部后,离开了龙庭,行走在天京城的街道上,放眼望去,就看见在巨大的天京城的西北地带,有着一片繁华的地域,那里是整个天龙皇朝,最为繁华的地方,也是顶尖的巨型商会,而那里,正是闻名于天下的天地花都,折郁本来是天地花都的大小姐。

现在,她却是有家不能回,只能愣愣的看着那一片繁华的地带,她知道,现在自己的父亲肯定在满世界的找她,但是她现在能够怎么办?已经深陷进去,难以自拔。

折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使劲的摇了摇头,突然她的眼眸一闪,迎面看见一个极为熟悉的男子走了过来,男子的脸上,紧缩眉头,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恼。

“哥!”

折郁差点脱口叫了出来,被自己生生压了下去,他脸色十分复杂,不敢上前,踌躇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与亲哥哥擦肩而过。

这种形同陌路的感觉,另得折郁的呼吸都差点窒息,心中十分之难受。

折郁最终还是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龙庭,进入了属于自己的大殿,她的大殿,名为‘念苍殿’。

看见这个殿名,折郁终于回过神来,满脸苦涩,钟离艳看见她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微微吃了一惊,上前关心问道:“折郁,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折郁摆了摆手,坐在**,说了声没事,便倒头就睡,看得钟离艳翻了个白眼,无奈一笑。

……

另一边,宁轩已经在九凰殿内筛选出了很多任务,专门选了一些难度高、奖励丰厚的任务,这些任务,对于一般的龙骑来说,自然是很困难,但是对他来说,难度虽然有,但还是可以完成。

他看了看天色,发现此时还只是正午时分,便准备现在就动身,他除了接任务赚天晶之外,更多是想积累战功,一步一步攀升上去,毕竟想要摧毁无间道,以他现在的地位和实力,还远远无法做到,更重要的一点,以他龙骑的身份,根本就不可能进入皇室,去查阅那些珍贵的资料,追查自己身世的蛛丝马迹。

而想要提升实力,加官进爵,唯一的途径,就是不断的积累战功,在任务的过程中,经历战斗,提高自己的实力,这就是他短期的目标。

那欧璇玑和丁瑜下的那一盘深奥棋局,他短时间内,也很难吃透,这些都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不过从其中,他也感悟两朵,获益匪浅,境界和眼界,都提高了十倍都不止。

宁轩看了看手中的任务清单,为了节约时间,直接招出星空梭,燃烧灵压,催动星空梭,星空梭当空一震,瞬间遁进时空深处,穿梭在空间之中,一跃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