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晚上了,气温骤降,原本被河水浸湿,后来又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此刻正冰冷的贴在身上。

漆黑的夜晚里,诺诺抱着欧逸泽的身体,看着正在燃烧的小火苗,瑟瑟发抖!

她发抖,不是因为自己冷,而是因为怀中的人,他的体温,在一点点的降低,仿佛没有温度,全身冷得可怕,不管她如何抱紧,如何温暖他,可是他的身体依旧在一点点的冷下去!

不可以死,欧逸泽,不可以死,如果你死了,那么她怎么办?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她要怎么生活下去?

眼泪,不受控制地在脸上流淌,看,她就是这样,只会哭!

不,她不要这么懦弱,她不要只会碍手碍脚的,她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要做一个配得上欧逸泽的苏梓诺,所以,她要坚强,要坚信,他会活过来的,他不会这么狠心地把她一个人丢在这个世界上的。

“阿泽,”诺诺擦干眼泪,抱着他的身体,让他躺在她的腿上,手,轻抚着他的脸,“你会睁开眼睛的对不对?你总是那么强大,好像永远都是无所不能的,所以这次,这点伤,也一定不会难倒你的对不对?”

“我已经把子弹给你取出来了啊,虽然我是个很糟糕的医生,但你要做最顽强的病人,知道吗?如果你敢不醒过来,那么我就伤害自己给你看!”诺诺单薄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威胁,“小泽哥哥,你醒过来好不好?”

“对不起,以前,我是我太软弱了,我总觉得你身边应该有一个更强大的人,”诺诺苦笑了一下,“那么我变得强大一些不就好了么?”

“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为什么就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要一次次的推开你?”诺诺很自责,“你醒过来好不好?这次,我再也不离开你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要牢牢的抓住你的手。”

“我是很笨,是很没用,可是我会慢慢学习的,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不是吗?”诺诺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他耳边不停地说着话。

夜很深,丛林里到处都是虫鸣,而在这样的寂静中,白天的劳累让诺诺无法负荷,就这样抱着欧逸泽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有冰冷的雨滴落在脸上,一点又一点,渐渐将诺诺唤醒,而她的思维还没有完全恢复,紧着着,大雨倾盆而至!

靠啊,大清早的下大雨,有没有这么倒霉啊!

欧逸泽还没醒过来,他身体这么虚弱,如果淋雨的话,一定受不了!

诺诺一边用自己的身体为他挡雨,一边四处看着,在丛林里面,有一处大叶子的植物,那里应该可以遮挡住雨的,可是,他们要怎么过去?

昨晚,欧逸泽一整夜都躺在她的腿上,让她的腿麻得没有了知觉,想要站起来,却狼狈地摔到了地上,然而不管怎么样,先把欧逸泽拖到避雨的地方!

他的身体很重,而昨晚,诺诺已经体力透支了,今天全身酸痛,让她根本使不出力气,就算可以有力气,以她单薄瘦弱的身体,也完全拖不动他啊!

不能碰到他的伤口,所以诺诺必须小心翼翼的。

双手放在他的腋下,将他的上半身微微扶起来,然后用力的往后拖!

倾盆大雨就这么毫不留情地砸在他们身上,衣衫尽湿,仿佛满世界都是冰冷的雨珠,没完没了!

诺诺固执地拖着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虽然很慢,虽然每挪动一点,都要耗尽她全身的力气,可是她依旧这么固执的拖着他。

雨水,沿着她瘦削的脸滑下来,因为过度的用力,脸用些发红!

诺诺咬着牙,一点点地拖动,每次用力,都只能拖动一下,可是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着,他们,也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终于,诺诺将他拖到了植物叶子的阻挡之下,让他的身体靠在树干上。

不知道那是一棵什么树,大大的叶子似乎一片就能包裹住诺诺整个身体,一片片的叶子张扬地伸展着,就像是一个屋檐,遮住住了雨滴。

诺诺用手擦掉欧逸泽脸上的雨水,也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就这么傻傻地坐在他身边,看着他精致而苍白的脸。

不知道是因为诺诺太过依恋的目光,还是因为被冰冷的雨水浇醒,欧逸泽居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琥珀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恍惚,身体虚弱得让他无法移动,可是他的唇角,却在固执的上扬,仿佛一定要倔强地笑出来,一定要让诺诺知道,他是平安无事的。

“阿泽,你醒了?”诺诺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嗯……”嗓子里,艰难发出一个字。

“伤口痛么?饿了么?渴了么?要不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诺诺紧张的问着。

欧逸泽想告诉她,不要让她担心,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要喝点什么呢?诺诺左右看了看,看到叶子上滴下来的雨水,立刻伸手去接住,小手接了一捧,然后捧过来,捧到欧逸泽的面前,如献宝一般。

“来,阿泽,喝点水。”诺诺小心翼翼地将水喂进了他的口中。

虽然很多都洒在了地上,可是也有一些的的确确被他喝进了口中,诺诺很开心,再去接一点来喂他。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一点?”诺诺凑进他,紧紧地看着他的脸,仿佛担心自己一眨眼,他就会消失一般。

“……没……事……”欧逸泽吃力地说着,“……很困……”

“那你在休息一下,我会在你身边保护着你!”诺诺认真地说着,“只是等你不困了,就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不然我会很担心,会很害怕!”

她不是害怕这里的环境,而是害怕他再也醒不过来。

“……好……”他哑声的答应。

“那一言为定哦,一定要醒过来!”单薄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小心翼翼的向他求证。

“……好……”即便一个字,对他来说,也是很困难的。

而他仿佛是真的困了,刚闭上眼睛,便沉沉睡了过去。

诺诺在旁边等着,既然他说了会醒过来,那么就一定会醒的,他答应过她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