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原本就是一个让人变得慵懒的季节,更何况,现在灾难刚刚过去,更加为颓废的人找到了很好的偷懒借口。

病房里,诺诺坐在欧逸泽的床边,跟昕昕一起,愉快地吃着西瓜!

唔,夏天这个季节,最适合吃这种东西了,吃完再睡一个午觉,那就是完美的人生啊!

只不过欧逸泽身上的伤口还未痊愈,暂时不太适合这种冰凉的东西,于是只能很悲催地看着他们吃。

虽然西瓜不是他所喜欢吃的东西,但是看他们吃得那么香甜,他也很想吃啊,话说他们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诺诺姐姐,你吃这块大的!”昕昕将一块比较大的西瓜放在诺诺面前。

“这个留给小逸弟弟!”诺诺一边吃,一边看向眼巴巴地看着他们的欧逸泽,“某人身体不好,不太适合吃!”

这个某人指的是他么?

“喂,你们很过分!”欧逸泽放下手中的件,假装一脸的不满,“不管怎么说,我也是病人,你们总要照顾一下我的感受吧?”

“有我们的陪伴,难道你不快乐么?”诺诺说得一脸坦然。

“我……”好吧,他是很快乐,但是快乐跟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吃西瓜是两码事吧?

而这时,门被推开了,小逸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打件,件上标志印着欧氏集团的标志。

走到欧逸泽面前,将件放在他的床头上,顺手拿起他批阅过的件翻开,“这些件是比较急的,你身上的伤应该没事了,所以就能多批点就多批点!”

“二哥,吃西瓜!”昕昕很孝顺地将一大块西瓜递给了小逸。

小逸没有伸手接,只坐在一旁,低头咬了一大口,很甜,也很凉,这些小东西,他以前是不喜欢吃的,但是被昕昕和妈咪调教的也开始来者不拒了。

看二哥的表情,应该是很喜欢吃的,所以昕昕就很开心地站在他身边,一口一口地喂他吃。

而小逸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很自然地一边看件,一边吃,一直到一整块西瓜都吃完了,才将脸伸过去,昕昕很配合地将他的嘴擦干净。

“二哥,你把这些件都给了大哥,你要离开公司吗?”以二哥处理件的能力,这点件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吧?

“嗯,”小逸点点头,“过段时间,我要离开家里,自己选择一个城市去创业,公司的事情要全部都交给大哥了,所以这些件,还是留给大哥处理比较好。”

“创业为什么要离开家?在这里创业不好么?”

“这里是欧氏集团的地盘,我想找一个不认识我的人,从零开始!”小逸说得漫不经心。

“资金准备好了?需不需要我转给你一部分?”欧逸泽漫不经心地说着。

“过两天,我把手里的股票抛售一下,应该足够了!”小逸说得很简单,似乎创业这件事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将这些件全部都一一的看完,小逸站起身,一手将欧逸泽批阅过的件拿在手里,另外一只手弯腰抱起昕昕,“跟我去趟公司送件。”

“好!”昕昕主动接过小逸手里的件抱在自己的怀里,然后让二哥可以轻松一点,转头,看着欧逸泽,“大哥,我们给你跟诺诺姐姐亲热的空间哦!”

诺诺吐吐舌头,有些窘迫,虽然她跟欧逸泽之间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是秘密,但是他还是很害羞啊。

他们走之后,诺诺收拾着桌子上的西瓜,而欧逸在静静地看着她。

诺诺在擦桌子,欧逸泽依旧在看着她。

诺诺转身扔垃圾,欧逸泽的眼神依旧跟随着她的身影流转。

“你总这么没出息看着我干嘛?”诺诺坐在床边。

欧逸泽将手中的件放在一边,身体往一边挪了挪,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来,躺过来!”

“干嘛?”诺诺悄然红了脸,“大白天的,你想干嘛?而且……你身上不是有伤么?”

“不是要午睡么?”欧逸泽的脸上是一脸的认真,仿佛他真的没有别的意思,但是眼底促狭明明那么的明显,摆明是别有用心。

诺诺没有看到,就算是他看到了,也会乖乖的上钩,虽然那些坏事会让他很害羞,但是……好吧,她承认,她喜欢喜欢。

但是这次,他是真的有事情要跟他说。

躺在他的身边,诺诺枕着他的手臂,脑子变得空荡荡的,原本不怎么困的大脑,开始昏昏欲睡。

“阿泽?”

“恩?”欧逸泽慵懒地用手指挑着她的发,将她的发放在手指间,轻轻的缠绕在手指上,滑下来,再缠绕上……

“爹地说,我现在还不适合结婚。”诺诺其实很想嫁给他,但是苏言说,她现在还小,而且瑄爸爸似乎也不主张他们马上就结婚。

“也就先不结婚啊。”欧逸泽说得漫不经心,似乎他真的一点也不着急这结婚。

“你不生气么?”

“生气什么?”欧逸泽轻笑,“你早晚都是我的妻子,跑不掉的!”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就不担心中间发生什么变故么?”诺诺把玩着他胸前的衣扣,“比如我们之间以后再出现情敌什么的。”

“我会好好努力的,”欧逸泽轻笑,“把你身边的那些追求者都比下去,这样你就没有移情别恋的可能了!”

“那如果你想要移情别恋呢?”他那么优秀,身边肯定有大把大把的女人。

“那你就每天缠在我身边啊!”

“可是我要走了!”诺诺嘟着嘴,“瑄爸爸给我了找了一个学校,是英国皇家大学的医学院。”

“英国?”欧逸泽微微皱眉。

“原本想去哈弗的,但是爹地说那里不安全。”诺诺很无奈,其实她哪里都不想去,只想留在欧逸泽的身边啊。

“英国也不太安全吧?”

“这么说我最好是去法国?”诺诺凝眉。

“聪明!”

诺诺笑了笑,但很快又板起来脸,“下个月就要开学了,到时候,我就真的要离开你了,五年呢!”想想就觉得伤感啊。

欧逸泽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拿起手机,“阿迅,帮我订两张去英国的机票,恩,是我跟诺诺要用的。”

不管她去哪里,他都会陪着,一辈子,不离不弃!

:正就到这里,番外会陆续奉上哦,宝贝们想看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